2022-11-22

以〈黑暗的盡頭〉一曲打開男女雙主唱樂團——「Crispy脆樂團」的知名度,談起那年,除了邁入婚姻外,還有疫情的肆虐,Skippy 為此做了個小結:「迎來我們生命中的巨變,也有了很多新的感觸出現」。

2022-11-20

第一次點進「木木の口袋」的 Instagram,彷彿與多啦A夢身處在同一時空,百寶袋裡什麼都有:「治焦慮芭蕉」、「報復衛生紙」、「財富自由計算機」等等。在這裡,人人都可以是大雄,你不必永遠堅強勇敢,因為,總有一項道具能接住你的脆弱。

2022-11-17

「我要如何擺脫自我?我要如何拔出心中最大的刺?擺脫那個在乎大眾眼光、畏懼死亡的我?所以我選擇了退後一步,觀察自己。」這就是 Michael Singer 在人生中不斷實踐的「臣服」。

2022-11-08

在詩集《雪》中,凝練的文字描寫著對生命的體悟,「無痕的積累 任死亡成為羈絆 任死亡成為自由」聊起詩中對於「死亡」的一體兩面的深刻描述,任明信坦言,死亡是他的師傅。直面「死亡」後,心裡升起的,是強烈的求生慾望,他在海邊奔跑、扯著嗓子鬼吼、跳舞將自己拋盡,然後昏睡。

2022-10-22

苦味常常跟悲慘類型的故事牽連在一起,那苦味就會缺少層次。人生的苦分成很多種,如果都書寫失戀的苦,這種苦就會單一化。每個人都有不同面向、深淺、階段,在不同年齡層感受苦的記憶,所以苦應該分成很多層次,不應該只有一種苦,有可能是苦中帶酸、苦中帶甜,所以在其他篇的創作中,我不希望都是悲慘的故事。」
加入時書官方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