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每一次消費,都在共築我們想看見的世界。」

「叫我阿嘉就好!」

或許已經習慣與人毫無距離的暢談,聽著我以「龔先生」來稱呼,有些許的彆扭與不自在。

在正式開始採訪前的自我介紹,阿嘉笑著對我表示,不必這麼正式,像朋友或鄰居一樣,以平時的綽號稱呼就好。

他是「鮮乳坊」的創辦人 —— 龔建嘉。

獸醫背景出身,幾句對談就能了解,他是個思維縝密且行動果決的執行者,但有趣的是,創辦鮮乳坊,與目前正在做的事、想做的事,卻是出自於他執著「擇善」的浪漫,與無法對不公平置之不理的感性。

擔任牧場獸醫多年的阿嘉,創立鮮乳坊的初衷,是希望改善以往乳品的產銷機制,建立公平交易鮮奶的制度,且扶植酪農們成立獨立的鮮乳品牌。不僅讓酪農知道乳品賣向何處,也讓消費者能透過透明的產銷履歷,知道鮮乳從何處來。

這次的訪談中,阿嘉不只分享鮮乳坊如何在消費者、廠商、酪農與乳牛之間搭起信任、友善的橋樑,也告訴身為消費者的你我,如何以簡單的行動為台灣的鮮乳產業盡一己之力。

創業最困難但最基本之處:無條件的信任

「鮮乳坊的商業模式,是參與者共同承擔風險的情況下,才有辦法進行的。」

細數鮮乳坊創立在不同階段會碰到的關卡,包括籌募資金、串連通路、找尋夥伴……等,當我問起阿嘉這些過程最為困難的環節為何時,他告訴我「信用資產」的建立,最為困難卻也最為關鍵。

因為「風險」是所有參與者無法迴避的敏感問題。

阿嘉表示,在品牌尚未建立,且還沒有任何成品的情況下,願意與鮮乳坊合作,都算是一種冒險。

舉例來說,鮮奶是個保鮮期非常短的食品,所以一般的情況之下,要確定預售量才能找到願意生產的加工廠。

但對於酪農來說,在尚未找到加工廠的情況下,他們無法確定交付了生乳之後,是否能夠順利生產。所以會擔心生乳之後的去向,是否會浪費。

甚至包括後續的銷售通路,與草創期、非大型品牌的鮮乳坊合作,其實都必須承擔市場反饋的風險。

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流程,在品牌還未成熟、商業模式還沒運作流暢以前,需要仰賴這些生產流程與銷售通路中的參與者,在無法看到成品的情況下,就交付「信任」、投入「時間」,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那麼阿嘉如何說服這些酪農、加工廠呢?

「酪農會不會願意合作,其實需要靠長期與他們建立信任來達成。」阿嘉表示,都市講求效率、快速的流程,但農民的世界步調比較慢,他們更重視藉由相處所累積的信賴。

若非拿出醫師的專業,長期與他們一起把關牛隻的健康,很難得到他們的信任。透過時間的積累,讓他們知道自己是來提供協助的。與他們站在同一艘船上,對於建立彼此的信任非常有幫助。

相較於酪農講求情感與信任的建立,加工廠則是十分理性的角色,鮮乳坊一開始擁有的乳源,其實沒有達到值得生產的經濟規模,所以在找尋加工廠商時非常挫敗。

但「中華民國農會」在得知鮮乳坊幫助酪農的願景後,就替阿嘉找尋願意合作的加工廠。

「受農會幫助的前兩年,他們真的就是虧本在做,因為以我們的生產量、生產模式,在早期是根本不可能賺錢的。」阿嘉感性語氣,透露出對於農會的感激,也在在顯示這些幫助的得來不易。

「鮮乳坊在理性層面是不會發展成功的,

它是多方角色願意承擔風險、給予信任的結晶。」

回頭來看,阿嘉認為最困難的是「信用資產」的積累,但這卻也是創業與生意最基本的元素。必須獲得上下游的參與者願意一起承擔風險、給予信任,才能將一切向前推動,而有了今天的成果。

鮮乳品質要能打造出鑑別度,

就必須善待酪農和乳牛

成功說服上下游廠商後,產品若順利推出,接下來才是考驗的開始。如何讓個別牧場的鮮乳獲得消費者的青睞,鮮乳坊就務必要好好把關品質。

而想拿出好的鮮乳品質,關鍵就在是否能做到「善待」酪農與乳牛!

「牛隻營養均衡與否,以及是否健康,都會直接影響牛奶的品質。」阿嘉表示,乳牛如果吃得不夠營養,牛奶的營養價值就會將低。

此外,乳牛的健康狀況是否有受到良好的把關,以及環境是否住的舒適,都是決定鮮乳品質的要素。

舉例來說,擠牛奶時,會有細胞掉在牛奶裡面,掉進去的細胞就叫體細胞。而 CNS3055 是國家針對生乳品質分級的標準,品質的好壞與生乳裡的體細胞多寡密切相關。

體細胞掉的越多,代表這隻牛的乳房在發炎,生乳的品質也就越差;相反地,體細胞掉的越少,代表品質越好。

而牛的乳房是否有發炎,這就關乎牛隻動物福利中的醫療部分,比如有沒有定期針對擠牛乳的狀況做監控,定期為乳房紅腫漲的問題做處理。或者,有沒有對牧場的環境,做定起檢查、環境消毒,以防牛隻有感染疾病。

鮮乳坊對於合作的牧場有一套評分標準,包括牛隻生活的環境、營養監控、健康管理,都列入評分標準,尤其酪農的思維更是影響合作與否的關鍵。

「良好的照顧文化、非成本導向思維,

且願意投入更多心力、時間、金錢成就更好的牧場,就是我們願意合作的對象。」

阿嘉表示,鮮乳坊目前與六個牧場合作,都是獨立管線、運送、生產、包裝。每個牧場的鮮乳進到加工廠,都要經過清洗管線、換包才、做獨立檢疫等程序,才能個別生產。

為了讓消費者清楚自己喝的鮮乳源自何處,每個牧場生產的鮮乳都會有各自的產地履歷,為的就是要將產地與製作過程透明化。

除此之外,在乳脂肪作為乳品收購的依據之下,一般的收購方式,是乳脂肪越高,收購價格越好。

但大型鮮乳品牌在向酪農收購生乳時,會設定一個乳脂肪上限。由於為了品質統一,也會混合加工生產,所以若乳脂肪超過所訂定的標準,即使代表品質較好,多數鮮乳品牌也不會以更高的價格向酪農收購。

鮮乳坊取消品質上限這件事,乳品有多好,就加價多少,且沒有上限。

「因為我們希望農民追求卓越、更好的品質,這樣就可以吸引到不同需求的消費者和酪農。」當阿嘉說出這一席話時,眼神充滿著自信與誠懇。

「當消費者想要品質有鑑別度、對待酪農與牛隻也友善的鮮乳,

那麼鮮乳坊就是他們的選擇。」

阿嘉表示,鮮乳坊只是想替牛隻、酪農、生產廠商與消費者搭起友善的橋樑,讓彼此透過溝通與共識,一起來共創價值。

花時間了解自己的選擇,

就是最直接的影響力

為了提升鮮乳品質,鮮乳坊透過友善的制度與環境,來對待酪農與牛隻。但如果要讓消費者相信一個品牌,或者以較高的價錢來購買一項產品,單單只在成品方面提升價值,其實是不夠的。

因此,鮮乳坊非常努力地將所有旗下的鮮乳與其製品,做到「產地透明化」,也就是會附上前面提到的「產地履歷」。

阿嘉表示,當產品貼上牧場來源、飼養方式,代表著一個牧場的品質,一切赤裸地公開貼在鮮乳包裝上。

產地透明化對酪農的意義是,當發現自己的牧場與產品的名稱、價值繫在一塊兒,就必須要承擔更多的責任。但另一方面,若用心提升鮮乳品質,受到消費者喜愛,那麼就會因此得到更多成就感。

除了在品質上讓酪農與消費者產生連結,鮮乳坊也舉辦讓消費者參觀牧場的活動,並透過品牌的編輯與行銷,將牧場的日常以文字、影像呈現在粉絲專頁上。

透過各種形式讓大家對牧場有更多的理解,為的就是揭露更多牧場在鮮乳製程中的細節,藉此拉近消費者和牧場的距離。

隨著阿嘉詳細地分享產業的走勢與鮮乳坊致力的目標,採訪也漸漸走到了尾聲。在了解為了成就一瓶好的鮮乳,背後需要投入這麼多的心力與成本後,我好奇地問:「身為消費者的我們,又能為此做些什麼呢?」

談到這裡,阿嘉語帶嚴肅,他提到,我們在購買手機、昂貴的家電設備會做很多比較、研究,但在對食物上,身為消費者的我們,無可避免地最常會先注意到的,會是「價格」。

但若能夠在時間及經濟能力許可的範圍以內,對產銷履歷、是否善待酪農、動物友善等鮮奶資訊多了解一些,就是身為消費者能做到最好的事。

「因為每個決定與行動,都會影響你所構築的世界。」

其實購買這個行動,就像是投票,透過消費去支持我們認同的產品、廠商生產的方式。而花時間與金錢去選擇,就是我們最重要的影響力。

信念能夠支撐行動,但行動仰賴你我的實踐。

「我覺得消費者能做的就是,花時間了解自己要什麼,最後做出想要的選擇,這就夠了!」阿嘉在訪談最後,針對每個我們能做的事所下的註解,或許就是關於「盡一己之力」最好的答案。

書名:《做一件只有你能做的事》
作者:龔建嘉, 謝其濬
出版社:天下文化

推薦閱讀:

將生活醃漬,再酸甜入菜 —— 專訪胭脂食品社主理人 SHARON

「讓生活過得有點簡單、有點傻」—— 專訪「胖死我太太」品牌主理人JACK

她用 3 年讓志業心想事成!揭秘讓工作感動人心的 3 大秘訣

TAG

生鮮時書 在家學習 線上課程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