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皆來自於:NETFLIX)

話題熱度持續延燒的《魷魚遊戲》,不僅觀眾遍佈世界各國,甚至將相同題材的日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推到 Netflix 排行榜前五名的位置,生存類別的影視作品再度引起風潮。

 

魷魚遊戲

 

這兩部戲劇,同樣運用「生存遊戲」帶來刺激緊張的觀影體驗,以及人性面的掙扎與拉扯。但卻透過不同的遊戲設計、劇情推展,帶出不同的議題討論。《魷魚遊戲》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最大的不同是,在死亡面前,前者著重表達當今的社會現況,後者則是對個人生命的意義發出探問。

 

《魷魚遊戲》:貼近當今社會現況,反映貪婪人性

作為生存遊戲的題材,魷魚遊戲參賽者們的目的性極強,為了獲得最終的獎金,各個不擇手段。而在「只要死一個人,總獎金就會增加一億韓元」的規則下,原本可以攜手一起合作通過的童年遊戲,瞬間變成以消滅同伴以獲取最大利益的現實社會。

 

從天而降的鈔票,讓人性的貪婪逐漸淹沒了善良。

 

魷魚遊戲_金錢貪婪

 

每當遊戲結束,房間天花板的透明球體中,會掉下大把大把的鈔票,死多少人就落下多少億的韓元。這樣的誘惑,讓每個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當外在世界比遊戲還要殘酷,賭上性命賺錢,似乎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在第一關「一二三,木頭人」裡,只要被當鬼的機器人掃描到身體的晃動,就會被視為「失敗」即刻射殺身亡。在這關遊戲中,只要不被鬼捉到,大家都可以存活下來。卻有人躲在其他人身後自保,甚至是耍小手段讓前方的人晃動。如同現實社會一樣,成功不一定是屬於遵守遊戲規則的人,耍小聰明、躲在別人身後,各種鑽漏洞的情形也大有所在。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第五關「跳玻璃橋」,明明有位玻璃工廠的工匠,擁有分辨強化玻璃與一般玻璃的能力,若他願意出聲協助大家辨別,就能避免讓許多人選錯玻璃而從高空中跌落死亡。這些人,都是希望獲勝的人數愈少,自己所能獲得的獎金就能隨之增加。將自己的利益極大化,不擇手段的人,在現實人生中,卻有可能是晉升最快的人。

這些安排,都成功地扣緊現實生活的不公平現況,諷刺的是,與魷魚遊戲的主辦者一般,現實社會也宣稱人人平等。

 

現實是先保住自己的生命,善良是奢侈品

 

魷魚遊戲_彈珠遊戲_剛布

 

就算是劇中設定為「善良」的男主角,也在死亡面前選擇了接受吳一男的彈珠贈與,犧牲了朋友換取了獨自存活。給予朋友的體貼與善良,出自於自己還有餘裕外所給予的幫助。要是涉及自己的生命危險,依舊無法犧牲自己的生命,讓對方活下去。

一反以往戲劇中男主角的絕對善良,在魷魚遊戲裡呈現的是真實社會中,人性的掙扎與自我保全的自私。這樣的決定,讓觀眾難以討厭男主角。畢竟,在面對同樣的選擇時,有誰能保證能不獨自存活?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在死亡面前,個人的生命意義何在?

 

不論是在《魷魚遊戲》亦或是《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中,都對參賽者的個人生命背景多有描述。

前者透過劇情,讓角色有回到現實生活中的機會,也藉此說明了各個參賽者所遇到的人生困境,讓觀眾更能理解角色在遊戲中的人性掙扎。

後者卻在角色的死亡關頭,穿插回顧過往人生的鏡頭,觀眾看到的是每一個角色的蛻變,在死亡面前,有些人仍舊逃避過往,有些人卻能誠實面對想活下去的慾望,甚至是在過程中找到生命的意義。

 

 

善良與軟弱,只有一線之隔。

碰巧的是,兩部劇的男主角都被設定為個性懦弱、難以面對現實的人。但卻在後續發展中,有了十分不同的發展。《魷魚遊戲》的男主角成奇勳在彈珠關卡,在同伴主動地獻出最後一顆彈珠後,被動地活了下來。所謂善良,僅止於自己生命完好無缺的情況下,一但面臨死亡,所謂朋友依舊被犧牲。

而在最後一關關卡,成奇勳選擇要結束遊戲,帶著好友離開遊戲。可以解讀為他珍惜自己的朋友,但朋友的自殺身亡將獎金讓給奇勳,又何嘗不是知道若一無所獲的離開遊戲,在外面的世界,兩人依舊會在社會底層苟延殘喘。

說他軟弱也好、善良也好,成奇勳至始至終是一個只能思考當下問題的人,因此他所做出的決定幾乎都順應著時勢,也因此難以跳出現狀。直到最後,成奇勳依舊活在罪惡感底下,就算贏得大筆獎金,他依舊無法改變現況。在罪惡感面前,他能做到的只是不碰獎金,如此簡單不需思考的決定。

 

生存遊戲_槍口

 

「當死亡如此靠近,想活下去的理由是什麼?」

而在《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中,男主角有栖在父親的眼中,是一位對生命沒有熱情的人,當朋友們信任他能帶著大家全身而退時,他曾努力想要剪斷脖子上的電子項圈,但腦海裡閃過上一關關主項圈爆炸爆頭的畫面,他無法克制面對死亡的害怕,再次選擇逃避、躲起來。他同樣也在遊戲中,因為自身的懦弱、猶豫與過去的枷鎖,斷送了好友的性命,獨自存活下來。

 

「在死亡面前,可怕的不是喪失生命,而是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

 

但與成奇勳不同的是,他將愧疚感化為繼續向前的動力,不再逃避面對自己。同時他也找到自己的生命意義,為了結束遊戲,為了替朋友討回公道,在往後的每一場遊戲中,他不再逃避死亡的壓迫,盡力找出關卡的線索,即使自己陷入險境,也盡全力保全大家的性命。

 

生存遊戲_今際之國

 

在日文裡,「今際」有往生之際、彌留等意思,當每個人如此接近死亡時,被迫思考為何要活下去的理由,與《魷魚遊戲》被逼到絕境,只想獲得金錢的單一脈絡不同。在《今際之國》裡,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生命故事,也都在遊戲中不斷地摸索著生命方向,被迫面對過往的傷痛。為何要活下去?是這部戲劇的核心探問,也是觀眾不斷地與角色共同思索的問題。

 

為什麼選擇生存遊戲作為題材?

生存遊戲中將「死亡」拉近每個人眼前,透過高強度的刺激,如槍械、雷射光,帶觀眾脫離庸碌的生活。再透過「遊戲」構建出另一個世界,各自設計新的規則與劇情推進,反指出現實社會中的種種問題,帶出各自想要傳達的議題。

 

魷魚遊戲_極富

 

簡單的規則、金錢的誘惑與走投無路的參賽者,《魷魚遊戲》在金錢與人性之中掙扎,看似公平的規則、極貧極富的結局對比,製造出現實社會的縮影。在「躺平」概念流行的社會裡,令大多數人感同身受。

相反地,《今際之國的闖關者》透過生存遊戲,說出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失去朋友、找不到人生意義等。從個人的生命角度出發,透過複雜的遊戲規則與劇情,交織出每一位角色的心路歷程,重新探問人生中是否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情。

在同樣的生存遊戲框架下,兩部作品在遊戲規則、人性刻畫上相互輝映,在《魷魚遊戲》裡死亡是為了生活賭一把的最高代價。而在《今際之國闖關者》中,死亡卻成了面對真實自我的照妖鏡。如此不同的劇情主題,卻因著生存遊戲而被簡單的綁在一起推薦,也難怪會引起網友們的熱烈討論。

 

推薦閱讀:

從日本《女性貧困》看《魷魚遊戲》:參賽者難以面對的現實世界

請活下來,然後記住我們的事!從電影《返校》看現實中的「魏仲廷們」

【超級Y專欄】重估《復仇者聯盟》三部曲:從創傷到意識形態幻象

 

加入生鮮時書,讓知識改變你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