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Crispy 脆樂團:穿越變動世界帶來的療癒,是從自我出發的「愛」之旅

「把雙手交給我,把眼淚交給我,在宇宙的角落一起走到黑暗的盡頭。」——Crispy脆樂團

〈黑暗的盡頭〉一曲打開男女雙主唱樂團——「Crispy脆樂團」的知名度,歌詞「黑暗的盡頭有你和我」撫慰了所有身處迷惘、低潮人們的惶恐不安。男主唱 Skippy 也在歌曲的結尾,成功向女主唱丁丁求婚,兩人牽起彼此的雙手,在 2020 年迎來人生的下一階段。

談起那年,除了邁入婚姻外,還有疫情的肆虐,Skippy 為此做了個小結:「迎來我們生命中的巨變,也有了很多新的感觸出現」

讀曆書店

原以為在上一張專輯《有多少光就有多少黑》中,試圖理解世界的旅程已然告一段落,卻沒想到,疫情帶來的變化,讓步調慢了下來,生活裡那些被快速所淹沒的不對勁,也逐一浮現。

在大家眼裡以「療癒」為標誌的脆樂團,在創作新專輯《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的過程中,再次與世界產生衝撞,試圖在不同的關係中找到自己舒適的姿態。

放棄「解釋」世界,去「感受」內心

「突破很難,但生命一直在前進,體驗也有所改變。」因著疫情,Skippy 與丁丁意識到生命中的「改變」一直都是現在進行式,從未停止,只是尚未發現。

談起新專輯的概念,最常被提及的關鍵字是「網路世代」。疫情帶來的變化,更加凸顯了網路為生活帶來的巨變,像是裹著糖衣的毒藥,令人習以為常而容易忽略。

尤其是在閱讀歌迷的手寫信內容,兩人感到十分心疼。「不僅是容易展現脆弱,大家真的變得比較脆弱了。」許多 2000 年後出生的歌迷,在長大的過程中,被迫接收社群媒體的資訊轟炸、各式評判,Skippy 不禁感嘆:「他們長大的過程太辛苦了。」

Crispy脆樂團

即便是自我價值已經確立的 Skippy 與丁丁,仍在社群媒體中感受到資訊爆炸、每個人都在往前的焦慮感,丁丁因此寫出了〈追追追〉這首歌,從追趕到「墜墜墜」的字詞轉變,唱出內心的焦慮。

當外在世界不斷地前進,生活中令人安心的存在也不斷消逝,面對著「變動」Skippy 一開始試圖觀察、理解這個世界,透過賦予這些改變一些理由、一些解釋,讓自己能安心接受。

「在理解世界的過程中,才發現答案都不在我的觀察裡面,

更不在思考當中,而是回歸到『愛』這件事。」

在理解世界的過程中,有衝撞、有困惑,最終才了解,釐清的其實是自己的內心,是自己的反應塑造了對世界的理解。爬梳了層層概念,Skippy 才了解到:「我重新開始思考自己跟自己的關係,因為我覺得那才是所有跟這個世界連結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是要從自己出發。」

Skippy 形容《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這張專輯,是一趟親身走過的愛之旅。當我們飛進黑暗,才能拉開更多可能性,而向前探索未知總是辛苦的,但回頭望,過程都是幸福快樂的。

脆樂團
喜歡恐龍的 Crispy脆樂團

你是你,我是我,「我們」才因此珍貴

聊起這次收錄「脆樂團」歌詞創作的文創日曆《讀曆書店》,卻意外引起 Skippy 童年害怕的回憶,還有兩人之間可愛的小拌嘴:

Skippy:我小時候沒有撕過日曆,現在想起來,應該是對於這件事感到害怕。

丁丁:他就是會對這種「撕」感到害怕。

Skippy:我很討厭做任何撕的事情,有些專輯或書黏在一起,我就會直接放著。

丁丁:但我就會直接去撕。(全場大笑)

Skippy:他最喜歡撕!

丁丁:他做那個設計就是要讓人家撕啊!

Skippy:I don’t care!!哈哈哈哈哈,對我來說心理負荷太大,我很害怕撕破。這就是我們不同的地方。我很害怕犯錯。

獨立樂團
兩人個性十分不同

兩人的相處完美體現了這次的專輯概念:「即便像我們兩個幾乎是生命共同體的人,但你還是你,我還是我,『我們』才因此珍貴、才重要」。Skippy 也解釋兩人的個性十分不同,丁丁是比較直覺的人,自己反而是想太多的人。

而神奇的是,當兩人出現意見分歧,不會因此吵起來,丁丁的聆聽、復述概念的理解,偶爾地提問,反而讓不斷思考、有時陷入迴圈的 Skippy 最後自己找到解方。

「我很討厭 Irreversible (不可逆)的事情」Skippy 一開始形容將時間具象化的日曆為「可怕!」。時間本身具有不可逆的特性,還要每天撕日曆提醒自己時間正在流逝,甚至有可能會撕錯!這對 Skippy 而言,幾乎是酷刑。聽到這裡,連一開始愛撕日曆的丁丁也不禁脫口而出:「好可怕喔!」

「但是它(讀曆書店)很漂亮,我可能會翻它,但不會撕它。」翻閱取代撕下帶來的時間流逝感,反而讓 Skippy 如同重獲自由的小孩,驚呼地說道:

「翻閱的話,就是把 irreversable(不可逆)的東西變成一個 reversable(可逆)了!

這將我就可以 travel through time(穿越時間旅行),還可以隨時回味!」

一旁的丁丁也忍不住補充「你可以有一個書籤,紀錄今天到了哪裡!」,兩人很興奮地找到了與流逝的時間相處的更多可能性。

讀曆書店2023

這不就是專輯想表達的概念嗎?對於撕日曆的害怕,Skippy 向內探索找到自己對「時間流逝」的恐懼,兩人再一起想出轉換感受的方式,可以是翻閱,也可以是拿書籤標註。

我想,《愛是我們必經的痛苦》之於「脆樂團」而言,不僅是想為聽眾帶來「療癒」的作品,也是兩人攜手一路走來的深刻體悟,更是他們如實的生命紀錄。

一首首療癒的歌曲,從何而來?

「以前我的底線是要在每一首歌裡留下一些希望,我覺得不留下一點餘地的話,太不負責任。」後來,〈黑暗的盡頭〉這首歌帶來許多聽眾的回饋,陪伴很多人度過低潮,也改變了Skippy的想法。

「我覺得『療癒』是我可以做到的事情,這件事比我個人還要大,可以說是一種使命感。」

而創作歌詞的過程,也會從不同的地方取材,例如這次收錄於《讀曆書店》的歌詞,來自歌曲〈若無其事〉

「失眠的夜 是生命在復健 你的偽裝 輕輕一碰就碎 卸下你的防備 脆弱不算妥協」

Skippy 笑著說兩人幾乎沒有分離的經驗,歌詞是與遠距的朋友相處後,投射自己的想像與感受,俏皮的兩人模仿著操控皮偶的姿勢,笑著說:「他們應該很難過吧!應該充滿著思念吧!」

而當靈感枯竭時,Skippy 喜歡從書架上挑一本新詩,隨機翻閱幾首,以扮演不同詩人的方式,讓創作有更多延展空間。

「新詩比較容易進入作家的口氣,散文則是在讀作者的想法。」近幾年喜歡買詩集的 Skippy,笑著說自己從來不知道是否讀完了一本書,因為每次翻閱詩集都十分隨機,不是為了記憶,而是為了進入作家的語感,像是靈感的導火線。

>>推薦閱讀:Skippy曾扮演過的詩人——任明信專訪:詩本根植於生活,而枯索的向來不是生活,是過生活的人

讀曆書店

「我在翻閱『讀曆書店』時,就有想到好像我平時在做的事情(隨意翻閱詩集)。」Skippy 分享第一次翻閱文創日曆《讀曆書店》的過程。內容收錄了不同作家、歌手的短句,在靈感枯竭時,隨手一翻,就能遇見不同的創作思考,將日曆打造成每個人桌上的一家小書店。

同樣喜愛書店的 Skippy,形容自己是「在誠品階梯上長大的Skippy」 ,更在敦南誠品決定打烊時合作歌曲〈裝幀〉紀念自己的童年時光。

「書店對我來說,是像家的地方。」從小,週末父母就會帶著 Skippy 與弟弟到書店待一整個下午,從那時開始,Skippy 就習慣在書店裡探索世界,那裡有他喜歡的恐龍、科幻書籍,甚至是現在他也會去找音樂相關的工具書。

「敦南關了之後我很痛苦,之前我都會凌晨兩三點去,然後在那邊坐一兩個小時,這是我在回家的路上會做的事情。很重要。」即便信義誠品接續了敦南的24小時的存在,但每間書店場域的氛圍都不一樣,更重要的是收藏的回憶也不一樣。

書店,不僅是提供心靈糧食的所在,更重要的是「陪伴」所帶來的安心、歸屬感。

開一間讀曆書店在桌上的一隅,24小時不打烊,陪伴你度過 2023 年

>> 讀曆書店2023|當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一首歌⁣⁣⁣⁣⁣⁣⁣ 

【Skippy 與丁丁的私房閱讀推薦】

最近在重看一些書的丁丁~

睡前讀物: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推薦原因:第一次看完覺得超喜歡,現在忘了,就可以重看一次。

推薦閱讀:沙究《群蟻飛舞》

推薦原因:字字珠璣啊!句子很精鍊,同一句要看很久,但看了很爽這樣。風格很奇幻,翻他的文字,會覺得不像那個年代的人寫的,很像是近代的作品!

Skippy 推薦的作家們~

蕭詒徽:非常的精妙!

黃麗群:很平實,但概念很新穎,給了很多靈感。

也很推薦去看電影《真愛每一天》,上面那些關於時間的思索,很多受到這部電影的啟發。


Crispy脆樂團《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專場演唱會

時間:𝟮𝟬𝟮𝟯/𝟭/𝟴(日)𝟭𝟳:𝟬𝟬

地點:𝐙𝐞𝐩𝐩 𝐍𝐞𝐰 𝐓𝐚𝐢𝐩𝐞𝐢 @zeppnewtaipei (新北市新莊區新北大道四段3號8樓)


推薦閱讀:

私心推薦!10 位《讀曆書店2023》唱出世代共感的音樂人

哪怕無所事事,懂得過好日子才是本事:跟著《靈魂急轉彎》一探靈魂真正的渴望

夏日冰果室:人生、愛情難免不順遂,端上沁涼的水果歌單為你降降火氣

TAG

加入時書官方lin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