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休息時,想看點輕鬆的內容,我通常會看漫畫,而最近我才剛將整部《請叫我英雄》漫畫看完。

末日僵屍題材,已見怪不怪了,甚至多到泛濫,《請叫我英雄》這部喪屍題材,前面放進了蠻多人性的部分,最後又將高度拉抬到宇宙層次,難怪可以獲得日本諸多漫畫大賞,脫穎而出。

《請叫我英雄》這本漫畫顧名思義,中心主旨在談論什麼是:「英雄」。

在社會失序,法律失衡的末日中,喪屍面前,人人平等,本來高高在上的職業或階級,可能因為手無寸鐵,突然變成殭屍的食糧,一下就被咬死了。

我想就是這種「重組階級」的趣味,才讓末日後的主題,如此受人歡迎。

你沒聽錯,「階級沒有消失,只會重組。」你殺不死階級,連喪屍都殺不死。

 

殭屍不會殺死階級,只會讓階級重組

《請叫我英雄》的主角是一名是漫畫家,當然,他在末日之前是沒沒無名的,他的漫畫不停被退稿,最慘的是,還被比自己年輕很多的編輯,用盡全力安慰。

生活上,女友也疑似出軌,35歲的他,生活與其說是混亂,不如說,他對自己失望到近乎絕望的地步。

漫畫前期是很容易棄坑的,老實說我要不是跳到中間開始看,我可能前面就放棄了。

因為作者花了很大的篇幅在描述主角絕望的人生,以及喪屍剛出現時,這種山雨欲來的氛圍。

然而,這一切在喪屍出現後,開始改變。

末日來臨時,主角不是因為手上的筆桿而出名,而是因緣際會獲得一把散彈槍,晉身有槍階級的,讓他在末日中受人敬重。

舉個例子,他跟女主角曾到一個在屋頂聚落,聚落的首領因為有「十字槍」,他擁有不可撼動的地位,首領可以決定性奴與食物的分配,不聽命令的人,就會被丟下廣場餵殭屍。

但這一切,在主角帶著比十字槍更厲害的散彈槍出現時,權力失衡。

主角一現身,各方勢力都想拉攏他,首領親近他,讓他加入高層的會議中,同時色誘他,密謀奪取他的槍,因為在末日時代,武器就代表權力,武器威力的轉移,造成組織

當然,這個聚落的後下場,跟漫畫中許多聚落的下場一樣,都因為成員彼此殺戮,最後遭到殭屍吞沒,一個組織或是公司最大的敵人,往往不是來自外部,而是內部對於權力的爭鬥。

如果你有玩過最近言論熱熱鬧鬧的【最後生還者2】,你就會發現,無論末日中有多少殭屍,你殺的「人」還是會比「殭屍」多。

「無論變成多麼厲害的超人,幫助多少人都沒差,受歡迎的傢伙只會越來越受歡迎,不受歡迎的傢伙,永遠都不會受歡迎。」——《請叫我英雄》

殭屍當前,人依然是熱愛相互競爭,階級沒有隨著殭屍的出現而消失,末日之後,世界建立了新的階級。

這也是在太平盛世要打破階級的困難之處,人們在豐足時代,沒有太多改變的動力,階級流動的流速變慢,看似壞事,但身處其中,卻安穩。

而混亂的末日,階級的改變可以是傾刻之間,原來世俗認定的成功人士,不再擁有權力跟地位,誰拿著槍,誰有武器抵抗殭屍,誰有食物,誰有可遮風避雨的場域,誰就是末日時代的成功人士。

 

誰是英雄:在不確定的時代,敢於承擔風險的人

我到現在都尚未介紹主角的名字,《請叫我英雄》叫做:鈴木英雄。

然而不是名字中有英雄的人,就會成為英雄,在一切都不確定的時代,到底怎樣的人才是英雄?

讓我來說個故事。

漫畫中有一個新興的宗教主,他想要在末日創造一個不是基督教,也不是佛教的全新宗教。

其實我覺得這個想法也蠻好的,因為末日來臨,舊有的信仰體系全部崩塌,人們需要新的故事以及新的救贖。

但他其實就是一個只想保住自己性命的人,說著大言不慚的謊言,被一群信眾保護著,為了製造殉教的信眾,不惜犧牲ㄧ群沒有戰鬥力的老人。

最終這樣的人物,也逃不過,成為喪屍嘴下魂的命運。

什麼能樣的才能成為英雄呢?

漫畫給出的定義之一是,平常可能看起來是個普通人,但在人們需要他的時候,他敢下決定,為了自己的信念,為了保護他人,不逃避,用盡全力對喪屍痛下殺手的主角,才是英雄。

看到這裡你可能想問,在末日殺喪屍,感覺是天經地義,為什麼是一種需要下定決心的事情呢?

我想,這就是這部漫畫設定有趣的地方。

f:id:ku_hana:20160325004908j:plain

在《請叫我英雄》的漫畫中,殭屍會依循生前的動態行動,業務員會不段地敲門,主婦會走到市場,到底殭屍是否留有過往的意志,還是真的變成的無腦的殭屍,沒有人知道。

因此一槍爆頭後,到底殺的是殭屍,還是人?漫畫中的各角色們,也是不停地自我辯證。

他們甚至有時候會在不得已殺掉喪屍的時候,留下道歉信,希望可以讓自己在世界恢復正常的時候,得到審判。

我們眼前看似風光亮麗的英雄,其實也是一邊痛苦一邊下決定,做實事,做抉擇。

假英雄遇到的問題是,站在全知全能的角度評論事情,收穫關注,看似頭頭是道,實則忽略的運作狀況,如果每一個抉擇,都能地有大把時間,安穩地在螢幕前紙上談兵,那沒有人會做錯決定。

當然,這並不是說,坐下來思考決策是錯誤的,但如漫畫中給我們的啟示一樣。

「真正的英雄,不是遠觀,而是下場做事,弄髒手承擔風險,在混沌不明的狀況中,且戰且走,找到出路。」

 

無論是現代還是末日,都別當喪屍

《請叫我英雄》中的喪屍,是一群盲目,沒有視覺的生物,但只要聽到聲音,就會蜂擁而上,撕咬活著的人類,使他感染變成同類。

有趣的是,《請叫我英雄》中的喪屍,他是盲目,但不是完全無意識的,而聽從某種謎樣存在的指揮(再說就爆雷了)。

以現代的角度來看,漫畫中的喪屍,彷彿就像某些意見領袖的粉絲,當他們受到鼓譟,就會出征。

出征的粉絲,可能不一定對這件事了解,但他們不顧一切,蜂擁而上,並且打擊一切非我族類的存在。

那些粉絲,像極了喪屍。

「我啊,比起死去的人,會更優先考慮活著的人。」——小田

我從《請叫我英雄》中學到的是,英雄,不是高高在上,傲視眾人,講著政治正確言論的人,而是願意在艱難時刻,願意承擔風險,做出艱難決定的人。

英雄可以是我,也可以是你,他不是高尚的存在,但卻是特殊的,因為做人很難,獨立思考很難,但做喪屍很簡單,聽指令腦衝很簡單。

但願意捨近求遠,只求做正確的事,才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價值。

 

The Author

生鮮時書首席雜工,名符其實的鍵盤創意人! 聯絡請洽:infos@newsveg.tw

加入生鮮時書,讓知識改變你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