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uthor

生鮮時書首席雜工,名符其實的鍵盤創意人! 聯絡請洽:newsveg@gmail.com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願知識與你同在,歡迎來到聽時書,我是鮪魚。

你還記得Google Glass嗎?2012年Google在自己的開發者大會上宣布了Google眼鏡的原型產品,我還記得那時候網路上關於Google眼鏡的消息整個爆炸,這也讓2012年被譽為:穿戴式裝置元年。

這款產品就算從現在的角度來看,都還是劃時代的裝置。

想像一個場景,當你帶著眼鏡出門,地圖導航直接映入眼前,跳傘坐雲霄飛車可以不用拿著相機、不用拿著GoPro就能拍下眼前刺激的畫面,甚至可以帶著眼鏡直接開線上會議,是不是很潮呢?

但事實是,連Google這樣的大公司,都無法預測一個產品的成敗。

一台1500美金,40000多台幣的Google眼鏡,是Google進軍硬體市場的一次慘敗。

它引發的爭議像是眨眼就能拍照,很容易變成偷拍大戰,沒有人喜歡在不知名的狀況下被拍照或是錄影。當時還有一篇報導寫道:「被戴著Google眼鏡的人看著,就像是他拿著相機對著你一樣,令人不舒服。」

Google眼鏡的問題變成不是產品本身太差,而是大眾觀感問題,只要有一個帶著Google眼鏡的人在你面前,你可能難以分辨他是在查看臉書訊息還是在跟你聊天,這讓人感覺很不尊重人。

這一切負面的力量,聚集成一個綽號:「Glassholes」,這是一個由Glass跟asshole結合而成的新字,中文翻譯是:「眼鏡混蛋」。

這個綽號很有殺傷力,我想沒有人想帶著一個這麼前衛又昂貴的高科技產品,卻被稱為混蛋。

網友總是可以想出各種綽號來形容某個群體,PPT上很常見的689,8+9,母豬教等等…都是這個例子,這麼做有什麼力量呢?

昨天在我們提到《後真相時代》這本書,談到了省略脈絡或是用一個新的解釋框架,會改變人們對真相的看法。

今天則要藉由「綽號」的力量,來討論名字對人的影響。

小說《陰陽師》裡面曾提過一句話:「名字,是最短的咒。」

所謂的咒,是一種束縛,名字就是我們用來束縛事物本質的一種東西。

我舉個例子,當我們把一個圓形的容器取名為:「垃圾桶」,就算他長得再漂亮,我們都不會拿他來裝晚餐。

這就是名字的力量,綽號也是。

「Glassholes」對Google眼鏡的影響很大,甚至讓官方都發出說明勸告使用者要尊重他人的隱私,不要變成一個眼鏡混蛋。

而綽號這件事,在政治選舉上,也很常被用來攻擊對手,在這裡我要介紹一個取綽號的高手:川普。

*註:本圖引用自beforeitsnews.com

《紐約時報》曾做過一篇川普的報導,他說川普有一種幫對手取綽號的奇妙能力,而我在之前介紹過《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這本書,也說川普幫對手取綽號是一種策略手段,讓人忽略細節,專注於某一個概念上。

舉個例子,川普曾抓住希拉蕊給人一種不懷好意,常常在預謀什麼的形象,加上選戰期間希拉蕊被爆出郵件被駭客入侵,但這也被川普拿來大作文章,呈現出希拉蕊好像有一些陰謀正在實行。

他也因此將希拉蕊取名為「騙子希拉蕊」(Crooked Hillary),這讓我想起前副總統吳敦義的一個綽號:「白賊義」,被取上這樣的綽號,就像一直在提醒大眾,這個人說話不誠懇,就算一開始不認同,但被說久了,或是各種解釋跟攻擊文章出爐,你對這個人的印象也會逐漸改觀。

川普不僅對競選對手如此,他也幫屢屢試射飛彈的北韓領導人取了一個綽號,叫他「火箭人」,視覺效果生動,而且蠻有創意的。

綽號跟名字都能影響我們對事物的看法,只是名字大多是與生俱來的,綽號則是後天獲得。

讓我們延伸去想,品牌的名字也是一種咒,我們的音頻學習平台取名為:「通勤學」,也是這個道理,透過名字直接告訴你,你可以在通勤時做學習,有使用場景,也有動機。

我們的考量是:一般人可能沒有聽音頻學習的習慣,但在通勤時做學習,是大家渴望也覺得該做的事情,也因此通勤學這個名字也是我們企圖透過名字創造印象的一種用法。

品牌名稱就是消費者接觸你的第一印象,你的名字也是!發現你手上的產品沒有好的銷售結果,或是想要為自己迎來新氣象,那就換個名字,換個綽號吧!

我是鮪魚,聽時書,我們下次見。

 


現在加入LINE官方帳號「通勤學」週一至週五早上八點,每天5分鐘一起《聽時書》
聽生鮮時書創辦人鮪魚每日分享學習心得。

加入生鮮時書,讓知識改變你的生活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