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uthor

生鮮時書首席雜工,名符其實的鍵盤創意人! 聯絡請洽:newsveg@gmail.com

*註:首圖來源 frenchly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願知識與你同在,歡迎來到聽時書,我是鮪魚。

1970年代的水門事件,因為《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報紙的大肆報導,導致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下台,而《惡血》這起3000億的大騙局,也被稱為新時代的水門事件,這場花費三年半時間寫成的調查報導,無疑是媒體的一場勝利。

這篇報導究竟如何產生的?讓我慢慢說給你聽。

第一個重要的環節,是當霍姆斯接受《紐約客》雜誌採訪後,影響力突然暴增,消息突破創業同溫層,被更多人看見,其中一位重要人物是:亞當・克雷伯。

亞當是一位病理醫師,也是一位部落客,他在自己部落格上質疑伊莉莎白・霍姆斯提出的研究很單薄,不像她形容得這麼神。

這些消息被相關人士看到,他們給了亞當一些線索,希望亞當可以多寫一點。

但亞當認為自己是業餘部落客,又是醫生,不是名偵探柯南,也不是全職的調查者,所以他決定把這個線索交給專業人士,也就是本書的作者《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凱瑞魯。

有趣的是,《華爾街日報》正是第一家公佈霍姆斯成就的媒體,沒想到也成為摧毀她的媒體。


凱瑞魯雖然手上有些線索,但還是二手資料,他需要待過公司願意爆料的吹哨人,他找到的第一位,是Theranos前實驗室主任:艾倫。

艾倫知道儀器數據有問題,他曾提醒高層不該正式上線,他為了保護自己,把公司的郵件轉到自己的gmail信箱,用來證明自己曾對高層說明顧慮。

然而在他離職時,他被公司糾纏,要他簽署一份保密切結書,把自己gmail信箱中轉寄過的信刪掉,艾倫當然不願意。

但他請來的律師卻告訴他,面對財產幾乎無上限的Theranos,就算最後沒告成,四處奔波法庭跟媒體攻擊也有可能讓艾倫身敗名裂。

懷著這種恐懼,一開始艾倫是不太願意跟凱瑞魯談,因為要是被公司知道自己有跟記者接觸過,肯定又是另一次的法律戰爭。

但最終,他還是勇敢地站出來爆料,因為他實在很擔心病人在收到不精確的檢驗結果後受到傷害,同樣的擔心也發生在另一位員工,泰勒・舒茲身上。

他的身份很特別,他是董事會成員前美國國務卿:喬治・舒茲的孫子。
 
他在加入公司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從一開始超級熱血,到發現愛迪生機器內部看起來像是一個機械手臂綁著滴管,沒有什麼高級的微流控裝置,再到發現公司每一方面都不及格,他決定跳出來匿名爆料,除了擔心病人安危,也避免身為董事會成員的爺爺名譽受到傷害。

我在書中看到一個有趣的事,我想大家肯定以為,面對這種大爆料,記者肯定要隱藏好,不能讓自己手中的資料被看見,才能把對方殺得措手不及。

《華爾街日報》有一個「不驚訝原則」(no suprises)。報導刊登之前,記者會把手中掌握到的資料,拿去給報導的當事人看,給他充分的時間反應跟提出說明。

只可惜身為公司的老闆,霍姆斯雖然派出了公關團隊或律師來應戰,自己始終沒有接受採訪。

在凱瑞魯調查的過程中,霍姆斯幾度對他施壓,無論是找律師來威脅記者,恐嚇提供消息給記者的人,還找上了《華爾街日報》的大老闆梅鐸。

梅鐸展現了媒體集團老闆應該有的風度,儘管他投資了一億兩千五百萬美元,是霍姆斯最大的投資人, 但霍姆斯幾次來找他,希望他插手報導,梅鐸都宣稱自己不該插手,一切讓報社自己處理。
 

對於維持媒體獨立性這件事情,梅鐸的表現可以成為所有媒體集團老闆的榜樣。


2015年10月15日,一篇標題寫著:「最有價值新創公司的掙扎」的報導刊登在《華爾街日報》的頭版,標題沒有殺人,但內文殺傷力十足,揭露了Theranos有大部分的檢測來自傳統儀器,在能力測試上作弊,讓未成熟的機器上線,使病患處於危險之中。

有句話說:無知者無畏,但其實我們更該尊敬,無畏的有知者。

無論是事前的阻饒,還是報導刊登後的攻訐,凱瑞魯跟一系列的採訪者無懼強權,才讓騙局破局,也是因為這些無畏的有知者,才有機會瓦解這一個價值90億美金的邪惡聯盟。

《惡血》的電影版權已賣出,據傳是由珍妮佛・勞倫斯飾演伊莉莎白・霍姆斯,非常令人期待,紀錄片也將於3月18日在HBO播出。

這幾天的連載,只講了《惡血》這本書的精彩程度的五分之一,還有許多關於測驗技術本身、更多勾心鬥角,還有伊莉莎白差點被董事會換掉等精彩話題沒有講到,還想看更多,那就快去買書吧!

如果你喜歡這幾天的惡血話題,快把文章傳給你的好友吧!

我是鮪魚,聽時書,我們下次見。


現在加入LINE官方帳號「通勤學」週一至週五早上八點,每天5分鐘一起《聽時書》
聽生鮮時書創辦人鮪魚每日分享學習心得。

加入生鮮時書,讓知識改變你的生活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