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二月底,俄羅斯總統普丁發起突襲,下令原本在靠近烏克蘭邊境演習的軍隊,大舉入侵烏克蘭。

俄國原本打算以優勢武力,快速佔領烏克蘭。

沒想到卻遭遇烏克蘭舉國上下奮勇抵抗,俄羅斯原本期望的閃電作戰非但沒有成功,還鬧了非常多笑話,折損非常多戰力,且透過網際網路擴散到全世界!

歐美列強眼見烏克蘭奮勇抵抗,也紛紛宣布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凍結俄羅斯在海外的資產與金融系統使用資格。俄羅斯不甘示弱,也禁止糧食出口。

世界分成挺烏跟挺俄兩大陣營,各自盤算。

參與制裁,會有什麼後果?

台灣於日前也加入制裁俄羅斯的行列,有人說,台灣需要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且俄羅斯向台灣購買的產品又不多,何必淌這個混水?

畢竟,戰爭結束後,要重新修復關係,可能不容易!

在我來看,加入制裁俄羅斯,若對方因此不販售能源給台灣,短期內雖然可能造成國內能源價格上漲,長期來說,卻是迫使我們想辦法找出路,進而擺脫對獨裁政權掌控的國家的能源依賴,其實是好事!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雖然各國紛紛祭出經濟制裁,然而,是否要停止購買俄羅斯的天然氣與石油,卻有不少國家仍然遲疑。以歐洲來說,高度仰賴俄羅斯的天然氣,若貿然中斷購買,價格飆漲還是其次,去哪裡找填補缺口的天然氣供自己國家使用,才是大麻煩。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入侵烏克蘭背後的真正理由!資源的詛咒

《價格烽火效應》的作者魯伯特.羅素便認為,俄羅斯無論是2014年入侵克里米亞,還是近年來支持烏東地區脫離烏克蘭,表面上的理由是斯拉夫民族的千年淵源,白俄羅斯與烏克蘭應該是永結同心的兄弟,不容許烏克蘭朝歐洲靠攏。

而這也是為何同為斯拉夫民族的波蘭、捷克與斯洛伐克擔心自己就是下一個被入侵者,也都積極援助烏克蘭難民的原因。

實際上,促使普丁加速推動併吞俄羅斯的關鍵是,在烏克蘭所屬的黑海領域發現蘊藏量豐富的天然氣田。

若烏克蘭順利開採,歐洲可向烏克蘭購買天然氣,擺脫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

俄羅斯將失去制衡歐洲的重要工具。

俄羅斯在蘇聯時期,就以便宜能源,供應境內其他成員國,藉此控制,使其無法擺脫對俄羅斯。

蘇聯瓦解後,俄羅斯轉將能源輸出泛歐洲地區,以致肘歐洲。

資源的詛咒,早已橫行多年

經濟學者稱此為「資源的詛咒」,泛指擁有豐富天然資源的國家,非但無法以輸出天然資源換取的收益建設國家、造福人民,反引來世界列強覬覦,讓貪腐獨裁政權長期宰制國家。

前者如近年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積極對全世界推行的一帶一路,就是鼓勵天然資源豐富而經濟相對貧困的國家,拿礦產與能源作為向中國借貸的抵押擔保品,以借貸資金在國內大興土木。

結果往往是蓋了一堆根本沒有實際使用價值的高昂基礎建設(如港口、水壩),欠了一大堆債務還不出來,又把這些基礎建設抵押借給了中國,讓中國得以控制許多國家的基礎建設使用權。

後者則像是非洲,不少長年飢荒戰亂的國家,都有豐富的礦產,國民卻難以透過礦產開採而受惠,收益絕大多數都落入當地的獨裁政權手中。

像挪威那樣,擁有豐富的石油,開採後收入歸入國家(主權基金),還能持續造福國民的國家非常少。

中東雖然不少產油國的國民生活水準很高,國家撥大量的收益進行國家基礎建設,卻也不容否認,中東是戰後地緣政治關係最緊張的區域之一。

從出兵區域,一覽普丁的恐懼

強人普丁最害怕的,是歐美各國能夠向烏克蘭購買天然氣,不再需要俄羅斯,讓俄羅斯失去了制衡歐美的利器,在普丁的世界觀裡,當俄羅斯沒有制衡工具,歐盟與北約將逐步進逼俄羅斯…。只好先發制人,揮軍烏克蘭。

此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雖然表面上說,要直取基輔,然而,實際上俄軍較有進展的區域,卻都是鄰近黑海的烏克蘭南方。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如果普丁意在黑海的天然氣,那麼最有效率的做法,就是奪取烏克蘭靠海的領土,使其不再擁有黑海的經濟海域的主權。

當黑海的天然氣落入俄羅斯手中,俄羅斯持續輸出能源控制歐美各國能源市場的做法就能繼續!
戰後的區域衝突,歷史恩怨只是用來合理化開戰的藉口,雖然沒有任何一個領導人會公開承認。真正開打的原因,幾乎都是經濟。

「統一台灣」背後,不可分割的是什麼?

俄烏開戰後,全世界都將目光對準台灣,不少人認為,如果俄羅斯能輕取烏克蘭,下一個就是中國入侵台灣。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中國長年宣告,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有一群想要脫離中國而獨立的叛亂分子,祖國遲早要一統台灣。我們的媒體乃至政府,也都以此定調兩岸的爭議,我們也都如此看待兩岸關係。

如果讀過《南海》一書,不難發現,近年來中國對全世界更積極宣揚的中國國土不可分割的是南海主權(俗稱九段線、U型線),中國為了堅持九段線,將九段線地圖直接印製在護照封面上,跟鄰近的越南、菲律賓都有過海上衝突,與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也都各有糾葛。

中國之所以與各國爭南海主權,除了覬覦廣闊南海的漁獲資源,更重要的是確保南海航道不被周邊國家乃至美國所佔據。

西方世界的國際政治,從古希臘時代開始,就以確保航道安全作為軸心(中國則是治水工程,防止長江黃河的氾濫),控制航道就能控制世界,一直是西方國際政治的核心思想。

從麻六甲海峽一直到日本韓國,南海航道上有十多億人口,每天有大量的貨輪油輪透過此一航道運送物資,若南海航道被某個國家佔據,輕則海運價格飆漲,重則航運路線被阻斷,國家民生物資供應斷鏈。

中國海岸線雖長,船隻想出海,幾乎無法不透過南海航線,對於有十四億人口需要餵養的國家來說,若南海上竟然沒有自己的領土,其焦慮怕是外人難以想像。

多年來中國不惜花大筆資源強佔南海上的礁,並進行大規模改造,將之改造為可以駐軍住人的島,毋寧是想透過形成既定事實,未來再配合推動修改海洋法讓這些人工島得到正是島嶼的地位,以獲得經濟海域的承認,乃至能夠更名正言順的派兵出沒南海航道。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目前南海航道上的實質霸主是美國,中國屢屢軍機擾台,一來是以營造自己擁有台灣主權的假象,二來是監控美國軍艦在南海上的情況。

若從地緣政治的角度重新檢視台灣之於中國的重要性,就會發現,中國可以透過宣告台灣是其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件事情,進而宣告自己在南海有其主權(中國對南海主權的宣告,是建立在中華民國擁有南沙群島的島嶼的基礎上)。

對中國來說,透過宣告擁有台灣主權就能確保自己能夠爭搶南海,間接確保中國所需的航道安全,是非常划算的。反倒是真開打,就算能打贏能佔領能統治台灣,最終結果不過和跟現在一樣,又何必?

延伸閱讀:

《連結之戰》,行人

《貿易大歷史》,大牌

《貿易戰就是階級戰》,麥田


推薦閱讀:

【ZEN大專欄】為什麼我們害怕不一樣?:不可不知的社會群體動力學

反智主義崛起,從《專業之死》直擊愛莉莎莎和蒼藍鴿的專家戰爭

【超級Y專欄】病毒陰謀論、焦慮和不信任,新冠疫情下的精神分析

The Author

文字工作者&讀寫專業講師 Zen大的快速寫作/專書寫作&出版提案課程 bookhuman@hotmail.com

加入生鮮時書,讓知識改變你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