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bout zen大

文字工作者&讀寫專業講師 Zen大的快速寫作/專書寫作&出版提案課程 bookhuman@hotmail.com
Latest Posts | By zen大
孩子照著(臉)書養,真能成材?──關於教養,到底誰在教育誰?
11 小時 ago

孩子照著(臉)書養,真能成材?──關於教養,到底誰在教育誰?

子女教養問題,大概是台灣父母最焦慮的事情了吧?!

孩子到底要怎麼教,才能小時有個開心童年,長大又具備國際競爭力、不會輸在起跑點,相信是許多父母最想要找到的方法秘訣吧?!因此,坊間教養類的書籍,始終歷久不衰。

臉書崛起後,各種與子女教養有關的專家的臉書粉絲頁,更是群聚無數家長,熱切的追讀與討論各種與子女未來有關的文章(然後,往往被激發出更多需要解決的焦慮不安)。

父母之所以會有教養焦慮,內在原因不外乎兩種:

第一種是自己過去的童年不開心,無法認同父母教育方式,並且自己長大後的人生不夠成功,所以希望孩子將來不要像自己一樣,希望給孩子一個好環境。

另一種則剛好相反,年幼生活很開心,長大後也過得很不錯,希望小孩未來也能過得好。

眼尖的你或許發現了,上述兩種分類,幾乎囊括了所有父母的心態

而造成教養熱潮歷久不衰的外部原因,藍佩嘉教授在《拚教養》一書中從社會學的角度,點出關鍵很可能在台灣社會變遷。

拚教養,究竟拚了什麼?

少子化、台灣經濟進入發展停滯期,加上全球化競爭日趨激烈,讓許多父母都知道應該給子女更好的教育,讓孩子未來能夠活得比自己好(這個好可以有很多種定義,在此姑且不談),且因為少子化的緣故,父母可以將資源有效挹注在子女身上。

不若過去家庭資源缺乏的時候,要不放牛吃草,要不只能將資源集中挹注在其中一個子女身上(通常是男生,即便女生看起來更有希望透過教育資源挹注而翻身)。

台灣的家長就在內外交相逼的壓力下,即便身處不同社會階級,能夠給孩子打造的安保策略也不同,想達至的理想目標可能也不同,卻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走上積極教養子女這條路。

拚教養,成了當代台灣家長不能不做的事!

然而,這麼拚,成果有比較好嗎?

如果有,為何被叫做草莓族、果凍族,沒有抗壓性的年輕人好像越來越多?

在《拚教養》一書中,藍佩嘉教授及其研究團隊,針對挑選了四種學校類型進行參與觀察,並且根據四種學校類型的家長階級屬性,挑選田野調查對象,再比對近年來台灣的教養類暢銷書名單,最後彙整出了一份可以稱之為台灣家長拚教養的理念型藍圖。

將不同社會階級的家長根據其意願與資源,分出了四種教養類型。

 

高壓教育 v.s.適性發展 v.s.滿滿資源 v.s.順其自然

藍佩嘉教授的研究發現,並不一定是資本總量高的家長,就一定會走虎媽式的高壓教育,讓孩子非得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生勝利組;也有一些家長認為只要孩子過得開心就好,願意令其適性發展。

另外一方面,有一些家長的資本總量較低,積極希望透過教育讓子女的未來能夠翻身,不要再像自己一樣,所以再苦也不能苦孩子,盡力給孩子最好的教育資源,甚至嚴格要求子女的作息規劃

上述三種,相對來說都還算好,最讓人唏噓的是,父母資本總量低,生存都有困難,也就是所謂的「不穩定的無產階級」。

在台灣可能是打零工的藍領階級,經濟的窘迫使其就算想讓子女透過教育翻身都有困難,只好被迫選擇讓孩子順其自然的發展

也就是說,如果可以,父母其實不希望子女只能順其自然的成長,而是可以得到更多的外力介入與幫助,令其透過教育資源的挹注而擺脫眼下的生活困局。


Read More

【ZEN大專欄】勵志書真的沒用嗎?我們該如何看待勵志書?
3 週 ago

【ZEN大專欄】勵志書真的沒用嗎?我們該如何看待勵志書?

閱讀市場上一直以來,長年有人發文貶抑勵志書/成功學,好比說市面上曾經有過一本書叫做《撕掉勵志書》,書名聽起來感覺就很挑釁。

也有一些人抱持左派批判精神,點出勵志書領域中的個人努力論背後充斥著資本家所力挺的新自由主義思想。

 

勵志書的迷思1:資本家的洗腦書

好比說《失控的正向思考》一書作者踢爆的《誰搬走了我的乳酪》系列,據說書之所以暢銷,是因為採購者多是資方,用來送給勞方或受雇者階級。

資本家捧紅一些大師,好轉移經濟不好的問題中屬於資本家的責任的部分,讓員工不要管結構成因,只追求個人賦能與成長。

 

勵志書的迷思2:過於神化的解讀

另外還有一些類型的勵志書,被人過度演繹而走上怪力亂神之路,好比說在台灣熱賣超過五十萬本的《秘密》,有人宣稱自己就是按照書中方法像宇宙下訂單,結果中了樂透頭彩。

社會上對勵志書成功學的嘲諷與批判,看來並非全然沒有道理,因為這些作品中的確有一些本身就有其他目的或被人過度解讀。

然而,由於我個人熱愛閱讀,並且不只是讀世俗意義中的高雅人文社會科學作品,也很愛讀成功學、勵志書,從心靈雞湯系列到各種意義的成功方法,多年來也讀了不下數百本。

客觀的說,的確有少數書寫得譁眾取寵,甚至訴諸怪力亂神,或是幫資本家轉移大環境問題。

我必須說,至少我讀過的大多數作品,都是基於勸人為善的出發點,書裡分享的也都是積極正面的好故事。就算讀了真的無效,也不至於傷身。畢竟真要說扭曲思想,世界上充斥的數量壓倒性的勝過了勵志書。

 

勵志書不是用來讀的,是用來做的

我認為這類型作品中上好的作品,內容不單純只是加油打氣的激勵話術與故事,還包含了大量的自我強化鍛鍊方法工具,且並非全無科學根據。

Read More

【ZEN大專欄】善敗之人,創業更有機會成功
2 個月 ago

【ZEN大專欄】善敗之人,創業更有機會成功

自從《斜槓青年》一書在台灣橫空出世,被囧星人介紹後一舉推上暢銷榜後,彷彿宣告了台灣版的《就業的終結》啟動,不上班的《零工經濟來了》,Soho族的自雇生活方式,一時間成為顯學,人人都想一窺堂奧,試試自己到市場打天下。

自雇工作的確是自由自在,有實力加上運氣好的話,收入也的確比待在公司上班好,坊間也有不少作品教人自己獨立接案的方法。

《一鍵獲利》中整理了上百個讓人可以自由接案的數位平台系統,彷彿只要登錄個人資料就會有案件找上門,《自由工作的未來》看似希望無窮。

然而,一切真如這些倡議新工作型態的書所說的,那麼美好嗎?

《共享經濟》真的是人類進入後組織社會時代的工作解方嗎?

 

開Uber、經營Airban真的能夠養家活口嗎?

把興趣當工作,真的是獲得成功,實踐理想人生最好的途徑嗎?

好比說,因為喜歡騎機車所以就去當送貨快遞的人,真的活得下去嗎?喜歡搖滾樂,所以即便五十好幾仍在零售通路當店員,也不想放棄夢想,堅持保留時間練團與表演,真的會幸福嗎?

零工經濟,其實宣告著沒人雇用世代的降臨。

零工經濟的積極面被命名為共享經濟,要人們拿出自己的一部份時間或資產來跟其他人共享,藉此換取收入。

然而,積極面的作品沒有談到的是,零工經濟代表的是「沒有在組織中有一份正職工作」。

原因固然有可能是組織能提供的正式工作的收入不盡理想,卻也有可能是組織能提供的正式工作職缺越來越少,派遣、兼差與按件計酬型的非典型工作越來越多,工作被打散成碎片狀丟到市場,讓可以接受者承接。

派遣、兼差與按件計酬型工作,雖然也有出賣專業換取高收入的,但有更多是出賣勞力與時間換取基本薪資的,這些基層工作被冠上好聽的新概念之後,重新包裝推上市場,吸引那些不想待在組織裡,對自己人生有更高期待與夢想之人投入。


Read More

【ZEN大專欄】一篇文幫你搞懂,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
3 個月 ago

【ZEN大專欄】一篇文幫你搞懂,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

2019年4月1日上午,日本政府公布了即將繼任新一任天皇的德仁親王未來的年號「令和」,不只日本國民關切,台灣乃至中國和全世界都很關心。

之所以需要事先公布新年號,起因於2016年8月8日,今上天皇陛下(凡在位天皇均稱之為今上天皇,不能以年號貫之)發表了《關於作為國家象徵的公務》,對全日本國民表達希望能夠在生前就卸下天皇責任的想法。

講話發表後,幾次的媒體民意調查均有高達九成民意支持,因而內閣緊急召開會議協商,最後定下朝2019年元旦就讓新任天王接任,讓今上天皇卸任的目標。雖然最後的結果是2019年5月1日才進行新舊交接。

 

重啟封印兩百餘年的「生前讓位」

根據蒼山滿的《日本天皇,原來如此!》一書,「生前讓位」在過去的歷史中,有一段時間並不罕見,許多天皇做一段時間就讓位,自己當起「上皇」。

但約莫兩百年前左右,此一作法就已封印,不再有天皇「生前讓位」。

因此,今上天皇表達希望「生前讓位」的意願,是兩百年來的頭等大事,所幸並非沒有先例可循,加上國民也大多支持,因此,應該得以順利推動。

在日本皇室的行事規則,乃是尊古,從古代既有文獻或事例中尋找可引用之前例,並將不遵循前例而另闢新法的做法稱之為新儀法,且視為不祥。

其實,在日本的會社或日常生活中也到處可見這種遵循前例而不推崇新儀法的思維,可以說是日本社會的文化慣習。

也因此,當此次新年號公布後,頗引起了一些注目,雖然台灣的媒體沒有大幅報導,但也有人看出了一些端倪與背後的象徵。

此次年號令和,乃是第一次選用日本典籍(《萬葉集》),而非遵循先例,挑選從古代中國典籍中所選出之字,也引發了部分中國網路鄉民的抨擊。

直指別以為這樣就能夠去中國化(雖然我不知道作為獨立國家的日本,為何不能去中國化)?!擴大來解讀的話,也許中國網路鄉民的抨擊態度,有可能真的揭露了日本此次選年號的深層意涵。

 

從走向中華學習到逐漸放下中華

《日本史的誕生》作者岡田英弘便認為:

日本國的初次形成,是為了區別自己與大唐帝國的關係。

日本的創世神話故事,可以看見創世神話的部分有相當程度乃是參考了中國創世神話的筆觸的再創作,一種承繼之東亞上古共同遺產但要走自己的路的意圖,隱約浮現。

第二次日本國的形成,也就是當代日本的誕生,毋寧是黑船來襲後的日本開國,幕末與接著而來的明治維新,奠定了當代日本社會的基礎。

日本逐漸擺脫中華典儀,脫亞入歐,從原本的中華秩序轉進西伐利亞條約建構的萬邦體系,知識取得也從中國改為蘭學。

為何特別指出這兩個時間點,因為,這兩個時間點中的日本天皇,對日本一百多位萬世一系的天皇存在,格外重要。

前者是萬世一系的源頭神武天皇(據傳是西元前六百年在位),後者則是明治天皇(大政奉還)。兩者都是採行新儀典而沒有遵循先例而成功的案例。

某種程度上來說,日本一千多年來走的路是先向中華學習,而後逐漸放下中華。

若承襲此一脈絡來觀察,選擇日本典籍中的文字建立年號,不遵循先例而採用新儀法,的確是去中國化,也就是要回歸日本自己,走日本自己的路,完成尚未完成的脫亞入歐,為此一歷史開啟新的章節。

因為日本需要天皇,所以天皇存在。

曾經有學者說,一切的歷史都是當代史,某種程度上我們也可以這樣看日本天皇史。無論從神話時代(約2600年)開始或是從可信的時代(約1400年)開始算起,當今人們所相信的萬世一系,深入到日本史中去審視,會發現,其之所以成立是靠後人的解說所完成。

好比說,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日本同時有兩個天皇,以南北朝的方式並存。


Read More

【zen大專欄】40%的工作沒意義,狗屁工作有礙身心健康與社會運轉
4 個月 ago

【zen大專欄】40%的工作沒意義,狗屁工作有礙身心健康與社會運轉

雖說低薪過勞與非法責任制在台灣幾乎是常態,員工一個人被當兩人用,感覺人手好像永遠不夠,老闆卻死不請人。

也許現在的你,正在做的工作,就被低薪過勞壓得喘不過氣。

不過,我敢說,只要你抬頭往公司其他部門多看幾眼,或是跳出公司到外面的世界轉轉繞繞看看,應該會發現,好像也有不少工作,成天在做的都是「根本不需要做的事情」。

好比說,那些豪宅外面站崗的保全警衛,或是飯店的門房,真的有必要存在嗎?就算沒有這些人,豪宅就會不安全,飯店就不能運作嗎?

再好比說,公司裡好像總會有那麼幾個閒人,通常會出現在資訊部門,掛上某某主任的職缺,或被安插進來或是老闆一時興起找了進來,但是,人在公司卻成天沒事可做,為了不讓人看起來太閒或太廢,還特地去生出了一些工作給這些人處理。

或是某些公關公司,專門承包政府部門的案子,但是,承接之後卻也不自己執行,而是再轉包出去。

更荒謬的是,接到分包的單位竟然也不是實際執行單位,還會再分包出去給外面的個體戶做。分層轉包,每個轉包商都抽一手,這中間的一堆人每天就在忙分層轉包的行政庶務。

這類工作我就做過好幾次,每次開會時,給錢跟承包單位總會有一堆掛著厲害職缺的人出席,坐滿會議室,但實際上知道進度且負責執行的人只有我一位,但是,審核人員卻好幾層。

或是公部門裡面的某些閒缺,即便今天的公務員不若過去那麼爽,超時加班的情況也很常見,可是單位裡總是會有幾個職缺是異常的閒散與沒事,或是說那些工作就算砍掉了其實也完全不影響組織運轉但不知怎麼地,職缺一直佔著,也一直有人在做,甚至薪水還不差,至少比忙得要死的自己高。

認真想想,應該還是想得到吧?

上述型態的工作,大衛格雷伯稱之為狗屁工作,還寫了厚厚一本書《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來談這件事情。

格雷伯之所以寫這本書,是因為他發現了幾個違背俗民常識的驚人現象,覺得有必要深入探討一下。


Read More

【ZEN大專欄】為何現代人能自由戀愛了,尋覓良緣卻反而變得更加艱難?
4 個月 ago

【ZEN大專欄】為何現代人能自由戀愛了,尋覓良緣卻反而變得更加艱難?

自由戀愛不一定讓人更加幸福

若有在留意婚姻相關統計數字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當前社會的初婚年齡不斷延後,且離婚率不斷上升,甚至選擇不婚的人也越來越多。

明明這是一個人人都能自由戀愛,自由挑選所愛之人結婚的時代,怎麼戀愛或結婚卻變得比過往媒妁之言時代,來得不穩靠?

戲劇和小說不都告訴我們,自由戀愛比媒妁之言來得好?能夠自主選擇對象而不被父權結構壓迫而結婚,人們都能和心愛之人結婚,婚姻不是應該變得更加幸福嗎?畢竟,對象是自己選擇的吧?

若從人類群體的角度來看,獲得自由戀愛的人類,似乎並沒有讓人類整體的婚姻滿意度提升,甚至也沒能提升婚姻維繫能力?

難道自由選擇戀愛與結婚對象,會不如媒妁之言或利益結盟式的婚姻型態嗎?

明明我們還有一大堆兩性專家和作品,在教導為情所困的世間男女如何和異性相處?如何挑選對象?如何約會?如何解決衝突?

《為什麼愛讓人受傷?》的作者易洛斯,從社會學而非坊間常見的心理學切入,探討愛情在當代社會之所以變得如此困難且使人受傷的社會成因。

先說結論,易洛斯發現,

人能自主選擇對象,跟自己喜歡的人結婚與戀愛,還是比被人決定來得好,即便自主選擇的結果普遍不如被決定。

能夠自己選擇,還是值得稱道的價值信念。只不過,「能夠自己選擇」與「能夠做出好選擇」,卻不是個二合一必然發生的事情。要能做對選擇是需要練習與許多的準備,才可能發生的結果。

單純只是擁有選擇權卻不懂如何選擇,最後可能做錯選擇。

 

獲得自由的同時,不安全感也直線上升

無論是尋找戀愛還是結婚對象,當代社會都只會比過往來得更困難,因為人們在獲得自主選擇對象權利的同時,也讓選擇對象這件事情,變得比過往時代更加困難且複雜,但同時卻沒有學會相應的選擇判斷能力。雖然結果來說,越來越多人可以自主選擇,但做錯選擇、搞砸選擇的情況卻也增加不少。結果看來,自由戀愛貌似不如媒妁之言來得幸福。

易洛斯指出,

愛在當代社會變得困難,恰恰是因為人類的自由選擇程度提升的緣故。

和過往傳統社會,只需要針對經濟或家世條件進行判斷不同,現今的擇偶或挑選戀愛對象,考慮的不光只是家世,但有時候會自欺欺人地說,自己並不考慮家世,還有要考慮文化、意識形態、生活風格等面向。簡單來說,如今的擇偶是一種品味選擇,且雙方都在進行品味選擇,而品味又隨著當代社會的多元化,變得更加複雜且沒有絕對標準。

如此情況,讓雙方都覺得自己選到合適對象的困難度大增。

人類全面獲得自由之後,最大的弔詭,就是丟失了確定性,被拋入一種深層的不安全感與焦慮狀態

好比當初愛得火熱的戀人,沒有人能夠向你保證,他會一輩子愛你,就連你自己都不能保證,自己會願意一輩子愛著對方了。其次,與許多人的素樸直覺理解不同,可選擇對象的增加,或許讓找到對象變得容易,卻反而讓維繫關係變得困難。

正因為隨時隨地都可以選擇,正因為選項變得遠比過去多很多,除了造就不知如何選擇的選擇障礙外,還有選了之後,如果不滿意可以輕易放棄,反正再到市場上挑選新對象就好,變得不再珍惜。

 

握有戀愛選擇權,卻喪失穩定經營的能力

網路交友軟體的崛起,有大量的對象可以讓自己自由選擇,任何的不滿意或看不順眼,都可以成為淘汰選項的理由。然而,許多人未曾意識到,太多選項可以輕鬆選的結果,會不自覺的讓我們把挑選標準拉得極高且嚴苛,但這都不利於經營一段長久而穩定的關係。

而過往社會,選擇有限,如果不能把握,很可能落得一無所有,反而會讓人更加珍惜眼前的有限選項,不敢輕言放棄。


Read More

【ZEN大專欄】人類對待物品的態度,終究會回報到自己身上
6 個月 ago

【ZEN大專欄】人類對待物品的態度,終究會回報到自己身上

當環保淪為新商業模式的促銷手段

說件政治不正確的事,我很討厭過去二十年來,以「環保」之名發展出來的一堆新商業模式。

好比說提倡以購物袋取代塑膠袋這件事情,到後來我只看到一堆企業或政客,動不動在發送環保購物袋。

於是我便想,該不會製作這些環保購物袋的生態成本支出,最後竟然遠高於人類用掉的塑膠袋吧?以及,該不會我們家裡的環保購物袋數量比塑膠袋還多吧?

我是這樣想的,環保在某些人的心裡,只是一種行銷手段,並不是真心環保。

抑或者說,就算是真心誠意,但是,實際上製造的成本支出,未必真的符合環保。

好比說,各國政府為了減緩排碳量,搞出一套各國排碳量的分配方式。原本是希望各國能夠自我克制,以減緩排放速度,避免溫室效應變得不可逆轉。但結果卻造成國家或企業之間的碳排放量交易,這真的是荒謬至極卻又極端聰明的創造新商業模式的手段。

我也沒有很佩服那些標榜自己一年什麼都不買,然後記錄一整年生活,最後出書,變成暢銷作家的人做的事情。

原因很簡單,如果仔細閱讀這類書,你會發現,他們更多只是佔既有的社會系統的便宜,好比說很多的物資由朋友親人提供,好比說去某些地方撿拾免費的廢棄品資源。

況且,實驗完成後,這些人就回歸文明了,雖然可能持續維持簡樸,但一如前一陣子某個科學研究成果所揭露的殘酷真相,人類其實並不環保,真正做得到環保的是根本花不起錢的窮人,人使用資源的程度與其富裕程度呈正相關,過去多年以來的環保作為,基本上是失敗的。

 

系統不改,個人再努力也只是徒勞

如果我們願意冷靜客觀的審視各項統計數字,就會知道,當前的環保運動是失敗的。

Read More

【ZEN大專欄】當詐騙來敲門,請注意,聰明人更可能上當受騙
7 個月 ago

【ZEN大專欄】當詐騙來敲門,請注意,聰明人更可能上當受騙

 

最近一陣子,佔據媒體版面最多的系列報導,當屬某知名網紅與先生欠下巨額債務跑人的新聞,據說金額高達七到十億。

不管他們是詐騙取財還是負債逃走,總之,有不少人被騙走了高額金錢。

若拉長時間來看,台灣社會三不五時就會有詐騙集團被破獲,而詐騙所得經常都是九位數起跳,十位數也時有所聞。

詐騙集團當然很該死,不過,有一點也應該想一想,為何有那麼多人會被詐騙?特別是像網紅的案例,被騙者一次給出去的錢都是數百萬甚至數千萬,那可不是普通詐騙集團的幾萬塊,擁有這樣財力的人,在世人眼中也算是人生勝利組了,絕非笨蛋,而然,為何卻仍然有如此多人受騙上當?

會不會,關於詐騙這件事情,其實我們多數人的直覺認知,都是錯的?

《騙局-為什麼聰明的人容易上當?》一書,堪稱最為仔細縝密的介紹了詐騙過程的精彩作品,不妨讓我們稍微借用這本書的觀察結果,談一談受騙上當這件事情。

詐騙是最古老的行業,騙徒與肥羊是共生關係

誰會受騙上當,應該是詐騙這件事情裡最讓人關心的事情?

答案則可能出人意料,和許多人想的不同,實際上會被騙的人,通常是太過相信自己無懈可擊的人、覺得自己不容易上當的人(並不是笨蛋才容易被騙)。

一個人「會不會上當受騙和你是誰無關,和你的生活狀況有關,如果你經常感到被人孤立或孤獨寂寞,則容易被騙。」

「如果剛丟了工作或失戀,遭逢人生重大轉變,財務狀況吃緊或心理壓力大,容易被騙。」

「有債務的人更容易被騙。」

「衝動與渴望冒險是」是增加受騙機率的兩大指標。

「騙人者人恆騙之」,詐騙犯也容易被騙,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熟悉詐騙伎倆,不應該會被騙,其實反而更容易被騙,「當你越感到安全自信不會被騙時,只要對方能取得你的信任,你將任人宰割。」

白話文來說,不要以為人生勝利組不會被騙,實際上人生勝利組更容易被騙,因為這些人覺得自己不太可能有人敢騙,這個思考盲點將成為詐騙者的入手點。

 

詐騙專家的性格特質

騙子常為人唾棄,被指責為沒良心。實際上這個指責真的沒錯,騙子通常欠缺同理心,懂得利用他人的善心好意,對他人的痛苦豪不在乎,只在乎自己能否占上風。

自戀傾向,喜好浮誇與自命不凡,高估自己的價值,心機重,擅長操縱別人。

總之,騙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善用策略操弄剝削他人,對犯罪行為毫無愧疚感,甚至樂在其中。

這是為什麼有人可以一邊炫富、裝闊,跟被騙者談笑風生,一邊籌備捲款潛逃事宜。

許多人最關心的是:如何看穿騙子?

和世人想的不同,騙子並不會結巴口吃支嗚其詞,也不會出現前後矛盾的狀況,一般人是無法從人的外貌微表情或肢體語言判讀出一個人是否為騙子(因為我們多數人沒有經過訓練)。

再者,騙子說謊說得很多,謊言早已內化,成為某種連他自己都相信的事實,並不會出現不善常說謊或欺騙人者才會流露的緊張樣態。

雪上加霜的是,人的性格基本上傾向信任他人(信任偏誤),除非被提示要小心某人,否則都會選擇相信人,而這將成為有心詐騙者的切入點:先和受騙者建立一堆共同點,讓你覺得熟悉有好感,取得一連串的小信任,再利用重複曝光效應,累積自己在他人心中的信任資本,之後,再狠狠撈一筆。

騙子都是很有耐性的,正所謂放長線釣大魚,真正的老千,可以布局多年,只為了最後狠撈一筆。


Read More

【ZEN大專欄】一人只能投一票的多數決,是最好的選舉方式嗎?
8 個月 ago

【ZEN大專欄】一人只能投一票的多數決,是最好的選舉方式嗎?

相信沒有人不覺得,我們身處的社會是民主國家吧?

畢竟民主國家是透過人民直接投票選出代替國民執行國家機器的代理人,已經是人人都認可的常識。而投票結果,少數應該服從多數,接受多數選出來的人選,也是國民公認的價值。

不過,關於投票,是否只能每個人投一票?一人一票的多數決選出來的人選就是最好的結果嗎?

 

一人只能投一票,雖然合法,但合理嗎?

雖然在台灣,一種選舉一個國民只能投一票,否則將成為無效廢票。

《理性選民的神話》一書則告訴我們,多數選民並不理性也不客觀,因為早有諸多行為經濟學研究成果告訴我們,人的思考有著系統性的偏誤,常因捷徑思考的偏誤而做錯選擇。

這樣個別不理性且不客觀的選民集合起來做出的選擇,真的對國家是最好的嗎?

(圖片出處:https://www.pinterest.com/pin/79868593375540348/?lp=true) 《理性選民的神話》作者更直指許多擁有投票權的國民根本沒有基本的政治或人文素養,對複雜的國際乃至政府財政問題也毫無清楚認識,選舉時又容易受到廣告文宣乃至個人價值偏好干擾,毋寧認為讓公民普選不是最好的選舉投票方式。

《反民主》的作者認為,如果我們生了病不敢隨便找沒有證照的外行人看病,蓋房子會希望找擁有合格建築師執照的人處理,那麼政治也應該交給專業政治精英而不該讓不懂政治複雜專業的普通人民來決定。讓專業政治菁英接手團隊,好過聽任對政治外行的人民的投票結果。

在《專業之死》一書中寫到,正是當前民主國家的一人一票且票票等值的觀念深植人心,讓不少外行人覺得自己的意見跟專家一樣重要,造成專業被輕看,專家被忽視。

《民主是最好的制度嗎?》一書作者更直接提出質疑跟挑戰,認為今天諸多民主國家的問題,不都是被選出來執政的政黨非但無力解決原本的問題甚至製造了更多問題嗎?

民粹主義的警鐘

這些年世界上各民主國家盛行民粹主義,說穿了不就是因為長期以來,國家的主要政黨無論誰當選,都不能解決普羅大眾的經濟與生活困境。

Read More

【ZEN大專欄】我們生活在一個眾聲喧嘩,只是不再對話的時代
9 個月 ago

【ZEN大專欄】我們生活在一個眾聲喧嘩,只是不再對話的時代

By  •  每月選書

每天早上起床之後,相信不少人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打開手機上網或確認有無簡訊待讀吧?

在這個社群網站高度發達的時代,只要有心,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聯繫,地球彷彿真的成了一個聚落,每個人都能串連結交往來。

曾經就有人重做「六度分離」的實驗,發現要與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聯繫不再需要透過六個人,如今約莫透過三個人就行了,關鍵就是社群網站的崛起。

如此便利連結的通訊科技,讓每一個可以上網的人可以隨時和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說話。傳遞訊息、表達意見的成本大幅下降,然而,如此便利溝通的網路空間,實踐了德國社會學家哈柏瑪斯所說的「理想言說情境」了嗎?每一個人都能透過網路平台充分對話與溝通意見嗎?

很遺憾的,情況與當初網路出現時的預想背道而馳。

越溝通,越不通,因為大家都在各說各話

雪莉特克在《重新與人對話》一書中,深入檢視個人、人際與社會三大層面的溝通互動情況,發現人們雖然能夠透過網路對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說話,而且也的確發出了大量的訊息,但是人們的對話溝通能力卻是不斷下降,甚至可以用崩解來形容。

如今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網路對世界說話,對遠方的人發布訊息,但卻不再「對話」,只是自說自話、各說各話,眾聲喧嘩卻沒有交集,彷彿各自平行的聲音線,往不知名的遠方傳布。

仔細回想一下,每天我們在網路社交平台上看到的大量訊息,特別是針對同一重大新聞事件發表的意見,最多的是各自留言表述意見,即便有不同意見者針對彼此的意見進行論辨惑攻防,常常也只是不了了之,甚至是更加頑固的堅持己見,無法包容或說傾聽不同意見者的說法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網路科技讓人可以更方便的說更多的時候,卻讓人懶得聽別人說,甚至根本不想聽別人說。

 

網路讓我們看得更遠,卻讓人更疏遠

雪莉在前一本書《在一起孤獨》也談過類似的現象。

網路讓我們每一個人可以永不與朋友斷線的待在一起,但卻沒有讓我們變得更加親密,反而更加疏離與孤單,因為我們的心更多時候投往不知名的遠方而非眼前正和我們說話或待在一起的人。

網路創造了讓人得以輕鬆地同時進行多工的假象,我們好像可以一方面開會/上課/讀文章,另外一方面開啟其他頻道處理其他事情。

短時間內貌似我們高效利用了時間,同時處理的遠方與眼前的事情,實際上,我們的大腦因著不斷切換且不斷渴求正向回饋的報酬而被網路科技制約。

我們變得無法長時間專注在同一件事情上,非得在某幾個不同的介面間來回切換,以賺取讓大腦覺得興奮刺激的腦內啡的釋放。

結果就是我們雖然擁有史上最強的《連結力》,可以透過網際網路將全世界串聯起來,充分滿足人類的《社交天性》,實際上我們卻失去了專注力,這是為什麼《深度工作力》一書出版後引爆狂熱討論與分享。

許多人赫然發現自己也一樣是網路成癮且難以專心,迷失在假性的多工效率中,實際上我們能做好的重要工作變少了,甚至我們連好好花幾個小時的時間讀完一本厚一點的書的能耐都失去了。

 

數位生活,不該只有數位沒有生活

這也是為什麼越來越多人開始推廣「網路安息日」的概念,現代人需要學習適度和《手機分手的智慧》,謹記《老科技全球史》的提醒,科技並非越嶄新就越好,人們不應該執迷於嶄新科技的追逐,好東西不一定是新的,老東西也許對我們更好。

好比說,使用肉身跟朋友面對面接觸,不要總是透過手機或網路平台;線上課程看似能讓更多人接受教育,實際上更好的教學效果是來自面對面學習;筆記用手寫的學習與記憶效果勝過用電腦或平板…

因為我們的大腦是類比腦而非數位腦,而今的數位科技過度使用時將會讓我們罹患《數位癡呆症》而不自知,我們把本該由大腦自己處理的事情全都外包給電腦的同時卻讓我們的腦子變得更不靈光,而不活用腦子未來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機率可能會增加不少。

總之,是該坐下來好好檢視自己每日的數位科技使用情況的時候了。你可以經下列的問題作成表格,記錄每天的數位科技使用時數與方式:

1.有沒有頻繁地在不同數位媒介間切換,卻發現根本沒有任何值得立即回覆的重要訊息?

2.在與朋友或家人面對面接觸時,是否不斷拿起手機來查看資訊,卻根本沒有新訊息進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