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bout zen大

文字工作者&讀寫專業講師 Zen大的快速寫作/專書寫作&出版提案課程 bookhuman@hotmail.com
Latest Posts | By zen大
你知道嗎?日本製的抹茶食品也不是全都用「真抹茶」
3 週 ago

你知道嗎?日本製的抹茶食品也不是全都用「真抹茶」

 

日前在書店看到日本百年老店辻利監修的《抹茶BOOK:日本百年老舖「辻利」傳授!抹茶的30+種品味方法》推出中文版,隨即入手。

本書原文版是由日本主婦之友社出版,書中除了介紹坊間常見的抹茶點心(如抹茶鬆餅、抹茶生巧克力、農抹茶冰淇淋、抹茶磅蛋糕…)的作法,

還介紹了一些抹茶入菜的食譜(如,抹茶油義大利冷麵、抹茶優格醬、抹茶奶油等等),以及造訪東京與京都時必去的名店。

可以說居家旅行兩相宜的一本好書。

如果您和我一樣也是抹茶控的話?

我們家有位廚藝高手,能夠將食譜上的餐點幻化為真實。

好比說自從曾經吃過《京都午茶時光!日式抹茶幸福甜點:26種口感細膩、風味濃郁的手作點心》書上的濃抹茶冰淇淋與磅蛋糕配方做成的甜點後,總覺得坊間的糕點店的食物不夠精彩(因為我家趕下重本買好的抹茶粉來製作甜點)。

 

 

《京都午茶時光!日式抹茶幸福甜點:26種口感細膩、風味濃郁的手作點心》(京都丸久小山園監修),是台灣最早出版抹茶點心專門食譜出版。

該書出版七年後之後,終於有另外一本由日本名店監修的作品問世,將食譜的介紹範圍從點心擴充到餐點,深化了抹茶的應用。

某種程度上來說,如此熱門的主題,竟然相隔如此之久才又有相關的著作出版。

這是熱衷翻譯出版日本作品的台灣出版界來說,相當不可思議的事情。

雖然在兩書之間,也有一些食譜書作家推出過幾本關於茶葉入餐點或甜點的食譜書,像是《極品抹茶:甘醇微苦的深邃魅力》、《濃韻抹茶菓子特選:大人風的洋菓子と和菓子~全品圖》。

但是,對比近年來台灣社會對抹茶加工食品的追捧與誤解,不得不說,這樣的出版數量是相當不足以回應市場期待的。

而且據我所知,在這一波數量不多的抹茶食譜書中最早的一本作品,也就是小山園監修的《京都午茶時光!日式抹茶幸福甜點》,其實是本超級長銷書,出版以後不斷加印。

為什麼我會說,出版界應該多出一些抹茶相關的作品?

實在是,台灣坊間市面上充斥許多掛名「抹茶」,實則跟抹茶毫無關係的商品

 

 

利用抹茶這個「品牌」拉高產品售價,賺大錢之餘,還讓不知道真抹茶滋味的台灣消費者誤會,真的是讓我等抹茶控相當不能接受。

早先幾年,我就曾經在自己當時的專欄寫過一篇「台灣抹茶攏是假」的文章,踢爆台灣市場上假抹茶商品氾濫的情況。

當時文章引起不小回響,後來也果恩有一些食品大廠開始和日本知名老店聯名開發抹茶商品,不再拿台灣的綠茶粉充數。

我不是說台灣的綠茶粉沫製品不好,好不好姑且無論,但這就像有人拿非阿里山產的烏龍茶,卻騙你說這是阿里山烏龍茶,還賣你真阿里山烏龍茶的價格,著實不能接受。

台灣各種食品符號的借用、錯用與濫用情況相當嚴重(另一大宗是橄欖油與醬油),常讓一些不肖廠商可以透過資訊不對稱的資訊落差,大賺不該賺的暴利。

雖然最近幾年,台灣坊間使用日本來的抹茶製作加工商品的比例提高。

不少店鋪都還會告知自己是跟哪個日本品牌合作,然而,不容諱言,抹茶的市場知名度也變得更高,而假抹茶之名推出的各類抹茶商品也的確仍然普遍存在。


Read More

賺大錢才能發大財?用「習慣」把時間變金錢,讓你不知不覺成為鄰家富豪!
1 個月 ago

賺大錢才能發大財?用「習慣」把時間變金錢,讓你不知不覺成為鄰家富豪!

好習慣,讓你變得好有錢發大財、變有錢,應該是許多台灣人的共同夢想。

也因此,才能有政治人物不斷以「發財」作為主要政見口號,且在沒有太多具體方案下,竟能勝選!

嚴格說起來,發大財跟變有錢是兩件事情。

發財之後,能夠守得住進到自己口袋裡的錢,才能算是變有錢。坊間有些人,一身名牌,開名車,出入高檔消費場所,雖然收入不少,很會發財,卻留不住,其實不算有錢,只是看起來有錢。

相反的,有一些真的有錢人,行事很低調,穿著打扮與消費習慣都看不出來是有錢人,只是默默的遵循著讓自己變有錢的生活好習慣,加上時間複利效應的推波助瀾,到了某個時間點,真的變有錢。

說起來,想要變有錢的方法並不難,難的是堅持下去。

沒有高收入當靠山?時間就是你的本金

變有錢的方法如下:花得比賺得少,把剩餘的存下來,放到可以利用時間複利效應增值的金融商品(如定存、ETF),讓時間幫你滾雪球,只要投入的錢夠多加上時間夠長,就能滾出一筆金額不小的錢。

那麼,擁有多少錢才能算得上有錢人?

這個金額或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見,不過,在研究有錢人的世界這個領域裡,淨資產一百萬美金,是個最基本的門檻,又稱為鄰家富豪,是《原來有錢人都這麼做》的作者當年用來調查有錢人行為模式的一個篩選門檻。

別小看一百萬美金這個數字,這已經是全美前四分之一人口的資產水準。而且,這些人當中,有不少人未來還會繼續變得更有錢,畢竟他們接受問卷調查時雖然已經進入有錢人的門檻,但離平均餘命還有好一段距離。

作者發送了一萬四千份問卷給淨資產一百萬美金以上的人,想要了解他們是怎麼變有錢的?

作者發現,即便年收入不高的家庭,好比說四萬美金(在美國不算很高),只要確切遵守花的少存的多,留住手上的錢,將之投入穩健的投資標的(例如債券或定存),也還是能夠變成有錢人。也許無法成為超級富豪,但足夠讓自己有個安穩的退休生活。

作者發現,鄰家富豪累積到一百萬淨資產的平均年齡是54歲,不一定是人們以為的高薪工作者,但一定是切實遵守行為規範,將所賺的錢盡可能儲蓄起來的人。

有人研究巴菲特的資產變化,發現一件驚人的事情,巴菲特到54歲時,只有今天身價的1%。想要變有錢,或許更確切的做法是腳踏實地,按部就班,而不是奢想一步登天,中樂透式的發大財。

歸結起來,變有錢的秘訣恐怕只有一個,擁有好的金錢習慣,不要亂花錢,量入為出,努力儲蓄。也就是說,我們應該致力於杜絕金錢方面的《非理性效應》,不要讓自己的野性本能擾亂了我們的理財投資布局。

控制金錢流向,比擁有金礦更重要

《非理性效應》的作者丹尼爾克羅斯比發現,人們之所以投資失利,大多數時候並非不知道財報之類的經濟數據,也不是不會分析,而是沒能管控好自己的大腦中的非理性因子,放任原始本能的衝動做出不利於累積資產的投資決策。

好比說,人腦有種厭惡損失的捷徑思考,因此當我們看到所投資的股票或基金下跌時,就會產生莫名的不舒服,往後的決策就被此一思緒影響干擾,做出錯誤判斷。許多投資人之所以出現追高殺低的行為,就是厭惡損失的效應在作祟。

不想被人腦的原始本能衝動制約,那就得認識自己,並且根據自己的缺陷制定一套行事紀律按照理性分析的結果執行,制服自己的內在恐懼。不要相信自己在恐慌時腦中所編出的故事。

另外一點很重要,不要「膨風」,不需要不斷向外人證明自己很厲害,否則我們容易落入確認偏誤,只選擇自己想相信的證據來支持自己的決策,且明明結果已經出現偏差卻還固執堅持,不肯修正。

總之,想要變有錢,得能夠馴服內在之虎,內心中屬於原始本能的行為決策機制,讓我們大腦前額葉皮質的理性分析部分發揮效果。

為此,最好的做法,是引進習慣學。


Read More

【ZEN大專欄】打敗80%的人,依舊是魯蛇?當社會不平等加劇,將招來另類的贏家詛咒
3 個月 ago

【ZEN大專欄】打敗80%的人,依舊是魯蛇?當社會不平等加劇,將招來另類的贏家詛咒

日前有則新聞,引發頗大迴響。

一位擔任在高級住宅區保全的父親,撿拾住戶不要的參考書回家,用立可白將答案塗掉後,給家裡的小孩使用。 之所以被新聞報導,是其中一個孩子申請上了台大醫科(另外一個上政大)。

在頂大無寒門的時代,這樣脫穎而出的新聞,總是能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備感激勵,不是嗎?

然而,身邊有些朋友的想法,卻不是感動,而是感慨,認為寒門上台大醫科的孩子,將來會很辛苦,因為那裏多的是成績好且家世好的學霸。沒有人脈光會讀書,要在那種高壓高競爭環境活下來並不容易。

更有人直言無諱的說,考上台大醫科又怎樣?將來還不是只能給開醫院的打工? 上述的感想雖然比較刺耳,卻也指出了一些殘酷現狀。

就算考上好大學,也不保證人生一帆風順

同樣是出身貧寒,靠努力考上頂大的張慧慈,在《乾脆躺平算了!?》一書,就大力質疑「讀書翻身論」

或許對我們的上一代來說,考上台大,那幾乎是人生一帆風順的保證,而今,充其量是拿到一張稍微比較好的入場券,剛入社會時多幾個公司可以選,薪水多個三五千塊,僅此而已。 未來仍有許多不確定的風險。

曾經有人笑說,台大畢業生就業率不如成大等其他國立大學。

這些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台大畢業之後出國深造的比例高之外,回家接家業的比例也高。也就是說,這些人的出身原本就不是受薪階級家庭,自然畢業後不太需要投身就業市場,另有其他謀生管道。

曾有學者分析台大入學新生的社經背景,分析結果震驚了社會。台大新生有10%來自台北市大安區,富人階級(所得前5%)的小孩進台大是窮人階級(所得最後5%)的六倍,超過一半台大學生來自所得前20%的家庭。

如果說,考上好學校都未必能保障未來人生,那麼連考上好學校都很困難的時代,窮人階級要怎麼翻身? 難怪張慧慈的書名會叫《乾脆躺平算了!?》。

 

即使很努力,勝出機會依舊渺茫?

《高學歷的背債世代》一書作者說的更直白,好學歷非但比過去更難拿,效力也遠不如過去。

更難拿的原因是,如今有越來越多手握資源的家長知道,孩子的教育學習培養要趁早且要盡可能給(加上孩子生得少,教育資源可以集中挹注)。也就是說,競爭變得前所未有的激烈。

窮人進不了好大學,某種程度就是社會不平等加劇的結果。

因為有錢的人知道將資源挹注在階級鞏固上,提升自己孩子未來的生存機率,讓孩子拿下好學歷是只是教養軍備競賽中的基本配備,還有其他很多外掛得學。

為何當今時代神童輩出?林書豪可以出身名校,籃球又打得超好?為何十幾歲就躍升國際頂尖運動選手或演奏家的青少年越來越多?表現與成就越來越高?

不正是因為多數有能力栽培孩子的父母都知道,要盡可能早的開始挹注大量資源,系統性的培養,找最好的教練,讓孩子反覆《刻意練習》,盡早達到一萬小時理論的基本要求嗎?

當老虎伍茲的父親說他兩歲就開始訓練孩子打高爾夫,你想,以後想讓孩子進高爾夫界的父母,能不借鏡嗎?

資源集中頂層,不論2%或99%都同為失敗者

曾經有個名人在一場大學的畢業典禮致詞上說,他覺得只要願意稍微努力一下,要贏過一半的人並不難。 我也覺得並不難,這番勉勵之詞聽起來也很熱血。


Read More

【ZEN大專欄】得網路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4 個月 ago

【ZEN大專欄】得網路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獨裁者的進化》一書明白告訴世人,過去的獨裁者以強力禁止言論、壓制人民的聲音作為思想管制的手段,類近歐威爾《一九八四》裡的老大哥與真理部。

然而,近化後的獨裁者,改弦易轍,以大量發送各種垃圾噪音類的訊息來掩蓋真正重要的訊息,將重要的訊息稀釋,或以大量雜訊干擾,使人們無法接收或就算接收到也不認為重要,從而淡化關鍵訊息的影響力,達到實質控制思想發展流傳的意圖。

早在希特勒時期,就已經發現一味打壓人民想法的效果有限,還不如提供人民想要的流行音樂或文化,使其順利接受後再植入自己想要灌輸的思想(反猶)來得有效。

日後不少關於洗腦與行為心理學研究也都揭示了此一現象,說服他人改變想法最好的方法不是禁止,而是取代,用新的取代舊的,用靡靡之音取代真正重要的聲音。

資訊戰開打!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網路上的資訊戰,應用的正式大量提供訊息以干擾、掩蓋真正重要訊息被聽見,從而達成對人們的思想與行為決策進行箝制的手法。

雖然還有些人不相信,不過,世界公認承受最多資訊戰攻擊的地區,就是台灣。《2019年網路安全報告》指出,台灣承受的網路攻擊次數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其中有六成的網路攻擊都來自對岸。

每天打點網路上的新聞媒體,稍微觀看新聞底下留言,充斥著帶風向的假帳號,以及來自對岸的網軍。

有些人比較樂觀,認為那些言論擺明是複製貼上,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對岸思想的言論,非常容易辨認,自己才不會上當,因此,沒什麼好擔心。

這種觀點,有點像詐騙電話大多聽起來很蠢,自己才不會被騙,沒什麼好擔心一樣。都是在個人層次或許成立,放到群體層次卻未必成立的事情,否則台灣不會每年仍有許多人被詐騙集團所騙。

實際上,那種明顯可以分辨的假帳號與言論,只是資訊戰發送的其中一種,另外有一些言論看起來很真實,且發言者看似理性可討論,只是意見跟自己未必一樣。

從資訊戰的角度來看,網路上的任何言論都是有其「定錨」框架與將人群分類的價值

是非善惡不重要,重要的是「分化」群眾

不同的言論針對不同的族群進行鎖定,與許多人直覺想法不同的是,在資訊戰的世界裡,言論的對錯是非好壞善惡根本不重要。

上述各種不同觀點的訊息發送可以來自同一個單位所預先設定的不同類型帳號,為的是要將所攻擊之地區的人群有效的分類,掌握其數量與表述狀況。

資訊戰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網路上某些經常附和你的言論,跟你有同樣見解的帳號,未必就是你的同路人,也有可能是發起資訊戰者所安插的暗樁。

這些人透過與你類近的言論取得你的信任,加入你的網路社交圈,取得更多資訊,方便背後的資訊戰發動者進行解析。

資訊戰滲透的並非只有政治或新聞領域,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都是資訊戰滲透的對象

好比說國際美人鍾明軒成天在影片中要大家關掉的抖音,許多人上網購物都會逛的滔寶,追劇看漫畫都會上的盜版網站,市面上的流行音樂與暢銷書,都可能是資訊戰的一部份,只是負責完成的功能不同。

資訊戰下,人們對於議題事件看法的對錯毫無意義,關鍵是使用不同觀點的對決將人分類並且分化,瓦解社會連帶。

所以,挑起方會找人散佈各種意見,深入各種群體,激化各種對立,讓人不再信任彼此。

往往那些想吸睛的,覺得自己最道德無暇的,小眾群體的意見領袖,往往容易了淪為資訊戰利用的對象,甚至不用發動資訊戰方自己派人出手。

在資訊戰中,從議題的挑選乃至觀點的論辯,都是發起方設定好的五指山,我們只是在其中翻跟斗的孫猴子。

 

網路可以賣東西 也可以洗腦人民

《讚爭》的作者說,只是民主派先學會使用網路而非網路屬於民主派,如今的獨裁政權也很擅長使用網路。


Read More

孩子照著(臉)書養,真能成材?──關於教養,到底誰在教育誰?
5 個月 ago

孩子照著(臉)書養,真能成材?──關於教養,到底誰在教育誰?

子女教養問題,大概是台灣父母最焦慮的事情了吧?!

孩子到底要怎麼教,才能小時有個開心童年,長大又具備國際競爭力、不會輸在起跑點,相信是許多父母最想要找到的方法秘訣吧?!因此,坊間教養類的書籍,始終歷久不衰。

臉書崛起後,各種與子女教養有關的專家的臉書粉絲頁,更是群聚無數家長,熱切的追讀與討論各種與子女未來有關的文章(然後,往往被激發出更多需要解決的焦慮不安)。

父母之所以會有教養焦慮,內在原因不外乎兩種:

第一種是自己過去的童年不開心,無法認同父母教育方式,並且自己長大後的人生不夠成功,所以希望孩子將來不要像自己一樣,希望給孩子一個好環境。

另一種則剛好相反,年幼生活很開心,長大後也過得很不錯,希望小孩未來也能過得好。

眼尖的你或許發現了,上述兩種分類,幾乎囊括了所有父母的心態

而造成教養熱潮歷久不衰的外部原因,藍佩嘉教授在《拚教養》一書中從社會學的角度,點出關鍵很可能在台灣社會變遷。

拚教養,究竟拚了什麼?

少子化、台灣經濟進入發展停滯期,加上全球化競爭日趨激烈,讓許多父母都知道應該給子女更好的教育,讓孩子未來能夠活得比自己好(這個好可以有很多種定義,在此姑且不談),且因為少子化的緣故,父母可以將資源有效挹注在子女身上。

不若過去家庭資源缺乏的時候,要不放牛吃草,要不只能將資源集中挹注在其中一個子女身上(通常是男生,即便女生看起來更有希望透過教育資源挹注而翻身)。

台灣的家長就在內外交相逼的壓力下,即便身處不同社會階級,能夠給孩子打造的安保策略也不同,想達至的理想目標可能也不同,卻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走上積極教養子女這條路。

拚教養,成了當代台灣家長不能不做的事!

然而,這麼拚,成果有比較好嗎?

如果有,為何被叫做草莓族、果凍族,沒有抗壓性的年輕人好像越來越多?

在《拚教養》一書中,藍佩嘉教授及其研究團隊,針對挑選了四種學校類型進行參與觀察,並且根據四種學校類型的家長階級屬性,挑選田野調查對象,再比對近年來台灣的教養類暢銷書名單,最後彙整出了一份可以稱之為台灣家長拚教養的理念型藍圖。

將不同社會階級的家長根據其意願與資源,分出了四種教養類型。

 

高壓教育 v.s.適性發展 v.s.滿滿資源 v.s.順其自然

藍佩嘉教授的研究發現,並不一定是資本總量高的家長,就一定會走虎媽式的高壓教育,讓孩子非得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生勝利組;也有一些家長認為只要孩子過得開心就好,願意令其適性發展。

另外一方面,有一些家長的資本總量較低,積極希望透過教育讓子女的未來能夠翻身,不要再像自己一樣,所以再苦也不能苦孩子,盡力給孩子最好的教育資源,甚至嚴格要求子女的作息規劃

上述三種,相對來說都還算好,最讓人唏噓的是,父母資本總量低,生存都有困難,也就是所謂的「不穩定的無產階級」。

在台灣可能是打零工的藍領階級,經濟的窘迫使其就算想讓子女透過教育翻身都有困難,只好被迫選擇讓孩子順其自然的發展

也就是說,如果可以,父母其實不希望子女只能順其自然的成長,而是可以得到更多的外力介入與幫助,令其透過教育資源的挹注而擺脫眼下的生活困局。


Read More

【ZEN大專欄】勵志書真的沒用嗎?我們該如何看待勵志書?
6 個月 ago

【ZEN大專欄】勵志書真的沒用嗎?我們該如何看待勵志書?

閱讀市場上一直以來,長年有人發文貶抑勵志書/成功學,好比說市面上曾經有過一本書叫做《撕掉勵志書》,書名聽起來感覺就很挑釁。

也有一些人抱持左派批判精神,點出勵志書領域中的個人努力論背後充斥著資本家所力挺的新自由主義思想。

 

勵志書的迷思1:資本家的洗腦書

好比說《失控的正向思考》一書作者踢爆的《誰搬走了我的乳酪》系列,據說書之所以暢銷,是因為採購者多是資方,用來送給勞方或受雇者階級。

資本家捧紅一些大師,好轉移經濟不好的問題中屬於資本家的責任的部分,讓員工不要管結構成因,只追求個人賦能與成長。

 

勵志書的迷思2:過於神化的解讀

另外還有一些類型的勵志書,被人過度演繹而走上怪力亂神之路,好比說在台灣熱賣超過五十萬本的《秘密》,有人宣稱自己就是按照書中方法像宇宙下訂單,結果中了樂透頭彩。

社會上對勵志書成功學的嘲諷與批判,看來並非全然沒有道理,因為這些作品中的確有一些本身就有其他目的或被人過度解讀。

然而,由於我個人熱愛閱讀,並且不只是讀世俗意義中的高雅人文社會科學作品,也很愛讀成功學、勵志書,從心靈雞湯系列到各種意義的成功方法,多年來也讀了不下數百本。

客觀的說,的確有少數書寫得譁眾取寵,甚至訴諸怪力亂神,或是幫資本家轉移大環境問題。

我必須說,至少我讀過的大多數作品,都是基於勸人為善的出發點,書裡分享的也都是積極正面的好故事。就算讀了真的無效,也不至於傷身。畢竟真要說扭曲思想,世界上充斥的數量壓倒性的勝過了勵志書。

 

勵志書不是用來讀的,是用來做的

我認為這類型作品中上好的作品,內容不單純只是加油打氣的激勵話術與故事,還包含了大量的自我強化鍛鍊方法工具,且並非全無科學根據。

Read More

【ZEN大專欄】善敗之人,創業更有機會成功
7 個月 ago

【ZEN大專欄】善敗之人,創業更有機會成功

自從《斜槓青年》一書在台灣橫空出世,被囧星人介紹後一舉推上暢銷榜後,彷彿宣告了台灣版的《就業的終結》啟動,不上班的《零工經濟來了》,Soho族的自雇生活方式,一時間成為顯學,人人都想一窺堂奧,試試自己到市場打天下。

自雇工作的確是自由自在,有實力加上運氣好的話,收入也的確比待在公司上班好,坊間也有不少作品教人自己獨立接案的方法。

《一鍵獲利》中整理了上百個讓人可以自由接案的數位平台系統,彷彿只要登錄個人資料就會有案件找上門,《自由工作的未來》看似希望無窮。

然而,一切真如這些倡議新工作型態的書所說的,那麼美好嗎?

《共享經濟》真的是人類進入後組織社會時代的工作解方嗎?

 

開Uber、經營Airban真的能夠養家活口嗎?

把興趣當工作,真的是獲得成功,實踐理想人生最好的途徑嗎?

好比說,因為喜歡騎機車所以就去當送貨快遞的人,真的活得下去嗎?喜歡搖滾樂,所以即便五十好幾仍在零售通路當店員,也不想放棄夢想,堅持保留時間練團與表演,真的會幸福嗎?

零工經濟,其實宣告著沒人雇用世代的降臨。

零工經濟的積極面被命名為共享經濟,要人們拿出自己的一部份時間或資產來跟其他人共享,藉此換取收入。

然而,積極面的作品沒有談到的是,零工經濟代表的是「沒有在組織中有一份正職工作」。

原因固然有可能是組織能提供的正式工作的收入不盡理想,卻也有可能是組織能提供的正式工作職缺越來越少,派遣、兼差與按件計酬型的非典型工作越來越多,工作被打散成碎片狀丟到市場,讓可以接受者承接。

派遣、兼差與按件計酬型工作,雖然也有出賣專業換取高收入的,但有更多是出賣勞力與時間換取基本薪資的,這些基層工作被冠上好聽的新概念之後,重新包裝推上市場,吸引那些不想待在組織裡,對自己人生有更高期待與夢想之人投入。


Read More

【ZEN大專欄】一篇文幫你搞懂,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
8 個月 ago

【ZEN大專欄】一篇文幫你搞懂,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

2019年4月1日上午,日本政府公布了即將繼任新一任天皇的德仁親王未來的年號「令和」,不只日本國民關切,台灣乃至中國和全世界都很關心。

之所以需要事先公布新年號,起因於2016年8月8日,今上天皇陛下(凡在位天皇均稱之為今上天皇,不能以年號貫之)發表了《關於作為國家象徵的公務》,對全日本國民表達希望能夠在生前就卸下天皇責任的想法。

講話發表後,幾次的媒體民意調查均有高達九成民意支持,因而內閣緊急召開會議協商,最後定下朝2019年元旦就讓新任天王接任,讓今上天皇卸任的目標。雖然最後的結果是2019年5月1日才進行新舊交接。

 

重啟封印兩百餘年的「生前讓位」

根據蒼山滿的《日本天皇,原來如此!》一書,「生前讓位」在過去的歷史中,有一段時間並不罕見,許多天皇做一段時間就讓位,自己當起「上皇」。

但約莫兩百年前左右,此一作法就已封印,不再有天皇「生前讓位」。

因此,今上天皇表達希望「生前讓位」的意願,是兩百年來的頭等大事,所幸並非沒有先例可循,加上國民也大多支持,因此,應該得以順利推動。

在日本皇室的行事規則,乃是尊古,從古代既有文獻或事例中尋找可引用之前例,並將不遵循前例而另闢新法的做法稱之為新儀法,且視為不祥。

其實,在日本的會社或日常生活中也到處可見這種遵循前例而不推崇新儀法的思維,可以說是日本社會的文化慣習。

也因此,當此次新年號公布後,頗引起了一些注目,雖然台灣的媒體沒有大幅報導,但也有人看出了一些端倪與背後的象徵。

此次年號令和,乃是第一次選用日本典籍(《萬葉集》),而非遵循先例,挑選從古代中國典籍中所選出之字,也引發了部分中國網路鄉民的抨擊。

直指別以為這樣就能夠去中國化(雖然我不知道作為獨立國家的日本,為何不能去中國化)?!擴大來解讀的話,也許中國網路鄉民的抨擊態度,有可能真的揭露了日本此次選年號的深層意涵。

 

從走向中華學習到逐漸放下中華

《日本史的誕生》作者岡田英弘便認為:

日本國的初次形成,是為了區別自己與大唐帝國的關係。

日本的創世神話故事,可以看見創世神話的部分有相當程度乃是參考了中國創世神話的筆觸的再創作,一種承繼之東亞上古共同遺產但要走自己的路的意圖,隱約浮現。

第二次日本國的形成,也就是當代日本的誕生,毋寧是黑船來襲後的日本開國,幕末與接著而來的明治維新,奠定了當代日本社會的基礎。

日本逐漸擺脫中華典儀,脫亞入歐,從原本的中華秩序轉進西伐利亞條約建構的萬邦體系,知識取得也從中國改為蘭學。

為何特別指出這兩個時間點,因為,這兩個時間點中的日本天皇,對日本一百多位萬世一系的天皇存在,格外重要。

前者是萬世一系的源頭神武天皇(據傳是西元前六百年在位),後者則是明治天皇(大政奉還)。兩者都是採行新儀典而沒有遵循先例而成功的案例。

某種程度上來說,日本一千多年來走的路是先向中華學習,而後逐漸放下中華。

若承襲此一脈絡來觀察,選擇日本典籍中的文字建立年號,不遵循先例而採用新儀法,的確是去中國化,也就是要回歸日本自己,走日本自己的路,完成尚未完成的脫亞入歐,為此一歷史開啟新的章節。

因為日本需要天皇,所以天皇存在。

曾經有學者說,一切的歷史都是當代史,某種程度上我們也可以這樣看日本天皇史。無論從神話時代(約2600年)開始或是從可信的時代(約1400年)開始算起,當今人們所相信的萬世一系,深入到日本史中去審視,會發現,其之所以成立是靠後人的解說所完成。

好比說,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日本同時有兩個天皇,以南北朝的方式並存。


Read More

【zen大專欄】40%的工作沒意義,狗屁工作有礙身心健康與社會運轉
9 個月 ago

【zen大專欄】40%的工作沒意義,狗屁工作有礙身心健康與社會運轉

雖說低薪過勞與非法責任制在台灣幾乎是常態,員工一個人被當兩人用,感覺人手好像永遠不夠,老闆卻死不請人。

也許現在的你,正在做的工作,就被低薪過勞壓得喘不過氣。

不過,我敢說,只要你抬頭往公司其他部門多看幾眼,或是跳出公司到外面的世界轉轉繞繞看看,應該會發現,好像也有不少工作,成天在做的都是「根本不需要做的事情」。

好比說,那些豪宅外面站崗的保全警衛,或是飯店的門房,真的有必要存在嗎?就算沒有這些人,豪宅就會不安全,飯店就不能運作嗎?

再好比說,公司裡好像總會有那麼幾個閒人,通常會出現在資訊部門,掛上某某主任的職缺,或被安插進來或是老闆一時興起找了進來,但是,人在公司卻成天沒事可做,為了不讓人看起來太閒或太廢,還特地去生出了一些工作給這些人處理。

或是某些公關公司,專門承包政府部門的案子,但是,承接之後卻也不自己執行,而是再轉包出去。

更荒謬的是,接到分包的單位竟然也不是實際執行單位,還會再分包出去給外面的個體戶做。分層轉包,每個轉包商都抽一手,這中間的一堆人每天就在忙分層轉包的行政庶務。

這類工作我就做過好幾次,每次開會時,給錢跟承包單位總會有一堆掛著厲害職缺的人出席,坐滿會議室,但實際上知道進度且負責執行的人只有我一位,但是,審核人員卻好幾層。

或是公部門裡面的某些閒缺,即便今天的公務員不若過去那麼爽,超時加班的情況也很常見,可是單位裡總是會有幾個職缺是異常的閒散與沒事,或是說那些工作就算砍掉了其實也完全不影響組織運轉但不知怎麼地,職缺一直佔著,也一直有人在做,甚至薪水還不差,至少比忙得要死的自己高。

認真想想,應該還是想得到吧?

上述型態的工作,大衛格雷伯稱之為狗屁工作,還寫了厚厚一本書《40%的工作沒意義,為什麼還搶著做?》來談這件事情。

格雷伯之所以寫這本書,是因為他發現了幾個違背俗民常識的驚人現象,覺得有必要深入探討一下。


Read More

【ZEN大專欄】為何現代人能自由戀愛了,尋覓良緣卻反而變得更加艱難?
9 個月 ago

【ZEN大專欄】為何現代人能自由戀愛了,尋覓良緣卻反而變得更加艱難?

自由戀愛不一定讓人更加幸福

若有在留意婚姻相關統計數字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當前社會的初婚年齡不斷延後,且離婚率不斷上升,甚至選擇不婚的人也越來越多。

明明這是一個人人都能自由戀愛,自由挑選所愛之人結婚的時代,怎麼戀愛或結婚卻變得比過往媒妁之言時代,來得不穩靠?

戲劇和小說不都告訴我們,自由戀愛比媒妁之言來得好?能夠自主選擇對象而不被父權結構壓迫而結婚,人們都能和心愛之人結婚,婚姻不是應該變得更加幸福嗎?畢竟,對象是自己選擇的吧?

若從人類群體的角度來看,獲得自由戀愛的人類,似乎並沒有讓人類整體的婚姻滿意度提升,甚至也沒能提升婚姻維繫能力?

難道自由選擇戀愛與結婚對象,會不如媒妁之言或利益結盟式的婚姻型態嗎?

明明我們還有一大堆兩性專家和作品,在教導為情所困的世間男女如何和異性相處?如何挑選對象?如何約會?如何解決衝突?

《為什麼愛讓人受傷?》的作者易洛斯,從社會學而非坊間常見的心理學切入,探討愛情在當代社會之所以變得如此困難且使人受傷的社會成因。

先說結論,易洛斯發現,

人能自主選擇對象,跟自己喜歡的人結婚與戀愛,還是比被人決定來得好,即便自主選擇的結果普遍不如被決定。

能夠自己選擇,還是值得稱道的價值信念。只不過,「能夠自己選擇」與「能夠做出好選擇」,卻不是個二合一必然發生的事情。要能做對選擇是需要練習與許多的準備,才可能發生的結果。

單純只是擁有選擇權卻不懂如何選擇,最後可能做錯選擇。

 

獲得自由的同時,不安全感也直線上升

無論是尋找戀愛還是結婚對象,當代社會都只會比過往來得更困難,因為人們在獲得自主選擇對象權利的同時,也讓選擇對象這件事情,變得比過往時代更加困難且複雜,但同時卻沒有學會相應的選擇判斷能力。雖然結果來說,越來越多人可以自主選擇,但做錯選擇、搞砸選擇的情況卻也增加不少。結果看來,自由戀愛貌似不如媒妁之言來得幸福。

易洛斯指出,

愛在當代社會變得困難,恰恰是因為人類的自由選擇程度提升的緣故。

和過往傳統社會,只需要針對經濟或家世條件進行判斷不同,現今的擇偶或挑選戀愛對象,考慮的不光只是家世,但有時候會自欺欺人地說,自己並不考慮家世,還有要考慮文化、意識形態、生活風格等面向。簡單來說,如今的擇偶是一種品味選擇,且雙方都在進行品味選擇,而品味又隨著當代社會的多元化,變得更加複雜且沒有絕對標準。

如此情況,讓雙方都覺得自己選到合適對象的困難度大增。

人類全面獲得自由之後,最大的弔詭,就是丟失了確定性,被拋入一種深層的不安全感與焦慮狀態

好比當初愛得火熱的戀人,沒有人能夠向你保證,他會一輩子愛你,就連你自己都不能保證,自己會願意一輩子愛著對方了。其次,與許多人的素樸直覺理解不同,可選擇對象的增加,或許讓找到對象變得容易,卻反而讓維繫關係變得困難。

正因為隨時隨地都可以選擇,正因為選項變得遠比過去多很多,除了造就不知如何選擇的選擇障礙外,還有選了之後,如果不滿意可以輕易放棄,反正再到市場上挑選新對象就好,變得不再珍惜。

 

握有戀愛選擇權,卻喪失穩定經營的能力

網路交友軟體的崛起,有大量的對象可以讓自己自由選擇,任何的不滿意或看不順眼,都可以成為淘汰選項的理由。然而,許多人未曾意識到,太多選項可以輕鬆選的結果,會不自覺的讓我們把挑選標準拉得極高且嚴苛,但這都不利於經營一段長久而穩定的關係。

而過往社會,選擇有限,如果不能把握,很可能落得一無所有,反而會讓人更加珍惜眼前的有限選項,不敢輕言放棄。


Read More

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