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含大雷,請斟酌觀看。

近日,電影《寄生上流》(기생충)在台引發不小話題,除該片環環相扣,劇情零冷場外;特別的是,《寄生上流》的故事內容,鋪陳上可說善用隱喻,且經常利用畫面對比,好呈現「上流」與「下流」的階級差異。

不過,觀看本片時,我們或許有必要重新思考:

誰是上流?以及,誰,才是下流?

圖片來源:CATCHPLAY 臉書粉絲專頁

 

存活守則:擺脫陋室爭霸戰

事實上,所謂的上、下流,並無根本上的好壞差異。

假如以現代社會的眼光來看,簡單地說,上流與下流的分界,便是社經地位落差。然而,人與人間的社經地位落差,容易決定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的位階。

因此,在框架之下,追求更好的、理想的生活,成為經濟導向社會的求生法則。

但,以人心來說,很少有人會願意承認,自己是活在下流社會的人。

以《寄生上流》來說,撇除金基宇一家「佯裝上流」的行徑,他們就是社會定義下屬於下流的一群。

但是,倘若將金基宇一家和蝸居於朴家地下室的雯光丈夫相比,金基宇一家不僅不是下流,反而是「相對上流」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寄生上流》中,居住的地理位置隱含了特殊訊息。

社經地位相對好的家庭,居住的地點就越「高」,反之越低。所以,和雯光丈夫比,金基宇一家至少還生活在「上面」,不用隱姓埋名,也不必靠人供食。

因此,金基宇一家已經「算好了」。

圖片來源:愛德華FUN電影

延伸出來,還有更多值得討論的部分:看似有錢的朴家,在片中所居住的位置也非最高處,仍有進步空間。

可以思考的是,對於仍未攀上顛峰的人,持續向上爬、往「比現在更好」的環境邁進,似乎成了普世的真理;而在比較過程中,面對比自家要更奢華的家時,自家頓時成了「陋室」。

社會的「擺脫陋室」爭霸戰,不論位處哪個階級,總是時刻上演中。

 

爭戰過後:失敗者的悲歌

先不論「擺脫陋室」背後社會結構問題;我們先將焦點放於片中的「石頭」,來看看是怎麼回事。

在《寄生上流》中,敏赫送給基宇一塊名貴石頭。

不難聯想,這塊石頭不僅是高貴的代表,更象徵著「富貴」和「上流」。

電影末尾,基宇帶著石頭,認為自己該解決一切,隻身前往地下室。他手裡扛著的,正是那塊名貴的石頭。可見,即便到了最後,基宇仍尚未放棄對「上流」的強烈渴望

只不過,當基宇失手,讓雯光丈夫轉守為攻,搶過石頭往基宇頭上砸,那麼,意思就很明顯了:

對上流的渴望,成為壓垮自己的稻草

事實上《寄生上流》並非一部寓教於樂的片子(其實,說教型的片子也越來越不吃香了),本片「反映現實」的譬喻和類比,確相當到位。

圖片來源:CATCHPLAY 臉書粉絲專頁

不論是上述說的「石頭」,還是經過一夜淹水,朴家寧靜溫馨的派對,對比上在體育館群聚的巨型「派對」,這些冥冥之中的暗示,均告訴我們兩者間的差距之大,鴻溝難以彌補。

甚至,當我們想要彌補,也可能被反咬一口,成為被壓垮的悲劇。

階級翻轉的困難,除了天生的資源差異,更有可能,如同片中朴太太講的,正是難以打破、不停輪迴的「信賴連鎖」機制作祟。

 

緊箍魔咒:狹窄的信任連鎖圈

「你知道吧,這就是信賴連鎖啊。」

朴太太說,若非敏赫推薦,不可能聘僱基宇(雖說基宇的動機可能也不純,究竟是信任基宇,還是認定以基宇的階級,不可能和多蕙開花結果?值得玩味);同樣,若不是基宇推薦,怎麼找得到那麼好的藝術老師?後來的司機、管家都是。

機緣巧遇的認識,促成人脈基礎,再藉人脈形成信任。這就是信任連鎖的內涵:

透過一個已經認識、值得信賴的人,介紹下一個值得信賴的人,不斷重複,就可以形成屬於自己的「信任圈」,避免「踩到地雷」的情況。

但這樣的做法,排除了公平篩選,也間接扼殺許多力爭上游的下層階級

因此,擁有人脈基礎的人,勢必獲得更多機會。

這讓我想到一部韓國電視劇《Argon》,裡頭同樣有一位父親是議員,倚靠關係就能進新聞台工作的男性。這些現象絕非超現實,而是真實存在的,且不斷重複上演的日常。

當然,我們不能說,缺乏人脈必定淪為下流階級。但確實,現代社會重視人脈的程度逐步加深。

應酬吃飯、鞠躬哈腰、參與聯誼,各種社交活動的產生,或多或少均是基於「想增加合適人脈」,進而創造屬於自己的「信任連鎖圈」。

殘酷的是,上流階級難以和下流階級形成信任連鎖

圖片來源:CATCHPLAY 臉書粉絲專頁

通常,信任連鎖的建立,仰賴一連串主觀的篩選:淘汰討厭的,留下喜歡的。若能和《寄生上流》一樣,試圖以精湛演技蒙騙,擠進狹窄的上流信任連鎖,那倒還好。問題是,這在現實生活中,幾乎不太可能達成。

那麼,下流階級如何解除魔咒?讓自己過更好的生活?

 

合縱戰略:下流串連一心?

《寄生上流》給出的解答,便是下流的合縱戰略。

第一個合縱,以人脈出發,從敏赫到基宇,再從基宇到基婷,一個串連一個,將下流的相對弱勢集結,企圖敲開上流大門。

第二個合縱,特別值得討論,則是金基宇一家和雯光夫妻的聯手。

「忠淑,她原本是個好人啊。」

看完《寄生上流》,可知第二個合縱策略明顯失敗。忠淑(基宇母親)不願和雯光夫妻合作,在雯光夫妻提出請求時,也許基於「得不到好處」或某種突然衍生的「上流氣勢」,忠淑得知雯光的難處後,急著要打電話告知朴家。

此後,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圖片來源:CATCHPLAY 臉書粉絲專頁

我們都知道,本片最終的悲劇,正是由第二個合縱失敗,逐漸走向毀滅的過程。妙的是,假設第一個合縱策略的成功,讓金家知道,合縱戰術是有效的;那麼,還有什麼不能攜手合作的理由嗎?

理當不該有,但,如果有的話,就是人心作祟了。

「如我我有錢的話,我也會很善良。」

我還記得,忠淑在一場趁朴家出外露營,反客為主的戲中,大談「有錢就會善良」。

但,她似乎忘了說,有錢善良,絕對不是無條件的善良。

 

走向連橫:無解的結局

在弱肉強食的社會裡面,善良的前提是:不會危害到自己的地位

先前的分析告訴我們,雯光夫妻的社經地位比金基宇一家更低,因此,當雯光夫妻想藉由聯手,保住地位,或者提升地位時,身處於相對上流的金基宇一家,感受到自身地位的備受動搖,當然加以反對。

可見,儘管同屬下流階級,人並不會因同理而對他人善良。

善良是選擇性的,而這些選擇,同樣包含篩選過程。

忠淑因為害怕雯光夫妻「捅婁子」,進而使一家人的努力付之一炬,選擇將比自己更可憐的人排除。雯光夫妻和她們一樣是下流,或者,是相對於她們的下流。不論哪一種,都是「可能危害」的因子。

另一個例子,朴先生嫌棄金司機身上的「氣味」,說那是「越線」,心中深感不滿,同樣是認知到自己的上流地位受到冒犯的展現。

我們的世界,為了生存,總是不擇手段。

圖片來源:CATCHPLAY 臉書粉絲專頁

 

看完《寄生上流》後……

最後,讓我們整理本次探討電影《寄生上流》的幾個思考點:

  1. 誰是上流?誰,才是下流?
  2. 現實社會的擺脫陋室爭霸戰,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3. 如何階級翻轉?人際的信任連鎖圈。
  4. 聯合戰術的困難處?

至於,想深入探索階級議題,除了先前的文章〈你的孩子「還是」你的孩子嗎?從《上流兒童》看親子世代差異〉外,可參考以下入門書單:

  1. 羅伯特.普特南《階級世代:窮小孩與富小孩的機會不平等》,李宗義、許雅淑譯。出版社:衛城。
  2. 葛瑞里.克拉克《父酬者:姓氏、階級與社會不流動》,吳國卿譯。出版社:時報。
  3. 馬欣《階級病院》。出版社:麥田。

希望這些書籍,能增加各位對階級翻轉的思考面向。

也歡迎與我分享《寄生上流》的觀影心得!

 

(首圖圖片來源:CATCHPLAY 臉書粉絲專頁

 

 

  • 階級世代:窮小孩與富小孩的機會不平等
  • 作者: 羅伯特.普特南
  • 譯者: 李宗義、許雅淑
  • 出版社:衛城

Read it now!

 

  • 父酬者:姓氏、階級與社會不流動
  • 作者: 葛瑞里.克拉克
  • 譯者: 吳國卿
  • 出版社:時報

Read it now!

 

  • 階級病院
  • 作者: 馬欣
  • 出版社:麥田

Read it now!

 


The Author

興趣是閱讀的寫字人。

加入生鮮時書,讓知識改變你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