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bout Warm

興趣是閱讀的寫字人。
Latest Posts | By Warm
讓「女力」妝點你的每一天!搶先看《讀曆書店2020》女性作家選
5 天 ago

讓「女力」妝點你的每一天!搶先看《讀曆書店2020》女性作家選

By  •  文藝

 

即將邁入2020,許多人開始物色明年準備服役的手帳和日曆。

特別是文具控、有習慣紀錄日常生活的朋友,心思細膩的你們,或許可以考慮《讀曆書店2020》。

這是一本可以記錄時光的日曆,一天配上一句嚴選的台灣新作家金句,除了讓你培養藝文氣息,進而幫助到台灣新作家。

倘若你還沒有下定決心購買,也深怕裡面的句子不符你的口味,或許可以停下腳步,讓書編帶著你一塊來看這次《讀曆書店2020》收錄的女性作家選!

為什麼是女性作家?

時書團隊發現,《讀曆書店2020》收錄的女性作家們,各個都很有特色。

她們年紀有些年輕,有些在上班,有些已經結婚當了母親,或者早已退休成為抱孫的奶奶。

從不同的年齡分布,竟然可以從中畫出一條專屬於女性的生命線

這種年齡分層的豐富度,是此次男性作家所沒有的。

而我們可以從這些不同年齡的女性角度,看出屬於女性的獨有生命觀、看法和思想。

或許這些美好的金句,將成為你購買《讀曆書店2020》的契機,一起來看看吧。

 

  • 羅于婷《喜歡的話可以試穿》

 

以穿衣鏡作為設計主題的《喜歡的話可以試穿》,是一本非常可愛的詩集。

作者羅于婷,一九八九年生,她用靈動的筆觸在詩中放入自己喜愛的物件,有些是甜食、含糖飲料、老派的東西。

她敏感而節制的目光,精準寫下敏感易碎的少女內心,以及少女戀愛。

這是一本屬於年輕人的詩集。讓我們來看看在《讀曆書店2020》收錄句。

 

 

女孩子的戀愛是怎麼談的呢?

或許不只是女孩子,而是所有的戀愛,放得久了,就像可以放很久的罐頭。

比起過度甜膩的說「我愛你/妳」,這些日常的對話「今天星期幾」更代表一種日常的況味。

羅于婷用敏銳的目光,寫下與情人相處的詩。

 


Read More

「厭世歌」也禁,「一夜情歌」也禁!從《返校》看台灣的禁歌小歷史
3 週 ago

「厭世歌」也禁,「一夜情歌」也禁!從《返校》看台灣的禁歌小歷史

By  •  音樂, 文藝

 

你知道禁歌不是國民政府的專利嗎?

或許你已經看完《返校》,對禁書和禁歌有多一層認識,像是國民政府來台,為了確保政權穩固,維持愛國忠貞思想,拚命地以超離奇理由禁書禁歌。

而禁歌,如同殷老師在《返校》裡說的:「我看這首(雨夜花)也快被禁了。」的確,合稱《四月望雨》中的其中一首〈雨夜花〉,也在戒嚴後被禁。

但台灣的禁歌歷史,早在日治時期就有案例。

當時的政府也為了箝制思想,禁了不少好聽的歌,但被禁的理由在今天看來,的確不太合理。

仔細想想,越是禁止大家不准看,或許更讓人躍躍欲試呢!

就讓我們來看看這些禁歌的小歷史吧!

 

 

還我厭世的自由啊!台灣史上第一首禁歌

1934 年有首歌叫〈街頭的流浪〉,是台灣歷史上第一首禁歌。

為什麼要禁這首歌呢?根據當時報紙《臺灣日日新報》的紀錄,這首歌傳遞頹廢思想,充滿虛無主義要素,後來就以「安寧秩序」為由查禁了。

這樣看起來,我們或許要慶幸今天的社會允許我們擁有「厭世」思想,想當時,竟然連悲觀的權力都被剝奪。

但究竟是哪裡傳遞頹廢思想呢?讓我們看看歌詞:

 

景氣一年一年歹 生理一日一日害

頭家無趁錢 轉來食家己

哎呦 哎呦 無頭路的兄弟

有心作牛拖無犁 失業兄弟行滿街

暝時無得睏 哎呦 哎呦 無頭路的兄弟

毋是大家歹八字 著恨天公無公平

日時遊街去 暗時惦路邊

哎呦 哎呦 無頭路的兄弟

(歌詞來源:台灣音聲100年)

 

很明顯的,這首歌可能是太過「誠實」了,把當時的社會現況寫得相當真實;或者說,這首歌的主觀意識強烈,把自己的煩惱跟心聲大聲講了出來。

而當時的日本政府怎麼會允許這種歌呢?一方面是可能影響民心,另一方面,也可能讓大家對日本政府的信任感破裂,所以還是禁了吧。

 


Read More

請活下來,然後記住我們的事!從電影《返校》看現實中的「魏仲廷們」
4 週 ago

請活下來,然後記住我們的事!從電影《返校》看現實中的「魏仲廷們」

By  •  電影, 文藝

 

還記得電影《返校》的最後,張明暉對魏仲廷語重心長地說「你一定要活下來」嗎?

如果我們用解讀電影的方式來看,張老師說的這句話,不只是賦予魏仲廷活下去的希望而已,更重要的是,透過魏仲廷,記住這些含冤而死的人們的故事,是對死去的人最好的報答。

故事尾聲,魏仲廷活下來,記住了他們的故事,也完成張老師最後的請託。

最近有許多探討《返校》中的「自由」的文章,但似乎比較少講到「記憶與傳承」的部分,就讓我們來談一談。

那些數不清的「魏仲廷」呢?

《返校》中的魏仲廷,就好比經歷過白色恐怖時代,甚至坐過牢的見證者。

這些人或許沒做什麼實質上的壞事,卻在威權時代被視為叛亂份子,輕則訊問,重則坐牢。

雖然他們終究是活下來了,但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彷彿一個又一個的魏仲廷,他們的肩上背著他人的故事、記憶、夢想與希望,一步步走到今天。

舉例來說,假如你有關心台灣轉型正義議題的話,肯定認識今天促轉會的代理主委楊翠。

楊翠是日治時代作家楊逵的孫女。過去楊逵在世時,就曾被政府迫害入獄,直到他過世後,身為他孫女的楊翠,以見證者的身分替爺爺爭取平反。

雖然楊翠並不是受迫害的那個,但她同樣是見證者。

不過這些故事,多到難以用手指數清。不只楊翠,這些散落各地的見證著們,有些在解嚴過後出了書,寫成回憶錄,讓更多人知道自己的故事。

或許我們可以花點時間,多認識一位現實中的魏仲廷。

我做了什麼!?人心惶惶的白色恐怖

讓我們來認識一位活下來的見證者。

他的名字叫陳紹英,2005年出版了一本《一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手記》,內容描述他一生遭受的不公平待遇。

當時,他已經八十歲,深怕自己再也無法提筆,於是決心寫作。

陳紹英出生於一九二五年,家中務農。他小時候認真好學,自己說「都考第二名」成績斐然;但當他小學畢業時,家父不准他繼續升學,使他決心半工半讀。

一九三五年,陳紹英赴日留學,過程相當清苦,從商業學校開始讀,到後來順利進入位於東京的專修大學夜間部。

後來日治時期結束,陳紹英回台,於一九四九年開始在農會工作。

不過,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有天,陳紹英受台灣省保安司令部的人要求,來到警察所接受「約談」。他沒有想過的是,這一去,就是漫長的十幾年。

而根據陳紹英所說:他並沒有做任何虧心事。

 

「再不招,就讓你吃更大的苦頭!」

國民黨執政時期,當時有種被稱為「特務」的職業,是專門打聽並抓走「共匪」的人。

不過,這些人往往因為業績需求,出於壓力將莫須有的罪名冠在無辜人民身上。

陳紹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就像《返校》的魏仲廷一樣,沒有密謀造反,卻被要求招供,承認自己沒做過的事。


Read More

不只是販毒!你所不知的販毒集團產業鏈!
1 個月 ago

不只是販毒!你所不知的販毒集團產業鏈!

By  •  社會

 

首圖來源:amctv.com.br

《絕命毒師》(Breaking Bad)續作《續命之徒:絕命毒師電影》即將在今年10月11日於Netflix隆重登場,倒數一個月,想必有廣大劇迷非常期待。

不過在這個《絕命毒師》已成為許多人心目中第一神劇的時代,當我們提到毒犯、毒梟時,腦中浮現的往往是戲劇中場景:美墨邊界、人煙罕至,製毒師和他的夥伴開著巨大露營車,一路來到荒郊野外,升起炊煙開始製毒。

這些膾炙人口的經典畫面,假如搬到現實,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儘管《絕命毒師》的故事向我們提供了部分事實,譬如販毒集團大本營確實位於美墨之交;

不過,戲劇終歸戲劇,假如《絕命毒師》的「老白」是個真實存在的人物,那麼,販毒集團可要頭大了!

由湯姆・溫萊特所寫的《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就是一本以經濟學角度觀察現實生活毒犯企業的書。

湯姆・溫萊特是記者,他以另類角度觀察這些看似「逞兇鬥狠」的毒犯,並且嘗試告訴我們:毒犯生態就像國際企業。

 

認真販毒就像經營企業!你所不知的販毒集團產業鏈!

怎麼說呢?《毒家企業》向我們揭示了一些驚人的事實,譬如「毒犯生態」其實和「公司生態」頗像的。

其中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違法」與「合法」的差別了。

有些人會以為販毒集團像一個巨大且自成一體的大系統,自己種植、自己煉製、最後自己販售,但實際卻不然。

在《毒家企業》中,作者很用心地拆解販毒集團的「產業鏈」,很特別的是,販毒集團並不自己種植作物,他們用來提煉毒品的原料,其實都是向農夫買來的。

拿古柯鹼的原料古柯葉來說,種植古柯樹的農人,大部分是一般農民。

這些種植古柯的農民,大多位居於哥倫比亞、玻利維亞等國家。

農民選擇種植某樣作物,只因這項作物的利潤較高,僅此而已,而這些都是為求溫飽的求生方式。

書中也寫到「假如其他作物的利潤更高,比如番茄、香蕉或咖啡,農民未嘗不可轉行,只是要投入成本」。

這就表示,供應鏈上游的農民,其實和我們認知毒犯產業鏈的「十惡不赦」成見有所落差。

值得注意的是,當政府打算掃毒,於是大規模撲殺古柯樹,古柯鹼原料減少,價格理應上漲,實際卻不然。

作者指出,販毒集團就像大型企業,它們壟斷市場,即使原料減少,它們也不改變向農民收購的價格。

農民不能不賣,只能自行吸收損失。

同時,這些販毒集團,猶如「氣球效應」般地四處逃竄:哪國政府開始掃毒,它們就往別國跑。

另外,販毒集團也拚服務、經營多角化,他們的營運模式,簡直像家跨國企業。

 

老調重彈的真理:人才是最重要的!

剛才我已經指出,假如《絕命毒師》中的主角老白是個真實存在的傢伙,那麼他可能會令販毒集團相當頭大,或者在他們頭大之前,老白就被幹掉了。


Read More

新手編劇入門操:從小說到Netflix劇本的IP改編心得公開
2 個月 ago

新手編劇入門操:從小說到Netflix劇本的IP改編心得公開

By  •  電影, 文藝

(首圖來源:鏡週刊)

身為一位喜歡小說、寫小說、研究小說的人,從沒想過自己有寫劇本的一天。

去年,我以《打掃》編劇的身分,和鏡文學團隊一塊製出的《驚悚劇場》正式在各大影音平台(Netflix、愛奇藝、公視+等)上架。

有時候我還會想,啊,竟然是以一個編劇的身分讓人認識,真奇妙。

事實上,我對於動態的東西很沒輒──我很少看戲、看電影──最喜歡接收的故事型態是小說、散文、詩或漫畫。這些都是平面載體,自然也以文字作為傳遞訊息的媒介。

我看紙本書長大,雖然成長過程也看電視、玩電腦,但多半只拿來看沒營養的節目或打game。說實在的,如果要「接收故事」,很少用使用電視電腦。

而小說與劇本,看似都是「講故事」的文本;但其表現形式和內部結構又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東西

如果說小說的終點是印成紙本,或製作成電子書的話,那麼劇本的終點,恐怕就是搬上舞台、成為電視電影,以動態方式呈現給每位閱聽者。

兩者間的轉換眉角之多,耗費心神之大,令人不得不讚嘆,了不起的編劇或編劇團隊,得花上大筆時間處理一個動作、一點點小細節。那可能是一閃眼就過去的動作,可能感覺沒什麼,幕後卻耗費大筆時間,試圖將隱喻、玄機埋藏在這些細緻的小動作中。

而真正眼尖的觀眾,也能從這些細微的部分,接收到製作群的信號。有時候,觀看戲劇的有趣之處,就在於尋這些寶。

我不會說我對影像一竅不通,但也不會認為自己多了解影像,這是我自己的認知。

但真正讓我更「懂」影像一點的,就是去年我得到《驚悚劇場》劇本大綱徵件獎後,被找去鏡文學內部上課的過程了。

令我很驚訝的是,現在居然有做「從故事大綱、劇本、製作、拍攝、上映」全都「一條龍」的公司。

但我想,最花時間的部分,大概是從「故事大綱」走到「劇本」的過程吧。

我和一群得獎的朋友,每個禮拜花一天時間,到公司裡面上課。業界金牌編劇教我們怎麼從原先繳的故事大綱,一步步改編成劇本。

格式是什麼、情節怎麼安排、結構應該怎樣,還有哪些元素會讓劇本更加吸引人,還有哪些很雷、超雷,毫不藏私地告訴我們。

有「神」幫忙指導,我們凡人當然覺得痛苦不堪,途中老是想一頭撞死自己……噢,但我們還是有忍住啦。「神」說,我們當初繳的故事大綱,根本就是用小說的邏輯在寫;但故事大綱不是小說啊,你們得先學會寫故事大綱才行。

懂了故事大綱後,才開始改編劇本。但劇本跟小說的差別究竟在哪裡?以及寫劇本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事?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有幾點特別想指出給新手編劇。

一、小說用形容呈現,劇本用動作呈現

我想這點是所有劇本新手都容易忽略的事。很多人以為小說跟劇本都是故事,就忽略了兩者致命性的差異:呈現方式

就像前述講過的,小說不必呈現在螢光幕前,但劇本的最終目的就是拍出來,因此,寫小說可以用形容詞,美麗的、有趣的、如同、就像、彷彿什麼什麼;但劇本很難。

必須要時刻注意,自己是不是又不小心寫了太多形容詞,導致寫出來卻無法執行,只得重寫。

但如果你就是文采豐富,習慣使用各種詞藻妝點故事的人,那麼,在撰寫劇本時,請多用「動作」來形容

畢竟我們看戲的時候,總是透過角色的行為模式來觀察內心。因此,「動作」就是最好的形容詞。

舉個例子,假如小說的寫法是「華麗的轉身」,劇本也許可以改成「右腳向後踩,身體順時針轉一圈」,這樣的寫法會使故事變得具體,也更好執行。

 

二、不要寫你平常不會講的話

為了讓拍出來的作品更真實,寫台詞也是個究極藝術。

一般說來,小說相較劇本,比較沒那麼重視台詞的寫實感。

儘管部分的台灣寫實主義小說很重視語感、語調和腔調等聲音元素,同時也很注重道不道地,但並非全部類別的小說都是如此。


Read More

品牌美學的基礎,來自有信念的靈魂──專訪伊日生活總經理黃禹銘
2 個月 ago

品牌美學的基礎,來自有信念的靈魂──專訪伊日生活總經理黃禹銘

By  •  其他

 

你心目中一家經營良好的企業是什麼樣子?

擁有驚人的銷售數字?超群的行政效率?還是宛如歡樂的大家庭,擁有美好的環境?

但對「伊日生活」來說,或許,良好企業的模樣,應該是尊重自然,也尊重夥伴的地方。

「伊日生活」企業,旗下包含眾多品牌事業,包含伊聖詩、一日茶道、約翰森林、優居選物、伊日書屋等。每一個旗下品牌,儘管內容有所不同,但說到它們核心精神,全都是一樣的。

多種品牌,不同內容,要經營得好可不簡單;同時,要如何經營企業、營造品牌美學,又能夠讓所有品牌擁有相同的理念?

為了找到答案,我們特別前往專訪「伊日生活」總經理,黃禹銘先生。

來到位於南港區的伊日生活,一進辦公室,木香撲鼻而來。幾位工作人員親切地接待我們,引我們進入充滿質感、寧靜美好的會議室。

泡了茶,讓我們沐浴在香氣中,黃禹銘和我們打過招呼,開始對談。

 

取自植物,用之生活的綠色能量

一開始,我們問到經營多品牌的核心精神是什麼?

黃禹銘笑著談起伊日的整體環境,他要我們注意伊日的辦公空間,四處布滿綠色植物,並且告訴我們,回到源頭,他最初的想法,就是從「喜愛植物」開始的。

回到2001年,黃禹銘想起最初伊聖詩進軍百貨專櫃時的想法。

他喜歡植物,也想推廣植物,於是決定以綠意盎然的植物為基礎做芳香保養。

做市場調查時,他比較了當時做芳香療法的品牌,發現每一家都非常貴;但他始終認為芳香療法不應只被定義為高價保養品,而是應該融入生活中,讓人人都可以體會到芳療的樂趣。

另外,黃禹銘重視環保,他希望做出對環境友善、不造成地球負擔的品牌。

什麼是環保?如何友善環境?他對環境友善的想法就是,每個人在生活中多做一件對環境好的事情,只要這麼做,就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

秉持這樣的精神,在創辦伊聖詩的時候,減少過多的包裝、對環境友善、打造令人親近的綠色櫃位,這些耗時又費工的行為,目的是讓顧客都可以行「身心的光合作用」。

這樣的核心精神,從伊聖詩到後來的伊日生活、伊日書屋等品牌,始終保持一貫。

但又是怎麼樣的契機,讓黃禹銘決定創立新的的品牌?

要豐富好玩!不有趣的事情不做!

黃禹銘笑著問我們:「你們知道BEN&JERRY’S嗎?」

BEN&JERRY’S是個位在美國,專賣冰淇淋、冷凍冰棒的品牌。黃禹銘說,他們的企業精神深深影響了自己。

「BEN&JERRY’S做『有趣』的冰淇淋,他們核心的精神就是『企業不有趣的話就不用做了!』這句話影響我很深。」

企業除了要有信念,還得保持有趣、好玩,做自己覺得很棒的事。於是,在伊聖詩逐漸穩固,成立十周年的時間點上,黃禹銘和伙伴們想了想,最後決定開一間書店。

而這家書店,就是後來的「伊日書屋」。

黃禹銘說,之所以會設立伊日書屋,是因為他們非常想和大眾對話,也想和更多人傳遞理念。

因此,他們在書屋擺設各種和園藝、植物和環保相關的書籍,藉此與人交流。對他們而言,這是最棒、也最有趣的事。

不過,創立品牌最困難的,並非創立本身,而是想辦法讓品牌長久生存。那麼,能夠經營這麼多品牌,並且讓它們都活下來的關鍵是什麼呢?


Read More

情人節一起長知識!推薦給你三本不俗套的愛情小說!
3 個月 ago

情人節一起長知識!推薦給你三本不俗套的愛情小說!

By  •  其他

 

對很多人來說,七夕情人節的功用,可能是和另一半吃飯、約會、看電影;或者被朋友閃瞎,自己找不到對象,一如往常地度過這天。

但說到七夕,不免讓人想到七夕的典故,大家腦袋裡浮現的肯定是牛郎織女的故事;但這場淒美愛情故事,的確歷經非常辛苦的過程,才慢慢走向今天我們所知的結局。

人們總喜歡聽淒美又辛苦的愛情故事,但除了浪漫甜蜜的愛情元素以外,愛情小說能不能有更多種樣貌?

因此,七夕這天,就讓我來推薦三本「不俗套」的愛情故事。

這幾本書都不難找,且故事主線除了辛苦的愛情外,肯定還有值得你注意、可以學習的地方

不管你有情人、沒有情人,都很適合在七夕這天閱讀這幾本愛情故事!

 

一、時代夾縫求生存!殘酷的愛情大考驗!

裏右的《綻放年代》,以日治時期的台灣為舞台,上演一場驚心動魄的歷史愛情故事。

穿梭回到距今約一百年前的台灣,我們在裏右的小說裡,看見她融合歷史、文化、藝術等多項元素,細緻地寫出台灣日治時代的社會面貌,並且在這個基礎之上,寫了非常特別的戀愛故事。

故事的女主角是一名咖啡店女給(女服務生),等等──

說到這裡,可能有些人會問,日治時期也有咖啡店嗎?

答案是有的,但性質和今天我們看到的文青咖啡廳不一樣,是專門給仕紳階級去的地方。

人們在咖啡店裡享受上流階級的氛圍,更可以和女給調調情、嬉鬧一下,屬於不那麼正式的娛樂場所。

身為女給的女主角迷迭香,在陰錯陽差下認識到名門少爺李賀東。原本生活圈毫無交集的兩人,卻在相處後發現,儘管生活不同,際遇卻有些相似。

在大時代的伏流之下,兩個無依靠、日子也不好過的人,最後將走向何處?

《綻放年代》最特別的地方,不只是愛情,更可貴的是能把日本統治時期的台灣面貌刻劃得非常靈動,讓讀者能夠為愛情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之際,還忍不住驚嘆連連啊!

 

二、赤貧少年要追夢,但別忘了談戀愛!

有關同性婚姻、同性之愛的早就不稀奇。本來就是我們生活一部分的同性愛,小說作品出乎意料地多。

那麼,如果要選一本,我一定會推薦孫黯的《Remix 混音人生》!

《Remix 混音人生》講的是一名孤兒少年的追夢愛情史。

從小無依無靠,被現任養母「撿」回家的主角夏息,好不容易成長茁壯,追求夢想為饒舌歌手;但卻在追夢過程中,遇到各種阻礙。

沒有好的身家背景、缺乏資金,也沒有太多人脈。他在餐廳打工,下班後寫詞練歌。日子清苦的他,原本勢必得花上大筆時間存錢追夢,卻說時遲那時快,他的超級大英雄出現了!

儘管有點超現實,追夢少年的大英雄正是家財萬貫的黑道大哥。

兩人年齡差超過十歲,性格迥異,卻意外地非常互補。

為了主角,情人送他一整間的錄音室,也為了他,用大量金錢彌補他缺乏的物質基礎。省下打工時間的男主角,也沒有因此怠惰,他還是一步一步,靠實力繼續努力。


Read More

《極北》:一條通往自由的路,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3 個月 ago

《極北》:一條通往自由的路,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By  •  文藝

 

活在二十一世紀,誰還擁有真正的自由?

科技文明、社群媒體入侵我們的生活,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機,常常用來拍照打卡,上傳到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藉此和他人互動。

我們都知道,這些再自然不過的動作,全是歷經千百年,人類不斷研究出的寶貴成果。也因此,我們使用科技,利用科技方便生活,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過,活在科技文明密度之高的世界,總有些時候,人們被壓得喘不過氣,想拋開一切,放下手機、丟開電腦,走到戶外去吸點新鮮空氣。

這些得來不易的短暫自由,是我們回歸文明生活的心靈調劑;但假如,你想要的是「完全的自由」呢?儘管它很難想像,卻有人替我們寫出來了。

 

離開吧,找回自由的空氣

馬賽爾‧索魯(Marcel Theroux)的長篇小說《極北》(Far North),就替我們展示了一場「拋棄文明」且「追求自由」的故事。

即使小說不等同真實世界,卻給了我們無限暗示,讓我們知道,「追求自由」對現代社會來說,是件需要左右拉扯,且殘酷的選擇題。

在《極北》故事裡,主角梅克皮斯年幼時跟著父親來到俄羅斯北方的荒地生活。

她們原先住美國,算中產階級;但有天,梅克皮斯的父親漸漸對美國文明感到煩擾,舉凡污染的空氣、不健康的加工食品、骯髒的政治……,所有文明的黑暗面使梅克皮斯的父親深感不安,於是花了大錢,放棄美國國籍,來到人煙罕至的荒北地區,企圖打造一個純淨、單純的烏托邦。

這些人放棄國籍的被稱為「移墾者」,共計有數萬個放棄身分的人,和梅克皮斯的父親一樣,砸大錢來到這裡,彷彿回到原始時代,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所有的人都相信,在荒北的遼闊和寂靜之中,他們可以找回人生原本應有的靜默旋律──簡樸、刻苦,由四季與體驗艱困所形塑的生活──和像他們一樣的人往來。」──《極北》

這些反璞歸真的行為,拿現實生活來說,就像現今有不少人決定不再使用智慧型手機,重新用起傳統手機;或者趁假日離開都市,跑到鄉村住一晚。

不想被社群綁住、不想過被文明束縛的生活,相關報導舉例如下:

  • 不想被社群網站綁住 去年「智障型手機」全球銷量升
  • 反璞歸真大挑戰?放棄智慧機改用功能手機一周可獲 1,000 美元獎金
  • Read More

翻轉主流教學!全人中學的「實驗教育」做到了什麼?
3 個月 ago

翻轉主流教學!全人中學的「實驗教育」做到了什麼?

By  •  社會, 其他

近年來,台灣教育改革的議題甚多,從義務教育到十二年國教,或是最近的新聞「板中服儀解禁」,這些變革的趨向,都指向「希望讓教育擁有更多元的實踐方式」。

不過,這些訴求與願景,並不是近年才出現的現象。早在一九九零年代,台灣教育界對教育體制的不滿,便一度熊熊燃燒,眾多「實驗教育」如雨後春筍般崛起。

在旁人眼中,也許會想問:「什麼是實驗教育?

 

體制內的異音,實驗教育起點

實驗教育強調「學生為主體」,提供異於體制教育的教學方法,讓不同個性、需求與潛能的學生獲得多元及彈性的學習資源

由衛城出版的《成為他自己:全人,給未來世代的教育烏托邦》,講述的正是「實驗教育」的實踐過程。作者劉若凡的父親,是「全人中學」的創辦人之一,他最初受到四一〇教改的影響,對教育懷抱憧憬。

於是,他與一群朋友,在苗栗創立了全人中學,開始了實驗教育的艱辛路途。

 

不是「應該要」怎樣,而是「不應該」怎樣

現名「全人實驗學校」的全人中學,自一九九五年創立至今,秉持「以人為本」的核心理念,追求不同於體制內教育的自由民主精神,歷經數年風雨,逐漸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最初的創辦人,老鬍子、立群、若凡的父親,認為教育不應是威權式,老師對學生的上下關係;而是尊重對方,透過討論創造共識,屬全新的教育方法。

它們不是辦好學校等著學生來讀,而是等著學生一起來把學校辦成他們想要的樣子。

創辦之初,全人中學連校規也沒有,僅定下三大天條:「不可打電動」、「不可使用暴力」、「不可發生性行為」。

假如觸犯天條,就必須上「學生議會」,透過程序進行老師與學生的辯論,裁定處罰方式;另外,若發生其他不當事項,學生也可以透過議會,將加害人「告」上議會。

看似有趣的做法,其實是在培養學生思辨、批判與表達的能力。

全人中學的處罰方式,多半是「讓學生理解錯在哪裡」,進而避免再犯,而非當時體制內學校的體罰。

還有一點有趣的是,全人中學不硬性要求學生上課,培養學生自主學習;同時,透過開設各式各樣的選修課程,讓學生依興趣選擇喜歡的課。

看似美好的烏托邦,卻在人心與現實的作用下,逐漸走向崩壞。

 

實踐理想的多重阻礙

創辦一所實驗學校絕非易事,作者劉若凡花了整本書的篇幅,訴說全人中學如何在失敗中找尋出路,一步步改革,平衡「自由」與「規範」兩者。

我們先來看全人中學的問題。

從上述可知,全人中學的自由民主風氣,基本建立在「信任學生」和「相信人天性好學」上。

不過,全人中學的愛與關懷,抵不過人的惰性與同儕間的猜忌、慾望和比較。

最初的問題是男女同床。

儘管全人中學明訂法律「不可發生性行為」,卻難以阻止青春期男女對異性的好奇。

 

學生為了躲避老師的追查,使出各種招數不讓老師捉到。在沒有明確證據的情況下,老師似乎也束手無策,僅能規勸學生。

但調皮、熱血的青少年,怎管得了老師的苦口婆心?


Read More

壓力歸零的心靈修復術,你也學得會──專訪藝術治療師徐玟玲
3 個月 ago

壓力歸零的心靈修復術,你也學得會──專訪藝術治療師徐玟玲

By  •  通勤學

 

有句話說:人的一生,不快樂的時間總是大於快樂的時間。

不過,如何轉化不快樂,不讓陰鬱情緒籠罩人生?

關鍵就在情緒處理,以及治療創傷。它們的重要性,已成現代人不可迴避的重要課題。

因此,今天時書邀請到我們的「通勤學」講師徐玟玲老師,請她分享從藝術創作到藝術治療的經驗,及談談藝術治療的內涵。

一走進會客室,徐玟玲面帶笑容,愉快地向我們展示她的藝術作品。她仔細地解說,講述每幅作品背後的心路歷程。接著,她坐下來,說起了自己的生命故事。

奇妙的是,藝術和她似乎特別有緣。

 

初衷,從兒童畫室說起

故事要從兒童畫室說起。

徐玟玲從高中就當起兒童美術班的助教,而帶領她成為助教的老師,正是影響了她一生信念的重要貴人。

徐玟玲告訴我們:

「我的老師的教育方法,不是用填鴨式的,而是啟發式引導式的。」

跟著老師的引導,徐玟玲往後的人生,總是秉持這樣的信念。

不管是高中以後,開設兒童美術班,還是更久遠以後,做起藝術治療,徐玟玲都不忘初衷,總是全力以赴、充滿愛心。

 

藝術治療的開端

但,兒童美術班的經營,在她結婚生子之後,逐漸難以親自主持。

她選擇交棒,轉向下個人生跑道。

由於時間許可,徐玟玲利用時間就讀師大設計研究所,畢業後又念了博士班。不過,從美術博士到藝術治療,中間的轉換如何開始?

或許一般人會認為,同樣都是藝術類別,差別不大。但徐玟玲表示,藝術治療涵蓋的領域和美術不盡相同,甚至延伸至心理學。

「我在讀博士班的時候,真的不曉得是為什麼,有天突然看到一個招考藝術治療碩士的簡章。我當時覺得已經到了一個『可以靜下心來念書』的時期,同時,這也是我想念的科系,所以想要試試看。」

於是,徐玟玲開啟了一條獨特且迷人的治癒之路。

她告訴我們,藝術治療接觸的大多是成年人,和以往她所接觸的兒童不同,因此,初期並不是很適應;況且,藝術治療要接觸的面向更多也更遠:流行文化、心理學、女性主義等。

神奇的是,宛如倒吃甘蔗,徐玟玲的第二學期,越讀越快樂,也越讀越順了。

其中的秘密,便是用「」體會。

 

活絡生命,轉化自身的關鍵


Read More

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