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社會人士,幾乎都不可避免要進入職場。

「職場」,這個用來養家餬口,同時充滿洪水猛獸的地方。

進入職場的每一個人,多少都遇過一些不公待遇,有些讓你恨得不行,但當你想投訴時,卻又有人告訴你:「這很常見啦,算了啦,你去爭這些也沒用,只會讓業界以後不敢用你。」

然後你就放棄爭取了,接著資方發現這樣剝削你是有用的,他們如法炮製地去對付下一個員工,一個又一個,都看著前人不敢發聲而忍耐著。

他們到底給了你什麼,讓你心甘情願受這種對待?

這本《失控企業下的白老鼠》,作者以矽谷新創公司為背景,講述資方用包著糖衣的毒藥,讓勞方一步步落入陷阱,被壓榨卻求助無門的情況。

福利好=有保障?勞工的悲歌

就業過程中,你有遇過這樣的情況嗎?

1. 公司標榜責任制,不給加班費卻又要你留到大半夜,把多到不合理的事情都做完才能走。

2. 薪水拿最低薪資,甚至比最低薪資少。

3. 職場毫無隱私,會偷聽員工之間的談話,並對思想和談話進行控管。

4. 年紀大了,公司有意無意地暗示你毫無用處,用盡方法將你攆走,換更年輕的人力進來。

5. 若你是女性,還會受到性騷擾。

6. 你規劃結婚生小孩時,升遷之路會受阻,生產後請育嬰假還會被側目。

根據調查,30-40 歲左右的年紀區間的社會人士,至少都遇過上述 1-2 項,以我本人來說,我就遇過 1、2、3、5,而且我的例子還算輕微,有很多人遇過比我更不合理的狀況。

弔詭的是,沒什麼人願意去追究這些問題,任由它施加在自己身上,也任由它日後繼續進行。

怎樣的公司才能避免這些問題呢?如果公司夠現代、開明,願意給員工很多自由、福利,是不是相對地就是一家「佛心公司」?

事實可能你想的正好相反。

作者在這本書裡講了一個故事,某一年他離開待了很多年的媒體業,去了一家新創公司。那是一家非常明亮現代的公司,茶水間有吃不完的食物、舒適的開會沙發、休息室有吊床。員工可以自由選擇工作地點。

他回憶他有一名女同事,之前為了追星跑遍全美,那一年她就這樣在火車跟飯店裡完成工作。

公司給的空間很彈性,條件又優渥,並稱員工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每個人都有改變世界的「超能力」。老闆說要進他的公司比考上哈佛還困難。這讓員工非常得意,對於成為公司的一員沾沾自喜。

作者一開始也貪戀這間公司的文化,他覺得這是一間很有保障的公司,這裡似乎對員工非常好,他不必再擔心未來失業的問題。

但不久後,他發現公司的流動率非常大,尤其業務和行銷部門的流動率高到離譜,但公司卻不認為高流動率是個問題,他們認為這是一種適者生存,代表留下來的都是更優秀的人。

 

自由制度下的高壓環境

同事們看似有活力,但其實一直都處在焦慮中,每天都有巨大的壓力籠罩他們,經常恐慌症發作,躲在停車場哭泣。

那些離開的人則被稱是「畢業」了,離開公司後會帶著「超能力」去其它產業改變別的公司,這是很棒的事情,公司專門出產優秀人才,如果有人在外面做得好,是這間公司改變了他,如果他在外面做不好,那代表他是被這間公司淘汰的,劣者離開,一點都不意外。

作者意識到,這新創公司的保障和福利,比那些他待過的傳統公司更不牢靠,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被畢業」。

直到後來他的工作狀況也出現「被畢業」的前兆,老闆指派他去做一些貶損人、毫無意義的小事,然後指責他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好,數落他是一個糟糕的人。

作者也急著推翻這些評價,但他越急,越是做不好,最後他甚至開始心想,他是否真的是一個這麼糟糕的人,老闆說的或許是對的。作者越來越自我否定、鬱鬱寡歡。

但等到他離開後,他發現過去自己被公司表面給予的福利所蒙蔽,但新創公司的就職情況,遠比那些傳統公司更加糟糕。

作者在進入新創公司前有深厚的媒體業底子,因此對他決定記下這些故事,揭開矽谷新創公司剝削勞工的真相。

 

優秀公司華美外表下腐敗的內在

為什麼乍看之下現代、開放的新創公司,卻會做著剝削勞工的事情而不自知呢?

通篇看完,我覺得原因就在於「將公司外在的包裝看得太美好」。

茶水間有吃不完的食物、舒適的吊床、隨你喜歡的想休就休的假,當然很美好,但這都是一夕之間會被抽走的事情,不該被這些甜美的糖果騙了,真正要看的,是公司管理職是否會對你進行人身攻擊、思想檢查,以及他們在不在意你的職涯規劃。

書中揭露了一點,容易長期累積壓力的,正是各種「用腦」的族群,工程師或設計師,創意人才和大眾傳播者,他們從事無法將手上作業外包給廉價工廠代工的高價值工作。但正因創意本身無法被量化或歸類,他們被剝削的往往也是不知不覺。

除去在公司的時間,他們受責任牽制,若是遇上像作者遇到的這麼扭曲的公司文化,無形的工時就更多了,只要是他們處在壓力下,不管是否人在工作崗位上,即使下班、休假,無時無刻都在工作模式。

以作者的狀況來看,或許是敗在這間新創公司壓榨了太多他額外的精力與時間。

作者將自己的經驗寫成文章後,得到了很多人的回饋,紛紛分享他們在新創產業遇過何種不公的待遇。

有人被要求寫問卷調查、被監視、被觀察、被評量,還被迫參加公司交際聚會和公司組成的跳傘、舞蹈等團體活動,不夠融入會被開除或排擠。這些比原本在傳統產業受到的壓力更龐大。

作者認為,你會在這個環境內感到無助茫然,而且不解自己遇到什麼困境,只會一昧地去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夠好,是因為大家到了一個另類實境。

人們可以毫無理由地對你做壞事,你會質疑自我價值,直到後來你離開那份工作,用的說法不是解聘或辭職,而是「逃離」--那對你來說已經不是一個工作場所,是一個邪教團體或惡夢。

作者說自己遇到的新創公司就是一種邪教團體,利用對於某些能力的崇拜,製造讓人「非留在這裡不可」的感覺,彷彿只有留在這邊,才算得上菁英。

接著要怎麼弄掉他們不喜愛的人呢?他們會抨擊你的能力,攻擊你的自尊,會說出:「其實我們覺得你能力不足,但願意給你一個機會,接下來你必須好好表現」這種話。

這段話間接顯現出了你與其他人之間的上下關係,你會不自覺為了讓他們認可你而付出一切。

因為你已經產生了能力崇拜,所以你對於離開這裡會感到不安、產生恐懼。恐懼會對大腦產生影響,讓你的決策能力失衡,只能尋求自保,再也無力顧及其它。

有些主管會將恐懼作為管理手段,就是看準他的員工或下屬,在缺乏安全感的情況下,會更努力工作來獲得認同。

看似前途燦爛,實則扭曲的公司文化就此誕生,這遠比枯燥的工作環境更讓人害怕,因為會對你的身心造成影響,甚至可能好幾年起不來。

人人都想往自由的地方靠攏,但不要忘記,每件事情都需要代價,一間看起來員工福利完善的公司,裡頭未必不存在蠻橫的資方陷阱。

每當換到一個環境,都要為自己爭取權益。別一昧認定都是自己的問題,仔細想想,在這過程中,你的付出,是否和你在這裡得到的(無論有形或無形的東西)成正比?

這世上一定有真正完美、開放、自由風氣的職場,只是更多的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山寨貨。時刻注意你是否掉落陷阱,別讓自己的勞力化為烏有,最後除了自我否定和一堆不合理的條約,你什麼都沒帶走。

  • 失控企業下的白老鼠:勞工如何落入血汗低薪的陷阱?
  • 作者:丹.萊昂斯
  • 譯者:朱崇旻
  • 出版社:時報出版

Read it now!

 

The Author

喜歡觀察和記錄,有空就外出,有書就看書,看完就寫字。

加入生鮮時書,讓知識改變你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