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bout Tala K

喜歡觀察和記錄,有空就外出,有書就看書,看完就寫字。
Latest Posts | By Tala K
興趣真的可以賣錢嗎?銀色快手:「做出你自己的特色,客人就會上門了。」
20 小時 ago

興趣真的可以賣錢嗎?銀色快手:「做出你自己的特色,客人就會上門了。」

By  •  行銷, 創業

你聽過「選書師」嗎?一個看過上萬本書的人,根據你當下的問題,替你找到適合你的書,來替你解惑。他就是全台第一位選書師--銀色快手。

因生鮮時書的邀請,銀色快手在台北慶城街 Milk Bar by BKA 開課,向現場學員娓娓道來他如何成為選書師的過程。

愛書、看書、用書的職業--選書師 現在的銀色快手,是網路名人,推出「選書師」、「出租大叔」服務,用他的專長來幫你解決問題,出租價以鐘點計費;過去的銀色快手,則是一位愛看書的書店老闆,書店名叫布拉格。

具體來說,「選書師」是個什麼樣的工作呢?

開書店的時期,銀色快手的店裡,藏書將近有一萬本,進貨的每一本書,他都親自讀過,當客人想找某種類型的書,銀色快手就能馬上想起在哪本讀過這樣的內容,並為客人找到他要的書。

而他在某天看到一位日本選書師--幅允孝,他會挑選獨特、有趣、適合的書本給他的客人,用他的專業替人打造獨一無二的個人書櫃、找到指點迷津的寶典等等,用書來服務大眾,這個特殊的職業給了銀色快手靈感。

從此幅允孝的故事就在他心裡埋下了一顆小種子,後來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讓這顆小種子日漸壯大。

如今,他也走上跟幅允孝一樣的職業之路,會有影視團隊找上他,請他打造拍攝要用的書牆,或是社區大樓的管理委員會,請他替圖書室選書。版圖越來越大,收入甚至遠遠超出當初經營書店的所得。

他笑著說,剛開始做的時候,他也會害怕這個服務真的有人需要嗎?真的有人會想要付錢買他的知識嗎?後來等到他開始做了後才發現,的確有人願意付錢買他的專長,而且還不少。譬如有個客人,每年會花兩萬向他購買選書服務,至今已經第三年了。

 

為你的斜槓做準備 他認為將自己的興趣變成工作,要先有以下幾種觀念:

一、要對花錢這件事改觀

不要怕花錢,花在興趣上的那些錢,是一種投資。銀色快手買的書超過一萬本,他身邊的朋友曾經說過他在買書上花太多錢了,但他賣出去的書超過十萬本,在他心中,這些投資都是回本的。

二、對你的興趣下承諾

你要對自己的興趣負責,並認真鑽研。正因為一開始就有興趣,你做這件事才會有巨大的動力。銀色快手推薦給在座的各位一本有本書叫《刻意練習》的書,裡面有告訴你要去做大量的練習,讓你跟你的興趣產生更深的連結。

譬如《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作者近藤麻理惠不單是在分享她的整理術,更是在分享她透過整理收納而領悟的人生觀,這就是讓自己的興趣產生更深的連結。

三、去找出你的客人

達成這一項的前提是,你要夠瞭解你的興趣。你要去理解他人的需求與你的興趣有什麼關聯。以他的選書師職業來說,一般人可能很難想像會有人花錢請人選書,但就是因為你想像不到這種需求的人的存在,你才會沒辦法將興趣或專長賣給這些人。

他說:「如果想將興趣或專長賣錢,就要去找到需要你的能力的人。」

四、要去宣傳,讓人看見你

你的專才或興趣,有可能路上一抓一大把都是有這種能力的人。那你要想辦法讓自己在人群中脫穎而出,他並不覺得默默地做會有什麼幫助,埋頭鑽研還是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展現自己,讓客人發現你跟別人不一樣。


Read More

破解人腦的記憶法則!掌控記憶的脈絡,你的行銷百發百中
6 天 ago

破解人腦的記憶法則!掌控記憶的脈絡,你的行銷百發百中

By  •  行銷, 心理學

先前有醫學研究,指出現代越來越多人有記憶衰退的問題,因為我們需要運用、訓練自己記憶的部份越來越少,過去要背誦的電話號碼、地圖位置,都有手機、軟體、應用程式會幫你記得。甚至是網路社群平台,還會幫你記得朋友的生日,然後適時提醒你。

這樣描述起來,人類的生活似乎越來越便利、懶惰得越來越理直氣壯,但人類一直這麼下去,遲早會開始出現健忘的情況,這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尤其是對行銷來說,健忘就是行銷的大敵。

你不會希望你苦思好幾天才想到的行銷創意,被大眾過目即忘吧?

越來越多工具能代替人們執行記憶這些事,逐漸地,人們的大腦開始會快篩一些資訊,普通的、重複的,通通交給工具去記,而特別有記憶點的事物,才會被大腦記住。

而要如何增加記憶點呢?《別有目的的小意外》這本書裡有講到關鍵:想在人的腦海中加深記憶點,最重要的,就是在事件中「增加變數」。

 

記憶的三種形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經驗法則,在下任何決定前,都會下意識地思考:「這麼做會產生什麼結果?」

這些預測,都是來自於「你記得什麼」。

這因為你記得,你認為會按照你記憶中的路線發展,因此為了避開或遵從這個路線,才是最後下決定的關鍵。

因此,一個能成功扭轉消費者的預期心理,並改變決定的行銷,肯定是從他們對於過往經驗記憶的地方下手。

要理解箇中手法,要理解「記憶」為何物,我們先從記憶的模式談起。

記憶分成三種模式:

一、反射型

潛意識做出的反應,遵從生物求生或適應本能的記憶模式,譬如接近滾燙的東西,會感到危險而避開,這就是一種本能的記憶。舉凡「香味」、「臭味」、「苦味」、「性愛」等等不需要經過學習就能有自然反應的事件,就是天生的反射記憶。

二、習慣型 跟接近本能的反射型相反,習慣型是後天養成的記憶,譬如吃到某種野外磨菇而上吐下瀉,因此記住了這種蘑菇不能吃,之後遇到野外食材,或是同樣外型、氣味的磨菇,就會聯想到生病的記憶。

簡單來說,習慣型會根據行動之後的回饋,來決定是否發展成預期的記憶。

像猴子實驗那樣,讓猴子做某件事情,再給牠們香蕉作為獎勵,從此猴子就會記住,做這件事情會得到獎勵,久了之後,他們會為了得到同樣的獎賞,而不加思索地去做同樣的行為。

三、目標型 從以前的經驗來預測未來的路線。但也可能因為得到的資訊的更新而改變行為。譬如會為了得到更高的職位而跳槽,或是為了快速到達目的地而抄近路,等等。

當然人不是機器,不可能三種模式分開獨立運作,在一個人的根據記憶而行動的短短零點幾秒內,這三種模式會同時存在,並互相合作或衝突,最終選出最利於自身的結論。

而要讓他人對你給予的事件增加記憶點,就必須將你的事件內容轉化成「反射、習慣、目標」的一部份。

舉個簡單易懂的例子來說,如果一名老闆要讓底下員工對公司用心,可以有以下三種選擇:


Read More

被忽略的「異見者」,受主流打壓的少數派聲音
1 週 ago

被忽略的「異見者」,受主流打壓的少數派聲音

By  •  社會, 心理學

最近武漢肺炎防疫時期,各大媒體不停宣導勤洗手的重要性。洗手,這個在我們學齡前就常被教導實行的衛生步驟,對一般台灣人來說應該都熟到不能再熟了。但你知道洗手可以消除病毒這觀念,在距今大概 170 年前,還是天方夜譚嗎?

170 年前,當時的醫療界還沒有清洗手上的病菌這樣的觀念,醫師在幫病患治療傷口時,經常有病菌透過傷口進入病患體內,造成感染死亡,這種情形在婦科尤其常見。當時的婦女分娩時,傷口被醫師沒洗淨的雙手碰過,對於分娩中的婦女來說是很致命的。

那個年代,因為醫護人員不洗手,導致接生以及外科手術的死亡率居高不下,病人寧願待在家煎熬也不願意進醫院。

當時有一名匈牙利婦產科醫師,名叫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Ignaz Semmelweis),他提出了讓醫生在看診之前,先將雙手洗淨消毒的觀念,可以殺死病菌的觀念,以降低病患死亡率。

這個說法一發佈,醫學界一片譁然,這等同於是在說病患的死亡是醫生間接造成的,並影射醫生不衛生、不專業,一夜之間塞麥爾維斯成了同行中的過街老鼠,人人罵人人打,而至於他提出的洗手說,更不可能在業界被實行。

等到醫學界認同他的學說,並推動勤洗手的做法時,已經是他死後幾十年,大約 1880 年前後的事了。

塞麥爾維斯初次發表學說是在 1850 年,以現今的 2020 年來看,還算是近代發生的事。你是不是感到不可思議,這麼一個簡單正常的觀念,推行為何受到這麼大的阻礙?洗個手也不會讓醫生掉一塊肉的事,在當時為何沒有一個人願意去嘗試?

很簡單,因為「多數人」都不認同他,所以即使有少部份的人覺得這方法似乎可行,也不敢貿然去挑戰群眾的力量。

像塞麥爾維斯醫師這樣,發出與主流價值不同的聲音,我們稱之為「異見」(dissent),這類人通常有兩種下場,一種是一夕成名,一種是人人恥笑唾棄,很顯然的,他屬於後者。

異見者是相當容易受打壓的一群人,早期的社會封閉保守,太過大膽的主張或個人風格,容易被當作異類。當群體都做著同一件事,若有人提出不同看法,為了維護團體的「正常運作」,就會強制要求異見者跟著服從主流價值,別以為你的與眾不同會讓你變得很酷,俗話說槍打出頭鳥,你的特別會變成標靶,最顯目的攻擊目標。

 

無處不在的主流意識

別說 170 年前封閉的社會,就連現代人如你我,都可能當過打壓異見的那個主流派。

舉個簡單的例子,在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班上同學會將寶特瓶飲料罐放在桌子邊上一角,平時上課不喝,也會擺在那裡,沒飲料的則會放上自己的水壺(別問我為什麼,小學生的潮流現在的我無法理解),幾乎全班都這麼做,老師也從來沒阻止過。但班上在校內評比的整潔分數一直都很差,有天我們班上的一名李同學,在班會跟老師提出:「讓大家把桌面上的飲料收下去,看上去會比較乾淨整齊。」

老師採用了,當場叫所有人把寶特瓶收下去。班上同學一邊收,一邊嘀咕碎念:「很煩欸,都他啦,要收起來,不能放了。」

全班都無法理解李同學為什麼要做這麼「害大家不方便的事」,那陣子李同學被班上的一夥小圈圈帶頭欺負,他們欺負他的理由就是他在班會上打了這個報告。而那時沒有人幫李同學說話,因為全班都認為他做了讓大家不方便的事,他就是罪人。

即使李同學講的並沒有不對,依照規定,上課時桌面本來就不該放任何零食飲料,在這之前只是老師默許。但李同學依然成為被打壓的對象。

再舉個例子好了,幾年前我跟一票朋友約在某人家裡聚會,到了晚上大家聊說晚餐要吃什麼,於是提議叫外送。多數人都提議要吃麥當勞,因為外送費用好均攤(那時 …
Read More

脫單很難?心動除了靠緣份,還要一點小心機
2 週 ago

脫單很難?心動除了靠緣份,還要一點小心機

By  •  心理學

追求感情,你總是付出了許多心力,最後依然擺脫不了碰壁、好人卡的結局?有人會將這樣的結果,歸咎於緣份不夠,或是自己不是對方要的人,因此才無法脫單戀愛。

世上緣份千百種,每段相遇都不一定會相愛,相愛也未必會相守,相守也未必會永久,愛情的關卡層層疊高,要怎麼樣才能突破重圍,迎接一段新開始?

認真愛上一個人後,追求這種事,有 50% 靠的是天意,另外 50% 則是靠一些小小的心機,翻一下《用心理學發現微幸福》這本書,用書裡的方法,適度進行一些人造機緣,你的感情運即使先天不良,也能後天壯大。

 

「我們的一切都很相似,你不覺得這就是命運嗎?」

你想一下,怦然心動的瞬間,通常是怎麼產生的?是不是確認了眼神,就能馬上知道對方是那個對的人?

比起一見傾心,更常有的狀況,是他人在某方面跟你很相似,共通點會讓你對他產生一種孰悉感,當這個共通點在群眾的經驗中相對少見,就會更讓你產生「命中注定」的感覺。

譬如兩人一起看部電影,你看愛情片哭得死去活來,一邊擦眼淚一邊偷瞄,想看旁邊的伴是什麼反應,他會直接睡到打呼,還是板著一張臉正經八百。這時你看到他的側臉在螢幕光源的照映下,有一條若隱若現的淚痕,你當下會不會有被一箭穿心的感覺:「這人懂我,他哭的點跟我一樣!」

根據研究芝加哥大學教授蘇雷什·拉瑪納坦、安·麥吉爾的研究,即使是在做每日重複的事情,一但有旁人的存在,就會強化我們的感受,會有意識地去注意旁人對你的行為有什麼看法。

這時如果遇到和你同樣的表現,或是肯定你的表現的人,你會對此產生更強的羈絆印象,不只會讓你心情愉悅,也會加強你跟對方之間的關係。

如果約出去看電影這個門檻對你有點高的話,你也可以在多人聚會上有意無意地和對方做一樣的動作,或是說一樣的話,從手腳擺放的位置、方向、拿筆拿餐具的姿勢,都可能會間接提升對方的孰悉感,無形中拉近距離。

譬如我曾經在面試某個工作時,面試官話說著說著,會開始動筆在紙上畫一些線條塗鴉,這舉動對他來說完全是種習慣,他就只是邊說話就一定要邊寫點什麼畫點什麼,即使這些東西畫出來完全意義不明也沒差。

後來輪到我發言時,我拿出我的筆記本,一邊說話,一邊畫簡單的圖解給他看,他接過去看了後思考一下,換他說話,一邊順手在我的筆記上繼續塗鴉,接著再換我說話時,我一邊說話,一邊隨手就著他的塗鴉繼續畫下去,他沒有說什麼,之後再輪到他發言時,我注意到這次換他順著我塗鴉過的地方繼續往下畫。

默默地,我們在交談過程中產生一種奇異的默契。後來那個工作我被錄取了,雖然沒有去上班,但我一直記得當下那種奇特的融洽氛圍。

這是一個實際應用在人際跟職場上的例子,在心儀的人面前也同樣適用。當然不要模仿得太刻意,會讓你變得很像痴漢或變態。凡事過猶不及,追求要放長線釣大魚。

 

「又見面了,我們總是遇到彼此,這難道是上天的安排?」

如果對方已經因為孰悉感對你產生好印象了,下一次眾人聚會時,他心想著:「那個特別的人,這次不知道還會不會來?」

如果這時你恰巧地出現了,可以間接替你在對方心裡加不少分。

人本來就會親近跟自己相近的事物,所以有共同價值觀的一群人容易深交,或是共同興趣的人情誼能維持地比一般人長。這些事物會讓人覺得自己「被理解」,孰悉感一但建立,即使對方沒特別做什麼好事(當然你也不能做很扣分的事就是了),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會比一般人來得高一些。

感到孰悉的人、事、物,如果在某段時間頻繁地出現人們面前,容易產生更多的好感,稱之為「重複曝光效應」。

不過這也是有條件的,你不能在第一步驟就讓對方對你印象差,那樣你頻繁地出現,只會加深對方的厭惡跟反感,一步一步來,基礎沒打穩之前,不要貿然進入這個階段。

 

「他去哪了?這段時間都沒聯繫我,我好想知道他在幹嘛……」


Read More

你並沒有你想的那麼平庸,獲得創意的三個方法
2 週 ago

你並沒有你想的那麼平庸,獲得創意的三個方法

By  •  靈感食堂, 行銷

之前有人做過一個調查,世界上百分之七十的人,都覺得自己是平凡的庸才,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人覺得自己天賦異稟,是超凡的天才。

通常「創意」、「與眾不同」的形容詞,都是用來形容這些天才腦中的想法。不可否認的,這世上的確有天才存在,而且還不少;但我並不認為這些能力只配天才能夠擁有。

只要掌握幾個要訣,一般人也能獲得創意發想的能力。

首先理解一下,「創意」是怎麼產生的?有許多經典流傳的成功故事,都會這樣寫:「某某某產生一個大膽的念頭,這個念頭使他後來獲得成功……」而那個念頭是怎麼出現的?總不會是突然有個聲音在他耳邊講給他聽的吧?

創意是出現是有跡可循的。其實人一天中有無數想法在腦海中飄過,就像影片彈幕那樣,各種想法都會在腦子裡留下一點足跡,小至「等等要記得買醬油」,大至「財務報表要記的數據」,這些零碎的片段在二十四小時內,會出現在你腦中無數次。

如果你今天苦苦思索一個 Idea,你會不停地去想:「這麼做是不是比較好?」、「如果在這邊做點變化呢?」、「捨棄那個會不會更好一點?」,這些意圖製造「創意」的想法,你越去試圖抓住、釐清,它就越像天鵝灑鹽法一樣,容易飛散,根本沒留下多少。

越是拼命去想,越是什麼都想不到。

不要將力氣用錯地方,創意構想是有訣竅的。

第一個要訣--放下執著,立地成佛

通常靈感最常出現在人放空的時候,譬如上廁所、洗澡、喝酒、通勤搭車、睡前、散步時,印為平日都在追著靈感跑,你的大腦已經累了一整天,在這種時候適時地放鬆,會把緊繃的思路疏通,通了後,靈感自然有位置進來。

這是在操作你的潛意識,先內化你的吸收,再將它們埋進潛意識內,就能利用人腦放鬆的時刻,誕生出新的念頭。

譬如前一段時間,我苦思一篇泰式餐廳的新菜色行銷文案許久,那時年假在即,工作的時間也沒剩多少了,每天都在用僅剩的時間不停地產出、修改、產出、修改這樣來來回回,一直被打槍說不夠新穎特別。我每天都在電腦前,腦子裡漂浮著寫著「嚐鮮」、「更新菜單」、「泰式新菜」的文字泡泡,並不停地變化組合、加上泰菜相關的提示。

就這麼連續過了好幾天,雖然經歷了多次的退稿打槍,但我腦袋裡已經深深植入這些文字跟想像的模樣了。

充份吸收了這些東西後,我在有一天結束工作,邊上廁所邊在馬桶上打瞌睡,突然半夢半醒間浮現了一個念頭:「這已經是頗有名氣的泰式餐廳了,對於這道新菜色,我還需要拼命去彰顯泰式口味嗎?不如換個方式去寫。」

接著又想到:「嚐鮮並不是主要的賣點,只是嚐鮮的話,到哪都行,不應該一直強調嚐鮮這件事,應該強調這道菜能一試成主顧。」

於是我寫下「新嚐好,心頭好。有過嚐試,還有下次。」去做標題,順著標題的脈絡去寫,後面卡關的內容就迎刃而解了。

在放鬆的時候,靈感特別容易來敲門。仔細想想,希臘數學家阿基米德,不也是在泡澡時靈光一現嗎?

但這些的前提是,你要夠認真思考一件事,那它一定會在你腦袋裡留下深深的烙印,不論你走到哪,做什麼,都會無意識地在你的腦中運作,接著在你放鬆的某一刻,就會跳出來對你說:嘿!我有個新的想法!

 

第二個要訣--把你的想法「具體化呈現」

在腦子裡從無到有構築一個東西,這個能力不是每個人都有,當你需要憑空發想一個創意時,你可以藉由一些方法做到。

譬如將你的所見所聞寫下來或畫下來,任何形式都可以,我甚至有聽聞過某位文案,他的方法是每天寫日記,然後從日記裡獲得素材,他一但需要靈感,就去翻他以前的日記。

前一陣子臉書社群平台流行過一則貼文,在講有些人看小說時,沒辦法一邊看書一邊自行想像畫面,必須靠默念或圖像,才有辦法看完整篇故事。

對於很多人來說,腦子裡不會憑空冒出點子,他們必須把很多東西組合在一起,才能從中汲取一點創作能量。這種時候,你要找到一個能把你零碎想法有效地組織起來的方法。

我本身是圖像思考,所以我的方法是透過畫圖,圖裡經常夾雜大量文字,或是多看照片,想像我要的畫面,我再從情境裡去寫下我要呈現的感覺。

推薦一個我個人認為最有效的練習方法--看圖說故事。


Read More

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