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uthor

文字工作者&讀寫專業講師 Zen大的快速寫作/專書寫作&出版提案課程 bookhuman@hotmail.com


自由戀愛不一定讓人更加幸福

若有在留意婚姻相關統計數字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當前社會的初婚年齡不斷延後,且離婚率不斷上升,甚至選擇不婚的人也越來越多。

明明這是一個人人都能自由戀愛,自由挑選所愛之人結婚的時代,怎麼戀愛或結婚卻變得比過往媒妁之言時代,來得不穩靠?

戲劇和小說不都告訴我們,自由戀愛比媒妁之言來得好?能夠自主選擇對象而不被父權結構壓迫而結婚,人們都能和心愛之人結婚,婚姻不是應該變得更加幸福嗎?畢竟,對象是自己選擇的吧?

若從人類群體的角度來看,獲得自由戀愛的人類,似乎並沒有讓人類整體的婚姻滿意度提升,甚至也沒能提升婚姻維繫能力?

難道自由選擇戀愛與結婚對象,會不如媒妁之言或利益結盟式的婚姻型態嗎?

明明我們還有一大堆兩性專家和作品,在教導為情所困的世間男女如何和異性相處?如何挑選對象?如何約會?如何解決衝突?

《為什麼愛讓人受傷?》的作者易洛斯,從社會學而非坊間常見的心理學切入,探討愛情在當代社會之所以變得如此困難且使人受傷的社會成因。

先說結論,易洛斯發現,

人能自主選擇對象,跟自己喜歡的人結婚與戀愛,還是比被人決定來得好,即便自主選擇的結果普遍不如被決定。

能夠自己選擇,還是值得稱道的價值信念。只不過,「能夠自己選擇」與「能夠做出好選擇」,卻不是個二合一必然發生的事情。要能做對選擇是需要練習與許多的準備,才可能發生的結果。

單純只是擁有選擇權卻不懂如何選擇,最後可能做錯選擇。

 

獲得自由的同時,不安全感也直線上升

無論是尋找戀愛還是結婚對象,當代社會都只會比過往來得更困難,因為人們在獲得自主選擇對象權利的同時,也讓選擇對象這件事情,變得比過往時代更加困難且複雜,但同時卻沒有學會相應的選擇判斷能力。雖然結果來說,越來越多人可以自主選擇,但做錯選擇、搞砸選擇的情況卻也增加不少。結果看來,自由戀愛貌似不如媒妁之言來得幸福。

易洛斯指出,

愛在當代社會變得困難,恰恰是因為人類的自由選擇程度提升的緣故。

和過往傳統社會,只需要針對經濟或家世條件進行判斷不同,現今的擇偶或挑選戀愛對象,考慮的不光只是家世,但有時候會自欺欺人地說,自己並不考慮家世,還有要考慮文化、意識形態、生活風格等面向。簡單來說,如今的擇偶是一種品味選擇,且雙方都在進行品味選擇,而品味又隨著當代社會的多元化,變得更加複雜且沒有絕對標準。

如此情況,讓雙方都覺得自己選到合適對象的困難度大增。

人類全面獲得自由之後,最大的弔詭,就是丟失了確定性,被拋入一種深層的不安全感與焦慮狀態

好比當初愛得火熱的戀人,沒有人能夠向你保證,他會一輩子愛你,就連你自己都不能保證,自己會願意一輩子愛著對方了。其次,與許多人的素樸直覺理解不同,可選擇對象的增加,或許讓找到對象變得容易,卻反而讓維繫關係變得困難。

正因為隨時隨地都可以選擇,正因為選項變得遠比過去多很多,除了造就不知如何選擇的選擇障礙外,還有選了之後,如果不滿意可以輕易放棄,反正再到市場上挑選新對象就好,變得不再珍惜。

 

握有戀愛選擇權,卻喪失穩定經營的能力

網路交友軟體的崛起,有大量的對象可以讓自己自由選擇,任何的不滿意或看不順眼,都可以成為淘汰選項的理由。然而,許多人未曾意識到,太多選項可以輕鬆選的結果,會不自覺的讓我們把挑選標準拉得極高且嚴苛,但這都不利於經營一段長久而穩定的關係。

而過往社會,選擇有限,如果不能把握,很可能落得一無所有,反而會讓人更加珍惜眼前的有限選項,不敢輕言放棄。

愛情社會學揭示了一個十分殘酷的現狀,在當代社會將選擇權交還給個體之後,人不再生活在具有高約束力的社群,而是生活在只要我喜歡就可以的資本市場中,再也沒有任何道德規範,能夠約束人們的選擇,人們挑選對象越來越著重美學品味。

過往時代,選擇有限,因此,對於配偶的容貌只要長相尚可,就可以接受,但現在全世界都可以納入選擇時,人們對於容貌的要求,不自覺開始提升。再加上影音媒體與色情產業的推波助瀾,如今人們選擇對象不光是要容貌好看,還要夠性感,身材夠好…等,而這些都還只是外貌條件,還沒談到談吐、教養、身家背景、經濟條件。

生活在商品拜物教的消費資本主義社會,人們選擇戀愛對象的態度,早就受購物行為模式影響,卻不自知,更加趨近於選擇商品的態度,喜歡就買,不喜歡就丟,但這都不利於經營長久穩定的感情。因為越來越多人怯於給出承諾,甚至逃避承諾,但偏偏「承諾」是經營親密關係不可或缺的關鍵。

 

學習經營關係,才是相處長久之計

貝克在《愛情的正常性混亂》中指出,當前人類只能靠自己的努力,面對體制變化後的問題,再也沒有什麼體制,能夠幫助人類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人就是得自己在婚姻市場上尋找對象,就是得學習經營親密關係,別想靠任何體制保障愛情或婚姻。

擇偶的社會環境變得嚴苛且不利於人們做對選擇,已經是必然的趨勢。即便世界上出現許多提供專業諮詢的兩性專家,也越來越多人為了找到好對象,投入自我提升與兩性相處之道的學習,像是《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一書。

但如果我們未能識破當代社會的制度面問題,只是不斷提升個人能力,卻在無形中不斷調高擇偶標準,而陷入某種軍備競賽,到頭來,選擇對象與經營愛情依然困難重重。

當然,與人攜手一生從來都不容易,無論古今中外皆然。

只不過,過去社會使用某些強制規範與約束讓人屈服,墊高結束關係的門檻,讓人在不可結束的前提下,去思考並面對親密關係,而今卻再沒有任何外在束縛,只有個人是否願意委身。從系統結構面來看,就是愛情的維繫與經營變得更加困難,而放棄實在是變得太容易,加上選擇更多,且人又變得挑剔的結果。

弗洛姆曾在《愛的藝術》一書中提到,

關於愛情的經營與維繫,關鍵不在愛的對象的有無,而是愛的能力,一種做出選擇後就堅持到底的愛的意志。

佛洛姆的說法作為道理非常正確,然而作為生活實踐,卻只能靠個別人的品格與修為去堅持,前提還是自己如果想要且願意的話,因為社會制度本身並不提供,讓人約束並堅持下去的機制,反而提供各種輕鬆結束關係的方便。

面對此一現狀,易洛斯也提不出好辦法,可以修正制度造成的現狀,只能透過書寫點出問題,提醒更多關心「愛的維繫問題」的人留意小心。

【更多愛情社會學作品】

《液態之愛》,商周
《愛的藝術》,志文
《愛情的正常性混亂》,立緒
《為什麼愛讓人受傷?》,聯經
《親密關係的轉變》,巨流
《學著好好愛》,三采
《學著好好分》,三采
《浪漫倫理與現代消費主義精神》,五南

加入生鮮時書,讓知識改變你的生活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