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台中人嗎?你曾經在週休二日去過台中火車站周邊嗎?如果你有任何一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話,那你一定不會對人山人海的移工群眾感到陌生,而這些週休二日的外國面孔,都會前往一個最主要的中心聚集,或者圍繞著這個重要地標活動,那就是台中火車站附近的第一廣場。

台中市長林佳龍在選前最重要的一個政見,就是把第一廣場與週末常有的移工群眾做出更好的規劃,同時響應新上任的蔡英文政府新的南向政策,準備將第一廣場更名為東協廣場,呼應去年底剛正式成軍的東協十國,打算以此為首要政績,改善台灣與東協國家的關係。想了解第一廣場更多資訊,請跳轉:報導者

 

 

臥虎藏龍的東協十國

首先我們就來大略認識一下所謂的東協。東協十國有: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緬甸、寮國、柬埔寨、汶萊、新加坡、泰國。

在台灣的移工主要來自於四個國家:菲律賓、印尼、泰國和越南,剛好各自分屬不同宗教信仰:基督教、伊斯蘭教與上座部佛教和大乘佛教,文化與生活習慣截然不同,這四個國家在東協十國中也分佔不同的優勢:菲律賓是唯一英語系國家,對歐美的人口與文化輸出相對有利;印尼人口最多,也是世界上人口紅利最高的國家;泰國有強盛的文化輸出和觀光產業,也是東南亞國家中的軍事強國;越南每年的經濟成長率都高居東南亞之冠,社會的開放進步也令國際學者讚賞。

看看以上的簡介,是不是有種驚奇的感覺?我們一直都擁有這樣深藏不漏的外國友人,與我們一起同在台灣這個小島上生活,每個國家不論人口、國土、經濟成長數字甚至是國際能見度其實都比台灣高很多很多,但我們一直忽視他們,甚至於戴上歧視的眼鏡,不願意積極的了解對方。

台灣這麼一個弱小的國家,不能和全世界做朋友,對外政策總只投注在中國或是美國幾個少數國家,本來就是一個不健康的畸形外交政策,能夠及早看到不同國家的淺力與優勢,才是種正向的發展。

筆者在幾年前閱讀過一本很精彩的人類學作品,書名為《憂鬱的邊界:一個菜鳥人類學家的行與思》,作者阿潑靠著自己的雙腳,走過東南半島的每個國家,帶我們一起認識這些台灣的鄰居,體會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度。我相信是一本非常適合想要快速認識東協國家的入門書。

 

IMG_20160603_172756

 

曖昧的邊界

本書作者用多年的時間,刻意選擇能夠深入每個國家每個城市的冷門路線,拜訪14個國家的朋友,或是在當地認識新朋友,發掘了很多有趣的事情:越南人雖然國定假日裡有許多來自中國的節日,但他們與中國的邊界上卻常有零星的衝突,反觀越南家族裡,對嫁去台灣的越南新娘有份奇特的榮耀感;泰緬邊界有很多無國籍的人民,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沒有保障但卻是最自在的一群;擁有上萬島嶼、2.5億人口的印尼擁有跟島嶼數量一樣豐富的多元文化,但卻被逼得只能有一種官方語言與官方文化;很多澳門人手中握有三本護照,但沒有一本足以完全代表他…很多關於邊界的故事,美好與悲傷的,都在這本精彩的遊記裡頭展現。

只要是旅人,對陌生的國度多少都帶有一點戒心,這份防備心其實很容易讓我們錯過許多體會陌生國度的機會,但在阿潑的故事裡,則很容易讓我們完全放開那一層防備心,讓我們跟著她的腳步走遍了東南亞十多個國家,看到各式各樣的邊界,有些是有形的邊界,搭個車上艘船默默地就經過了,有些則是無形的邊界,二個同樣生活在一個地方的民族,對彼此畫下的界線。

image002

 

身為島國人民,對邊界的概念非常單一,要不是坐上一二個小時的船,就是坐上飛機一覺醒來到達另一個國度,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一定很難想像那種經由陸路通過邊界的感覺。筆者在年初的時候,於南美洲祕魯邊界的小鎮,前一天先經過好幾道繁複的手續,千辛萬苦取得了玻利維亞的簽證,隔天上了過境巴士,下車過海關,提交所有必備文件和費用,再徒步越過邊界,到了玻利維亞時,還要再辦一次手續,歷經大約半小時的時間,成功順利的完成自己人生第一個徒步越過邊界的體驗,抵達玻利維亞之後,趁著鬆散的軍警不注意拍下一張回望的照片。

IMG_20160609_152315

 

之後在車上,聽起導遊說秘魯與玻利維亞的國家關係時而緊張時而友善,人民之間的交流倒不曾因為複雜的政治而少過。不免讓我想起我們台灣和鄰近國家複雜的政治關係和經濟角力,默默思考著,所謂的邊界呀,到底是保護著我們的一條線,還是圈住我們的牢籠呢?

阿潑謙虛的自稱是一名菜鳥人類學家,但我可不同意,對我來說她才是名專業的人類學家,更是個真正懂得旅行與探索的旅人。

 

旅人們,前方沒有道路,道路是走出來的。 – Antonio Machado 《吟唱詩集》

 

 

 

1606_憂鬱的邊界_detail

加入生鮮時書粉絲團,比朋友更懂台灣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