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領導人金正日逝世後,捉摸不定的胖兒子(corpulent and unpredictable son)取而代之。」

【Photo credit: 路透社】

近日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傅東飛(Rupert Wingfield-Hayes)一行3人,於4月底抵達北韓平壤採訪,卻被北韓扣留,訊問8小時,並且逼迫他們簽署道歉聲明,驅逐出境。

北韓的理由是報導對北韓領導人「不敬」,而看了傅東飛過去的報導,會發現他僅是平實地報導當地現況或用一般的方式表達時事。一直以來,外媒總被北韓官方規定拍攝素材,平壤市民被世人譏為:「樣版人民」,這一切讓我們不禁去想,到底他們真正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 改革開放究竟能給人民帶來生活的改變,還是仍就表現著獨斷政府的矛盾? |

洛杉磯時報的記者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花費七年時間訪談一百多名脫北者(脫離北韓的人),並把他們的故事利用化名寫成小說《我們最幸福》,用灰暗的顏色談述著他們的生活、戀愛、思想和希望。

北韓人民從出生就被灌輸著「能活著已經夠好了,我們不需要任何額外的東西」的想法,這背後代表著政府的害怕和矛盾,擔心人民在實行開放政策之後發現他們是多麼匱乏,最終導致政權不穩瓦解。

雖然金正恩試圖在睽違36年後的的全國代表大會中發表北韓將開始啟動經濟建設、將資金挹注人民生活經濟相關的計畫上,並且有條件的開放外資注入,但是看似開放的對外求援最終到底可以帶給人民什麼樣生活的改變,還需要時間來證明。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最幸福!」

很諷刺的一句話,來自某個脫北者之口。在他們被包在一個肥皂泡裡,泡泡周圍被光折射的色彩映在他們眼裡成了彩虹,望著那一道道彩虹他們珍惜所有,直到被外來資訊、機會影響,發覺自己只是身在一個一碰就破的肥皂泡,最終做出政府認為「脫序」的行為,讓自己真正的幸福。

相對於模版人民,這些脫北者的故事有血有肉許多;他們吸收禁忌的知識,跌跌撞撞地逃出北韓,脫北後的生活,是面對資本主義世界與自我認同中的拔河,「享受自由」成了他們最艱鉅的課題,但是至少他們不再挨餓受凍,他們得以平穩生存。

 

| 北韓羅曼史,那些我們忘記的純真爛漫 |

北韓人的戀愛是很純粹浪漫的,他們用自己所知最華麗的詞彙構成一封書信,最美的約會時刻是七點熄燈以後的樹林;他們並不會做出什麼黑夜中的行為,只是靜靜地併著肩走著,散步聊天到兩人都累了為止。

書中提到的許多北韓愛情故事,兩人可能位屬不同階級,永遠無法在一起,覺得惋惜但又同時感到珍惜,讀完後我覺得,或許這樣子才可以真真正正的認識一個人吧!

資訊快速流通的時代,什麼事情都講求快,甚至連人與人的交往都流於表面,在戀愛這件事情上,我想該羨慕的應該是我們,雖然他們的動作很慢時間很長,卻很深刻且用心阿!

 

除了這些,芭芭拉還訪問到許多關於生活、糧食、工作甚至是脫北過程的大小事,不但富有細節同時刻化深刻。回頭看傅東飛這次的事件,它反映了北韓這一人集權領導國度的鴕鳥心態。

其實近月來脫北情形不斷,已從市井小民演變為個別官員的逃亡,這不免讓人思考,究竟在這限制繁多、試圖壓制人民思想的國家體制底下,這片紅色江山還能支撐多久呢?

「世界看你看得很清楚,但是你卻什麼都看不到」

 

2

延伸演講:Hyeonseo Lee: 我的北韓逃亡記

 

 

加入生鮮時書粉絲團,比朋友更懂台灣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