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十一日甫過世的崔小萍老師,是活躍於台灣早期廣播與電影界的導播與演員。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崔小萍跨足戲劇、廣播、電影、教育等領域,成就斐然,是後人將永久感謝與懷念的「崔老師」,文化部也在她逝世後,盡力協助處理治喪事宜,並啟動申請褒揚令的相關作業。

崔老師沒有教過我,但是,我知道她是台灣台詞表演(台詞功)教學的老前輩。

 

台詞功?幸好台灣曾經有個崔小萍

所謂的「台詞功」是什麼呢?台詞就是劇本當中,演員所要說的話。

台詞就是劇本當中,演員所要說的話。演員表演時候的唸白,包括獨白或者對話,乃至於醞釀情緒的短暫停歇,或者嘆息,都需要台詞唸白的功力。

深奧的如《哈姆雷特》當中的經典獨白:「生存或者毀滅,那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搞笑的,如周星馳在電影《鹿鼎記》裡說的:「我對你的敬仰真是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都對演員的台詞功有所講究。

僅僅是咬字清楚,從字面上推敲念語氣或聲音表情,那只是台詞功的基本要求。事實上,好的台詞表演,是要讓人可以琢磨跟回味其中的情緒、情感變化、乃至於角色的性格。好的台詞,搭配上好的表演,那才足以成就精采的表演。

北京的中央戲劇學院,台詞老師楊旭曾在受訪時表示,中戲表演系過去台詞課只上5學期(5學期!)。現在,要上到大四畢業(8學期!)。一個禮拜本來要上6小時(6小時!),現在要上到8小時(8小時!)。

楊旭表示,在他印象所及,最在乎台詞功的演員是:孫儷。這位《甄環傳》的主角,不管演電視或電影,都會有自己的台詞老師隨行協助。

 

所謂的台詞教學,除了繞口令式的基本訓練之外,它還需要搭配肢體和肋骨舒張來開發,更要注重「聲音表情」和「聲音情緒」等諸多方面來深究。崔小萍在她寫的《表演藝術方法》一書中,就透過表演方法以及聲音和姿態等角度來進行探討。

幸好台灣曾經有個崔小萍,在劇團和校園教導台詞功。她在表演教學和台詞教學上面的成績,還反應在她為中廣導播製作的700多部廣播劇。

 

台詞功,讓台詞飽滿有力道有深意

1923年出生的崔小萍,畢業自抗戰時期位於重慶的國立藝專。1952年,開始在中國廣播公司導演廣播劇,其中包括《藍與黑》﹑《釵頭鳳》和《薇薇的周記》等作品。

她的才華不只展現在廣播界,她曾與導演李行合作多年,演出多部電影,並在1959年因《懸崖》而獲得亞洲影展最佳女配角獎。1966年,她還將瓊瑤小說《窗外》翻拍成電影。

崔小萍曾在政工幹校、世新、藝專等校擔任戲劇老師。她的學生,不乏曾經紅極一時的影視名人如歸亞蕾、庹宗華、李志希等人。崔小萍的學生作家亮軒曾回憶道,導演廣播劇時的崔老師,經常紮著一根辮子,胸前永遠掛著計時的碼錶。

他說,老師的身教跟言教所提醒他的就是:成功不是只靠一點天份就可以的。要不斷的學習,不斷的要求自己。資深演員張冰玉曾回憶到,有次劇本要求她以台詞「回家」作為該段演出的結尾。

她試了幾次都不滿意,崔小萍跟她說,你應該念成:「回– -家」。僅僅是一個停頓,這 段台詞就變得飽滿而有深意。這正是台詞功所能創造的力道,這正是講究台詞者所能轉化 的能量。

 

凝聚心動氣氛,和偉大故事的熏陶

四十年前,在那個電視機剛問世,只有扇子沒有空調的艱困時空裏。多少聽眾總要準時收聽中廣,由古典和現代小說所改編的廣播劇。

崔小萍在自傳《天鵝悲歌》裏回憶到:「一家老小沏一壺茶,就圍在收音機旁,靜靜地聽莎士比亞故事改編的廣播劇,然後是迴腸蕩氣的小曲,那種凝聚心動的氣氛,還有典雅偉大故事的熏陶,是現在看電視看綜藝永遠不會有的。」

相較于吳樂天的台語講古《廖添丁》,由他一人分飾多角貫穿全場的個人秀。廣播劇的 音樂、聲音、停頓與轉折,所能散播的魔力自然更「威」。

一九六八年六月,正值事業如日中天之際的崔小萍,突然消失。 有人說她是「匪諜」,已經畏罪自殺。也有謠傳一九六四年台灣史上首宗的民航墜機事 件,是她置放的炸彈所致。事實的真相是,這是白色恐怖時期數以千計冤案中的一件。

崔小萍記得調查員曾經囂張地說:「我們辦的案子,哪個敢不起訴!」再用一派輕鬆的口吻告訴她:「國民黨是水,你是魚,魚需要水,但是水不一定要魚。」最後,更冷冷地警告她:「冤枉你?就冤枉你了…我們就鬥鬥看,看誰厲害。」

她先是被警總羅織匪諜罪名,判刑14年。1975年因蔣介石逝世而獲得大赦,1998年回到老東家中廣工作,2000年獲頒廣播「金鐘獎特別終身成就獎」。隔年,「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宣告其涉入案件爲冤案,她才算洗刷了冤屈。

 

用清明的眼睛回望整個時代的悲劇

用清明的眼睛回望整個時代的悲劇 2001年出版的《天鵝悲歌》,描述了崔小萍自己參與廣播和電影工作,還有遭遇冤獄及 獲得平反的種種。

全書行文沒有火氣,只有清明的眼睛在回望「整個時代的悲劇」。崔小萍說她寫這本書並不是想要控訴什麼,「只是想解開那麽多老聽友心中的一個謎團,告訴他們我爲什麽會失踪,還有我沒有做錯事。」

除了崔小萍之外,我們幾乎舉不出有哪位專精於教導台詞表演的老師。現在,崔小萍老師走了,可是台灣的台詞功的系統教學還沒開始。這兩件事情,都讓人感到遺憾。

 

關於作者:

李立亨
長駐上海,相信「丟臉要趁早」法則的大叔。

加入生鮮時書粉絲團,比朋友更懂台灣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