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bout Chou Chou

人稱周周,但實際上不姓周|從2021年正式成為剝皮辣椒雞湯信徒|有任何投稿、轉載、合作需求,歡迎來信:chou@newsveg.tw
Latest Posts | By Chou Chou
「簡單的思想校正,你會發現生命中的小人真的沒有那麼多。」——專訪藏傳佛學家 羅卓仁謙
4 個月 ago

「簡單的思想校正,你會發現生命中的小人真的沒有那麼多。」——專訪藏傳佛學家 羅卓仁謙

 

對擁有三十萬Youtube頻道粉絲,創辦快樂大學的熊仁謙,同時也是藏傳佛學家的羅卓仁謙來說,這些頭銜對於他來說,他或許更願意稱呼自己只是一名虔敬的「佛弟子」。

大眾僅以為佛教就是佛教,卻不太清楚佛教其實還有細分為「南傳佛教」、「藏傳佛教」與「漢傳佛教」,然而其他人怎麼看羅卓仁謙做推廣佛學的這件事?

羅卓仁謙笑說:「因為我用很新穎的方式做佛教推廣,傳統佛教圈的朋友,他們都會開玩笑說我是『網傳佛教』。」

他和我們說明,其實所有的知識都在哲學的範疇裡,包括宗教學。只是宗教學的部分會跟人的信仰產生重疊,以現在的佛學來說,這是一門包括信仰、心理訓練的綜合學問。

而佛學最源頭就是以釋迦摩尼・悉達多為核心發展出來的系統。

現代佛教裡頭,有許多是佛陀為出家人所設計的學問,有些是為一般人所設計的,但因為出家人擁有知識話語權,提供給一般人的佛學知識就日漸減少。

看到這個知識破口的羅卓仁謙,決定要以自己的方式補上缺口,讓更多人明白佛學之於生命的可驗證性以及佛學能為心靈所帶來的寧靜。

透過時下傳播速度最快的行銷工具,建立起推廣印度哲學與佛學的他,在這三年裡經歷許多的嘗試與創新,終於找到佛學與大眾對話的窗口。

 

推廣佛法是人生的一場實驗

身為西藏噶瑪噶舉派大寶法王,十七世噶瑪巴的弟子,羅卓仁謙從11歲出家,13歲在印度學習藏傳佛教,90後的他是為了佛教轉型才走上推廣佛法一途。

說起推廣佛法的背後是否有人推那一把,或者是帶有何種信念時,羅卓仁謙大笑:「這是責任感使然,因為沒有人做。如果有其他人做,我就去做別的事。」

事實上,背後的原因也是佛學在台灣普及的數據逐年下降,讓他決定走出來,把佛學拓展到大眾的生活裡。

「現在用輕鬆的方式推廣佛教的人不少,我雖然採用比較特別的方式,但也不算是推廣的極少數。」

多數推廣者都像是在放煙火,有了一波話題熱度,但熱潮過後並沒有實際的為大眾留下些實際有用的東西。

所以,對他來說,從熊仁謙到羅卓仁謙,都是他的一場實驗,去嘗試能不能從這個過程中更理解大眾市場對佛學來說的各種可能性。

當許多人覺得佛教給人「離苦得樂」的信仰價值,但是對羅卓仁謙來說,佛教傳授給他最深刻的反而是對苦難無常的生命篤定感。

「我們所經驗的苦難,經驗的一切都是無常。」

不論今日經歷的是喜是悲,一切都會過去,一切都是無常。

他覺得佛學有趣的地方在於,佛學中的各種生命驗證並不僅限於在佛弟子身上,是普世大眾都能夠經歷的生命價值。

羅卓仁謙有個親密友人曾與他分享,自己在生活感到困頓時,會將心情寫在日記裡作為紓解,過了一兩天回頭再看,就會發現那個情緒已經不見了。

「人每天會變嘛。但他從這個過程中會油然產生一種篤定,就是說,我現在就算感到很難過,可能明天就不會這麼覺得,人生也會因此感到更加的自信。」

這其實就是佛陀所說的:苦難是無常的驗證。

他認為這是佛陀對事實、對世界的觀察和闡述,所以他會無時無刻出現在你的生命中,你生命的每一刻也都能體會到佛陀的教導。

當羅卓仁謙的生命歷程也如佛陀觀察般的一在被驗證,更讓他內心產生強烈的篤定與使命感,促使他去思考要如何把佛教轉型做得更好。

 

不要迷失衡量的那把尺

在佛法轉型的路上,羅卓仁謙坦言對他來說最困難的不是推廣與執行,而是不能在過程中迷失自己。


Read More

「我們有很美好的東西在手上,迫不及待要告訴你。」——專訪貝殼放大林小義
4 個月 ago

「我們有很美好的東西在手上,迫不及待要告訴你。」——專訪貝殼放大林小義

 

這次的專訪約在位於中山北路上的貝殼放大(Backer Founder),也是小義目前任職的公司。

剛進門就看到牆上展示著貝殼放大歷年來群眾募資的商品,沒多久小義從遠方戴著極具辨識度口罩向我們走來。

原先也是出版人的小義,從高寶集團底下做輕小說與動漫的出版行銷起家,途中轉換到讀書共和國大型的綜合出版集團的業務平台端任職。

回憶起在出版業的日子,她一個月待讀清單從原先6、7本,一下子倍增到30~50本。

在工作天總共也不過二十多天的日子裡,她發現作為一個行銷推廣書籍的角色,實際上,一天看完一本書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每天寫書訊、寄書訊,搶報紙、雜誌、媒體版面,以及邀廣播的日常循環之下,不僅無法仔細的推廣每一本書,而付出的努力換取多少的效益也無從得知。

「我當時不知道,做這件事情除了愛以外,還能夠實質的幫助到什麼。」

出版遇到的諸多困境讓小義重新思考,商品的好,能不能用更有效率的方式讓消費者知道。

 

東西真的很好,但消費者從哪裡知道?

「如果消費者連認識都沒有認識,我們就說這書賣不好,我會覺得很可惜。」小義說,行銷的第一步驟,得讓讀者認識你的產品!

在行銷漏斗的理論上,消費者需要先認識產品,進而產生興趣才能引起購買意願,有購買才有機會回饋。

從出版產業轉換跑道至新創產業的小義,認為產業雖然不同,但初衷與核心理念是一樣的。

「我們有一個很美好的東西在手上,而且我們迫不及待的想告訴別人。」

出版社採用傳統方法,將idea用書籍的方式呈現,放上通路經銷;而群眾募資一樣是將很棒的產品價值透過專屬頁面以及廣告,用網路行銷的方式讓群眾認識它。

一個產品要上市是需要經過前期的市調規劃,去預熱,進而找到對的族群,才有機會在上市後成為暢銷品。

但出版社遇到的障礙是,「出版社真的太忙了,以至於沒有時間好好的去做細節思考,去把值得被放大的東西放大。」

另一方面,出版現狀是以書養書,讓書上架到通路換錢回來,才能有正常的現金流營運。

這樣的循環往往就變成許多書籍沒辦法獲得妥善宣傳的資源,而各出版社的編輯與企劃也苦於跟隨各種數位行銷模式,但成效都不佳。

像是創建社群,從B to B到B to C的過程中,出版社很難掌握自己的讀者樣貌,因為最終端的銷售點掌握在通路,不是出版社,轉變的陣痛期很長,而且尚未找到合適的解方。

諸多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事情,都成為小義從出版產業出走的原因,除了效益無法被量化,更核心的驅動力在於,她希望能找到更多的資源。

 

讓群眾一一買單的絕佳點子


Read More

4招拿回專注力,《專注力協定》帶你看分心怎麼在你人生裡闖禍
5 個月 ago

4招拿回專注力,《專注力協定》帶你看分心怎麼在你人生裡闖禍

 

在時間碎片化的時代,分心成了一種常態。要靜下來閱讀一篇長文,僅僅5分鐘的事情都顯得格外困難。

還記得村上春樹在《關於跑步,我想說的是⋯⋯》裡頭提到,作為一個職業小說家要說有什麼和上班族一樣的地方,就是他也需要上班(寫稿)8小時。

這8小時他得專注在桌前構思與創作,但他也發現這過程執行的困難處:專注力不夠。

他透過長跑來訓練自己的專注力。在練跑的時間裡頭,只有自己與當下身體的律動。藉此,將這股力量轉換成長期專注寫稿的動能。

由此可知,專注力並不是天生就寫在基因裡的,是需要後天訓練而成的。但在理解專注力是需要被訓練之前,我們可以先探討,為什麼人類容易分心?

 

不被滿足才是人生常態

「分心只是大腦試圖處理痛苦的另一種方法罷了。」

尼爾・艾歐和李茱莉合寫的《專注力協定》中告訴我們,要處理分心的問題,得先處理我們內在的不適感。

然而,這份不適感是從哪來的?為什麼我們總是不滿足於各種事物?不滿足於日常的慣性、需要非日常的刺激。若我們想要擺脫這種不適感,作者在書中跟大家說抱歉了,可能沒有這回事。

人類可能終其一生都無法被滿足,「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的故事情節是不存在於真實世界的。因為人類的基因裡就被編寫著這種不適感的基因序列。

你可能會想問,那些我們曾經擁有過的快樂、興奮與激情呢?當然都是真實的,但也是短暫的。這些感受無法長久且持續的陪伴我們,因為這樣的特性不利於物種進化。

正是因為我們天生有這種不被滿足的特質,才能促使我們在人生中不斷的追求、不斷的進步,卻也在這樣的過程中不斷的感受到痛苦。

換句話說,訓練專注力的過程,同時也是在處理你的痛苦。

大腦的預設值就是不滿足和不適應感,但是我們可以讓這些特性成為我們的動力,而不是將我們擊敗

 

審視分心的念頭

為什麼我們習慣分心打開通訊軟體找人聊天、或是點開購物網站看一堆根本沒有想買的物品,卻遲遲不肯去處理某些正經事。

時常計畫起了個頭,卻沒有相對的意志力堅持下去,而導致計劃中斷,或直接分心開啟新的計劃,接著在同樣的循環裡頭打轉。

這都是我們企圖逃避「困難」帶來的苦痛感受。

你一定聽過這個實驗,當有人叫你不要想粉紅色的大象(或任何你想替換的動物都行),你的腦海裡就會不停地浮現出粉紅色的大象。

社會心理學家丹尼爾・韋格納將這稱之為「白熊效應」。我們很難說不分心,就不分心。有時候連番茄鐘工作法都救不了你。

《專注力協定》提供了一套方法,可以重新聚焦分心背後的「痛苦」,為痛苦找到堅持的誘因:

步驟一:尋找開始分心之前的情緒

步驟二:把內在誘因寫下來

步驟三:帶著好奇心,而非鄙視的態度探索負面感受


Read More

「我們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匯集全球菁英的Netflix文化熱潮
5 個月 ago

「我們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匯集全球菁英的Netflix文化熱潮

 

當Netflix成為我們的生活娛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時,赫然發現,Netflix引進台灣僅短短的4年間,就接連推出許多引發社群高度討論的原創影集。

像是2016年開播的代表性影集《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2019年的互動式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 ) 。

還有邀請《死侍》導演提姆・米勒、《社群網站》導演大衛・芬奇等製作18集原創獨立單元動畫影集《愛X死X機器人》(Love, Death & Robots)。

當然,還有近期引起熱烈探討的原創迷你影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

Netflix透過精準的演算法,讓觀眾的黏著度逐年增高,這也是讓Netflix聲勢看漲的關鍵要素。

接下來,要透過《零規則》來看看,為何在Netflix獨樹一幟的文化魅力下,我們無一倖免。

 

把優秀的人留下來

在討論Netflix獨有的企業文化之前,必須先瞭解他們是「以人為本」(people over process),強調創新勝過效率,以集中人才追求最高表現為領導守則。

2001年春天,Netflix迎來了第一波網路泡沫危機,所有的創投資金中止,公司一夕之間籌措不到資金,使得他們狠下心來決定裁掉1/3的員工。

當時,高層決定將員工分成兩隊:80名表現最佳的員工與40名沒那麼出色的員工。

裁員當天,預期中的低壓風暴席捲Netflix,但意外的是所有人幾乎都很冷靜。接下來的幾週,氣氛開始好轉,明明是處於共體時艱的時刻,但辦公室竟然愈發活絡起來。

他們發現「優秀的人會幫助彼此進步更快」。

根據這次的危機風波後的整體改變,Netflix決定每年考核過後都會固定裁員,藉以提高人才密度。

但是,將優秀的人聚集起來,讓創意最大化的職場,必定會犧牲擁有其他長才的員工。如同「勤奮」的特質,在這樣的菁英文化下,就可能變成不值得一提的東西。

這樣的企業文化的確違反了「心理安全」原則,在職的員工不免會活在「恐懼」底下,甚至會影響到創新誕生的效率。


Read More

一隻鳥接著一隻鳥寫,寫作寫到飛起來:敲開故事大門的靈感三式
5 個月 ago

一隻鳥接著一隻鳥寫,寫作寫到飛起來:敲開故事大門的靈感三式

By  •  寫作力

 

自從工作轉換跑道變成一位文字工作者後,這是截至目前人生為止,敲打鍵盤次數密集到開始發覺,鍵盤上印的字是不是漸漸變得有點模糊的錯覺。

以前寫寫短文還算拿手,但是,當字數從500字擴增到2500字的時候,這個跨級跳躍就十分驚人。

首先,我得多「擠」出2000字。費力的程度可能跟便秘有得比,你用上10分的力,卻只得到1/10的成果,令人感到喪氣。

一項技能不會憑空升級,從500字走向2500字的練習,想必進步速度也是慢得相當勻稱。

習慣從書裡找答案的我,先後買了幾本教人寫作的書,翻了幾頁都沒遇見頻率相近的老師,心裡頭還想著「真心討厭別人來教我怎麼寫作」,真傲氣。

傲氣吸多了總會被打臉的。

每週的產出進度裡,漸漸發現自己腦中的浩劫。說不清楚是能力不足,還是頭腦卡住,每個關鍵時刻要調閱資料,系統卻終年當機。

就在我準備搖旗投降時,在板橋的小書店偶遇《寫作課:一隻鳥接著一隻鳥寫就對了》,如獲至寶的我,決定接下來要循著寶典裡的祕技,通往寫作的偉大航道。

 

第一式:你得先捨棄完美

這對使用文字句句斟酌的人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簡直就是剛出門就想回家、剛起步就想放棄。

在剛剛的5秒內,我就猶豫「放棄」和「捨棄」該如何做選擇。這樣的症頭該怎麼學習捨棄完美。

作者安・拉莫特(Anne Lamott)——也就是接下來我會稱呼他寫作導師的人——建議先漫無條理的寫,寫下我的拙劣初稿。

光看到「拙劣」兩個字就夠頭痛。

寫作導師想表達的是,在漫無章法的寫法中,你能自由地探索靈感、盡情的賣弄文字(在你還沒想把段落與段落間整理乾淨之前),初稿會埋藏著某些你意想不到的寶藏。

讓我想起朱少麟《地底三萬呎》裡頭的帽人說過:「想要了解一個人,就要先看他的垃圾桶。」

垃圾堆裡總是有重要的線索。

我嘗試寫下一段文字:『在日復一日的通勤路上,有一天,捷運站有個出口需要維修手扶梯,所有的人被迫改走其他出口。有些人改走長得像要通往天國的樓梯,有些人則寧願排10分鐘才搭得到的電梯,就是沒有人想起,其中有個出口也有手扶梯,而且離得很近。』

寫下這段文字的我,信心真的又增加許多。

 

第二式:沒有靈感嗎?寫下你的學校午餐 

很好,感覺自己往1000字邁進,手扶梯故事想當然會開展出很宏偉的故事架構,但在此之前,我竟然毫無頭緒了。

遇上這番窘境的我,閱讀寫作導師提出的第二個建議:書寫學校午餐的目的在於,藉由回憶可以清晰回顧出你遺忘已久的場景,以及一些意想不到的人物角色。

在我決定下筆寫那該死的學校午餐時,赫然想起,對台灣義務教育學童來說,最難忘的正是營養午餐了。

對於有家長幫忙帶便當的孩子來說,能夠跟大家一起吃營養午餐,真的是很潮的一件事。

可是對於我和A同學來說,跟學校外面的早餐店訂午餐才是最酷的事情。想起A同學,突然有些回憶閃現。


Read More

我寫我驕傲,用寫作對決不平順的人生:專訪高效寫作教練少女凱倫
5 個月 ago

我寫我驕傲,用寫作對決不平順的人生:專訪高效寫作教練少女凱倫

 

和凱倫第一次見面,是在生鮮時書為她拍攝課程影片的那天,剛滿30歲,臉上依然保有青春的臉龐,帶著甜美的親切笑容,訪談間又充滿專業自信。

僅用一年的時間,便在社群間爆紅的她,從社群小編到斜槓經營自媒體,背後其實有無數的辛酸歷程,無形中推進凱倫走上個人品牌之路。

談及開始從事個人寫作的起心動念,源於第一份工作遇到無人可求助的難處以及遭遇霸凌,離職後轉型成特約記者,卻遭遇「砍稿費」的挫折,因而想把這股無處可宣洩的心情給書寫下來。

許多社會潛規則,學校沒有預先傳授,職場新鮮人只能摔得滿是傷痕,再打起精神,邊走邊學。

凱倫坦承自己以前是個不擅用口語表達的人,不懂如何向人抒發自己的心情;碰得一鼻子灰的她,除了讓文字裝載不愉快的心情外,更是想記錄當下的現象、狀況與解決辦法。

因為受傷委屈的情緒,讓她把自己茫然徬徨的經驗寫下,由她作為起始點,希望往後有相同處境的人能在她的文章中找到一絲人生方向與光亮。

這些他本來以為充滿濃濃厭世感的文字,竟意外讓網友們產生巨大的共鳴,並為他們帶來心靈安慰及鼓勵,這是凱倫始料未及的。

 

寫出不被標籤的自我價值

「寫作,是我抒發心情的管道。」

凱倫初入職場時,在工作過程被排擠,也被謾罵過一些難聽的字眼,離職後,那段過往仍讓她覺得心有不甘,於是就為了「記錄這股憤怒」打開電腦,在鍵盤上敲打下自己的心情,文章完成的那一瞬間,壞心情似乎也就跟著被帶走,雖然起始點不是那麼光鮮亮麗,但每次的文字書寫,卻仍夠讓心情得以轉換,長久以後,意外訓練出精準表達能力、快速寫作的能力,讓她邏輯格外清晰,總是可以迅速點出問題核心,具備底層思維。

10月剛出版新書《人生不是單選題》也是凱倫在寫作里程碑上送給自己的一份禮物。

面對擁有斜槓身分的她,希望透過一本書的完整論述,讓更多人知道她是如何透過寫作,翻轉自我人生,更有能力撕下那些,不屬於她的標籤。

在主流社會價值觀中,需要藉由標籤跟頭銜展現自己的能力,但凱倫想說:「像我們這樣的平凡人,也得以靠寫作的力量來創造自己的價值。」

不需要倚靠外界給你的任何標準與框架,透過寫作,每個人都有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為侷限在一間公司、頭銜、年紀,也能被社會認可。

「很多人認為我可以很多工、很有效率的完成很多事情,是因為本身能力很強,但其實並不是這樣,這與我小時生長背景有關。』在凱倫小的時候,媽媽一人肩負起一家四口的生計,不停的創業,賣過手機吊飾、娃娃,開設家庭代工,再開設照相館等等。

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1999年跨年夜,全家在淡水路邊擺攤,把娃娃放在冰冷的水泥椅上,打著昏暗的燈光,四個人在寒風中叫賣著。

「我印象很深刻,只賣出一隻天線寶寶,還是黃色的。」一家人從下午站到晚上,僅賣出一隻娃娃,這樣層出不窮的事情讓年紀尚小的凱倫體會到,不要把時間浪費在不重要的事情上,因此對她而言,時間跟效率,是最重要的價值觀。

這也是造就她後來積極運用對寫作的熱忱與時間賽跑的關鍵。

 

將挫折化為寫作戰鬥力

「一份工作的樣態,決定了你的生活型態。」

在成為大家所看見的高效寫作者以前,凱倫從事需要大量寫作功力的職務,職涯中一路從社群小編到新聞記者,也將讓她磨練出15分鐘得以寫出超過千字的文章,這樣深厚又驚人的技巧。

相信許多寫作的人都會想要獲得這樣的技能,然而這樣的能耐,絕非天賦,而是打磨而來。

第一份工作就花了8個小時產出一篇文章,凱倫說:「對公司來說,這既不符合時間成本,也不符合個人能力的表現。」

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在工作上不同的追求與他人同等,因此從8小時一篇,到後來可以每天完成7篇文章,直至多年過去,一天得以撰寫完13篇文章,5年來不間斷的書寫,提高寫作效率。

「15分鐘撰寫千字文」是一種結果,實際上訓練的過程是在學習對文字的高度掌握力、轉換能力。


Read More

從現在起,你不需要成為更好的別人:破解慣性原始碼,創造你喜歡的自己
5 個月 ago

從現在起,你不需要成為更好的別人:破解慣性原始碼,創造你喜歡的自己

在看過創下日本電影票房3天突破46億的《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後,深深的感覺這是一部尋找自我信念之路的動畫。

主角竈門炭治郎因為家人被鬼殺害,只留下了自己和變成鬼的妹妹禰豆子,為了拯救禰豆子,讓他順利變回人類,兩人便開啟了從沒想過的人生。

2019年動畫在台灣上映後廣受好評,成為繼海賊王之後,下一部開創新紀元的大作。

劇場版有趣的是,派上一個能夠操控夢境的鬼當作主軸來接串故事。

要拋開過去的你,就如同竈門炭治郎陷入敵人設下的夢境循環,要逃脫夢境的束縛,只能砍殺夢中的自己。

這似乎也在揭示著這時代我們對自身的徬徨、對自我潛意識的探索。

同時也反映著近期的台灣書市,多數暢銷書的內容不外乎教你如何去「做自己」,「相信自己」。

試問,我們到底在什麼時候不小心把「自己」給弄丟了?接下來要從周梵的書裡,去探尋我們能在哪裡找回自己。

 

呼喚你內在的渴望

成長路上我們跟隨著爸媽的腳步、社會的規矩,慢慢的把別人想要的,當作自己想要的。

小時候爸爸告訴我,當老師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為了做完美小孩,逢人就說我的志願是當老師,每個人對著我說好棒好棒。

但那時候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往後會長成的輪廓與模樣,又怎麼會曉得,志在何方。

「因為不太確定自己是誰,所以才需要從別人的評價中獲得價值感和存在感。」

周梵在《弄丟自己的你,過得有點辛苦吧》開篇非常老實的呼籲大家:「看懂自己,你的人生才真正開始。」

過去的你就像活在夢裡的你,那是很舒適的環境,縱使有那麼點不對勁,但改變後會遇上的未知,可能會更讓你恐懼。

畢竟,改變帶來的不是即時的歡愉,有時更多的是無止盡的陣痛。

從《被討厭的勇氣》開始到《這世界很煩,但你要很可愛》,我們循著一袋又一袋的雞湯,開始在「認識自己」的議題裡,喝出一點成效。

但是,在現有的社會價值體系框架中,要創造屬於自我內在最真實,服務自己的信念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刪除對別人眼光的依賴,才可以真正面對自己。」

但真正的自己,究竟被我們藏在哪裡?

 

為何總想證明自己?

根據榮格心理學的提出的概念,他將人格比喻為面具,每個人在因應社會、家庭、群體的時候會有不同的面具產生,而這些面具的總和變成為了你的人格。

這些面具的背後,潛意識裡隱藏了一個你內心的真我。

還記得剛踏入社會,我抱持著奔放自由的心跑到書店工作,有別於其他同學到公司就職,過朝九晚五的生活。

時間一久,媽媽問我什麼時候才要換到公司去工作?什麼時候才要像別人一樣週末放假,而不是輪班制。

為了再當一次爸媽心目中聽話的孩子,硬著頭皮鐵了心要自己辭了書店店員的工作,跑到一般公司上班,以為這樣子真的就距離大人口中的成功比較近。


Read More

讀曆夫人來解答,終結水逆11月整體運勢占卜
5 個月 ago

讀曆夫人來解答,終結水逆11月整體運勢占卜

 

2020年即將進入最後兩個月,是不是有種好不容易走到這裡的感覺。拍拍自己的雙肩,告訴自己真的辛苦了,找個時間好好的犒賞自己吧。

從下圖的A、B、C三個選項中,看準第一眼直覺想領取的卡片,就可以獲得來自讀曆夫人的11月整體運勢解析與《讀曆書店2020》推薦金句。

 

 

 

 

選到A的你,11月準備迎接新氣象。

透過努力不懈的堅毅力,今年已經累積大量經驗的你,在不停的試錯中,逐漸找到新的方法、新的角度。

曾經,你感到迷惘;曾經,你懷疑過自己的選擇,但走到了這裡,你知道,所有的經歷都是最好的安排。

接下來,你會在各方面期盼自己能夠開始展開新的行動,拋開過去的慣性,試著用大膽、冒險的方式來面對這個月的挑戰。

 

《讀曆書店2020》想送給選到A的你

拿出勇氣,大膽迎向未知!

 

B

選到B的你,11月會特別注重人際關係。

雖然在後疫情時代,大家都減少了出門的次數,但仍舊沒有減少找尋新夥伴的機會。有些人,是冥冥中一定會遇見的。


Read More

你說,女人要___:《讀曆書店2021》來提問,女人要什麼?
6 個月 ago

你說,女人要___:《讀曆書店2021》來提問,女人要什麼?

從Google上輸入「女人要」,就會出現「女人要打才會乖」的搜尋聯結事件,到網路文章指稱女性被性侵是觸發了「男人的動物性」,在在都顯示著女性立足這個社會,都依循著男性視角生存。

任何情況的迫害,都不該在性別框架下做討論,沒有絕對的性別強勢與弱勢。

但從父權主義出發,女性都成了該被馴服的角色。

「事實是,除了女性自身沒有人會為你發聲。女性不詮釋自己隨時有人越位詮釋你。」——黃麗群《我與貍奴不出門》

在現今社會中,女人該擔起的責任、該面對的攻擊,一樣都沒有少。

關於女性的困境,讓《讀曆書店2021》來為你提問,女性究竟要__什麼?

 

那些不能說的字詞

朋友說起他的童年,因經期來的早,胸部發育也早,時常成為男孩間打鬧的玩笑。漸漸地,越來越沒自信,頭低低的,試圖把肩膀內縮再內縮,好似擁有女性特徵是一種罪過。

連要去廁所都要偷偷摸摸地把衛生棉放在口袋,「那個來了」成為一種公開的暗號,像不能說的名字,說出來很骯髒。

這樣的事件幾乎發生在所有台灣女性身上,說不出口的祕密全都化為少女老王筆下一則則深刻又血淋淋的真實故事。

「果然妹仔就是不一樣。」

「你要是再瘦一點就完美了。」

「今天的客戶都是男的,你要是穿個短裙就好了。」

「臺灣的身分證也是如此,光是從身分證的第一個數字『男生1』『女生2』,就可以看到官方認證的排序是那麼理所當然不可撼動。」

很多在性別框架下被禁錮已久的陋習,沒有人質疑、沒有人提問,就會被持續默許下去。

在《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裡頭,女孩沒辦法做自己,必須做符合大眾期待的「女性」,只要稍有偏離,就得要攤開來一一檢視。

「也許有人會說,檢討這件事本身就是「女權過剩」,但我們難道連提問的權利也沒有了嗎?」

看完故事也很想問,難道,身為女性就該活得這麼不自由嗎?

 

用心做你自己

「男人身體上垂掛兩個袋子即大步走大道,一邊裝著資本,一邊裝著進入的權柄。女人的身體則什麼都要滿足,她皮包的納藏層次像她下腹內外構造,最好能容納要撫養全世界的夢。」

一向敢言直說的黃麗群,讓《我與貍奴不出門》成了「做自己」的最佳典範。有些話,女人不說出來,這世界就會視為本該如此。

「做自己」這口號,在性別議題上或許更貼近女性多一些。

曾經有男孩對著我說:「為什麼你不會隨身帶衛生紙,女生不是都應該要帶嗎?」

身為女性被套上太多的標籤與理想模樣,一個謙恭有禮、落落大方、輕聲細語,隨身帶衛生紙的人,才稱得上是得體的女性。

即便整本書說得上貼近女性生命經驗的篇章,只有短短的一篇幅,但黃麗群用犀利的文字射向這充滿惡意的世界,不予以屈服,自成一格的風格,儼然模範代表。

「這世界上有那麼多你根本不可能追上前去跟誰講什麼道理的事。」


Read More

用寶寶手語破解孩子的外星語!——專訪寶寶溝通專家黎兒
6 個月 ago

用寶寶手語破解孩子的外星語!——專訪寶寶溝通專家黎兒

By  •  教養, 親子

 

多少人談起育兒經驗,堪比此生最難忘的回憶(痛處)。在孩子尚小,未能理解世界的狀態下,只能透過笑與哭的表達,著實讓大人們頭痛。

媽媽們常想著,若是能發明可與寶寶對接、知道寶寶需求的電波那該有多好。終於,美國的語言學家在21世紀初期將「寶寶手語」透過電視媒體,廣泛的被美國人所知與應用。

台灣近期開始有專家學者引進一系列「寶寶手語」的課程,黎兒正是在這一波學習浪潮中被啟發的。

「寶寶手語不只是一種手勢,它對於一家人的親子關係是有很大的幫助。」

已擁有大寶與二寶的她,意外發現「寶寶手語」對育兒初期的幫助很大,透過自然學習的方式,就能夠讓「寶寶手語」成為親子間建立默契的溝通橋樑。

 

育兒日記Start Up

女孩們不管是否有要步入婚姻,多多少少都會去想像,如果自己擁有小孩的話,那會是怎樣的生活?自己又會成為怎樣的媽媽?

當我好奇的問黎兒,想像中的育兒生活是什麼樣子,沒想到這問題讓黎兒笑了出來:「想像是美的。」

想像的世界中,小孩是可愛的,能夠讓一個家庭豐富起來;而實際的生活,小孩的確是可愛的,卻也為一個家庭帶來許多未知的冒險。

俗話說:「第一個孩子照書養,第二個孩子隨意養。」結果現實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像我生大寶的時候想說,第一胎,很多東西需要學習,思考每個階段要怎麼陪他度過。想說,生二寶的時候,應該就會輕輕鬆鬆吧⋯⋯沒有!結果二寶跟大寶完全不一樣。」

黎兒感慨地說,每個孩子的性格完全不同,有的孩子可以好好溝通,但有的孩子是需要親身示範教學才能理解。

養育小孩的過程除了觀察,也要因應孩子的不同個性而有所應對,不能用一招半式去教育每個孩子。

就算已經有心理準備要怎麼去陪伴孩子,總還是會有各種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說起這樣的日常混亂,黎兒微微皺眉但又帶著笑容說:「很有趣啊,日子也變得很充實。」

 

我要成為寶寶手語老師!

提到情緒來得比較快的二寶,習慣用哭鬧的方式來表達需求,常常哭到憋氣,最嚴重的一次是哭到昏倒,直接嚇壞黎兒。

後來黎兒在網路上分享這件事時,才發現原來很多家的寶寶都會這樣。因為太多東西想要告訴爸媽,但又覺得爸媽怎麼都不懂,就氣到昏倒了。

也是因為二寶的緣故,讓黎兒決定要更深入了解寶寶手語,便加入了寶寶手語的師資訓練。

正式加入師資訓練才發現,寶寶手語不只是一個手語配上一個動作,更重要的是親子互動以及理解寶寶情緒的環節。

(圖片提供:鹿學)

回溯寶寶還不會說話的年紀,其實孩子從小就有很多事情想要跟爸媽分享,但因為沒有合適的語言和溝通方式,多數爸媽很難回應孩子。


Read More

[jetpack_subscription_form title="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subscribe_placeholder="輸入正確電子郵件位址" success_message="訂閱成功!我們剛才已傳送訂閱確認電子郵件,請在Email中按下「啟用」開始訂閱。" subscribe_button="讓知識豐富你的生活" show_subscribers_tota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