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歐陽立中

「我們就像負責轉譯知識的戰鬥陀螺!」—— 專訪「生鮮時書」的百變課程企劃
5 個月 ago

「我們就像負責轉譯知識的戰鬥陀螺!」—— 專訪「生鮮時書」的百變課程企劃

在我打開錄音筆之前,余采、鈞荻、書殷三位線上課程企劃,連椅子都還沒坐下,就開始討論之後課程提案的細節與行程安排。

身為編輯,雖然我曾因採訪參與內部提案,也與他們一同前往課程拍攝現場專訪老師,但聽著他們討論,還是會覺得他們的工作內容,肯定比我想像中還藏有更多細節。

在我打開訪綱的同時,只見余采對著幫忙為這次專訪側拍的同仁擠眉弄眼,喊著:「把我拍漂亮些!」讓在場的大家笑了出來。

而同一時間,鈞荻打開筆電為專訪與工作就緒,書殷則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餐,並利用手機回覆工作訊息。從這些小細節,就能感受到他們三人截然不同的個性與工作風格。

但也就是因為有各具特色的課程企劃夥伴,才能打造出瓦基【化輸入為輸出】、【爆文寫作課】、【在家做胖死我太太肉桂捲】、李欣頻老師【原生家庭木馬快篩】、【當代醃漬發酵學】等多元的線上課程。

這些暢銷的課程,從開發到上架須經歷哪些流程?過程中又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趣事呢?跟著我的腳步,一起來探究這些製作背後的秘辛吧!

 

製作的秩序與節奏, 會反映在課程的成品上

 

「把我們想成戰鬥陀螺就可以了!」

 

被問及課程企劃的主要工作內容為何,負責製作瓦基、歐陽立中課程的鈞荻直接了當地講出這句話!

 

 

我聽了笑著問為什麼,她表示課程企劃的工作內容,對內要和老闆提案,並與影音、行銷、編輯溝通課程錄製與行銷事宜。對外則要負責與老師溝通,並了解學員對於課程的期待。

而且一天當中,常常是對內、對外的工作事項同時進行。要對四面八方進行溝通,又要保持戰鬥力,就像小時候紅極一時的玩具戰鬥陀螺一樣,要長時間充滿能量、維持運轉。

我曾因為需要專訪課程老師,而在拍攝現場做準備。我看見鈞荻在和老師核對錄製內容的同時,也需要一邊與攝影、導演確認拍攝流程。不僅如此,當天拍攝時間因故延長,還需要不時與我更新拍攝進度,讓我了解可以專訪的確切時間。

如果沒有臨機應變的能力,或者在時間管理、工作效率上能有很好的掌控力,類似這樣的情況就很可能會亂成一團。

撇開後續的行銷事宜,在製作課程的部分,課程企劃的主要工作內容,大致包含課程方向與切角策略、市場調查與分析、將教學內容萃取並編列成課綱、與老師討論課程的風格,以及課程上架等。

「但這些是平日的工作內容,基本上,拍攝課程的日子一整天都會待在片場了!」

書殷與鈞荻提到,不論是對內提案,或者準備問卷、提案、課程頁面等課程內容,都是非拍攝課程日的行程,一旦當天有拍攝工作,課程企劃就會全程參與,確保流程能夠順利進行。

 

 

聽著書殷與鈞荻細數這些流程,我能想像,這些環節要是稍有遺漏,或者時間掌控上有所閃失,那會造成後續的工作流程多麽嚴重的問題,但不論是鈞荻也好,或者余采、書殷,我似乎沒看見他們在工作中有任何慌亂的時刻。

 

別人聽不懂你想說的?你需要「降級類比」的2大技巧、3種練習提升表達力
10 個月 ago

別人聽不懂你想說的?你需要「降級類比」的2大技巧、3種練習提升表達力

 

我在教表達課時,開場都會先進行一個活動,叫做「我拍你猜」。有次,我邀請聽眾阿浩,把他帶到後台,給他一首歌。確認他知道這首歌後,我請他在聽眾面前,用手打拍子,拍出這首歌的節奏。

 

你的表達中了「知識的詛咒」嗎?

開始前,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問阿浩:「你猜等下有多少人會猜中?」阿浩想了想說:「我覺得一半吧!因為這首歌真的很簡單!」

於是阿浩開始用手打節拍:「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拍完之後,我問大家:「來,請問阿浩拍的是哪一首歌!」大家愣住,彼此互看。我說:「沒關係,猜猜看,猜錯沒關係。」

開始有人舉手回答:抓泥鰍、小星星、望春風⋯⋯但,都不是阿浩拍的歌。我還記得,阿浩當時瞠目結舌,不可置信那麼簡單的歌,竟然大家都猜不到。

其實,這是史丹佛大學曾做過的一個研究,研究者被分為「打節拍者」和「猜歌者」。打節拍者拿到一張常見歌單,要打節拍給猜歌者聽。「打節拍者」預測聽者答對率是50%,但沒想到,結果出來,聽者的答對率只有2.5%。

為什麼會這樣呢?原來,打節拍的人在敲歌時,腦海中有旋律。但是對猜歌者而言,他們是聽不到旋律的,只聽到一串敲擊聲。

從表達的角度而言,這叫做「知識的詛咒」。講者在演講時,腦內迴盪知識的旋律,所以他認為聽眾應該都知道,但沒想到,聽眾根本聽不懂。

這種狀況,特別容易發生在「知識型演講」,明明是要傳遞知識、啟迪聽眾,最後卻讓聽眾陷入五里霧之中。

 

知識型表達技巧:降級類比

教你一個我很愛用的表達技巧,叫做「降級類比」。

什麼是「降級類比」?假設你要講的知識點是A,你不要直接解釋A是什麼。你要先讓思維往下降,想想看什麼東西跟A很像,而且聽眾一定知道,這東西就是B。簡言之,降級類比就是

「用聽眾熟悉的B東西來解釋A知識」。

這樣做效果差別有多大?來,假設你今天參加一場醫學講座,主題是談「ADHD」,也就是俗稱的過動症。下面哪一種說法,比較容易讓你記得住?

第一種:ADHD是一種神經病學失調,與大腦額葉的過度不活躍模式有關,特徵是注意力渙散、過動與衝動。

第二種:ADHD就像是大腦有法拉利的引擎,卻配備腳踏車的剎車。要是能讓剎車強大一點,就能變成賽車冠軍。

一定是第二種對吧!因為第一種表達方式,你腦海浮現更多問號,什麼是神經病學失調?什麼是額葉?什麼是不活躍模式?因為這種表達,是講給有醫學背景的人聽的。

而第二種表達方式,你腦海中馬上浮現賽車和腳踏車,那是你再熟悉不過的東西了。

 

「降級類比」的兩大技巧

當然,要看你演講場合是什麼?如果是學術研討會,聽眾都是領域行家,你就盡情說行話、講術語。但如果是一般演講,聽眾都是普通大眾,你在設計演講內容時,一定要不斷「降級類比」,而這有兩種技巧。

第一種技巧是「軟化知識」

有吃過泡麵吧!你都怎麼吃泡麵的?是不是先加熱水,放個幾分鐘,等泡麵軟了再吃?有人是直接啃整塊泡麵的嗎?同樣的,你要講的知識,就像是整塊泡麵,不是不能吃,只是不可口。

你用類比熱水泡下去,知識泡麵軟了,調味料也入味了,吃起來不是好吃多了嗎?

像是我的講師朋友張忘形登上TED演講,演講主題是「我們不需要堆疊專業, …
Read More

搞懂幽默邏輯的第一式,你要先學會「刻意誤導」
10 個月 ago

搞懂幽默邏輯的第一式,你要先學會「刻意誤導」

 

(原文轉載自歐陽立中爆文學院/作者:歐陽立中)

很多人聽我演講,都會笑到東倒西歪,他們以為我天生幽默,殊不知我完全沒這天分,我唯一的天分就是「追根究底」。以前我的演講風格,就是鏗鏘有力、能量爆表,一股腦兒想把內力全灌給聽眾。結果發現大家聽到兩眼發直、頭昏腦脹。我那時才發現,越有料的內容,越需要幽默來調味。

 

幽默是表達的調味料

就像你吃炸雞,是因為酥脆口感和胡椒粉;你吃鹹水雞,是因為蔥花薑絲蒜末味;如果你只是想吃雞,那大可吃水煮雞肉就好啦!我聽了很多高手的課,像是華語首席故事教練許榮哲和注意力設計師曾培祐,他們是我認為最幽默的講師。

我也去找一堆脫口秀來看,先當稱職聽眾,狂笑不止;再當個研究員,認真分析。結果發現,幽默竟然有公式!後來我依著幽默公式設計演講,一開始的確很刻意,大家笑多半是為了賣你面子。

但久而久之,發生一個微妙的改變,就是我此後演講,很少特別再設計段子,因為幽默公式已經內化成我的語言邏輯。很多哏幾乎是脫口而出,聽眾笑到不行,我還沒意識到自己在幽默。所以我覺得,幽默表達的關鍵,不是在學習如何說笑話。而是學習怎麼把一件事重新編排,讓他打破聽眾的預期。

延伸閱讀:怎樣寫出讓人想讀的文章?把「故事」變「段子」的3大寫作技巧!

 

你一定要會的幽默公式:刻意誤導

好,那麼幽默的公式有哪些呢?第一個公式叫「刻意誤導」,公式長這樣:

(講者)鋪陳 + (聽眾)預判1 + (講者)解讀2 =笑點

這公式是我從《喜劇大師的13堂幽默課》領悟的,作者葛瑞格‧迪恩是美國知名喜劇演員,他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點:

「笑話需要兩條線。」

第一條線用來讓聽眾預判,第二條線才是講者真正的意思,而這才是笑點所在。我把他濃縮成這個簡單公式,講者先說一句鋪陳的話,讓聽眾預判你想說什麼,沒想到你卻給出另一個解讀,顛覆了聽眾的預判系統,這時就會迸出幽默的火花。

舉個例子:

第一句鋪陳是「我爺爺是在睡眠中安詳走的。」讀者根據經驗,預判講者爺爺是在家裡安詳離世。結果第二句是「但當時坐在他公車上的孩子們卻嚇得叫個不停。」這就是講者拋出的第二種解讀,讀者這才曉得原來爺爺是公車司機,離世前他正在開公車。


Read More

[jetpack_subscription_form title="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subscribe_placeholder="輸入正確電子郵件位址" success_message="訂閱成功!我們剛才已傳送訂閱確認電子郵件,請在Email中按下「啟用」開始訂閱。" subscribe_button="讓知識豐富你的生活" show_subscribers_tota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