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文字

創作如何打動人心?文字要有畫面感,影像要有故事感
3 週 ago

創作如何打動人心?文字要有畫面感,影像要有故事感

狄更斯晚期的小說,對於人物身處的場景描述,畫面感極強,讀者彷彿看到了該空間的樣貌。《好故事能對抗世界嗎?》的作者菲利浦.普曼因而說,狄更斯的小說創作,根本就是電影的先驅。 

不只狄更斯,十九世紀西方寫實主義小說家的創作,都有類近的取向。

日本學者鹿島茂,就以巴爾札克的小說中,對當時社會環境與人們從事的社交活動的描述,重現了當時的巴黎,寫出了《明天是舞會》、《巴黎時間旅行》、《巴黎夢幻拱廊街》等作品。 

不少創作方法類的作品都提醒創作人,文字要有畫面感,讓人透過文字,彷彿看到所描述的場景畫面。《超棒小說這樣寫》就提到了被許多人奉為圭臬的寫作守則,「能用演的就不要用說的」,說穿了也是希望故事陳述時,文字要能呈現出畫面感,有律動性,彷彿實際在讀者面前演出。

Photo from Pexel by Mikhail Nilov 為什麼文字創作,有畫面感比較好?

這很可能是因為人類更熟悉影像訊息的接收、處理與建構的能力,遠勝於文字。 

從腦科學的角度來看,文字(符號)是人類發明的一種人造「聯覺」系統。 

所謂的聯覺,原本是指,人的大腦能夠將五感中的任兩感串聯起來,在解析訊息時共同發生作用。 

舉個例子,沒有聯覺的人,看到紅色時,就只是知道是紅色。然而,有聯覺的人,可能在讀到紅色這個字時,聞到血液的味道(視覺與味覺連結)。 

至於文字,則是把聲音跟畫面串聯起來,形成一組抽象符號,可以讓人同時看到或聽到符號所代表的訊息,以及符號的象徵意涵。 

如此,當我們在馬路上遇到紅綠燈,看到紅色的燈亮起時,知道應該要遵守交通規則(人為建構的一套規矩),停下來等紅燈。紅色不只是紅色,還象徵停止。 

Photo from Pexel by Darius Krause

有了文字符號,人類可以將訊息儲存在文字(聲音+畫面),製造聯想,擴大認知、理解力與想像力。 

好比說,我們在武俠小說中讀到主人公被壞人追殺,跌落山谷,我們知道,主人公必然大難不死,且會有神奇的際遇,可能碰到高人傳授他武藝,或撿到絕世武功秘笈自學成材。 

跌落山谷是個隱喻,隱喻主人公絕處逢生,必將谷底翻身。 

文字創作人非常重視文字排列組合之後產生的象徵意義,而讀出文字表面沒有說的弦外之音,則是許多讀者在閱讀經典時,試圖捕捉的。 

由於是人造的連結,誕生於人類世界只有數千年,還沒寫入人類的DNA,因此,沒有人天生下來就會使用,必須透過學習使用規則,經過一段漫長時間的練習,才能內化,才能熟練使用。 

人類在漫長的文字符號建構發展使用過程中,發現了一些較能讓大腦產生感受的規則,像是押韻、對仗、反差。以及神話學家坎伯在大量閱讀人類歷史與神話故事後發現的故事法則,並寫成《千面英雄》一書,影響《星際大戰》導演盧卡斯等無數創作人。

Photo …
Read More

[jetpack_subscription_form title="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subscribe_placeholder="輸入正確電子郵件位址" success_message="訂閱成功!我們剛才已傳送訂閱確認電子郵件,請在Email中按下「啟用」開始訂閱。" subscribe_button="讓知識豐富你的生活" show_subscribers_tota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