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其他

【讀者投書】一代台詞功前輩辭世,台灣的台詞表演教學卻還沒開始
1 個月 ago

【讀者投書】一代台詞功前輩辭世,台灣的台詞表演教學卻還沒開始

三月十一日甫過世的崔小萍老師,是活躍於台灣早期廣播與電影界的導播與演員。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崔小萍跨足戲劇、廣播、電影、教育等領域,成就斐然,是後人將永久感謝與懷念的「崔老師」,文化部也在她逝世後,盡力協助處理治喪事宜,並啟動申請褒揚令的相關作業。

崔老師沒有教過我,但是,我知道她是台灣台詞表演(台詞功)教學的老前輩。

Read More

到底教育訓練是公司義務? 還是員工福利?
2 個月 ago

到底教育訓練是公司義務? 還是員工福利?

By  •  其他, 每週時書

最近公司正忙著徵才和面試,身為面試官的我常會被求職者問一個問題:「公司是否有提供教育訓練?」這讓想起先前與許多朋友所討論的問題:

到底教育訓練是公司義務?

還是員工福利?

對有些公司而言,教育訓練都是成本支出,若是在做中學,那給你的薪資,不就已經支付這筆費用了,為何還要再額外支付?

Read More

不確定為什麼要去,正是出發的理由!
3 個月 ago

不確定為什麼要去,正是出發的理由!

By  •  其他, 觀光

旅行,一定要有理由?有明確的目的?做足萬全的準備? 甚至把某些地方當成是此生得造訪、在那完成「找自己」的志業才有意義嗎? 那可不一定。 對村上春樹來說,正是因為充滿了不確定性,放開心去享受旅途遇到的一切將會更顯得難忘、有趣,且更融入當地。 如果非要給自己一個理由才安心,那麼…跟你說,在你買好機票出發的那一刻,旅行的意義就已成立~

村上春樹在書中提到曾經因為好奇、想去一探究竟在世界最極端的地方到底有什麼,於是接受了平常不會答應的邀約而去了冰島。在這段毫無預期的旅途過程,意外體會到很多關於人的生活喜好、特有種動物、吃的文化的觀察、甚至是天氣的瞬變,都讓人覺得相當新奇。(這邊就不爆雷,有興趣的話可以進到他書中的世界探探囉。)

從村上春樹的冰島行,想起前幾年也曾經因為一時好奇,就毫不猶豫的報名到蒙古沙漠種樹的國際志工團。當時身上帶著臨時在郵局兌換的50元人民幣,和一群第一次見面的夥伴一起搭機飛往沙塵滾滾的蒙古(芽~我們去的是靠近黃河沙漠化的那一段,沒有看到傳說中的蒙古大草原。)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某天和一群中國大叔大媽一起在沙漠植樹,某段小休憩時因為求環保自備水壺的團員們婉拒了大叔大媽們給的塑膠瓶礦泉水,不料大媽居然在沙漠的中心嘶喊:「台灣的同胞不喝我們祖國的水吶~~~」這戲劇性崩潰的一刻。以及在餐廳中遞上的水,永遠都是溫熱的,從炙熱沙漠植樹後回到街區的大家好不容易在旅程最後幾天終於找到冰涼飲料時,每喝下一口都覺得無比可口、珍貴。還有好多好多有趣人事依然歷歷在目,實在難忘吶。

除了旅行動機之外,村上春樹也分享關於自身的記錄習慣:旅途中如果沒有馬上記錄下來,回家沒多久就會忘記,就算偶爾想起,能撿拾的回憶也相當有限。 經本人實驗證明,也很有同感!非常建議還沒有記錄習慣的人,往後出遊可以嘗試隨身攜帶一個小本子,方便途中隨手寫下紀錄(個人也會在裡面黏貼票根、包裝紙、樹葉…等等各種東西~),特別是手寫可以真實留下當時的心情,每當再次拿起本子翻閱,就能透過筆跡重新還原現場感受。

嗯,總之,就如同村上春樹所說,旅行是一件好事,雖然會有疲倦,會有失望,但一定也會有什麼。 如果也有人問你:「那裡到底有什麼,是你所在的地方沒有的呢?」 那,就回送一句:「那裡擁有那裡才有的東西,去看看就知道了嘛!

好吧,你也動身前往某個地方去吧。

生鮮時書推薦你讀:村上春樹《你說,寮國有什麼》

競爭無用論?為何大師都要你避免競爭?
5 個月 ago

競爭無用論?為何大師都要你避免競爭?

新年初始,又到了對新工作蠢蠢欲動的時刻,該做什麼工作?換什麼工作?創什麼業?年初機會多,想清楚了也好行動!身邊有許多朋友確實正在進行新工作的洽談,自己遇到的廣告案也與主題有關,想把最近的聊天心得跟大家分享。

剛好最近《從0到1》的作者彼得提爾因支持川普再次聲名大躁,讓我又打開這本書,回味了一個令我腦洞大開的概念,希望也能給正在思考職涯規劃的人有個方向,這顛覆性的概念是:「競爭是破壞的力量!

「競爭是一種意識型態,一種充斥在我們的社會,扭曲我們想法的意識型態,我們鼓吹競爭、內化競爭的必要,而且制定相關法規,結果我們把自己困住,即使我們的競爭愈來愈多,我們得到的卻愈來愈少。」 – 彼得提爾

競爭力是一個我們朗朗上口的詞,學校教育與職訓都在教導我們如何在職場廝殺中勝出,於是我們讀同樣的書籍,透過一樣的考試題目被動地被學校選擇,在職場上也通過相同的考核標準決定升遷,就連公司與公司間也無所不用其極地增加自己的競爭力。

這樣的思維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產生的呢?

 

是效率,讓人們陷入了競爭的螺旋

從工業社會的角度來看,提倡統一標準的競爭力,是可以帶來效率的!只要制定規範,從中篩選合適的人,淘汰不合適的個體,運用統一口徑的教育讓大家符合規範,讓學校方便教學,公司方便找人,社會趨於穩定。

但時代已經不同了,富士康與特斯拉都在做機器人工廠,亞馬遜推出無人賣場,現在的勞工不僅隨時會被更低廉的跨國人力取代,連機器人都要出來搶工作。不僅是勞力密集的工作會有遇到這狀況,連寫程式等高技術工作,都有可能為了降低成本,被外包到人力更低廉的市場。

傳統教育思維,就是把我們訓練成機器,讓自己成為容易被淘汰的人力,單一化的能力養成觀念讓我們進入競爭的螺旋,要求我們做一樣動作,而不是去思考,為什麼大家要做一樣的動作?難道沒有更好的方法嗎?

與其說競爭力有問題,不如說而是關於競爭這件事,我們都想歪了!想討論這個觀念,我想從另外一本大師級著作,井上雄彥的《浪人劍客》聊起。

 

天下無雙是什麼?

《浪人劍客》改編自知名小說家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描寫宮本武藏成為傳奇劍豪的過程。

漫畫中有個故事我很喜歡,出現在單行本32與33集,當時宮本武藏剛完成一個驚天動地的作品,一口氣斬殺了吉岡一派七十多人,卻因此身負重傷,進入一段療傷的旅程。

旅途中,武藏遇到了小時候的偶像:劍鬼一刀齋,從他口中聽到一個故事。劍鬼去探訪擁有天下無雙名號的柳生石舟齋.閒聊中,他想和石舟齋討論誰才是天下無雙,沒想到石舟齋卻說:「天下間的一切都是獨一無二的,所有人都是天下無雙。」

石舟齋早已跳脫競爭的螺旋,他認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都是天下無雙,何須競爭?

武藏在與劍鬼的對決中也領悟到這個道理,一旦把所有武者放在同一標準上衡量,將劍道看作非死即生的比試,前方的路是狹隘的,是一條不歸路,但斬殺無冤無仇的對象,就能成為真正的贏家?

所以武藏拒絕了這場對決,也從這個段落開始,武藏逐漸發現所謂的「強」,定義是可以很寬廣的。井上雄彥透過石舟齋的口,說出了他對競爭的反思,唯有放下競爭思維,前方的道路才是開闊的,才能從中發現自己無限大的可能性。

 

跳脫找工作的競爭因為工作可以自己創造

彼得提爾在《從0到1》一書中提到:競爭是破壞的力量,井上雄彥在《浪人劍客》中提到:每個人都是天下無雙,兩位大師都在說同一件事:「看見自己的天下無雙,就能跳脫競爭螺旋!

競爭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花時間在關注對手的資訊,連一個小動作都不放過,而我們更應該做的,是把時間花在探索自身能力上,探索自己適合用什麼樣的方式與世界共處,找到自己與眾不同的特色,在一個小的領域中,成為獨佔事業,再逐步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不管是職場還是商業競賽,舊時代的工作攻略已不適用,人生不是運動比賽,跑不贏人你可以開車,不會開車可以游泳,沒有任何一條賽道是規定好的。

我們也早已進入一個可以創造工作的時代,就算是一個素人也可以藉由網路找到廣大的市場與特殊的需求。


Read More

唯有「愛」,才能開啟對話   婚姻平權系列文之二
5 個月 ago

唯有「愛」,才能開啟對話 婚姻平權系列文之二

By  •  其他

 

我鼓起勇氣向一位認識多年的基督徒朋友詢問,她反對修民法972條的原因。 雖然我們有多年的友情,但提起這個話題,還是非常緊張。 在長長的討論過程中,我有時也難免有情緒,但還好我們選擇了用文字來溝通,不急著在當下做回應,也不斷提醒自己要對對方的觀點保持討論的空間。因此能夠較冷靜地回答對方的問題並陳述自己的觀點。

也很感謝有正職工作又有三個孩子的朋友,願意再百忙之中和我理性討論。

事情起因於我看到朋友po文:「我不是想要歧視同志,但我反對修改民法972條」。 在同溫層裡,我們怎麼大聲宣揚都不會害怕。但要跟立場不同的人討論,大部分的人都很生疏。我想說話,但又猶豫再三。 押上友情,我鼓起勇氣詢問他反對修法的原因。

我們討論的前半部分是比較偏向理性的部份,包括修法版本的不同、性平教育等等。以下我選擇了部分對話貼上,目的是呈現討論的「過程」,請大家勿針對其中的某字某句等細節挑剔喔。

我:真心發問!請問是為什麼反對修法呢? 友人:(傳了柯志明教授明列反修法的文章給我)

我:我看完了文章,心中還是充滿疑惑 因為裡面許多論點顯然是誤解,比如說,是否相愛就能結婚。柯教授所舉的例子(父女、未成年人等等)不能結婚,這是當然,修改民法972條也不會影響這些限制,所以拿這些人就算相愛也不能結婚來同理得證同志也不能結婚,並不恰當? 諸如此類我覺得在邏輯上說不通的例子還有很多,我們也可以再挑出來討論看看 。柯教授最後總結到,他的立場就是認為同性戀不自然、不正常、不美好、不良善。 如果是基於這一點的話,所有由此延伸出來的理論都是反對同性戀而已?

友人: 能聽到你的意見,是我珍惜的。 你看完了,我感到心安。安的是我們可以意見不同,但可以交流。 贊成和反對的兩方,其中細微的想法也不同。我不打算要說服別人要有一樣的想法,但現實是,若我不試著表示我的立場,大環境的轉向是我覺得痛苦的。現在發現,對婚改,人民有許多的疑問。那麼是應該更細緻深入的處理。 發這樣的文,我也有點爭扎,我大學室友有一位在研究所走了同性感情的路,現在依然穩定。我也擔心,當我表態,是否就傷了這樣人的心 。 期待有更好的處理方式

我: 那我傳一篇文章給你看看 《給我「不反同,但有很多疑慮」的朋友,我來試著回答看看好嗎?》

友人: 如果修法後可以那麼平安就好 。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