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通勤學

【通勤學-聽時書】該如何決定手邊工作的順序?
3 週 ago

【通勤學-聽時書】該如何決定手邊工作的順序?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願知識與你同在,歡迎來到聽時書,我是鮪魚。

我有一位朋友他在新創公司做產品PM,暫且叫他小五吧!他手上有一個bug很多的產品,每天他都陷入了跟工程師改bug的輪迴中不可自拔,有時還工作到半夜,看似很辛苦,但當主管去檢視他的工作內容時卻發現,他面對一堆bug的做法是,每天改到哪裡算哪裡。

讓我們用《商業思維》來思考一下,這樣的做法出了什麼問題?

遇到工作就做,遇到問題就解決,遇到bug就除蟲,這有什麼問題嗎?一個好的工作者就該這樣做不是嗎?

想回答這個問題,讓我們翻開昨天聊到的游書帆Gipi的《商業思維》這本書,他一共分成五個章節,分別是「經營的本質」、「數據力」、「經營力」、「策略力」與「敏捷力」,今天就用「策略力」的章節來跟大家聊聊前面的問題。

Gipi過去在帶團隊時,常常會問他底下的member幾個問題:

  1. 你手上這個案子跟公司經營有什麼關係?
  2. 你手上的日常工作,跟公司有什麼關係?

或許聽到這裡,你也可以思考一下這兩個問題,看似簡單,要認真回答並不簡單。

最難的部分是,你要明白公司的戰略跟目標。聽到這兩個東西,很多人會覺得是老闆或高階主管的事,我知道能幹嘛呢?其實非常用重要。

回到前面的話題,小五明明每天改bug奮戰到半夜,為什麼不得主管歡心?答案是,小五搶了主管的女友!

開玩笑的,答案是因為小五改的bug都沒改到重點。

小五公司做的是一款音樂app,對用戶來說播放器能不能聽,是很重要的事,但小五改bug的時候卻是按照bug表單順序來改,因為播放器的bug是比較後面才討論,所以排序被放在後面。

這就導致明明很重要的功能,卻拖了好幾天才改,讓用戶怨聲載道,紛紛砍了這個app。

此外,小五公司的slogan是:「歌詞讓音樂更有魅力!」,也因此顯示歌詞這件事情,是讓小五公司的app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但小五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可想而知,他並沒有把歌詞顯示的bug列為重點修改項目。

若你明白部分乃至公司的戰略目標,清楚知道公司的價值觀,老闆重視什麼,你就可以輕鬆地對你手上的工作排出優先順序。

明白自己為何而戰,不僅工作起來更有靈魂,還可以擺脫無頭蒼蠅,或像是工作機器的鬱悶感。

當然,讓我們換個角度想,如果小五只是一名新進員工,你會發現這可能不只是小五的問題,而他是的主管或是他公司的老闆,有沒有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將公司的戰略方向,公司的使命願景,傳達給小五。

我每天都會看的Netflix,他們的人才長前陣子出了一本很有名的書:《給力》,裡面就提到Netflix高度重視溝通的文化,作者說:

「經理人花越多時間透明化地溝通及說明該做的工作、事業面臨的挑戰,以及競爭環境大局,政策,審核和獎勵誘因就變得越不重要。」

我想,唯有公司清楚地傳達自己的願景跟使命,將這些做法化作策略,並且不願其煩地,將重要的事情說超過三遍,讓每個員工都能清楚明白自己身在何處,該去何方,自然就能解決許多管理上的問題,並且培養出一位能自主判斷事情優先順序的小五。

我是鮪魚,聽時書,我們下次見。

現在加入LINE官方帳號「通勤學」週一至週五早上八點,每天5分鐘一起《聽時書》 聽生鮮時書創辦人鮪魚每日分享學習心得。

【通勤學-聽時書】公司賺不賺錢重要嗎?
3 週 ago

【通勤學-聽時書】公司賺不賺錢重要嗎?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如果你路上隨便抓住一個老闆,你問他:「開公司是為了什麼?」我相信一百個人會有一百個答案,有的人可能是要完成兒時的夢想,有的是想賺錢,有個是想要是想要扭轉某個行業,像生鮮時書的成立宗旨就是要讓知識為你所用,希望可以讓你感受到,知識能讓生活變得更美好。

讓我們來思考一下,所謂的公司使命,該如何達成呢? 答案是:賺錢。

你應該會聽人說過,他因為喜歡某間公司的理念而進去,沒想到進去後都在做賺錢的事情,他覺得這不符合他的想法,所以離職。

或許對很多人來說,公司應該要無中生有跑出一些錢,或是賺錢的讓別人去做,我來就是要做我想做的事。

如果有天,你抱著這樣的心態去創業,你才會發現,工作中有90%的事情是你不想做的。

你可能會問,難道公司最重要的事就是賺錢嗎?不賺錢的公司,就是不好的公司嗎?

我想說,人生鮮少有非黑即白的狀況,商業也是。

如果我們把所謂的賺錢,是指有盈利的話,世界上也有一間奇葩公司,完全逆勢操作。

它是一間在1977年就上市,在2018年成為繼蘋果公司以來,第二間市值破兆美元的上市公司,但近 20 年的淨利率都趨近於零,可以說是20幾年來幾乎沒賺錢度公司,在2019年的一月擠下微軟,成為全球最有價值上市公司,到底20幾年都沒有賺錢的公司是什麼樣的公司?

它就是Amazom,亞馬遜公司。

如果賺錢盈利是公司最重要的事情,難道買亞馬遜股票的人都是在炒股嗎?

想要回答這問題,你需要具備一項能力:商業思維。

本週的通勤學就要來跟你談談,商業是怎麼一回事

第一本要跟你介紹的是書,是我們本週三會跟作者游舒帆 Gipi 直播,游舒帆他待過Tutor ABC 等大公司,並且擔任多家公司的企業顧問跟講師,我覺得是台灣檯面上談商業相關內容的佼佼者。

他最近出了一本書,名稱就叫做:《商業思維》

相信我,商業思維跟腦袋一樣,真希望人人都有一個,而且不是只有老闆跟創業者要懂商業思維,身為員工的你更該懂?

你心中肯定想問為什麼?讓我來說給你聽。

我覺得最大的好處是,當你擁有全局的觀點,你就更輕鬆地做好你的工作。

通常因為位階的關係,老闆跟高階主管都在想組織跟經營的事情,員工比較多在想執行面的事,所以常在想法上有落差,容易造成溝通上的問題。

而商業思維,根據 Gipi的說法:


Read More

【通勤學-聽時書】真相與代價 4 :沒有利益攸關的真相,不要相信
4 週 ago

【通勤學-聽時書】真相與代價 4 :沒有利益攸關的真相,不要相信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願知識與你同在,歡迎來到聽時書,我是鮪魚。

這四天我們講了關於真相的許多面向:

第一講:教你不用說謊,就能靠隱藏脈絡來誤導人。

第二講:告訴你綽號是如何改變一個人的印象。

第三講:說明了真相有時不過是眾人想像的共同體。

今天最後一講,我們來談談,想獲得真相,你就該付出對應的代價。

我前兩天去參加了一個CMX的活動,CMX的全名是給社群經理的社群,是台灣第一個為社群經理 Community Manager 而創的「學習型社群」。

這裡說的社群,比較偏線下社群,創辦人是管理Airbnb 在台灣、香港房東社群的Ariel。

活動現場很多網路圈的同溫層,像是張嘉玲、出版魯蛇大大,集知會所的守謙,Yotta的忍者還有台灣吧的大象,大家聚集在一起做什麼呢?都是來聽玖樓創辦人柯伯麟的演講。

*註:本圖引用:CMX community, CC BY-NC-ND 2.0

玖樓在雙北地區共有18處共生公寓,主打的概念是:「房子是租來的,生活不是。」

我覺得,他們企圖扭轉大家對租房不好的印象,為我們的生活開闢一個新的天地。

整場演講不是走理論路線,而是很紮實地分享了創業時的思考,如何幫助每一個玖樓室友辦活動,打造出室友社群這個獨特的競爭壁壘。

(萬華玖樓 / 出處:眼花)

從一開始的創業心酸,到千萬融資的創業故事中,整場演講中最常聽到他說:「我們那時候就是運氣好。」

在創業之前,我很常研究關於創業的文章跟創業的書,那時候在圈外,很喜歡看創業故事跟理論書籍,因為這些書往往歸納的頭頭是道,我也想從中找到一個創業法則。


Read More

【通勤學-聽時書】真相與代價 3:婚姻是我們想像出來的?
4 週 ago

【通勤學-聽時書】真相與代價 3:婚姻是我們想像出來的?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今天本來不是談這個主題,但因為發生一件國際級的大事,讓我決定換一個主題,今天來聊聊:真相,其實是我們共同想像出來的。

探討這話題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此事。

去年同婚公投結果是:同性婚姻將以專法的形式立法。

但之前大法官在第748號解釋文中明確表示:必須「使相同性別兩人」獲得「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

在公投結果跟大法官釋憲衝突下,讓專法名稱出現了好幾個版本,像是「同性配偶法」、「同性伴侶法」和「共同生活法」等等…

在此爭議上,最終出爐的專法名稱是:「#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這名字有夠長,休想我唸三遍!PPT網友說得很好,這是一條 #民法超連結。

簡單來說:雖然還是專法,但內容就是直接參考民法。

草案內容避開結婚跟婚姻等字眼,但卻讓同性婚姻權利適用《民法》規定,讓同志伴侶可以結婚、合法繼承、收養血緣子女等權利,婚後的權利義務皆比照異性戀婚姻。

你可能會想,不過就是一個法案名稱,有這麼好吵嗎?如果你有聽過昨天的聽時書第十四集,你就知道名字的重要性,今天的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只要提到婚姻二字,就會觸碰到某些人的底線,挑動他們的敏感神經,令人緊張。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則漂亮地繞過了這個字眼。

然而,我們可以進一步思考的是,婚姻到底是什麼?

很多人會說,婚姻是現代社會的基礎,是愛情的墳墓,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是一男一女走入大禮堂後的結果。

我想,如果你現在隨便抓住一位路人,你問他:「婚姻存在嗎?」沒有人會回答你不存在,畢竟他可能就是孩子的爸或是孩子的媽,婚姻實實在在地存在他們的生活中。

但實際上,婚姻存在哪裡呢?法條中?身分證上?婚紗中?結婚典禮中?還是存在婚戒的鑽石裡呢?

答案是:婚姻存在你我的想像裡,它是一個「想像的共同體。」

婚姻是人類共同想像的產物,讓我們得以合作,變成家庭,形成部落,最終聚集成國家。

《想像的共同體》是一本社會學著作,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彙,是在《人類大歷史》這本書,作者哈拉瑞在書中寫過一段話:「除了存在於人類共同的想像之外,這個宇宙中根本沒有神、沒有國家、沒有錢、沒有人權、沒有法律,也沒有正義。」

許多我們認為的真相,都是我們想像出來的,我來舉一個很常見的例子:「品牌」

無論你手上拿的是Apple的iphone還是三星手機,你都會堅定地認為:「Apple跟三星是真實存在的。」

但讓我們來思考一個問題,他們存在哪裡?

如果把Apple總部燒掉,Apple 這個品牌還存在嗎?


Read More

【通勤學-聽時書】真相與代價 2:如何用取綽號的方式影響人們的想法?
4 週 ago

【通勤學-聽時書】真相與代價 2:如何用取綽號的方式影響人們的想法?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願知識與你同在,歡迎來到聽時書,我是鮪魚。

你還記得Google Glass嗎?2012年Google在自己的開發者大會上宣布了Google眼鏡的原型產品,我還記得那時候網路上關於Google眼鏡的消息整個爆炸,這也讓2012年被譽為:穿戴式裝置元年。

這款產品就算從現在的角度來看,都還是劃時代的裝置。

想像一個場景,當你帶著眼鏡出門,地圖導航直接映入眼前,跳傘坐雲霄飛車可以不用拿著相機、不用拿著GoPro就能拍下眼前刺激的畫面,甚至可以帶著眼鏡直接開線上會議,是不是很潮呢?

但事實是,連Google這樣的大公司,都無法預測一個產品的成敗。

一台1500美金,40000多台幣的Google眼鏡,是Google進軍硬體市場的一次慘敗。

它引發的爭議像是眨眼就能拍照,很容易變成偷拍大戰,沒有人喜歡在不知名的狀況下被拍照或是錄影。當時還有一篇報導寫道:「被戴著Google眼鏡的人看著,就像是他拿著相機對著你一樣,令人不舒服。」

Google眼鏡的問題變成不是產品本身太差,而是大眾觀感問題,只要有一個帶著Google眼鏡的人在你面前,你可能難以分辨他是在查看臉書訊息還是在跟你聊天,這讓人感覺很不尊重人。

這一切負面的力量,聚集成一個綽號:「Glassholes」,這是一個由Glass跟asshole結合而成的新字,中文翻譯是:「眼鏡混蛋」。

這個綽號很有殺傷力,我想沒有人想帶著一個這麼前衛又昂貴的高科技產品,卻被稱為混蛋。

網友總是可以想出各種綽號來形容某個群體,PPT上很常見的689,8+9,母豬教等等…都是這個例子,這麼做有什麼力量呢?

昨天在我們提到《後真相時代》這本書,談到了省略脈絡或是用一個新的解釋框架,會改變人們對真相的看法。

今天則要藉由「綽號」的力量,來討論名字對人的影響。

小說《陰陽師》裡面曾提過一句話:「名字,是最短的咒。」

所謂的咒,是一種束縛,名字就是我們用來束縛事物本質的一種東西。

我舉個例子,當我們把一個圓形的容器取名為:「垃圾桶」,就算他長得再漂亮,我們都不會拿他來裝晚餐。

這就是名字的力量,綽號也是。

「Glassholes」對Google眼鏡的影響很大,甚至讓官方都發出說明勸告使用者要尊重他人的隱私,不要變成一個眼鏡混蛋。

而綽號這件事,在政治選舉上,也很常被用來攻擊對手,在這裡我要介紹一個取綽號的高手:川普。

*註:本圖引用自beforeitsnews.com

《紐約時報》曾做過一篇川普的報導,他說川普有一種幫對手取綽號的奇妙能力,而我在之前介紹過《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這本書,也說川普幫對手取綽號是一種策略手段,讓人忽略細節,專注於某一個概念上。

舉個例子,川普曾抓住希拉蕊給人一種不懷好意,常常在預謀什麼的形象,加上選戰期間希拉蕊被爆出郵件被駭客入侵,但這也被川普拿來大作文章,呈現出希拉蕊好像有一些陰謀正在實行。

他也因此將希拉蕊取名為「騙子希拉蕊」(Crooked Hillary),這讓我想起前副總統吳敦義的一個綽號:「白賊義」,被取上這樣的綽號,就像一直在提醒大眾,這個人說話不誠懇,就算一開始不認同,但被說久了,或是各種解釋跟攻擊文章出爐,你對這個人的印象也會逐漸改觀。

川普不僅對競選對手如此,他也幫屢屢試射飛彈的北韓領導人取了一個綽號,叫他「火箭人」,視覺效果生動,而且蠻有創意的。


Read More

【通勤學-聽時書】真相與代價 1:真相,也能誤導人?
4 週 ago

【通勤學-聽時書】真相與代價 1:真相,也能誤導人?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願知識與你同在,歡迎來到聽時書,我是鮪魚。

想像一個場景,一位女子只穿著內衣褲落入湖中,她花了很大的力氣才爬出來,映入眼前的,是一片渺無人煙的叢林,女子即將面對未知的未來。

*圖片引用自IMDB

聽完這段描述,你想想看,你覺得這女子即將面臨什麼事呢?

如果這個女人是《地心引力》的主角珊卓・布拉克,你可能不會覺得這是一個可怕的場景。

因為她剛經歷一段太空中的生死掙扎,好不容易離開失重瀕死的狀況,脫離險境回到地球,腳踩在扎實的土地上,感受地球重力,對觀眾來說,這是一個好結局。

但如果,這場景是另一部電影的開頭,同樣的情境,女子在沒有任何裝備、沒有導航、沒有食物跟不知道自己究竟身處何地的狀況下,開始這一趟旅程,相信你對她的處境會有截然不同的想法。

現實世界如此複雜,複雜到我們難以撥雲見日。

真相藏在厚厚的雲後面,我們每個人只看見一小部分,就認為我們找到了真相。

就像我前幾天講《惡血》,我提到關於伊莉莎白・霍姆斯的正反面消息充斥在網路上,以至於人們身處其中,難以辨認他是天才還是騙子。

而錯看真相的人,可能因此投資失利,損失好幾億;是否能看清真相,是一個如此重要的課題,所以本週我想跟大家聊一件話題:真相與代價。

今天先分享這本書:《後真相時代》,副標題是:當真相被操弄、利用,我們該如何看?如何聽?如何思考?

這本書在討論一個前陣子很熱的詞彙:後真相

後真相這個詞在2016年被牛津詞典選為年度代表字,有趣的是,人們不太翻詞典,但牛津詞典年度代表字這種刷存在感的行為,還是很有效的。

《後真相時代》不是一本哲學書,作者企圖給我們一些實踐指南,讓我們在這個後真相時代可以活得清醒。

你可能對「後真相」不熟,我簡單一句話說明:

後真相這個詞的出現,並不代表真相不重要,而是代表人們逐漸不重視事件的真實性,真相變得模糊不清。

除了像是水的沸點這種事實真相外,作者提到我們容易被四種真相給誤導,分別是:部分真相、主觀真相、人為真相、未知真相

這些真相裡面不含謊言,不含假話,不含陰謀論,它們由實實在在的真話組成,但這也是可怕的地方。

還記得上面提到的故事嗎?一名女子從湖裡爬出來,你覺得她是歷劫重生,還是即將進入一個危險的叢林求生記,取決於你對這名女子前後脈絡的理解。

如果今天你想要讓人擔心這名女子,藉此發起對於相關議題的募款。

你該做的事,就是「省略脈絡」,不要讓觀眾知道這名女子其實是逃到地球來,她很開心重獲新生,而是引導觀眾去看叢林裡面的毒蛇猛獸,對比手無寸鐵的女子,借此引發人們的同情心。

重點是,在這個過程中,並沒有人說謊,只是女子脫離險境的脈絡被省略了。對人們呈現部份真相,人們很討厭謊言,但只要對人們呈現部份真相,就能操控他們的想法。

除了脈絡會誤導你,脈絡的不同也會形成一種解釋框架,讓同一件事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真相。

如果你身處台灣,你會發現藍綠不是兩種顏色,而是兩個陣營,兩陣營的人對同一件事情會各自形成一種解釋框架。

*圖片引用自中時電子報

讓我舉個例子:前陣子習近平發表「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談話,藍綠雙方對此事件的想法就截然不同。


Read More

【通勤學-聽時書】如何讓花掉的錢流回來?
1 個月 ago

【通勤學-聽時書】如何讓花掉的錢流回來?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願知識與你同在,歡迎來到聽時書,我是鮪魚。

如何讓花掉的錢流回來?看到標題你可能會疑惑,錢花掉就花掉了,怎麼流回來?難道錢也會鮭魚返鄉嗎?並不是。

我最近讀了一本書,書名就叫做:《花掉的錢都會自己流回來》

這本書並不厚,本質上也不是一本理財書,而是教你如何將工作跟興趣綁在一起,打造出一個金錢螺旋。

什麼是金錢螺旋呢?

白話來說,就是當你把錢投資在興趣,讓你的興趣好到能替你賺錢,是不是花掉的錢又流回來了呢。

但這些賺回來的錢可不能拿去打賞給直播主,而是你要繼續投資興趣,增強技能,下次就能賺到更多的錢,持續進入一個正向循環,達到人生的複利效果。

實際上怎麼做,書中有提到以下三個步驟:

  1. 做自己喜歡的事,並持續下去。
  2. 投資興趣,讓它能夠帶來收入。
  3. 藉由興趣得到報酬,並且用在與自身興趣相符的領域,繼續提高能力。

舉一個作者自己的例子,他是一名日本知名的讀心師,他年輕時研究AI人工智慧,跟讀心師一點關係也沒有,但他對於人類心理及行為的運作模式很感興趣。

他透過持續磨練,並且以讀心師的稱號上電視,把賺錢來的錢用來學習,最終創造出新職業,他是首位也是日本唯一一位心靈魔術師。

讀到這邊讓我想起幅允孝先生,他是日本首位「選書師」。

一般聽到選書師,可能以為只有書店會需要,實際上沒這麼簡單,他服務的範圍可包含動物園、大學,銀行等等場域。

他會根據不同的空間、文化跟來往的顧客,來考慮現場應該放置哪些書。

這個新職業會誕生,也是因為他對閱讀這件事的熱情,加上他不斷優化自身能力,所形成的金錢螺旋。

然而這裡有一個思考的誤區,很多人會覺得,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比錢重要,實際上不是這樣。

以選書師幅允孝為例,他本來是一名書店店員,熱愛閱讀的他,每天從事跟書有關的工作,根本身處天堂,但有個問題是,書店店員的薪水實在太低了,雖然周圍圍繞著他熱愛的書,但他卻無法盡情地買書。

等到他離開書店,換到另一份比較高薪的工作,他才有大筆的閒錢去買書,投資自己的興趣。

錢重要嗎?我想我們該記住的是,錢不該是人生目標,而是一個工具,這個工具能讓我們培養興趣,把興趣變成可以生財的技能,再用這個技能賺到的錢繼續強化興趣,增加我們生活的幸福感。

打造一個無限循環的金錢螺旋,就是《花掉的錢都會自己流回來》這本書的主要核心。

但你可能會想問,這件事會發生,必須要我已經有感興趣的事,如果沒有這件事,該怎麼辦?我想說:「別難過,很多人跟你一樣。」


Read More

【通勤學-聽時書】記者是如何瓦解身價90億的邪惡聯盟《惡血》系列文 4
1 個月 ago

【通勤學-聽時書】記者是如何瓦解身價90億的邪惡聯盟《惡血》系列文 4

*註:首圖來源 frenchly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願知識與你同在,歡迎來到聽時書,我是鮪魚。 1970年代的水門事件,因為《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等報紙的大肆報導,導致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下台,而《惡血》這起3000億的大騙局,也被稱為新時代的水門事件,這場花費三年半時間寫成的調查報導,無疑是媒體的一場勝利。 這篇報導究竟如何產生的?讓我慢慢說給你聽。 第一個重要的環節,是當霍姆斯接受《紐約客》雜誌採訪後,影響力突然暴增,消息突破創業同溫層,被更多人看見,其中一位重要人物是:亞當・克雷伯。 亞當是一位病理醫師,也是一位部落客,他在自己部落格上質疑伊莉莎白・霍姆斯提出的研究很單薄,不像她形容得這麼神。 這些消息被相關人士看到,他們給了亞當一些線索,希望亞當可以多寫一點。 但亞當認為自己是業餘部落客,又是醫生,不是名偵探柯南,也不是全職的調查者,所以他決定把這個線索交給專業人士,也就是本書的作者《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凱瑞魯。

有趣的是,《華爾街日報》正是第一家公佈霍姆斯成就的媒體,沒想到也成為摧毀她的媒體。

凱瑞魯雖然手上有些線索,但還是二手資料,他需要待過公司願意爆料的吹哨人,他找到的第一位,是Theranos前實驗室主任:艾倫。 艾倫知道儀器數據有問題,他曾提醒高層不該正式上線,他為了保護自己,把公司的郵件轉到自己的gmail信箱,用來證明自己曾對高層說明顧慮。 然而在他離職時,他被公司糾纏,要他簽署一份保密切結書,把自己gmail信箱中轉寄過的信刪掉,艾倫當然不願意。

但他請來的律師卻告訴他,面對財產幾乎無上限的Theranos,就算最後沒告成,四處奔波法庭跟媒體攻擊也有可能讓艾倫身敗名裂。 懷著這種恐懼,一開始艾倫是不太願意跟凱瑞魯談,因為要是被公司知道自己有跟記者接觸過,肯定又是另一次的法律戰爭。 但最終,他還是勇敢地站出來爆料,因為他實在很擔心病人在收到不精確的檢驗結果後受到傷害,同樣的擔心也發生在另一位員工,泰勒・舒茲身上。

他的身份很特別,他是董事會成員前美國國務卿:喬治・舒茲的孫子。   他在加入公司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從一開始超級熱血,到發現愛迪生機器內部看起來像是一個機械手臂綁著滴管,沒有什麼高級的微流控裝置,再到發現公司每一方面都不及格,他決定跳出來匿名爆料,除了擔心病人安危,也避免身為董事會成員的爺爺名譽受到傷害。 我在書中看到一個有趣的事,我想大家肯定以為,面對這種大爆料,記者肯定要隱藏好,不能讓自己手中的資料被看見,才能把對方殺得措手不及。

《華爾街日報》有一個「不驚訝原則」(no suprises)。報導刊登之前,記者會把手中掌握到的資料,拿去給報導的當事人看,給他充分的時間反應跟提出說明。

只可惜身為公司的老闆,霍姆斯雖然派出了公關團隊或律師來應戰,自己始終沒有接受採訪。

在凱瑞魯調查的過程中,霍姆斯幾度對他施壓,無論是找律師來威脅記者,恐嚇提供消息給記者的人,還找上了《華爾街日報》的大老闆梅鐸。 梅鐸展現了媒體集團老闆應該有的風度,儘管他投資了一億兩千五百萬美元,是霍姆斯最大的投資人, …
Read More

【通勤學-聽時書】創業投資人,投的是什麼?棒球嗎?《惡血》系列文 3
1 個月 ago

【通勤學-聽時書】創業投資人,投的是什麼?棒球嗎?《惡血》系列文 3

*註:首圖來源 vanityfair.com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經過昨天和前天介紹,我想大家應該對《惡血》這本書跟伊莉莎白有初步的認識了,我們來說個有趣的數據,根據統計,去年Theranos解散後,投資人損失將近10億美元。

想想看,10億美元換成一張張的鈔票,要拿去丟水裡也要丟好一陣子,卻在這場騙局中瞬間蒸發。

可能你會說,這都是因為這些人太貪心,但事實沒這麼簡單,當然啦,投資都是想賺錢,以霍姆斯的案例來看,她是真的有改變世界的可能性,支持他的早期投資者,並不是頭殼壞去,而是真有勇氣。

你想想,如果時間拉回2004年,你會掏出真金白銀,來投資一位整天穿著牛仔褲,看起來屁屁的哈佛輟學生嗎?如果你不敢,那你可就錯過投資馬克左克伯跟他的臉書帝國了,那可是數以百倍的投資回報率。

如果你這幾年有注意創業圈的新聞,你可能會聽到很多關於創投的事蹟,今天我想藉由《惡血》這本書來談談,創投是怎麼一回事。

創業投資或稱風險投資,英文縮寫VC,台灣一般簡稱「創投」,指的是由創投公司、或基金,投資具有潛力的新創團隊,這筆投資常常有去無回,但也因為風險極高,報酬相對高。

銀行家阿瑟·洛克(Arthur Rock),可說是創業投資之父,他在創業都還在自己掏錢的時代,就透過幫人募資,幫助我們熟知的Intel公司成立,自己也成了Intel董事長。

而洛克也在1978年投資Apple 5萬美元,這筆錢在蘋果上市後,只花了兩年,就漲了200多倍。

你可能會想,當代兩間重要的科技公司他都有投資,所以他對趨勢了解很深囉?

但其實洛克的名言是:

「投資投得不是產品,而是投人。」

投資就是投人,這在創業圈已經不是秘密,但對圈外人來說,可能是一個難以理解的事。

你想想,在投資股票時,你會對這間公司的產品跟未來發展進行一番調查,做點功課,用來評估這間公司未來會不會賺錢。

但創投面對的公司,往往都是很早期的狀態,以生鮮時書為例,我們幾次見創投的經驗,那時通勤學只有一份簡報,還有一個剛開發好,只有在我手中才不會出錯的產品雛形,這種時期,不管是投資人還是創業者,往往都抓不準未來的發展性和可能性,能夠評估的,只有創辦人的背景、人格特質和態度。

說到這我想你可能也懂,為什麼投資人可能沒見過伊莉莎白・霍姆斯保密到家的產品,對生技產業一點都不熟悉,仍願意大筆大筆的投資下去。

對投資人來說,伊莉莎白的哈佛背景,模仿賈伯斯的高領毛衣,異於其他女性的低沈嗓音,對於改變世界的熱忱,都是極為加分的選項。

除了伊莉莎白的特質,前期加入的投資人,早期團隊成員,這些都是判斷這筆生意會不會成的依據,我想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投資人不等產品成功上市再投資,要在這麼早的階段就加入呢?

這也引出阿瑟·洛克的第二個投資法則:

「越早投資,越有機會獲得超額回報。」

《惡血》書中有個段落,邁克是一位創投,他在一開始錯過了Theranos的投資,那時候公司估值才四千萬美元,後來加入時,估值已經高達六十億美元,假設他一開始有投資,現在已經獲利15倍之多。

這就要說到創投圈的一個常態,一個成功的創投基金,他的收入往往是由他們投資最成功的一兩間公司帶來的,簡單來說就有點像是我們常聽到的80/20法則,百分之八十的收入由百分之二十的公司所創造。

對於投資Theranos的創投而言,比起投錯被騙錢,他們更怕錯過好公司。

昨天跟大家介紹霧件這個詞,今天再介紹一個名詞FOMO,fear of missing …
Read More

【通勤學-聽時書】分辨一個人是英雄還是騙子有多難?《惡血》系列文 2
1 個月 ago

【通勤學-聽時書】分辨一個人是英雄還是騙子有多難?《惡血》系列文 2

*註:首圖來源 Business Insider

《通勤學》是生鮮時書2019全新計畫,一個line原生的音頻學習平台,想利用每天通勤時間充實聊天話題嗎? 點此關注《通勤學》

聽完昨天關於伊莉莎白・霍姆斯的介紹,你可能會想問,圍繞著Theranos投資、合作跟工作的人都是傻子嗎?

Theranos的最高峰有八百名員工,但流動率極高,從底層到高管來來去去,離職率高到我在閱讀過程中都懶得去記姓名了,甚至很多是因為一些莫名小事被轟走的,都沒人想出來爆料嗎?

讓我們跳開《惡血》這本書的內容,試想一個狀況。

台灣現在橫空出世一名女性創業家,打造一個有未來性的產品,輕輕鬆鬆就能改變世界,受到大批投資人追捧,公司估值極高,堪稱台灣最強新創公司!

她上遍各大媒體,商業週刊、天下雜誌,或網路媒體像是生鮮時書,我不知道他來上生鮮時書幹嘛,反正就是來了,各大新聞台24小時報導她,都是好評,連她早餐吃什麼都是新聞,人氣爆棚的程度就像韓國瑜或是韓國TWICE的子瑜。

而你,是她公司的離職員工,或是跟他合作不愉快的商業夥伴,你在臉書上爆料產品其實瑕疵很多,甚至很多數據造假,得到一些受害者相挺 。

但現實是,她的粉絲出來護航,她的豪華董事會成員出來力挺,她的王牌律師在你背後非常火,幾天後,她魅力無比的演講跟發言持續在媒體露出,她依舊是女皇級的人物,而你早就被鄉民遺忘。

你講的話,會有多少人信?

尤其像霍姆斯這種,媒體熱烈追捧她,又拿到好幾億美元的投資,宣稱自己跟輝瑞藥廠,美國國軍等國際級大企業合作,背後又有美國前國務卿、前墨西哥首富撐腰。

撇開公司層面,回到霍姆斯的個性,書中提到她目中無人,曾希望工程部門能輪班24小時工作,一週七天無休,比華航機師的過勞還可怕,為了保護機密監控員工,甚至連其他公司的人來開會,要去上廁所都要有人陪同。

也有不少前員工跟身處高位的投資人提到她時,說她是他們見過最聰明的人之一,是個能言善道的銷售高手,能賣冰淇淋給愛斯基摩人,她是個激勵專家,把公司當成宗教在經營,產品第一,為了目標堅持到底,努力不懈,甚至一天只睡四個小時。

為了做好產品不惜得罪人,這在矽谷乃至整個創業史上,以暴君式統治聞名的人還不少,像是霍姆斯的偶像賈伯斯,特斯拉的創辦人馬斯克都是這樣的人。

上面說過的那些現實條件攤在你面前,你可能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討厭錯人了,甚至還會開始想,那些假造數據的傳言,是不是有人惡意中傷。

我想,這就是《惡血》這本書真實的狀況,也是騙子之所以難以被辨認的原因。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你可以在網路上找到各種角度的訊息,批評他的,喜愛他的,讓人難以辨識其真偽,這也讓騙子能更輕易地偽裝自己。

有一個大家可能不太熟悉的名詞:霧件,迷霧的霧,事件的件。這是一個1980年代的詞,用來形容創業者過分樂觀,一開始大肆宣傳,誇大功能,但花了好幾年才能真的將軟體或是技術實現,有的時候甚至還做不出來。

過度承諾是矽谷創業圈的一種文化,蘋果、甲骨文甚至微軟一開始都出現過這個問題,甚至是廣告做得比產品好。

蘋果傳奇的1984廣告就是因為大獲成功,成為傳奇廣告,反而凸顯了他的產品:麥金塔電腦一代有多難用。

(建議你可以打開聲音,聽聽霍姆斯刻意學習低沈的嗓音講話,真的很有說服力。)

而霍姆斯也是在這樣的文化下,去思考跟打造自己的公司,她說服別人時展現的自信,在TED或是其他演講中侃侃而談的樣子,都不像是做錯事的小女孩,而是一支勝利隊伍的將軍。

她以為自己可以在這些表演中,逐步獲取資源,透過這些資源,讓假造的數據,還有假造的產品慢慢成真。

只是她忘了一件事,她做的是一間醫療公司,書中提到一個關鍵數據:「醫生有七成的治療決策源自實驗室的檢驗結果。」霍姆斯用假造的技術,產生假造的結果,不單單只是讓大家期望落空,而是會危害人命的。

看到這裡我有一個體悟:

「一個創辦人把時間花在哪裡,公司的成就就在哪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