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設計

你的商品如何賣出去?「文創教母」Grace 靠美學打造品牌新指標
2 週 ago

你的商品如何賣出去?「文創教母」Grace 靠美學打造品牌新指標

By  •  設計

 

在一切才看似要到達巔峰時,後期的快速展店策略,加上環境不景氣,讓Grace才驚覺自己的財務金流轉不過來。讓整體營收開始往下滑,連她都不知道如何掌控這個情勢…

眼前人稱「文創教母」的Grace,數十年在文創品牌打滾的經驗,看似光鮮亮麗,背後她卻比其他人付出更多努力。

這天我們來到民樂街的辦公室,白色的傢俱擺飾和她的衣著一切都相互和諧。我們請Grace 和我們分享一路從寢具業、好樣VVG到未來式,是什麼樣的核心價值支撐她走到現在呢?

身為 Planner 就是用企劃去拿生意

在寢具業待了十年,當時的她以為具有十年寢具品牌操作經驗的她,應該只要花1/3的力氣就可以,沒想到,真的要做好一件事,還是要花200%的精力才行。

從寢具業轉戰餐飲業,Grace總是在下定決心後,一頭栽進去拼了命地努力做。思考小餐廳如何運用所有設備、人員,再創造另一個事業,把業績變大。想著想著,她發現可以幫人做Party,就開始做起「外燴(catering)」的生意。

由Grace開始做起的Catering在業界開始塑造出一個模式。她認為這個模式是相當重要的,做任何生意一定會有一個商業模式,看你如何建立,並讓大家去跟隨,擴大經濟規模。

隨著發展迅速,好樣陸續開立更多實體空間,像是餐廳、書店、BnB。二十年來,仔細一數好樣大約每一到兩年就開一家店。以前的東區很熱鬧,打開了市民大道一帶的新樣貌。前後不到兩百公尺的巷子裡,形成一個VVG聚落,成為一個特殊景象,同一個體系卻不同風格和內容的店。不管是外國人或本地人,在同一條街上體驗到各式事情。

自己在好樣的前十三年,大概就是在這條巷子裡面,沒有走出去過。

 

一間Bistro到整個風格品牌體系

 

好樣VVG以獨特生活風格,成為美學風範和品牌楷模。

開始進駐各種型態的空間,比如在學學文創開好樣小小(複合式親子餐廳);在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開第二家書店好樣思維,而後也在松菸誠品開了VVG Action(好樣情事),同樣的體系卻展露不同的面貌。2012年,好樣本事更被選為全球最美的二十家書店之一。

好樣本事

 

其實在二十年前,Grace並沒有任何的規劃。離開上一個地方到一個新的公司,好樣這是一個對Grace而言全然不熟的地方。她認為,不熟的地方只有靠「學習」兩個字才能發展,學習向不會的領域需要累積之前經驗和基礎概念去發展而成。

 

不管發展什麼事,所有的事都要基於一個你想要做這件事,你必須擁有熱情、去做好這個事情。

 


Read More

談品牌美學,先問有沒有一雙判斷美感的眼睛  —— 專訪好氏研究室總監陳易鶴
3 週 ago

談品牌美學,先問有沒有一雙判斷美感的眼睛 —— 專訪好氏研究室總監陳易鶴

By  •  設計, 其他

 

「美學」是讓品牌得以走得更高更遠的要素。

品牌要活得漂亮,得具備一定水準美感高度。但美感又如何擺脫主觀,準確針對市場需求?

 

 

這天,我們來到了好氏研究室剛翻新完成的工作室,總監陳易鶴聊起他十餘年的品牌經驗,一直到兩岸市場的現況。

他仰賴精準洞悉市場的眼光,帶領好氏以研究精神挖掘每個品牌的核心。幫客戶設計品牌,如果沒有走在同一條思路上相互成長。其實,他寧可不要這樣的合作關係。

 

接案心態三階段:從聽話到明確傳達

 

「好氏研究室」陳易鶴是出了名的慎選客戶,回溯過去12年來,起初總想找相當多的案子來一展所長,想盡辦法達到客戶要求,這是第一階段。接著是第二階段,會進一步希望找到契合、聽話的客戶,但卻發現想傳達的東西仍不夠明確。

「現在的他,已經進入第三個階段,轉變為:我有一個想要傳達的事情。」

如果對方不在想傳達的範圍內,就不會接此案。

通常第一次聊完後,腦海裡會出現一個很明確的畫面。如果客戶接不到、想像不到,可能就不會合作。以目前接案的比例,5個裡可能高達3個都不會接。

講到接案的堅持,他認為很多大公司需要層層溝通,由下到上的冗長程序容易造成混亂。

因為很怕遇到窗口錯誤傳達,或是給出不重要的意見。因此,真要說有什麼堅持,就是他只跟老闆溝通,碰不到老闆或決策性的窗口就不做。在設計公司接案的慣例來說,這種把錢往外推的堅持顯得特立獨行。但這樣的堅持,好氏同樣也呈現在作品的美感上。

 

反其道而行 做不浪費生命的設計

 

像好氏這樣個性比較強、小型的設計公司,反而容易接觸到有獨特個性的客人。

現在於中國接案的機率會比較高,他們常覺得設計公司提出的這個判斷很有趣。

「在不浪費生命的狀況下,就是做我想要做的。」

慢慢地,他發現聽客戶的話,案子可能會過,但陳易鶴自己想到的東西可能還比對方還多。如果是為了賺錢的設計公司,只要聽話就能拿到錢,但對他來說,這只是在浪費生命。

除此之外,他會去判斷這個客戶的美感和開放度,「一種是美感很差,但他完全信任我; 另一種是美感比我還要強,就能夠從他身上學習,但是我是沒遇過」,陳易鶴笑著說。

對自己的美感強度比對方還要強的情況下,信任是過程中最重要的事,使得雙方合作起來彼此舒服。

他也提及,判斷點子對或不對,必須對市場非常了解,不然其實不會敢打這個包票。設計師不敢承接這個責任,多半也賠不起,否則就是它是業績,是個很現實的東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