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設計

角色想要活下來有多難?臺灣吧X毛毛蟲文創X三貝多的IP行銷策略這麼做!
1 個月 ago

角色想要活下來有多難?臺灣吧X毛毛蟲文創X三貝多的IP行銷策略這麼做!

 

IP這個詞,近年在台灣已經不是陌生詞彙。

人人口中的IP,你真的了解它背後的產業是如何運作嗎?

前陣子在台灣掀起風潮的《返校》,從遊戲改編成電影,創下破億票房,成為跨界合作行銷,蔚為台灣原創IP經典。

事實上除了遊戲產業外,台灣插畫角色授權產業已行之有年,更在國際間成為獨樹一格產業樣貌。

IP是一塊人人都想吃得大餅,你了解它多少?

IP 所指得,是指智慧財產(Intellectual property)。

IP在跨領域的應用上,指得主要是從資產到可被複製的產品內容。

今天我們的三位主角,來自毛毛蟲文創的創辦人Kate張凱童、臺灣吧行銷經理Elephica林欣樺和三貝多股份有限公司的事業開發課長Will盧柏安。

圖像授權都是他們業務範疇一部分,但這三個代表性IP指標卻用不同模式,證明這個產業有多種可能的實踐。

 

把角色當小孩養,為人不知的辛酸血淚

臺灣吧所產製內容面向,包含歷史、哲學、法律、教育議題、地方文化、經濟學,催生「黑啤與啤下組織」等角色IP。

臺灣吧行銷經理Elephica,本身是念企管、行銷與財金,對文化創意產業最有熱忱。經歷卡通電視兒童年代,喜歡觀察電影劇集角色發展曲線。從臺灣吧的粉絲變成員工,一直到現在擔任臺灣吧的行銷經理。

她負責接洽外部商業合作,以及接下來的企劃、行銷,讓黑啤可愛地出現在各個地方,簡單來說就是帶黑啤出去玩的乾媽

對角色投注超過乾媽級的情感,希望當家小生黑啤每天吃飽睡好。

圖片由臺灣吧提供

 

進入臺灣吧四年來,她曾負責角色合作的品牌,包含3M、VISA、元大金控、外貿協會、台灣高鐵、台灣萊雅、台灣微軟、台灣福特汽車、家扶基金會、國泰金控、國家人權博物館、紫藤廬、誠品書店、翰林出版社等,跨足的產業領域可以說是包羅萬象。

而身為黑啤乾媽的Elephica說到,灣吧在圖像授權業務發展上,現階段遭遇到的最大困境,就是目前還沒辦法放手

黑啤與啤下組織還是非常年輕的角色,外在形象定位尚未完全。

因此臺灣吧傾向即使是外部合作仍然由自家的設計師操刀,一方面有最貼近角色個性的細節設計,一方面兼顧品質,但整體案件量就會受到我們自己的產能限制。

Elephica說自己是擔任角色黑啤的乾媽,另外團隊裡還有人擔任乾爸,也就是這個角色的製作人。團隊面對角色的共識決,要換一個腦袋思考角色會怎麼做!

這個工作可以想像是角色的經紀人、保母、乾媽,必要的時候須把屎把尿,會有許多雜事細節需要處理。


Read More

《讀曆書店2020》你所不知道的細節,日曆進化過程全公開!
2 個月 ago

《讀曆書店2020》你所不知道的細節,日曆進化過程全公開!

如前篇選句秘辛所說,《讀曆書店 2020》的主題是「這一票,我投給未來」,希望透過台灣新人作家的作品充滿大家的2020;但在整體產品的呈現上,又有哪些是延續前一代的設定,又有哪些進行優化或新增的呢?

首先說說延續前代設定的部分;在首次和設計師Dyin討論讀曆書店的設計方向時,我們很快地就決定要將整個外觀保留下來,尤其是「古籍線裝」的部分,即使做工繁複,也要保留。為什麼?

「從書中摘取金句」是讀曆書店最大的特色,所以如何呈現書籍的意象,就是一個重要的課題,所以從2019年的讀曆書店開始,我們就將整本以「古籍線裝」來呈現書籍的直觀聯想;

在討論產品優化時,我們毫無疑問的留了下來,這也將成為未來代代延續的產品外觀設定。

在產品的優化調整上面,我們針對這次的策展主題「這一票,我投給未來」及消費者的回饋進行調整,不管是在產品的使用體驗或者是閱讀上的驚喜,也都有加入了不同的巧思;也在開發產品的途中,遇到了許多幫助我們的貴人們,讓我們的讀曆書店可以順利的優化完成!

配合主題的設計巧思

「推廣台灣新人作家」的主題定調後,Dyin立馬彈出「耳目一新」、「創造力」、「未被磨去的稜角」、「生命力」的關鍵字,所以在整體外觀上面才有了以下的設定:

  • 雙色印刷以黑色搭配螢光綠呈現:2019年的讀曆書店雙色印刷的用色,帶給人相對沈穩的大人味,但搭配今年的新人作家,勢必該來點改變,所以我們將原本的綠色轉為螢光綠,希望可以透過螢光綠的點綴更加洋溢青春的氣息些。
  • 外殼顏色除了原本經典的讀曆綠之外,多了一款讓螢光色更為搶眼的原始灰:為了挑出第二個外殼顏色,也是內部經過一番激辯後,才誕生了現在的第二個顏色「原始灰」。為什麼選了一個這麼平的顏色?因為他能使內頁的螢光綠,更加搶眼,所以如果喜歡跳色的你,千萬不要錯過這款顏色的搭配。
  • 外盒上的讀曆書店小人偶也跟著成為一個具有腦洞開的爆炸頭角色:2019的讀曆小人,帶著帽子安穩坐在椅子上讀書;但2020年的讀曆小人,手中拿著具有創造力和新氣息新人作家的書籍,頭髮和想法同時也都跟著爆炸了起來,所以Dyin在這次的外盒小人身上,也有做了細微的調整。

如果是擁有2019讀曆書店的朋友,拿到商品之後請務必細細端詳一下兩位小人偶的些微差異。

 

蒐集修正意見並且重複試做

對於2019年的讀曆書店,我們斷斷續續有收到使用者的反饋,在每天的使用中,也有發現產品可以優化的地方,最後透過使用者的反饋、問卷調查的回覆內容、IG上面分享讀曆書店的使用情況以及我們自己的使用狀態,確定必須要修改的部分:

  1. 整體外殼的堅挺程度,需避免用久之後上方屋簷過重導致背板凹折的問題
  2. 開始使用的凹折方法較複雜,錯誤使用後可能會站立不穩
  3. 內頁設計在閱讀動線上,有時候會被屋簷擋住部分文字
  4. 撕線不夠密集導致無法完整將頁面取下收藏


Read More

你的商品如何賣出去?「文創教母」Grace 靠美學打造品牌新指標
6 個月 ago

你的商品如何賣出去?「文創教母」Grace 靠美學打造品牌新指標

By  •  設計

 

在一切才看似要到達巔峰時,後期的快速展店策略,加上環境不景氣,讓Grace才驚覺自己的財務金流轉不過來。讓整體營收開始往下滑,連她都不知道如何掌控這個情勢…

眼前人稱「文創教母」的Grace,數十年在文創品牌打滾的經驗,看似光鮮亮麗,背後她卻比其他人付出更多努力。

這天我們來到民樂街的辦公室,白色的傢俱擺飾和她的衣著一切都相互和諧。我們請Grace 和我們分享一路從寢具業、好樣VVG到未來式,是什麼樣的核心價值支撐她走到現在呢?

身為 Planner 就是用企劃去拿生意

在寢具業待了十年,當時的她以為具有十年寢具品牌操作經驗的她,應該只要花1/3的力氣就可以,沒想到,真的要做好一件事,還是要花200%的精力才行。

從寢具業轉戰餐飲業,Grace總是在下定決心後,一頭栽進去拼了命地努力做。思考小餐廳如何運用所有設備、人員,再創造另一個事業,把業績變大。想著想著,她發現可以幫人做Party,就開始做起「外燴(catering)」的生意。

由Grace開始做起的Catering在業界開始塑造出一個模式。她認為這個模式是相當重要的,做任何生意一定會有一個商業模式,看你如何建立,並讓大家去跟隨,擴大經濟規模。

隨著發展迅速,好樣陸續開立更多實體空間,像是餐廳、書店、BnB。二十年來,仔細一數好樣大約每一到兩年就開一家店。以前的東區很熱鬧,打開了市民大道一帶的新樣貌。前後不到兩百公尺的巷子裡,形成一個VVG聚落,成為一個特殊景象,同一個體系卻不同風格和內容的店。不管是外國人或本地人,在同一條街上體驗到各式事情。

自己在好樣的前十三年,大概就是在這條巷子裡面,沒有走出去過。

 

一間Bistro到整個風格品牌體系

 

好樣VVG以獨特生活風格,成為美學風範和品牌楷模。

開始進駐各種型態的空間,比如在學學文創開好樣小小(複合式親子餐廳);在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開第二家書店好樣思維,而後也在松菸誠品開了VVG Action(好樣情事),同樣的體系卻展露不同的面貌。2012年,好樣本事更被選為全球最美的二十家書店之一。

好樣本事

 

其實在二十年前,Grace並沒有任何的規劃。離開上一個地方到一個新的公司,好樣這是一個對Grace而言全然不熟的地方。她認為,不熟的地方只有靠「學習」兩個字才能發展,學習向不會的領域需要累積之前經驗和基礎概念去發展而成。

 

不管發展什麼事,所有的事都要基於一個你想要做這件事,你必須擁有熱情、去做好這個事情。

 


Read More

談品牌美學,先問有沒有一雙判斷美感的眼睛  —— 專訪好氏研究室總監陳易鶴
7 個月 ago

談品牌美學,先問有沒有一雙判斷美感的眼睛 —— 專訪好氏研究室總監陳易鶴

By  •  設計, 其他

 

「美學」是讓品牌得以走得更高更遠的要素。

品牌要活得漂亮,得具備一定水準美感高度。但美感又如何擺脫主觀,準確針對市場需求?

 

 

這天,我們來到了好氏研究室剛翻新完成的工作室,總監陳易鶴聊起他十餘年的品牌經驗,一直到兩岸市場的現況。

他仰賴精準洞悉市場的眼光,帶領好氏以研究精神挖掘每個品牌的核心。幫客戶設計品牌,如果沒有走在同一條思路上相互成長。其實,他寧可不要這樣的合作關係。

 

接案心態三階段:從聽話到明確傳達

 

「好氏研究室」陳易鶴是出了名的慎選客戶,回溯過去12年來,起初總想找相當多的案子來一展所長,想盡辦法達到客戶要求,這是第一階段。接著是第二階段,會進一步希望找到契合、聽話的客戶,但卻發現想傳達的東西仍不夠明確。

「現在的他,已經進入第三個階段,轉變為:我有一個想要傳達的事情。」

如果對方不在想傳達的範圍內,就不會接此案。

通常第一次聊完後,腦海裡會出現一個很明確的畫面。如果客戶接不到、想像不到,可能就不會合作。以目前接案的比例,5個裡可能高達3個都不會接。

講到接案的堅持,他認為很多大公司需要層層溝通,由下到上的冗長程序容易造成混亂。

因為很怕遇到窗口錯誤傳達,或是給出不重要的意見。因此,真要說有什麼堅持,就是他只跟老闆溝通,碰不到老闆或決策性的窗口就不做。在設計公司接案的慣例來說,這種把錢往外推的堅持顯得特立獨行。但這樣的堅持,好氏同樣也呈現在作品的美感上。

 

反其道而行 做不浪費生命的設計

 

像好氏這樣個性比較強、小型的設計公司,反而容易接觸到有獨特個性的客人。

現在於中國接案的機率會比較高,他們常覺得設計公司提出的這個判斷很有趣。

「在不浪費生命的狀況下,就是做我想要做的。」

慢慢地,他發現聽客戶的話,案子可能會過,但陳易鶴自己想到的東西可能還比對方還多。如果是為了賺錢的設計公司,只要聽話就能拿到錢,但對他來說,這只是在浪費生命。

除此之外,他會去判斷這個客戶的美感和開放度,「一種是美感很差,但他完全信任我; 另一種是美感比我還要強,就能夠從他身上學習,但是我是沒遇過」,陳易鶴笑著說。

對自己的美感強度比對方還要強的情況下,信任是過程中最重要的事,使得雙方合作起來彼此舒服。

他也提及,判斷點子對或不對,必須對市場非常了解,不然其實不會敢打這個包票。設計師不敢承接這個責任,多半也賠不起,否則就是它是業績,是個很現實的東西。


Read More

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