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親子

用寶寶手語破解孩子的外星語!——專訪寶寶溝通專家黎兒
1 個月 ago

用寶寶手語破解孩子的外星語!——專訪寶寶溝通專家黎兒

By  •  教養, 親子

 

多少人談起育兒經驗,堪比此生最難忘的回憶(痛處)。在孩子尚小,未能理解世界的狀態下,只能透過笑與哭的表達,著實讓大人們頭痛。

媽媽們常想著,若是能發明可與寶寶對接、知道寶寶需求的電波那該有多好。終於,美國的語言學家在21世紀初期將「寶寶手語」透過電視媒體,廣泛的被美國人所知與應用。

台灣近期開始有專家學者引進一系列「寶寶手語」的課程,黎兒正是在這一波學習浪潮中被啟發的。

「寶寶手語不只是一種手勢,它對於一家人的親子關係是有很大的幫助。」

已擁有大寶與二寶的她,意外發現「寶寶手語」對育兒初期的幫助很大,透過自然學習的方式,就能夠讓「寶寶手語」成為親子間建立默契的溝通橋樑。

 

育兒日記Start Up

女孩們不管是否有要步入婚姻,多多少少都會去想像,如果自己擁有小孩的話,那會是怎樣的生活?自己又會成為怎樣的媽媽?

當我好奇的問黎兒,想像中的育兒生活是什麼樣子,沒想到這問題讓黎兒笑了出來:「想像是美的。」

想像的世界中,小孩是可愛的,能夠讓一個家庭豐富起來;而實際的生活,小孩的確是可愛的,卻也為一個家庭帶來許多未知的冒險。

俗話說:「第一個孩子照書養,第二個孩子隨意養。」結果現實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像我生大寶的時候想說,第一胎,很多東西需要學習,思考每個階段要怎麼陪他度過。想說,生二寶的時候,應該就會輕輕鬆鬆吧⋯⋯沒有!結果二寶跟大寶完全不一樣。」

黎兒感慨地說,每個孩子的性格完全不同,有的孩子可以好好溝通,但有的孩子是需要親身示範教學才能理解。

養育小孩的過程除了觀察,也要因應孩子的不同個性而有所應對,不能用一招半式去教育每個孩子。

就算已經有心理準備要怎麼去陪伴孩子,總還是會有各種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說起這樣的日常混亂,黎兒微微皺眉但又帶著笑容說:「很有趣啊,日子也變得很充實。」

 

我要成為寶寶手語老師!

提到情緒來得比較快的二寶,習慣用哭鬧的方式來表達需求,常常哭到憋氣,最嚴重的一次是哭到昏倒,直接嚇壞黎兒。

後來黎兒在網路上分享這件事時,才發現原來很多家的寶寶都會這樣。因為太多東西想要告訴爸媽,但又覺得爸媽怎麼都不懂,就氣到昏倒了。

也是因為二寶的緣故,讓黎兒決定要更深入了解寶寶手語,便加入了寶寶手語的師資訓練。

正式加入師資訓練才發現,寶寶手語不只是一個手語配上一個動作,更重要的是親子互動以及理解寶寶情緒的環節。

(圖片提供:鹿學)

回溯寶寶還不會說話的年紀,其實孩子從小就有很多事情想要跟爸媽分享,但因為沒有合適的語言和溝通方式,多數爸媽很難回應孩子。


Read More

「以愛為名」的不安全感,錯了嗎?:正視脆弱,讓關係不再只有疼痛
3 個月 ago

「以愛為名」的不安全感,錯了嗎?:正視脆弱,讓關係不再只有疼痛

「如果,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傷口,碰一下,你可能只有微微的感覺,不會覺得痛,也不會有很大的反應;但是,如果你身體的某些部分已經受傷,一直都沒有癒合,只要別人輕輕碰一下、撞一下,你可能就會痛徹心扉,甚至可能會因而對別人生氣,覺得都是別人造成、讓自己這麼痛。」

出版《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而聲名大噪的周慕姿心理諮商師,在此書席捲全台後,發現讀者對「情緒勒索」的理解,反而造成兩派聲浪。有些人認為這本書在「挑起社會對立」;有些則是覺得「擺脫情緒勒索」就是要讓「關係決裂」。

而《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就是要帶大家理解「情緒勒索」背後的根源,提起勇氣面對不安全感,才有機會療癒自身。

 

不安與焦慮的共振效應

「由不安伴隨而來的焦慮,使我們做出了不理智的行為。」

多數時候我們也曾經有這樣的經驗,因為不安而帶來的焦慮感,使我們做出一些強迫行為,逼得我們想掌控所有不確定因子,讓那份不安與焦慮減緩,我們才可以回到假性安全的軌道上,催眠自己這世界在自己的掌握下,已不具威脅性,暫且可以安心地前行。

可偏偏世道沒那麼容易放過我們,不論是職場同事、好友閨蜜、親人家屬,都是我們不可控制的個體,那份無法掌握一切的不安與焦慮,隨時都在挑動我們的神經,企圖瓦解我們努力維持內在的世界平衡。

本書用偌大的篇幅,來和讀者探討這份「不安全感」所造成的影響,當我們將不安全感投射在他人身上時,得到的情境反饋,會讓我們變成連自己都不認識的樣子,而這就是邁向「情緒勒索」,同時也讓關係互動落入遍體鱗傷的第一步。

我也曾經在關係中,像隻困獸緊抓著受傷的情緒不放,而傷害重要的人。

當他人無心觸碰到往日傷痕,那股來自深處的不安全感,傾刻會使你退縮回自己內在世界,關起門來,試圖與全世界為敵。

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早蛇。過往埋下的創傷經驗,在物換星移的日子裡,即便人事時地物條件各不相同,那份痛感仍可以輕易被他人挑起,像顆埋藏在深處的不定時炸彈,隨時等著被引爆。炸傷別人也苦了自己。

 

 

關於愛情,我們這樣修復

「愛情的美好不在於你好我好,而是在於接納彼此的不好。」

你也曾經遇到以下困境嗎?總覺得另一半什麼都不說,等到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之時,才明白原來另一半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或是,明明感情非常穩定,但內心總有深深的不安全感,覺得這麼幸福美好是對的嗎?自己真的是值得被好好對待的嗎?

關於愛情,我們談論的從不是愛情帶來的正向益助。我們銘記在心的皆是痛徹心扉、寂寞痛苦的情緒記憶。將記憶化作了經驗,經驗路上設置了警鈴,一但有人誤踩禁區,我們便警鈴大響,一次次地跌入不安所營造的谷底。

根據心理學家約翰・鮑比(John Bowlby)提出的「依附理論」,在成人之愛中,可以略分為以下三種:

一、安全型:認為自己是安全的,有愛人的能力,也覺得自己值得被愛。

二、焦慮型:在關係中需要確認彼此的感受與關係。

三、迴避型:較相信自己過往的經驗,不習慣求助與表達脆弱,對他人較不信任。

關係皆是在這三種型態下的配對組合,不同類型的人有相互對應的療癒方法。

焦慮依附者的安全感練習:

教學是為了讓孩子探索世界——專訪兒童英文老師Ariel
6 個月 ago

教學是為了讓孩子探索世界——專訪兒童英文老師Ariel

By  •  親子, 其他

走進鹿學親子教室寬敞明亮的空間,聽見一陣陣悅耳的歌聲,英文老師 Ariel 正帶著一群年幼的孩子,一起大聲唱著英語歌曲、 DIY 手作。

Ariel 唱著唱著,彷彿歌聲真的有魔力,原本窩在教室一角的害羞孩子也開始跟著開口唱了起來,甚至跟著旋律舞動手腳。

能讓孩子們在快樂愉悅的環境中,主動開口唱出或講出英文單字、句子,是 Ariel 老師的獨特魅力。

深受家長與孩子歡迎的 Ariel,下課後也是個健談活潑的人,會主動與家長相約吃飯聚會,聊聊生活瑣事與孩子的近況。

「每個爸爸媽媽都是我的朋友,我會像在乎朋友那樣去關心他們和孩子。」她笑說。

 

從生活出發,讓語言融進日常

Ariel 看似年紀輕輕,其實已有十年的教學經驗。這段故事要從她還在美國唸高中時說起,當時她在國外打工,就是做和幼教領域相關的工作,當時第一次面對孩子,她並不像現在這樣從容自信,反而顯得手忙腳亂。

「在那之前,不懂得怎麼跟孩子接觸,後來會為了讓他們感興趣,我會去找很多資料,去研究怎麼讓孩子對課堂上的東西感興趣。」

以她自己最擅長的英文繪本唱讀來說,她會事前讀熟每一本繪本的故事劇情,並去演練怎麼跟孩子說,開頭要怎麼講、故事轉折的部份要怎麼做,收尾的部分又該怎麼做結尾。

她認為照著唸太無趣了,連大人都不一定愛聽,更何況是孩子,如果要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就是用生動的方式讓他們快速融入劇情之中。

她指著她的自製的教具,說:「能讓他們有身歷其境的感受,就會讓他們對語言更孰悉。就像在我的課堂上,我會結合一些生活化的題材,讓他們對外國的文化有所瞭解,同時也加深他們的感受。」

要讓一個人最快孰悉語言的方法,就是將他丟入一個充滿該種語言的環境中,所以 Ariel 強調生活化的題材,用身邊唾手可得的材料作為教具,讓他們親自去觸摸、嘗試,並開口唸出來。這樣即使孩子身在中文母語的台灣,也能反覆地練習這些深植在他們日常中的英文。

想讓孩子聽懂你的話,就必須用孩子的方式去跟他們對話,我們身為成人已經脫離孩子太久,我們不懂孩子天馬行空的世界是怎麼運作的。

某一次課堂上,Ariel 準備了棉花做的道具給孩子們,有個孩子抓起一把棉花,有幾個棉絮從他的指縫中掉出來,他不自覺就笑了,但身為家長或周遭的大人,會很難理解這孩子在笑什麼,在大人眼裡,這不過就是一把平凡的棉花,有什麼值得笑的?

但在孩子眼裡,一撮圓滾滾的棉花掉出來,彷彿棉花有生命力,自己會脫逃一樣,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世間萬物一點點風吹草動,都會引發孩子的無限想像。


Read More

社會的母親--除了滿足孩子外,母親還要滿足社會的期待?
7 個月 ago

社會的母親--除了滿足孩子外,母親還要滿足社會的期待?

當我還住在老家時,我的母親常常會跟我抱怨:自從當媽後,十幾年來她毫無自由,要顧我們這些小孩和老公,她覺得好累。

我媽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結婚生子了,在一個還很稚嫩的年紀,一口氣從女兒的身份變成了媽媽、媳婦、老婆。

她是一個很傳統的婦女,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南部家庭,早早放棄學業,賺錢供自己的兄長唸書、補貼家用,我外婆偏心男孩,她在家的地位一直不如哥哥和弟弟,要將自己的位置放得很卑微。

後來遇到我爸,兩人結婚,馬上從一個聽命父母的女兒,變成以夫為天,以婆家為主的太太、媳婦。再後來,哥哥和我出生了,她又繞著我們兩個小孩團團轉。

婚後,娘家那邊有任何家務事,她也會當個孝順的女兒回家幫忙,四種身份充斥著她的大半輩子,她一生都在為別人付出,甚至可能會在我哥結婚生子之後,會繼續扮演婆婆、孫子的阿嬤,為兒孫燃燒下輩子。

若沒意外,她大概會繼續這樣活著,但在我大學離家後,開始出現變化。

我離開家裡後,突然失去一個要照顧的對象,她的生活翻天覆地。母親出現孩子離巢期父母會出現的現象--一直試探我回家的可能、生活沒有重心、對剩下的家人掌控欲更強。

從那一刻開始,她才知道,她的世界很容易就被瓦解,當她不再是某某人的母親後,她還能是誰?

 

找回「妳自己」

我母親是一個很普通的女人,一個女人的生活該有什麼才叫圓滿?社會加諸在女人身上的期待太多了,期望妳做好媽媽,又要做好太太,面對娘家跟婆家,還要當好女兒好媳婦,更別提面對職場,還有其它挑戰。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要為了這些而活?

《媽媽的自由》一書中有寫到,我們內心中有一個假想的監獄。這種理論被稱為「圓形監獄」,這理論描述的是一堆囚犯被關在一個四周都是透明牆的牢房內,獄卒就在最中心的高塔,隨時能從制高點、透過透明外牆去監視囚犯的一舉一動。

鬱卒能看見囚犯,囚犯看不見獄卒,完全不知道鬱卒人在哪裡,只能一直猜想獄卒現在是否正看著自己,對於自己的一舉一動有否符合獄卒規定而戰戰兢兢。

我們太活在別人的眼光之下,當妳越在乎他人的期待,妳就越難獲得自由。

除了他人的期待難以擺脫外,最難的是放下自己對自己的期待。

有很多故事和言論,從小就告訴妳,要怎樣才算是好女人、好媽媽。妳被要求必須做到像這樣,不然就不夠好,若是之後在婚姻或親子關係中出了什麼問題,矛頭就會指向妳身上,一遍變指責妳:「就是因為妳沒做好,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別想了,沒有不犯錯的人生,真的出了什麼問題的話,原因也未必是妳不夠好。

何必為別人的標準活得這麼累?

小時候我跟哥哥犯錯,我母親常常一邊打我們,一邊口裡唸叼著她教子無方。但誰說教子無方一定是她的責任呢?

傳統社會裡,孩子哭鬧或走丟,大多數人會走過去問:「你媽媽呢?」或是「媽媽在哪裡?小孩都哭成這樣了,媽媽在幹嘛?」

為什麼孩子的問題,第一時間是找尋媽媽的蹤影?不知不覺在傳統的觀念裡,媽媽已經和孩子綁在一起了。

我以前有個男同事,每天晚上七點半一定要準時離開公司去安親班接小孩,稍微慢一點他就心急如焚,有一次,主管想找他討論工作,但下班過了,已經快要七點四十,他語帶抱歉地說他要先去接小孩,回家再打給主管討論。

主管相當不滿,問他:「你一定要這麼早走嗎?小孩為什麼是你在接?媽媽都不處理的嗎?」

男同事:「小孩的媽媽上晚班,下班都凌晨十二點了。」

主管:「那怎麼不上早班比較好帶小孩?或是先等孩子大一點再上班?」

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帶孩子一定得是媽媽去做?當家裡有經濟問題,媽媽也要出來工作補貼家用,但孩子需要照顧時,這也全是媽媽的責任嗎?

孩子不該是兩個人的事嗎?這是兩人共同生的孩子啊。


Read More

你的孩子還是你的孩子嗎?從《上流兒童》看崩壞的親子關係
1 年 ago

你的孩子還是你的孩子嗎?從《上流兒童》看崩壞的親子關係

「媽,不要再這樣情緒勒索了,我也愛妳,但是我不一定聽妳的話。」──第30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Leo王

從金曲30最佳男歌手Leo王的得獎感言,到先前火紅的電視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們不難發現,近幾年,親子議題重新被關注。

甚至,當社會試圖重新界定親與子的關係時,有不少討論方向都趨近於鼓勵孩童發展自我,拋棄「父母命不可違」的傳統價值觀。

這麼說或許過於抽象,那麼,讓我們以文學書舉例。

以吳曉樂來說,二零一四年,她出版第一部散文集《你的孩子部是你的孩子》。四年後,吳曉樂在二零一八年出版第二部作品《上流兒童》,這是本以第三人稱寫成的小說。端看這兩本著作,不論虛構或非虛構,均是吳曉樂以自身補教經驗加以轉化寫成,探討家庭中箝制孩童成長的無形之手。

而那雙看不見的手,正是我們的父母。

本文暫不討論《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以及後續改編劇的效應。把注意力集中在小說《上流兒童》。雖說《上流兒童》在情節上不免有些誇大,同時又屬虛構;不過,也正因為虛構,才能藉「真實世界不存在」的事件,影射「真實世界存在」的種種事件。

「下游」媽媽的「上流」小孩

簡單來說,《上流兒童》的主角陳勻嫻,自小家境普通,長大逐漸欣羨上流社會的豪奢生活,於是,在與丈夫楊定國結婚產子後,將所有「對上流社會的渴望」加諸於兒子楊培宸身上。

明明自身負擔不起,卻硬讓孩子上了貴族小學;明明沒有錢,卻因渴望晉升名流,將錢花在非必要處。這些故事中的誇張行徑,先別評斷對錯,倒是可以想一想,處在真實社會的我們,是否也有類似的症狀?

接著,回到孩子本身,《上流兒童》所說的那位「上流」兒童,正是陳勻嫻的兒子楊培宸。他就讀昂貴私立小學,生日時開豪華party,還要在母親的逼使下認真念書、準備補習。

「你千萬要保持住這個名次,不要枉費媽媽對你的栽培。」──《上流兒童》

可以了解的是,楊培宸當然不喜歡這一切;但,特別的是,楊培宸在故事中的年紀尚小,未有足夠抵抗的反擊能力。楊培宸做的被動反擊,幾乎都是被壓迫後的言語抱怨,大多時候並不嚴重。

不過,隨故事進行,仍可見母子關係的緊繃狀態,終於達到臨界的瞬間,宛如巨大的泡泡「啵」一聲地破碎。想當然,最後,什麼也不剩。

不得不說,《上流兒童》作為一部小說,以美學標準來看,意圖強烈,易中斷讀者涉入感;但若反過來,從功能性來看,本書確實起了作用。

當然,一味怪罪父母是無用的。最大的問題不是父母本身,而是社會塑造的價值觀。

我們必須重新反思,究竟是什麼導致上述提及的「父母命不可違」?而今,鬆動「父母命不可違」的又是什麼?

被綑綁的道德

這讓我想到,二零零六年,周杰倫的專輯《依然范特西》,裡面收錄了一首當時非常紅的歌曲〈聽媽媽的話〉。

在當時,幾乎沒有人會質疑,這些歌詞有什麼「怪」的地方。比如副歌不斷重複的:「聽媽媽的話/別讓她受傷/想快快長大/才能保護她」。

〈聽媽媽的話〉將社會對母親的刻板印象放大,像是「媽媽的辛苦不讓你看見/溫暖的食譜在她心裡面」,先是預設媽媽是「辛苦的」,接著,因為媽媽很「辛苦」,所以長大後的我必須「保護她」。

這很明顯遺忘了某些「不辛苦」的失能母親,也未考慮母親到底「需不需要被保護」的多元面貌,且將母親概括為同一種形象。

本文的並非指責〈聽媽媽的話〉,而是要指出,這些問題通通顯示著過去,那些綑綁我們的傳統價值觀。

不是單一誰的問題,而是社會在千萬年不斷藉由傳遞想法,形成共識,創造出今日的某些道德觀。我們從不少常見經文找出例子,譬如現代小孩常念的《弟子規》:

「父母呼 應勿緩 父母命 行勿懶」──《弟子規‧入則孝》


Read More

【Zen大專欄】當你把恐懼當教育手段,只會讓小孩失去自我
3 年 ago

【Zen大專欄】當你把恐懼當教育手段,只會讓小孩失去自我

日前藝人宥勝在臉書上貼出一則「管教」女兒的文章,引發網路輿論正反雙方的爭議。

事件起因於宥勝為了「教育」兩歲半的女兒學會收拾玩具,在女兒不收玩具的情況下,作為父親的宥勝最後選擇當場摧毀玩具,讓女兒了解不收玩具的下場(就是沒得玩且不再擁有玩具)。女兒看見心愛玩具被毀壞後痛哭,他再帶著女兒一起跟玩具道歉。

贊成派認為,小孩就是要管教,要教才會乖。反對派認為,這種訴諸暴力的管教方式只不過是用威脅恐嚇的方式迫使女兒就範,和過去一位網紅父親用砸毀烏克麗麗來教育女兒的行為如出一轍,都很不可取。

兩歲半的孩子,在社會學或兒童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對於社會秩序的認知還在發展建構過程,還在初期社會化的階段,會犯錯會做出成人社會所不認可的行為很正常,完全順著孩子的本性當然也不好,問題是,該用什麼方式「導正」,讓孩子學會「規矩」而不留下童年創傷經驗,導致人格發展被扭曲而影響日後的人生卻極為關鍵。

 

乖小孩的恐懼 源自不成熟的父母

日本心理學家加藤諦三在《人生的悲劇從當個「乖孩子」開始》一書中提到「害怕遭父母棄之不顧的恐懼,幼年期曾遭受此一恐懼的孩子,長大後也很難擺脫其陰影。」

這樣的孩子長大後會「不斷揣測他人心思,想方設法將他人注意力停留在自己身上,甚至願意幫對方做牛做馬。但即便拼命努力,還是會陷入不安與恐懼的泥沼,時刻緊繃神經。

人的內心越是不安,越想牢牢抓住對方不放,越對對方的言行舉止敏感化,在意對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總是害怕恐懼被討厭。這樣的人無法信任自己也無法信任他人(信任是一體兩面的,信任自己的人才會信任他人) ,為了留下對方而不惜迎合討好阿諛諂媚。」

想想宥勝這個案例,女兒之所以會聽話,未必是因為認知到自己不收玩具是錯的,而是因為父親生氣了。

兩歲的小孩沒有抽象的普世性正義或道德觀,而是將父母當成絕對正義或道德的化身,因為兩歲的孩子若被父母拋棄就不可能存活,所以為了存活,必須認真討好照顧自己的大人,令其不產生想拋棄孩子的念頭或行動。

Read More

[jetpack_subscription_form title="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subscribe_placeholder="輸入正確電子郵件位址" success_message="訂閱成功!我們剛才已傳送訂閱確認電子郵件,請在Email中按下「啟用」開始訂閱。" subscribe_button="讓知識豐富你的生活" show_subscribers_tota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