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社會

看《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直面死亡瞬間,該如何施展「無用之用」的絕技
6 個月 ago

看《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直面死亡瞬間,該如何施展「無用之用」的絕技

By  •  社會, 日劇

(刊頭圖片來源:NETFLIX)

在Netflix祭出擁有話題熱度的韓劇與美劇之時,不知道為何,日劇似乎短暫被世界給遺忘了。

除了最近完結的《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從10月播映開始持續在社群中有高度討論之外,近期能拿出來討論的日劇名單真的少之又少。

但是,2020年冬季終於讓我們等到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以下簡稱今際之國)。

這部由Netflix投資的漫畫改編戲劇,在戲劇的開頭,用一鏡到底的方式呈現充滿視覺震撼的東京空城。

甫上線一週就搶下Netflix日本、台灣戲劇冠軍,究竟這部漫改日劇有何驚人之處?

 

遊戲通關的簽證效期

故事從擁有經濟水平不錯的家世背景主角有栖良平開始說起,因為不被父親重視的關係,自願成為尼特族的有栖,把「活著很無聊」當作口頭禪掛在嘴邊,具備時下社會標準的厭世感。

成天只會玩遊戲的他,遇到不順心的事情就會吆喝兩個摯友苅部大吉和勢川張太到涉谷溜搭找樂子。

在一次胡鬧的過程中,三人意外地走進另一個國度。

在這個國度裡頭,每個人必須透過不停地進行遊戲,成為遊戲的贏家並獲取「簽證」才能安然存活下來,而遊戲中的輸家則會在遊戲中就地死亡。

簽證也有效期,當效期快到的時候,玩家必須繼續闖關下一場遊戲,勝利者可以獲得存活的天數。而不願意闖關的玩家,隨著簽證到期,也會直接被一道從天而降的雷射光射殺。

即便擁有暫時的死亡豁免權,卻也讓玩家越來越害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過下一場遊戲。

遊戲項目的難易度與類型透過撲克牌的花色各有分別:

・黑桃——以體力決勝負的「體力型」

・紅心——玩弄人心的「心理型」

・梅花——講求團隊合作的「平衡型」

・方塊——考驗智力的「智慧型」

而數字1-10以及J、Q、K分別就是遊戲的難度,數字越大、難度越高。

在步步逼近的生存空間中,主角有栖良平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只是想活著也這麼困難。

 

正視死亡的勇氣

在安逸的社會架構下,現代人不需要像古代人在野外求生般,時刻注意著周遭的風吹草動,以免被來路不明的生物攻擊致死。

然而,現代人的生存意識早已被高科技帶來的便利消磨殆盡。沒有迫切的生存壓力,讓現代智人不斷叩問生存的意義。

《今際之國》創造出極端的生存空間,唯有在如戰爭般的環境中,人們才會直面,原來「死亡」離我們這麼近。

如同自願加入美軍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世界文豪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抵達了義大利前線時,才真正目睹戰爭殘酷的一面。

在戰爭中倖存的他,第一次體會到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如此渺小。爾後這個生命經驗大大的影響他日後的創作與生活。

若每分每刻都成為隨時可失去的瞬間,「當下」(Present)就顯得彌足珍貴。當我們面對的是處處危機,我們再也不會有時間去大喊日子有多無聊。


Read More

從黑客變身政委,看《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探問激進透明的非典型思維
6 個月 ago

從黑客變身政委,看《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探問激進透明的非典型思維

 

唐鳳新書的出版和一般華文人物專訪書籍不同。

這本是由日本出版社《文藝春秋》企劃邀稿,先出版日文版,而後由親子天下爭取中文版,才有我們手上這本《唐鳳:我所看待的自由與未來》。

這本書以非典型的方式產製,就如同唐鳳的非典型人生一樣有趣。

第一次認識唐鳳是因為「萌典」。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是編輯工作中最常拜訪的網站。但因為網站陽春的設計,以及查找資料的不易,有了萌典後的日子對編輯來說,堪比「每日救星」。

作為g0v零時政府*一員的唐鳳,她設計的萌典收錄16萬筆中華民國國語詞條,同時還收錄了2萬筆台灣閩南語、1萬4千筆台灣客家詞條。

更方便的是,還可以同時查找兩岸詞典,對於製作簡體版轉繁體版的書籍,在確認詞彙用語上,提高了查找資料的準確度。

善用番茄鐘工作法的唐鳳,不僅靠工作25分鐘,休息5分鐘的時間隨機回覆網友的問題,也利用睡眠8小時的時間在睡眠中將來不及看完的報告全數閱讀完畢。

與其用天才去定義唐鳳,不如先看看她的成長歷程來認識真正的「唐鳳Style」是怎麼誕生的。

*g0v零時政府:由一群程式設計師於2012年底發起的台灣線上社群,主要活動為每2個月1次的黑客松,後來社群也陸續加入不同專業以及非資訊技術背景成員。他們以「零」替代成為 g0v,從零重新思考政府的角色,也是代表數位原生世代從 0 與 1 世界的視野。(摘自維基百科)

 

作為天才的原罪?

家裡誕生一位天才,並非大家所想的如此驚奇,對父母來說,真正的考驗才正要從這開始。

曾經有朋友分享過自己家姐也是典型的「天才」兒童,但打從會說話的年紀以來,一直為家裡帶來許多的「不平凡」。

因為智力比同齡的孩子高,學習的速度快,需要的學習資源與其他小孩不同,除了被同齡的孩子視為「奇怪的人」之外,普遍也不容易打入同齡孩子的團體裡,青春期對他們來說,往往就像一場醒不過來的惡夢。

如同唐鳳的童年生活一樣,歷經同儕霸凌的痛苦,而後跟隨父母到德國,在德國體驗到完全不同的教育環境。

在當時有美國華裔的訪問學者,想說服唐鳳的父母讓她去美國名校就讀,但唐鳳最後選擇回台灣。

只因為他和媽媽說:「我常常想,為什麼台灣的小孩要那樣長大,而德國的小孩可以這樣長大?我要回去,我要回台灣做教育改革!」

回到台灣的唐鳳,把小學重讀完,進入國中就讀時遇見願意接納她「超前學習」特別狀況的校長,開放唐鳳以「校外學習」的名義到大學旁聽她感興趣的課程。

從這裡開始,開啟了自學少年不一樣的人生。


Read More

什麼!駭客任務與佛學有關係?你會選紅藥丸還是藍藥丸?
7 個月 ago

什麼!駭客任務與佛學有關係?你會選紅藥丸還是藍藥丸?

 

上一篇愛吃垃圾食物不是你的錯,一切都是「錯覺」惹的禍!我們談到,佛學中的苦,可以解釋成:「不滿足」,佛陀說世界充滿苦難,其實代表世界的一切都是不滿足的。

本書的作者羅伯・賴特認為,這是因為演化過的大腦,為了讓人不斷追逐愉悅感,進行吃喝跟性交,順利讓基因傳遞下去,所以讓快樂只短暫地存留在我們的腦中。

今天想談的話題,更大一些,讀了本書我才發現,演化不只讓快樂會消失,還帶給我們很多錯覺。

聽起來很詭異對吧?讓我們從一部經典電影說起:《駭客任務》

《駭客任務》,對我來說是史上最具深意的科幻電影。

電影的開頭,是基奴李維飾演的主角,尼歐,他發現自己一直存活的世界,不過是一場夢,是虛擬的,而真正的他活在一個培養槽中,被「母體」這個大機器人當成電池給餵養著。

當然,電池只有一顆是不夠的,所以有成千上萬的人,被母體困在夢裡,活在沒有選擇的虛幻之中,而尼爾跟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有選擇。

他可以選擇,要吞下一顆藍色藥丸,繼續活在虛幻中,享受現在擁有的一切,還是…要吞下紅色藥丸,一覺醒來,去面對真實的人生。

 

Read More

「簡單的思想校正,你會發現生命中的小人真的沒有那麼多。」——專訪藏傳佛學家 羅卓仁謙
7 個月 ago

「簡單的思想校正,你會發現生命中的小人真的沒有那麼多。」——專訪藏傳佛學家 羅卓仁謙

 

對擁有三十萬Youtube頻道粉絲,創辦快樂大學的熊仁謙,同時也是藏傳佛學家的羅卓仁謙來說,這些頭銜對於他來說,他或許更願意稱呼自己只是一名虔敬的「佛弟子」。

大眾僅以為佛教就是佛教,卻不太清楚佛教其實還有細分為「南傳佛教」、「藏傳佛教」與「漢傳佛教」,然而其他人怎麼看羅卓仁謙做推廣佛學的這件事?

羅卓仁謙笑說:「因為我用很新穎的方式做佛教推廣,傳統佛教圈的朋友,他們都會開玩笑說我是『網傳佛教』。」

他和我們說明,其實所有的知識都在哲學的範疇裡,包括宗教學。只是宗教學的部分會跟人的信仰產生重疊,以現在的佛學來說,這是一門包括信仰、心理訓練的綜合學問。

而佛學最源頭就是以釋迦摩尼・悉達多為核心發展出來的系統。

現代佛教裡頭,有許多是佛陀為出家人所設計的學問,有些是為一般人所設計的,但因為出家人擁有知識話語權,提供給一般人的佛學知識就日漸減少。

看到這個知識破口的羅卓仁謙,決定要以自己的方式補上缺口,讓更多人明白佛學之於生命的可驗證性以及佛學能為心靈所帶來的寧靜。

透過時下傳播速度最快的行銷工具,建立起推廣印度哲學與佛學的他,在這三年裡經歷許多的嘗試與創新,終於找到佛學與大眾對話的窗口。

 

推廣佛法是人生的一場實驗

身為西藏噶瑪噶舉派大寶法王,十七世噶瑪巴的弟子,羅卓仁謙從11歲出家,13歲在印度學習藏傳佛教,90後的他是為了佛教轉型才走上推廣佛法一途。

說起推廣佛法的背後是否有人推那一把,或者是帶有何種信念時,羅卓仁謙大笑:「這是責任感使然,因為沒有人做。如果有其他人做,我就去做別的事。」

事實上,背後的原因也是佛學在台灣普及的數據逐年下降,讓他決定走出來,把佛學拓展到大眾的生活裡。

「現在用輕鬆的方式推廣佛教的人不少,我雖然採用比較特別的方式,但也不算是推廣的極少數。」

多數推廣者都像是在放煙火,有了一波話題熱度,但熱潮過後並沒有實際的為大眾留下些實際有用的東西。

所以,對他來說,從熊仁謙到羅卓仁謙,都是他的一場實驗,去嘗試能不能從這個過程中更理解大眾市場對佛學來說的各種可能性。

當許多人覺得佛教給人「離苦得樂」的信仰價值,但是對羅卓仁謙來說,佛教傳授給他最深刻的反而是對苦難無常的生命篤定感。

「我們所經驗的苦難,經驗的一切都是無常。」

不論今日經歷的是喜是悲,一切都會過去,一切都是無常。

他覺得佛學有趣的地方在於,佛學中的各種生命驗證並不僅限於在佛弟子身上,是普世大眾都能夠經歷的生命價值。

羅卓仁謙有個親密友人曾與他分享,自己在生活感到困頓時,會將心情寫在日記裡作為紓解,過了一兩天回頭再看,就會發現那個情緒已經不見了。

「人每天會變嘛。但他從這個過程中會油然產生一種篤定,就是說,我現在就算感到很難過,可能明天就不會這麼覺得,人生也會因此感到更加的自信。」

這其實就是佛陀所說的:苦難是無常的驗證。

他認為這是佛陀對事實、對世界的觀察和闡述,所以他會無時無刻出現在你的生命中,你生命的每一刻也都能體會到佛陀的教導。

當羅卓仁謙的生命歷程也如佛陀觀察般的一在被驗證,更讓他內心產生強烈的篤定與使命感,促使他去思考要如何把佛教轉型做得更好。

 

不要迷失衡量的那把尺

在佛法轉型的路上,羅卓仁謙坦言對他來說最困難的不是推廣與執行,而是不能在過程中迷失自己。


Read More

愛吃垃圾食物不是你的錯,一切都是「錯覺」惹的禍!
7 個月 ago

愛吃垃圾食物不是你的錯,一切都是「錯覺」惹的禍!

 

聽到「佛學」這個詞,你會覺得離自己很遙遠嗎?

我想跟大家聊一本書:《令人神往的靜坐開悟》,副標題是:「普林斯頓大學受歡迎的佛學與現代心理學」。這幾個標題放在一起,我想你聽完可能會感覺很疑惑,佛學?心理學?美國著名的普林斯頓大學也教佛法嗎?

我想這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關聯,正是這本書的魅力。

這是一本談佛學的書,但講的不是佛教的超自然體驗,而是佛學中偏向哲學跟心理學的部分。本書的作者是:羅伯·賴特,他是社會生物學跟演化心理學的先驅,而他雖然是一名西方人,但卻對佛學有深入的研究。

他甚至在書中提到,大多西方人接觸的佛法,是沒有六道輪迴跟多神信仰的,是以靜坐、冥想跟哲學思考的佛學。

 

作者也說,其實並沒有「一種佛教」,而是擁有各種教義的佛教傳統,我想在西方這種偏向靜坐冥想的佛教,有種唐三藏從西方取經,融合成屬於東方的佛教之後,又再被西方人取走,變成自己的佛教。

當然,這只是一個比喻,唐三藏那時的西方,跟我們現在所指的西方,是不同的西方。

而關於這樣諧音梗,甚至有點偏向說文解字的狀況,也是這本書有趣的地方,今天的話題,讓我們先從一個佛學中常提到的一個字說起,這個字就是:「苦」。

在佛教的修行中,最基礎的一個思想是,活著就是受苦。如果你有聽過一句話:「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這句話就是出自佛經。

Read More

「我們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匯集全球菁英的Netflix文化熱潮
7 個月 ago

「我們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匯集全球菁英的Netflix文化熱潮

 

當Netflix成為我們的生活娛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時,赫然發現,Netflix引進台灣僅短短的4年間,就接連推出許多引發社群高度討論的原創影集。

像是2016年開播的代表性影集《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2019年的互動式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 ) 。

還有邀請《死侍》導演提姆・米勒、《社群網站》導演大衛・芬奇等製作18集原創獨立單元動畫影集《愛X死X機器人》(Love, Death & Robots)。

當然,還有近期引起熱烈探討的原創迷你影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

Netflix透過精準的演算法,讓觀眾的黏著度逐年增高,這也是讓Netflix聲勢看漲的關鍵要素。

接下來,要透過《零規則》來看看,為何在Netflix獨樹一幟的文化魅力下,我們無一倖免。

 

把優秀的人留下來

在討論Netflix獨有的企業文化之前,必須先瞭解他們是「以人為本」(people over process),強調創新勝過效率,以集中人才追求最高表現為領導守則。

2001年春天,Netflix迎來了第一波網路泡沫危機,所有的創投資金中止,公司一夕之間籌措不到資金,使得他們狠下心來決定裁掉1/3的員工。

當時,高層決定將員工分成兩隊:80名表現最佳的員工與40名沒那麼出色的員工。

裁員當天,預期中的低壓風暴席捲Netflix,但意外的是所有人幾乎都很冷靜。接下來的幾週,氣氛開始好轉,明明是處於共體時艱的時刻,但辦公室竟然愈發活絡起來。

他們發現「優秀的人會幫助彼此進步更快」。

根據這次的危機風波後的整體改變,Netflix決定每年考核過後都會固定裁員,藉以提高人才密度。

但是,將優秀的人聚集起來,讓創意最大化的職場,必定會犧牲擁有其他長才的員工。如同「勤奮」的特質,在這樣的菁英文化下,就可能變成不值得一提的東西。

這樣的企業文化的確違反了「心理安全」原則,在職的員工不免會活在「恐懼」底下,甚至會影響到創新誕生的效率。


Read More

獨特的觀看之道,決定你不凡的能力:向藝術家、社會學家學習優異觀察力
7 個月 ago

獨特的觀看之道,決定你不凡的能力:向藝術家、社會學家學習優異觀察力

 

人類直到發明攝影技術之後,才發現馬在高速奔跑時的動作,與過往畫家呈現奔跑英姿的狀態並不一樣。

葛飾北齋的神奈川衝浪裏的浪花,則的確是浪頭最高時的樣貌,讓世人驚嘆北齋的觀察力之深刻!

透視法、印象派、抽象畫,地圖的投影法,不同的觀看之道,反映了世界不同的樣貌。

深入來說,每個領域的專家達人,每個對解讀世界有獨特貢獻的理論家或思想家,都有自己獨特觀察世界的方法。好比說,畢卡索、班雅明、羅蘭・巴特、蘇珊・桑塔格、約翰・伯格等等。

也就是說,觀察力,真的很重要。

生活現代資本主義世界,想要提升創造力、生產力,乃至執行力⋯⋯,不管想優化哪一方面的能力,幾乎都不能不先優化觀察力!

好比說,銷售人員要懂得客戶需求得靠觀察,商務人士要懂得觀察才知道如何模仿成功人士的做人處事技巧,創意研發人員、顧問則要懂得觀察才能在不疑有他處存疑,並且找到我們解決問題所需要的關鍵鑰匙,行銷人員要能從大數據中觀察出有價值的訊息組合方式⋯⋯。

也就是說,強化一個人的觀察力,是強化自己能力的重中之重。

 

留意城市的陌生邊角

觀察,說起來簡單,實際上要做卻不容易,究竟要如何提升觀察力?

人類學所說的陌生化與田野調查,社會科學的觀察法與參與觀察法、創意思考的抱持好奇心、日本人所說的鳥眼或蟲眼,溝通術提醒我們留意微表情與身體語言⋯⋯具體來說,到底怎麼操作?

《路上觀察學入門》一書,介紹過一些方法,像是撿拾建築物碎片、記錄路上的女高中生的穿著打扮,測量電線桿的距離與盤點數量等等。

《觀察的力量》一書,提醒我們不要讓新鮮事物變得理所當然,要懂得調整自己與觀察對象的距離,注意民情變化,貌似不合理的行為背後一定有原因,找出人們為什麼會這麼做某件事情的理由?

不妨在城市裡找尋一個自己最舒適的環境,以偵查的眼光探查城市的角落深處,被人忽略的地方,試著融入但採取獨立的眼光看待,敞開心胸接收所看到聽到的一切訊息,不要預做判斷,不要先讓自己的價值觀對所見提出評價。

多帶幾副眼鏡在身上,交換著使用。

試著跟城市一起醒來,與不同文化的一起從事晨間活動,觀察在地人對居住地信任程度,和當地人一起通勤,交通樞紐的樣貌體現政府懷疑平民百姓的程度。

上當地的美容院及理髮廳看看,跟當地人聊聊,以叛逆價值觀或行為測試社會規範延展性,透過同理他人了解更多背後意義!

留意城市裡的廣告與標語,其實反映社會行為與價值衝突,不妨多留意隱藏其中的遵行或禁止或限制,背後的文化、道德與法律意涵。

不妨找找一座城市裡的外來文化元素,找出這些外來文化的傳播路徑與影響對象,捕捉城市裡的空間氛圍或時代精神,世界就在你門前,不要待在房間裡透過窗戶往外看。

觀察人們的穿著打扮,是為自己還是為他人?

觀察看似激進份子的作為,也察看貌似模範市民的作為,比較兩者的行為差異!

觀察人們使用的日常生活用品,使用的情境與使用的方式,裡面是否隱含著非實用性與炫耀意味?你能說出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寧可選擇仿冒品也不要買便宜的好東西嗎?

城市裡那些人會採用最新技術?為什麼會採用?早期採用新科技者的想法為何?真的是新科技比較有利嗎?有些時候明明比較不好用,還比較貴?

人們採用新事物的過程,反映了人們的世界觀與價值觀!

除了新事物,個人貼身物品也有類似的情況。人們不只追求功能的滿足,還追求其他價值,像是愛與信任,炫耀與品味,社會地位的主張等等。

人們會花錢採買並非實用的物品來改變自己或世界,為什麼?


Read More

你是《請叫我英雄》中的,盲目殭屍?還是真英雄?
7 個月 ago

你是《請叫我英雄》中的,盲目殭屍?還是真英雄?

假期休息時,想看點輕鬆的內容,我通常會看漫畫,而最近我才剛將整部《請叫我英雄》漫畫看完。

末日僵屍題材,已見怪不怪了,甚至多到泛濫,《請叫我英雄》這部喪屍題材,前面放進了蠻多人性的部分,最後又將高度拉抬到宇宙層次,難怪可以獲得日本諸多漫畫大賞,脫穎而出。

《請叫我英雄》這本漫畫顧名思義,中心主旨在談論什麼是:「英雄」。

在社會失序,法律失衡的末日中,喪屍面前,人人平等,本來高高在上的職業或階級,可能因為手無寸鐵,突然變成殭屍的食糧,一下就被咬死了。

我想就是這種「重組階級」的趣味,才讓末日後的主題,如此受人歡迎。

你沒聽錯,「階級沒有消失,只會重組。」你殺不死階級,連喪屍都殺不死。

 

殭屍不會殺死階級,只會讓階級重組

《請叫我英雄》的主角是一名是漫畫家,當然,他在末日之前是沒沒無名的,他的漫畫不停被退稿,最慘的是,還被比自己年輕很多的編輯,用盡全力安慰。

生活上,女友也疑似出軌,35歲的他,生活與其說是混亂,不如說,他對自己失望到近乎絕望的地步。

漫畫前期是很容易棄坑的,老實說我要不是跳到中間開始看,我可能前面就放棄了。

因為作者花了很大的篇幅在描述主角絕望的人生,以及喪屍剛出現時,這種山雨欲來的氛圍。

然而,這一切在喪屍出現後,開始改變。

Read More

從現在起,你不需要成為更好的別人:破解慣性原始碼,創造你喜歡的自己
8 個月 ago

從現在起,你不需要成為更好的別人:破解慣性原始碼,創造你喜歡的自己

在看過創下日本電影票房3天突破46億的《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後,深深的感覺這是一部尋找自我信念之路的動畫。

主角竈門炭治郎因為家人被鬼殺害,只留下了自己和變成鬼的妹妹禰豆子,為了拯救禰豆子,讓他順利變回人類,兩人便開啟了從沒想過的人生。

2019年動畫在台灣上映後廣受好評,成為繼海賊王之後,下一部開創新紀元的大作。

劇場版有趣的是,派上一個能夠操控夢境的鬼當作主軸來接串故事。

要拋開過去的你,就如同竈門炭治郎陷入敵人設下的夢境循環,要逃脫夢境的束縛,只能砍殺夢中的自己。

這似乎也在揭示著這時代我們對自身的徬徨、對自我潛意識的探索。

同時也反映著近期的台灣書市,多數暢銷書的內容不外乎教你如何去「做自己」,「相信自己」。

試問,我們到底在什麼時候不小心把「自己」給弄丟了?接下來要從周梵的書裡,去探尋我們能在哪裡找回自己。

 

呼喚你內在的渴望

成長路上我們跟隨著爸媽的腳步、社會的規矩,慢慢的把別人想要的,當作自己想要的。

小時候爸爸告訴我,當老師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為了做完美小孩,逢人就說我的志願是當老師,每個人對著我說好棒好棒。

但那時候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往後會長成的輪廓與模樣,又怎麼會曉得,志在何方。

「因為不太確定自己是誰,所以才需要從別人的評價中獲得價值感和存在感。」

周梵在《弄丟自己的你,過得有點辛苦吧》開篇非常老實的呼籲大家:「看懂自己,你的人生才真正開始。」

過去的你就像活在夢裡的你,那是很舒適的環境,縱使有那麼點不對勁,但改變後會遇上的未知,可能會更讓你恐懼。

畢竟,改變帶來的不是即時的歡愉,有時更多的是無止盡的陣痛。

從《被討厭的勇氣》開始到《這世界很煩,但你要很可愛》,我們循著一袋又一袋的雞湯,開始在「認識自己」的議題裡,喝出一點成效。

但是,在現有的社會價值體系框架中,要創造屬於自我內在最真實,服務自己的信念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刪除對別人眼光的依賴,才可以真正面對自己。」

但真正的自己,究竟被我們藏在哪裡?

 

為何總想證明自己?

根據榮格心理學的提出的概念,他將人格比喻為面具,每個人在因應社會、家庭、群體的時候會有不同的面具產生,而這些面具的總和變成為了你的人格。

這些面具的背後,潛意識裡隱藏了一個你內心的真我。

還記得剛踏入社會,我抱持著奔放自由的心跑到書店工作,有別於其他同學到公司就職,過朝九晚五的生活。

時間一久,媽媽問我什麼時候才要換到公司去工作?什麼時候才要像別人一樣週末放假,而不是輪班制。

為了再當一次爸媽心目中聽話的孩子,硬著頭皮鐵了心要自己辭了書店店員的工作,跑到一般公司上班,以為這樣子真的就距離大人口中的成功比較近。


Read More

你說,女人要___:《讀曆書店2021》來提問,女人要什麼?
8 個月 ago

你說,女人要___:《讀曆書店2021》來提問,女人要什麼?

從Google上輸入「女人要」,就會出現「女人要打才會乖」的搜尋聯結事件,到網路文章指稱女性被性侵是觸發了「男人的動物性」,在在都顯示著女性立足這個社會,都依循著男性視角生存。

任何情況的迫害,都不該在性別框架下做討論,沒有絕對的性別強勢與弱勢。

但從父權主義出發,女性都成了該被馴服的角色。

「事實是,除了女性自身沒有人會為你發聲。女性不詮釋自己隨時有人越位詮釋你。」——黃麗群《我與貍奴不出門》

在現今社會中,女人該擔起的責任、該面對的攻擊,一樣都沒有少。

關於女性的困境,讓《讀曆書店2021》來為你提問,女性究竟要__什麼?

 

那些不能說的字詞

朋友說起他的童年,因經期來的早,胸部發育也早,時常成為男孩間打鬧的玩笑。漸漸地,越來越沒自信,頭低低的,試圖把肩膀內縮再內縮,好似擁有女性特徵是一種罪過。

連要去廁所都要偷偷摸摸地把衛生棉放在口袋,「那個來了」成為一種公開的暗號,像不能說的名字,說出來很骯髒。

這樣的事件幾乎發生在所有台灣女性身上,說不出口的祕密全都化為少女老王筆下一則則深刻又血淋淋的真實故事。

「果然妹仔就是不一樣。」

「你要是再瘦一點就完美了。」

「今天的客戶都是男的,你要是穿個短裙就好了。」

「臺灣的身分證也是如此,光是從身分證的第一個數字『男生1』『女生2』,就可以看到官方認證的排序是那麼理所當然不可撼動。」

很多在性別框架下被禁錮已久的陋習,沒有人質疑、沒有人提問,就會被持續默許下去。

在《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裡頭,女孩沒辦法做自己,必須做符合大眾期待的「女性」,只要稍有偏離,就得要攤開來一一檢視。

「也許有人會說,檢討這件事本身就是「女權過剩」,但我們難道連提問的權利也沒有了嗎?」

看完故事也很想問,難道,身為女性就該活得這麼不自由嗎?

 

用心做你自己

「男人身體上垂掛兩個袋子即大步走大道,一邊裝著資本,一邊裝著進入的權柄。女人的身體則什麼都要滿足,她皮包的納藏層次像她下腹內外構造,最好能容納要撫養全世界的夢。」

一向敢言直說的黃麗群,讓《我與貍奴不出門》成了「做自己」的最佳典範。有些話,女人不說出來,這世界就會視為本該如此。

「做自己」這口號,在性別議題上或許更貼近女性多一些。

曾經有男孩對著我說:「為什麼你不會隨身帶衛生紙,女生不是都應該要帶嗎?」

身為女性被套上太多的標籤與理想模樣,一個謙恭有禮、落落大方、輕聲細語,隨身帶衛生紙的人,才稱得上是得體的女性。

即便整本書說得上貼近女性生命經驗的篇章,只有短短的一篇幅,但黃麗群用犀利的文字射向這充滿惡意的世界,不予以屈服,自成一格的風格,儼然模範代表。

「這世界上有那麼多你根本不可能追上前去跟誰講什麼道理的事。」


Read More

[jetpack_subscription_form title="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subscribe_placeholder="輸入正確電子郵件位址" success_message="訂閱成功!我們剛才已傳送訂閱確認電子郵件,請在Email中按下「啟用」開始訂閱。" subscribe_button="讓知識豐富你的生活" show_subscribers_tota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