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社會

成功有時,失敗也有時:機運之神閃現的瞬間,你抓住了嗎?
6 個月 ago

成功有時,失敗也有時:機運之神閃現的瞬間,你抓住了嗎?

By  •  社會, 職場

 

一開始拿到《機會效應》時,心想這又是一套新式的商業模式嗎?

很多人都聽過「倖存者偏差」這個理論,當我們過度關注成功案例,卻沒有辦法窺見其他未成功例子失敗的真正原因,很容易造成過度樂觀的信念,導致我們實際收集資訊時會有偏差。

在經典商業書《異數》(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裡,開宗明義地和大家說:成功的商業模式與成功的企業家之路,有些路徑與軌跡,其實是無法被複製和模仿的。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比爾・蓋茲(Bill Gates),世人除了對他創辦微軟公司成為世界富翁耳熟能詳之外,不知道他成功的真正原因,或許要歸咎於他的「生逢其時」。

我們將成功人士的經歷作為捷徑的複製,卻忽略天時、地利、人和等各種不確定因素,仍舊是影響是否成功的關鍵。

如果大事件的發生都是這麼意外偶然,我們的人生小事件難道不也是如此?

作者洪震宇透過《機會效應》為大家說說幾段採訪人生故事,讓我們貼身體驗,成功背後,「機運」降臨的片刻。

 

命運中的偶然與巧合

在古希臘眾神裡,有一位機運之神(Caerus),傳說中他的樣貌古怪,有著長條如飛機頭往前延伸的瀏海,還有一雙翅膀讓他可以跑得飛快。

當他靠近時,要以精準的速度才能逮住他,而他全身最容易被抓住的地方就是那條長長的瀏海,若沒看準時機,就會與他擦身而過。

許多機會轉折、關鍵命運的改變,就潛伏在我們不經意的相遇、想法與行動中。

而甲仙國小的張永豪老師,是如何抓住在八八風災後讓大眾關注高雄甲仙區的機會呢?

笑稱自己有從小有體育障礙的張永豪老師,在風災後希望藉由體育項目的訓練、競賽,為孩子們建立自信,帶領孩子們重回生活的軌道上。

就在拔河隊努力一整年,仍舊沒有得到冠軍。開始感到氣餒的他,心中也默默的想:以後不要再練拔河了吧。

沒想到楊力州導演因為統一超商的委託案,需要拍攝超商店長支持國小閱讀的計畫,陰錯陽差的選中了高雄甲仙區。

也是因為這個巧合,讓他知道甲仙國小拔河隊的故事,而拍下紀錄片《拔一條河》,這部三十分鐘的紀錄片上傳網路後,瞬間爆紅。

一夕之間,甲仙國小拔河隊與張永豪成為知名人物。為當時是八八風災重災區之一的高雄甲仙區帶來更多的社會資源。

機運(chance)原意是「墜落」,是地心引力自然運作的結果;時機成熟了,自然就會墜落,代表機會是自然墜落到我們身邊。

這一切並非張永豪有意為之而導致的結果,然而,這個故事就像我們多數人的生命經驗與企業經歷。

想要的得不到,但人生轉折的路上卻會在最意想不到的轉角處生芽開花。

 


Read More

職場孤獨正在全境擴散?:被科技分化的時代,重新連線你的歸屬感
6 個月 ago

職場孤獨正在全境擴散?:被科技分化的時代,重新連線你的歸屬感

By  •  社會, 職場

 

在數位至上的時代裡,科技正在助燃孤獨。

看著網路帶來社群連結的假象,社群好友數的增加,以為這是成功人生的範本,實際上,我們連回頭面對現實生活的勇氣都沒有。

在網路上,我們成了自己最好的公關版本。

我們每天花費6.3小時查看電子郵件,一天發送超過上百則的訊息,但實際能信任的朋友卻不超過5個人,是否曾想過,這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嗎?

科技裝置唬得我們以為,它是在幫助我們連結他人,但事實上,它卻是折損和削弱關係的障礙。

《紐約時報》暢銷作者,未來職場(Future Workplace)合夥人暨創意總監,丹・蕭伯爾(Dan Schawbel)在《低歸屬感世代》(Back to Human)中提出問題。

讓我們一同探討,因科技而變得孤獨的世代人類,該如何找回與工作夥伴間的深刻連結。

 

孤立感造成的內心渴望

你是否也做過一樣的事情?

在公司裡,明明同事就坐在三步距離的不遠處,你不是開口向他詢問事情,而是打開通訊軟體與他互動。

當我們習慣依賴通訊軟體來和同事、朋友、家人互動時,人際關係就開始變得薄弱。

這些理應要把我們更緊密連結在一起的網路媒介,現在卻使我們感到孤立與鬱悶。

而這樣的生活,也改變了我們對有意義的職涯與生活應該要是怎樣的看法。

隨著科技在我們的生活與工作中逐漸普及,人際關係在日常裡,與各方面環環相扣。

伸手可得之處皆是科技帶來的便利,但建立關係的技巧永遠不會是自動化處理。

書中提及幾項研究皆顯示,員工在人際關係上的品質會影響他們內心是如何認定公司,而孤獨的員工因對公司沒有歸屬感,也會對公司較不用心。

美國前衛生署長維偉克・默熙(Vivek Murthy)說:「孤獨和薄弱的社會連結與壽命減短有關,類似於一天抽十五根菸所造成的情況,而且甚至比肥胖還要相關。」

喪失歸屬感的職場讓我們無法投入工作,無法從工作上獲得正向助益。也因此,由我們反射出來的世界漸漸顯得黯淡無光,一切都是如此令人失望。

 

解決問題前,先回歸人性

在孤獨世代中,我們勢必得將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找到屬於自己的福祉與圓滿。


Read More

「以愛為名」的不安全感,錯了嗎?:正視脆弱,讓關係不再只有疼痛
7 個月 ago

「以愛為名」的不安全感,錯了嗎?:正視脆弱,讓關係不再只有疼痛

「如果,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傷口,碰一下,你可能只有微微的感覺,不會覺得痛,也不會有很大的反應;但是,如果你身體的某些部分已經受傷,一直都沒有癒合,只要別人輕輕碰一下、撞一下,你可能就會痛徹心扉,甚至可能會因而對別人生氣,覺得都是別人造成、讓自己這麼痛。」

出版《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而聲名大噪的周慕姿心理諮商師,在此書席捲全台後,發現讀者對「情緒勒索」的理解,反而造成兩派聲浪。有些人認為這本書在「挑起社會對立」;有些則是覺得「擺脫情緒勒索」就是要讓「關係決裂」。

而《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就是要帶大家理解「情緒勒索」背後的根源,提起勇氣面對不安全感,才有機會療癒自身。

 

不安與焦慮的共振效應

「由不安伴隨而來的焦慮,使我們做出了不理智的行為。」

多數時候我們也曾經有這樣的經驗,因為不安而帶來的焦慮感,使我們做出一些強迫行為,逼得我們想掌控所有不確定因子,讓那份不安與焦慮減緩,我們才可以回到假性安全的軌道上,催眠自己這世界在自己的掌握下,已不具威脅性,暫且可以安心地前行。

可偏偏世道沒那麼容易放過我們,不論是職場同事、好友閨蜜、親人家屬,都是我們不可控制的個體,那份無法掌握一切的不安與焦慮,隨時都在挑動我們的神經,企圖瓦解我們努力維持內在的世界平衡。

本書用偌大的篇幅,來和讀者探討這份「不安全感」所造成的影響,當我們將不安全感投射在他人身上時,得到的情境反饋,會讓我們變成連自己都不認識的樣子,而這就是邁向「情緒勒索」,同時也讓關係互動落入遍體鱗傷的第一步。

我也曾經在關係中,像隻困獸緊抓著受傷的情緒不放,而傷害重要的人。

當他人無心觸碰到往日傷痕,那股來自深處的不安全感,傾刻會使你退縮回自己內在世界,關起門來,試圖與全世界為敵。

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早蛇。過往埋下的創傷經驗,在物換星移的日子裡,即便人事時地物條件各不相同,那份痛感仍可以輕易被他人挑起,像顆埋藏在深處的不定時炸彈,隨時等著被引爆。炸傷別人也苦了自己。

 

 

關於愛情,我們這樣修復

「愛情的美好不在於你好我好,而是在於接納彼此的不好。」

你也曾經遇到以下困境嗎?總覺得另一半什麼都不說,等到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之時,才明白原來另一半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或是,明明感情非常穩定,但內心總有深深的不安全感,覺得這麼幸福美好是對的嗎?自己真的是值得被好好對待的嗎?

關於愛情,我們談論的從不是愛情帶來的正向益助。我們銘記在心的皆是痛徹心扉、寂寞痛苦的情緒記憶。將記憶化作了經驗,經驗路上設置了警鈴,一但有人誤踩禁區,我們便警鈴大響,一次次地跌入不安所營造的谷底。

根據心理學家約翰・鮑比(John Bowlby)提出的「依附理論」,在成人之愛中,可以略分為以下三種:

一、安全型:認為自己是安全的,有愛人的能力,也覺得自己值得被愛。

二、焦慮型:在關係中需要確認彼此的感受與關係。

三、迴避型:較相信自己過往的經驗,不習慣求助與表達脆弱,對他人較不信任。

關係皆是在這三種型態下的配對組合,不同類型的人有相互對應的療癒方法。

焦慮依附者的安全感練習:

極簡生活中的日常,在獨處的過程中,我們得到了什麼?
7 個月 ago

極簡生活中的日常,在獨處的過程中,我們得到了什麼?

先前聊過的極簡生活,我在這篇寫了篇《執行極簡主義五大招!丟下捨不得,只留100%所愛,生活會如何被翻新?》,很高興收到很好的迴響。後續我又在自己網站寫了篇後來的極簡生活《斷捨離120天後,生活如何轉變?》,聊到後來的極簡生活我是如何過得更自在、更像是屬於我自己的步調。

但這兩篇文章其實都記錄了極簡生活後一個重要的轉變— 我是如何對生活與時間更有意識。

物質的東西少了,空間騰了出來,少了不必要的消費以後,我更在乎每一個生活的當下是如何度過的。

我游泳、跑步、冥想、閱讀、寫作、工作,珍惜和家人朋友的見面聚餐。

我發覺自己往往是在冥想後,只有自己的那個當下,自然而然讓我有安定、平靜。

好像在那個時刻才沈澱了生活,讓那點餘韻感受在心裡發酵,然後成了感觸、成了智慧似的。

啊!或許這樣說吧,就像是喝了口紅酒,一直到緩緩嚥下的那一刻才讓那酒香在口裡蔓延,彷彿彌滿了整個世界。在那個當下,我的世界裡,只剩那酒香韻。

我往往是在靜下心來冥想以後,生活才在心裡沈澱成一種踏實安定感。

極簡一段時間後,我開始意識到「獨處」的美好,簡直像是圓滿了生活似的。

這也自然而然引發我注意自己用手機、網路、社群媒體的時間,引導我開始記錄我使用手機的時間。

其實手機和網路本身不是件壞事,我們也都清楚它帶來多大的便利性,然而,當它影響到我獨處的時光與品質,我開始變得坐立難安。

當然,描述這種無以名狀的情緒焦躁,本質上就會讓情緒本身變得更真實具體,難以擺脫。

不過反過來說,我想:我們也能刻意靜心獨處,然後多聊聊、描述那種靜心的感動吧?

最近讀了本書,名為《深度數位大掃除》。這本書談到許多網路、手機、新科技的發展,如何影響青少年的作息、人們生活的滿足度。

然而,比起這些負面的角度觀察(而且大多是我們已知的)。我更想談談的是,擁有獨處時光的我們,生活會如何被轉變?

因為我相信任何改變,都要從渴望開始。 極簡生活後的獨處時刻,以及那些細膩的美好時光,是我想分享給你的片刻。

我想「渴望這樣的獨處時光」會像一顆小小種子,種在你心裡,然後在某一個對的時機、時刻,種子會發芽茁壯,希望能成為你生命中真實的樣貌。

 

極簡生活後的獨處日常

我一直都是個很愛與朋友、家人相處的人,喜歡熱鬧、溫馨的氛圍。這些都讓我很充電、也很享受。

但是極簡生活後,有一些時刻卻開始漸漸成了我格外珍惜的享受。

像是清晨寫完日記,看著熱茶冉冉冒起的白霧發呆抽神的時刻。 像是早晨寫作或閱讀後,一個人沈澱冥想的時光。 像是游泳時,隨著手向下撥水眼前揚昇起的一顆顆晶亮泡泡。 像是睡前冥想結束時,睜開眼映入眼簾的一片燈光靜謐。 像是在書桌前,手下傾瀉而出的文字,在自己恍然回神時,才發現那一刻只有自己和當下。 像是跑完步後,只有自己的呼吸和自己漫步回家的時刻。


Read More

用心理學溝通法突破職場人際困境--專訪諮商心理師Ashley陳雪如
8 個月 ago

用心理學溝通法突破職場人際困境--專訪諮商心理師Ashley陳雪如

人的一天中有二十四個小時,其中有八到九個小時(甚至是更久),都是在工作中度過的。而這段漫長的工作時間中,又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與人進行互動、溝通。

等於我們一整天的生活中,有大半的時間都在處理職場上的人際往來、工作討論。

職場關係十分重要,畢竟人人都需要飯碗,但飯碗都不好捧,一個不小心就會得罪業界的誰,或是讓同事對你心有芥蒂,接著摩擦越來越大,輕則私下碎嘴,重則人言可畏,除此之外還可能丟掉各種升遷機會或福利。

因此可以說,只要懂得處理職場人際關係,你就能舒心地度過大多數的時間。

但職場問題豈是易事?若是三兩下就能輕鬆解決,又哪來一堆陷害、利用、排擠等各種事情呢?

善於洞察人心、溝通的諮商心理師--陳雪如,學員們叫她 Ashley,就對此相當有心得,並於時報出版著作《你的溝通必須更有心機》,榮獲博客來心理勵志暢銷書,將大家都會遇到的各種大小難題,結合她的心理學專業,研究出一套獨門的溝通戰略。

真正的溝通,遠在開始之前,就已經開始

坊間已經有許多教導溝通與職場同儕交流的課程,有些是依靠自己多年閱人無數的經驗去歸納一套交際法則;有些人則是用自己領域中常見的例子去教授學員怎麼應對。

身為諮商心理師的 Ashley,跟其他講師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她是運用心理學,去教你怎麼面對各種人,就算不是身在職場中,也受用無窮。

「溝通」這件事,背後是種種心理學與人類行為學的脈絡,要在溝通這件事情上無往不利,首先當事者不能只用感性的直覺去表達,真誠說好聽一點,是很坦率,說難聽點,是沒站在對方立場,考量對方聽到的感受,我們自以為真誠,對方卻認為自私。

溝通,尤其職場上的溝通,要理性地去思考一舉一動背後的意義,包含表現情緒這件事,都能在謹慎考量過,在對的時機場合刻意展現,而非一直壓抑,希望大家學會「正視情緒並善用情緒,而不是被情緒所挾持」Ashley說。。

「其實我是理組的。」Ashley 笑笑,面對我的訝異她毫不意外,說道:「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大學是唸心理系,而不是諮商輔導學系。心理系是理組的,因為除了諮商輔導的理論,我們還要多學大腦神經科學,研究大腦對心理的影響,做實驗、用統計分析實驗數據等等。」

因為這樣的背景,也讓 Ashley 在授課的時候,非常強調理論根據、將十多年的心理學知識與實務經驗,整合成一套系統化的步驟方法,讓學員容易吸收理解,更強調可以實際應用在生活中,而不是學了卻不知道怎麼應用。

在職場上,我們可能對行銷、會計、法律、設計、攝影、烹飪等等的專業,都可以很客觀地去判斷對方是否做得好。畢竟專業能力的好壞很明顯,只要有努力,基本上都會有變化。

但「溝通」這種無形的能力,就不容易被看見了。

我們頂多會用「人緣真好」、「很會說話」、「很圓融」去形容一個人在人際關係上的成功,但真要在職場上做得人見人愛,背後可是要花不少功夫。

在工作場合上,大家都是來謀生的,因此只要跟個人的利益產生衝突,就容易演變成各式各樣的人際問題。

若是和一、兩位同儕之間有這樣的問題,那或許還算好解決,最怕的是遇到一對多的狀況。

當你隻身一人,面對許多和你意見相左的人,導致你在開會過程中不順利,處處被刁難,這樣的狀況該如何是好呢?

Ashley 說,會議溝通並不是從會上開始的,真正的會議溝通,早在會議開始前就開始了。

如果當你的意見不被重視,那就在會議外的地方找尋你的援軍,譬如在會議開始前,可以找一些同事當樁腳,先讓他們認同的你想法,他們就會在會議上挺你。

但找誰當樁腳,這也是一門學問。最好是找跟你利益一致的人、有決策權的人。

不要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直接硬碰硬,在一對多的狀況下,最好先各個擊破


Read More

美國掀起「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從種族主義歷史看解放政治
8 個月 ago

美國掀起「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從種族主義歷史看解放政治

五月底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掀起的「黑人的命也是命」 (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運動蔓延至今,參與人數已高達2600萬人,幾乎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場社會運動。

台灣未牽涉歐美國家種族主義的歷史糾葛,導致此議題往往難以引起台人共鳴,但我認為任何關注解放政治、反對壓迫的人,都應藉此機會去理解非裔美國人受壓迫的歷史與現況,因為透過觀察不同群體如何抗爭、與什麼抗爭、為何抗爭,有助於啟發我們思索社會解放的各種可能性。

這篇文章希望梳理出反種族主義的路線之爭、種族主義的歷史,以及目前BLM運動的矛盾。

 

以心理學來看種族歧視

種族歧視的心理學解釋哪裡有問題?

當今的歷史研究者在爭辯:是先有對黑人的種族歧視,還是先有黑人奴隸制?換言之,是種族歧視的觀念產生了不平等的制度,還是不平等的制度產生了種族歧視的觀念? (種族主義的定義:認為某一種種族族群,在任何方面比另一個種族族群低劣或優越的任何觀念,註1)

認為種族歧視的觀念先出現才導致不平等社會的這派人,通常採取一種社會心理學的解釋:對不同群體差異的無知、偏見,導致歷史上的歧視、仇恨。

這種心理可以找到演化生物學的解釋:原始人在部落中傾向優待同一團體的人,認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種「部落主義」是人類祖先演化出的優勢,卻在離開部落社會後繼續留在每個人心理,成為了歧視。

這種立場可以稱作種族觀念論(Racial Idealism),認為人們的觀念改變,種族問題才會改善。這派人的抗爭路線通常是改變下一代的觀念、消除種族刻板印象、潛意識的種族厭惡、影視媒體再現的污名化。

這就是社會心理學家強納森‧海德特(Jonathan Haidt) 在他的新書《為什麼我們製造出玻璃心世代?》裡採取的立場,他批判強調多重身分加乘效應的交織性理論(如同時是黑人又是女人的人,會遭受比黑人、女人更嚴重的歧視),認為左派學者過於強調這些身份的認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會加深部落主義,可能使下一代人活在「我們/他們」的對立中。

相反的,化解對立的方式是「訴諸共同人性」,例如有次BLM遊行剛好遇上川普支持者集會(自由派與保守派的對立),但川普支持者Tommy Gunn竟邀請BLM遊行的黑人領袖Hawk Newsome上台表達他們的訴求,當Newsome強調「我們要讓美國再次偉大」時,雙方原本的衝突瞬間化為團結力量。(註2)

然而,根據海德特的論述,BLM不能夠叫「黑人的命也是命」,因為這會加深黑人與白人的對立,應該叫「美國人的命都是命」(不要分那麼細,我們都是XX人),這忽視了當前美國警察對黑人執法過當的種族不平等現狀,無異於用民族主義掩蓋種族主義。並且,如果種族觀念論正確,它也無法解釋為何受反種族主義教育長大的美國人民觀念改變了,但美國的種族問題卻仍根深蒂固。

 

以歷史來看種族主義

與種族觀念論對立的另一種立場「種族唯物論」(Racial materialism),認為種族主義是被發明來捍衛不平等的體制。

如美國歷史學者伊布拉.肯迪 Ibram …
Read More

當你能快速讀寫,就更往職業作家邁進一步--讀寫達人王乾任專訪
8 個月 ago

當你能快速讀寫,就更往職業作家邁進一步--讀寫達人王乾任專訪

By  •  社會, 職場

你看書、寫作快嗎?很多人當學生時能一天看好幾本書,出社會後卻一週看不完一本,甚至一個月、一年才看完一本。

身邊不乏有許多學生時代是勤奮好學的青年的朋友,出社會後看書的數量變少,甚至寫作速度也慢了很多。

身為一個出社會的成年人,當時間不可避免地被工作、家務、交際佔滿,你如何利用所剩無幾的時間,好好地閱讀一本書呢,或快速地寫好一篇文章呢?

出過幾本閱讀教學的書、教導讀者怎麼快速抓住文章重點的文字溝通作家--王乾任(筆名 Zen 大),對快速讀寫這件事相當地有心得,並非常樂於教導大家如何運用他個人開發出來的秘訣。

王乾任出過《作文課沒教的事:培養寫作力的6項修練》、《超快速讀書法:打造強大閱讀力,掌握專屬知識地圖!》等書,是一名專職作家,同時也是人氣部落客、文字溝通表達力的講師,他在「更有效率地讀寫」這件事上耕耘許久,經常開班授課,或是寫文章和讀者大方分享。

 

隱藏在工作上的寫作考驗

或許有人會覺得,「寫作」這件事是不必要的技能。這聽起來是職業作家的事,跟自己的工作差十萬八千里,根本用不到,何必花費精力特別學習?

其實寫作這件事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你的想像。

你是否有遇過寫公關信、邀請函、報告書時,不知道該從何下手的窘境?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信手拈來一段文情並茂的內容,動筆寫出文句對很多人而言是個天大的難關,但這個問題隱藏在眾多工作之中,不到關鍵時刻,你根本不知道原來工作需要用到寫作的能力。

當你有這樣的寫作需求時,第一件該做的,就是先培養你的閱讀習慣。

 

學會快速讀寫之前,先理解閱讀的本質

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閱讀的習慣。

人人都渴望知識,但又對於獲取知識的過程相當懶散。得到原形知識最佳的途徑之一就是閱讀,但閱讀要花費很高的精神力和大量的時間。

大多數人在下班,只想追劇、打電動、吃美食、放空,不願意將時間花在閱讀上,因此錯過很多吸收新知的機會。

王乾任表示,自己是個相當遵從自己內心的人,他對生活立了很多原則,其中一項就是「好好生活,工作不用太忙」。

追求慢活的他,認為閱讀不是人生中唯一的重要事,享受生活也很重要。玩樂沒有不好,他認為閱讀的形式很多種,玩樂也是一種學習的管道。

譬如旅行或是看電影,只要可以從中學到事物,都是閱讀的形式,但你必須在進行這些事情後,將你的想法寫下來,沒有書寫就無法確切得知自己學會了什麼,這樣即使給你再充實的事物,都只是走馬看花罷了。

「就算你看的不是商務類的工具書,讀小說也可以從中吸收到東西,像是小說有人設嘛。對我來說,讀小說也是一種調劑。」他說,接著若有所思:「只是大家可能都比較愛看小說,其它書他們可能就沒那麼喜歡。」

但他也覺得有些書過於艱深,讓人難以讀下去,讀不完一本書這件事,不能怪讀者。

他笑笑:「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很多人不會寫書,不知道要怎麼寫得讓人喜歡看。他們只是因為工作關係需要寫書。」

不管透過玩樂學習,還是利用閱讀吸收,王乾任都建議應該要將你的所學或想法寫下來。筆記相當重要,跟學習本身密不可分,當你有產出,你就會看到學習的效率,當成效赤裸裸擺在你面前,你就會越有動力去學習。

閱讀與寫作是牽一髮動全身的,當閱讀變快,也會多出更多空餘的時間,如此也能讓寫作的餘裕變多。

當兩者速度都能更快完成,就越有更多時間去學習其它領域,正面地循環,一直不停地充實自己。

當讀寫的習慣建立後,你也能從閱讀→筆記的反覆過程中,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漸漸地,你在閱讀或是和人交談的過程中,你不會依賴書上的制式答案,會漸漸擁有自己的想法。

這也是正面循環的一部份,獨立思考的能力,更有助於你的寫作。


Read More

用人皮做的書是尊敬的禮物?醫療奇史背後的溫馨故事
8 個月 ago

用人皮做的書是尊敬的禮物?醫療奇史背後的溫馨故事

明明知道世界很大,我們其實知道的很少,更何況世界每分每秒都在改變,而「知道」和「真實體驗」的感受也是截然不同的。

我偶爾會挑上一本完全不同領域的書,而每次、每次它們總是會以令我驚奇的方式顛覆我的世界觀,或是讓我想起一些久遠的故事連結。

你很難知道從好奇心出發的閱讀視野,會在哪一個時刻帶來一個不同以往的抉擇,從此改變人生的走向。這也是生命很奇妙的地方!

這次在朋友家閒晃意外發現《胖病毒、人皮書、水蛭蒐集人:醫療現場的46個震撼奇想》這本書,被他聳動的標題和台灣醫生作者的特別吸引。

老實說,平常想到醫療總是聯想到:冰冷的白色空間,西醫和中醫的不同,醫學院有多難考,感覺專業又遙遠,亦或是以前哲學課堂上針對醫學案例的倫理討論,甚至還有影集FBI犯罪現場中的法醫辦案過程,醫學總是讓人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距離感。

或許隱隱約約的正在心裡想說:反正我這輩子也不會去當醫生。

然而,《胖病毒、人皮書、水蛭蒐集人:醫療現場的46個震撼奇想》這本書,不能說顛覆我對醫療的想像,畢竟原本也沒有太認真的去想像。但是我卻好喜歡裡面的各種歷史奇聞軼事。

從中看見人性、故事,也再次享受從一個新的角度(醫療的角度)去看見世界,包括歷史的故事、海明威過世的爭議、宗教歷史與醫療發展的關聯,還有難以想像的故事發展。以一個我從沒有想過的角度,重新引起我對生活的興意盎然。

這本書中有3個故事讓我印象深刻,也有很多有趣的聯想,與你分享。

 

第一則:把自己做成人皮書,並送給受害者的江洋大盜

人皮書,不名思義就是以人皮做成裝幀書收藏起來。乍聽之下很像什麼瘋狂殺人狂的變態嗜好。但實際上在19世紀居然是醫生包裝教科書的一種方法,並不被認為是可怕的一件事。甚至會以此向他人致意。

作者蘇上豪醫師舉了好些故事,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江洋大盜詹姆斯.艾倫在死前口述自己的傳記,除了撰寫成冊以外,還特別交代要將自己死後的人皮製作成此書的書封書底。

並且把這本珍貴的書贈送給曾被自己搶劫過、卻奮力抵抗的受害者約翰.芬諾,因為大盜艾倫非常尊敬他抵死不屈的精神。

最驚人的是,大盜艾倫自己本人就是因為約翰地奮力抵抗,所以才終於被捕入獄。

目前世界著名的圖書館收藏了將近百本用人皮裝幀的書籍,每一個都有自己的故事與含意。但是在不同的故事脈絡下,卻是每一本都如此特別、充滿意義。

我在翻開這章節前,想都沒想過會在裡頭看到「江洋大盜真誠致敬的情結」。

這讓我聯想到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In good company》,中文翻作《大公司小老闆》。

這部電影或許有些人看來平淡無奇,講述在一個公司裡面的一小段日子,身為公司職員的主角丹.佛曼,同時也是個爸爸、丈夫。面對年輕新老闆卡特.德伊的到來,有了一連串的故事事件,環環相扣。

其實看完這部電影會讓人感覺一切「似乎沒有一個開頭、沒有一個結局」。我甚至很難說「我喜歡哪一個角色」,它只是演出了這些電影角色人生中的一小截,甚至看到不同的人在生命中都有不同的難處與課題。

即使是同一個事件,也會因為經歷的角度不同而有全然不同的觀感。

但是人生本就是如此,沒有一定的好人與壞人,只是一個又一個的抉擇串連在一起,演繹出我們交織的人生故事。

喜歡《In good company》這部電影的感覺,就像是我很喜歡讀到江洋大盜詹姆斯.艾倫人皮書的故事一樣,同樣的一件事居然可以有如此不同的詮釋。

看似恐怖的人皮書,你可以心想是個可怕的犯罪現場、沒有道德、不夠文明的行為。也可以看見醫學歷史演進的趣味、甚至好奇江洋大盜的真誠敬意背後的心理緣由,或許還能想到「如果我是約翰,收到這本人皮書,我會接受嗎?」


Read More

為了我們好,不要拖累彼此的人生:學習「說再見」的學問
8 個月 ago

為了我們好,不要拖累彼此的人生:學習「說再見」的學問

By  •  社會

學生時代,我身旁的朋友很多,天天都有可以聊天、玩耍的伴。那時想說這些朋友會一直保持聯繫,但畢業、社會後,經歷了很多年,某個年紀後回頭來看,現在的朋友變得好少。

正確地說,是真心的朋友變少了。

很多人說,是因為學生時代的朋友交往起來沒有利害關係,所以容易集結朋友,出社會後容易有利益問題,所以越來越不容易交朋友。

我倒覺得是隨著歷練變多,人越來越清楚自己要什麼、適合和怎樣的人待在一起,於是來來去去,最後只把位置留給一小部分的人,剩下的自然就隨緣了。

 

窮忙的人脈經營

當然不否認,某些時候會因為工作或利益,而去結識某種類型的朋友,但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認識的,通常也會過濾你想留下的人脈。除非你是個對「人脈」貪心,捨不得放手,非要把每個人脈都要攬在身邊的人。

這種人也不在少數,比起其他出了社會後越來越邊緣的人們,他們的生活確實豐富多了,身邊總是簇擁著朋友,好像認識很多跨領域的人,約吃飯的都是名人,相當多彩多姿。

我身邊有個前同事小 C 就是這樣的人。她是藝文展演相關的工作,經常跑開幕會、記者會、餐會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她交友來者不拒,同業界裡的她都要保持好關係,跟別人只要興趣有一項合得來就馬上變好朋友,要是名字或星座相同就稱兄道弟喊姊妹。

她很健談,除了工作場合遇到人會攀談兩句外,私下也會和他們另約時間吃飯、聚會。短時間內,她累積了很多的朋友,社群帳號上的貼文總是熱熱鬧鬧的,平時她的行程也很滿,隨時都有人約。

她的生活乍看很豐富,但她在某一次深夜的閒聊裡,對我和另一位友人吐苦水。她說,她覺得好累,明明有朋友有人脈是很好的事情,但她卻永遠都自己不知道在忙什麼,到處兩肋插刀,但這些人未必同樣真心地對她。

她忙著經營友誼,卻沒時間好好享受友誼。

這種生活當然是她自找的,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但像小 C 這樣的人不少,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要怎麼取捨人脈、管理人際的。他們只知道,機會來了就要好好把握,因此在人際的泥沼越陷越深。

不知道該怎麼選擇適合來往的人,就看看《隨時說再見,隨時再相見》這本書吧。

 

你是否怕自己不合群?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要把時間留給值得的人,就算你要經營商業人脈,也要將主要時間留給能和你良好互動,並且互相扶持的人。

當你會對割捨朋友有疑慮,我個人猜想,或許是因為你對自己的價值沒自信,你怕你無法給予相應的價值,對方會先捨棄你,為此你會付出更多來挽留那些人,以建立你的自信。

書中說到,有些人相當害怕孤獨,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孤獨」,他們會拼命社交,想辦法讓自己融入群體。

當人變成群體,就會下意識地去排擠那個「不合群」的人,這種群體意識很常見,也就是這種群體意識,更讓某些人對社交感到依賴,更加不願放手。

人會想擠入群體,是因為在他們的意識裡,加入群體代表被多數人接受,未來的發展空間相對廣闊;無法加入群體者,發展將受限,還會被孤立。

人的求生本能,大多會往集體靠攏。

被集體接受當然也有很多好處,但一定非要當個合群的人不可嗎?這倒不一定。某些人不追求主流價值認同,獨來獨往,但他依然可以交朋友,他的朋友很少,但必要時刻都能伸出援手,並且理解他的價值。

因此,合群未必是有優勢的,不合群也不代表屈於劣勢。


Read More

是什麼機制造成美國全員在逃?難以解除的非裔公民悲劇
9 個月 ago

是什麼機制造成美國全員在逃?難以解除的非裔公民悲劇

假設有一天,你走在路上,發現有一群警察在盤查某個汽車駕駛時,明顯直打過當。例如,駕駛已經趴在汽車上背對警察,員警卻還是對此人大聲辱罵且不斷毆打,此時,你會出手制止嗎?

或許你會錄影蒐證,或許你會打電話報警,上述情況,我們很難無動於衷,但也不至於會直接出手干預,因為我們不知道具體發生了甚麼事情?

但如果,我們稍微改動一下上述情況,當你看見執法過當的警察已經快將駕駛凌虐致死,而且被凌虐的駕駛正好是你認識的人(或者也可以設定為你的親族好友),你知道這人向來奉公守法,連小螞蟻都不敢殺,只是因為膚色關係,常常被誤認為外國人而被警察臨檢盤查(跟當事人聊天時,對方跟你說過好幾次)。

此時,報警來不及,錄影蒐證也無法阻止對方被虐殺,你是否會上前制止?

上述問題,是我根據《暴民法》一書中的思想實驗問題,微幅修改後提出的新版本。是刻意設計來對照近來美國社會發起大規模公民抗議的事由,一名非洲裔被警察壓頸致死事件。

服從與反抗的界線

《暴民法》的作者認為,當執法者濫用權力且被人民發現時,人民有權利出手制止,即便出手過程會出現違法舉動,但是,仍然可以出手。而且,不僅只是個人遭受不當對待時可以反抗,眼見他人遭受不當對待時也可以出手反抗。

《暴民法》想談的是,人民在什麼時候可以不遵守既存法律,可以違法?

康德的倫理學認為,如果納粹問你知不知道誰藏匿猶太人?基於誠實的這個普世價值,你如果知道就應該說,即便面對納粹也不能說謊。暴民法的作者則認為,此時你不僅應該說謊,且如果有機會刺殺希特勒,也應該毫不猶豫地去做!

學理上的論辯,能在現實生活落實多少,不得而知?

不過,《暴民法》一書給我們的啟發是,並非披上國家外衣或經過法律條文認證的事情都是對的,在法律與國家之上還有更高的道德原則,如果國家或法律違反這些道德原則時,剛好撞見且有能力反抗的人,可以反抗!

所以,香港為了反送中而上街抗議的群眾,其中有些走上武鬥派之路,不再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因為他們深知,光是如此並無法讓失控的政權就範!

雖然傳統的公民不服從路線可能未必會同意暴民法,但是,這些更多是路線之爭,而未必是目的的差異!

許多人不自覺的《服從權威》,認為只要寫入法律或是國家在做的事情,不可能有錯。實際上卻未必如此,回顧人類歷史,不難發現,掌權者制定出不平等且剝削的法律,時有所聞,且影響範圍甚大!

好比說,從美國非洲裔公民佛洛伊德之死點燃的抗議怒火,快速蔓延全美甚至燒到歐洲之後,開始有人上溯歷史,重新清算,把過去被人立銅像推崇的某些人物的黑暗面(通常是蓄奴或是種族歧視)挖了出來,且認為應該將之請下神壇。

有些人覺得,這樣未免矯枉過正,在當時並不算錯的事情,不能因為後來的人類有了新的道德觀念而溯及既往!

 

追溯歷史也難解的美國種族問題

實際上,史學家霍布斯邦認為,歷史總是為了當代人的需要而不斷重新被發明、重新被詮釋與重新被建構(傳統的再發明),我們所以為的過去並沒有錯,很可能並不是真正的過去並沒有錯,而只是上一個世代的人認為沒有錯所以發明出來的歷史,我們只是重新再度發明!

這是為何西方史學後來開始主張,所有歷史都是當代史,歷史都是為了現在的需要而被發明。

舉個離我們比較近的例子,「固有疆土」的範圍究竟如何劃定?當代意義的中國其實只存在一百多年,是梁啟超和章太炎等人為了挽救大清帝國而發明出來的歷史,並非自古就有。

生活在台灣,很難真切體會歐美社會對種族歧視的重視,以及問題的嚴重性。

一部分可能是我們多數人是台灣社會的優勢族群(俗稱的漢人,雖然這個概念並不精確也是被發明出來的),二來我們沒有歐美的販奴史,以及明顯以制度剝削另一個膚色種族的歷史(隱約的有,好比說台灣現在對外籍移工的許多法律規定都涉及了剝削),以至於當有網紅趁議題發燒之際拍了爭議性的畫黑臉影片時,有不少人幫忙緩頰辯護!

美國的非洲裔公民問題之所以難解,是因為制度長年的剝削造成非洲裔公民在社會上的立足點不平等。即便有非洲裔選上總統,即便法律已經廢除不平等制度多年,但是在廢除錯誤政策以前種下的傷害卻沒有好好被修復,優勢族群以一種我們都讓步都修法了的態度,跳過了這些實質難題不處理。

結果就是,美國的監獄裡關押的非洲裔公民人數遠超過其他族群,非洲裔貧民區的治安與犯罪率問題持續無解。

回頭來說一下佛洛伊德事件背後的脈絡,雖然這個事件後來被踢爆,殺人的警察與被殺的公民兩人原本就有私怨。不過,這並不妨害此一脈絡性問題的探究。因為從人口比例的角度來看,非洲裔公民在美國獲得的不當對待的確遠超過優勢族群。

然而,造成非洲裔被傷害的情況較嚴重,或許並非完全是種族歧視所造成的,更可能是現行法規制度對經濟弱勢族群不利的結果,只是承受惡果的族群當中,最大宗正好是非洲裔,而非洲裔公民在美國的社會生活又充滿挫折…。

愛麗絲高夫曼的《全員在逃》一書,講述了一個讓人唏噓的狀況。愛麗絲發現,非洲裔貧民區裡的黑人,從小就養成了看到警察就逃的文化慣習。為何會如此?因為許多黑人多半身上背有一些小案底,像是超速違規或持有毒品之類。


Read More

[jetpack_subscription_form title="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subscribe_placeholder="輸入正確電子郵件位址" success_message="訂閱成功!我們剛才已傳送訂閱確認電子郵件,請在Email中按下「啟用」開始訂閱。" subscribe_button="讓知識豐富你的生活" show_subscribers_tota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