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社會

堅持己見是社會分裂的主因?若主流是被操縱的假象,「異端」才是改變關鍵
10 小時 ago

堅持己見是社會分裂的主因?若主流是被操縱的假象,「異端」才是改變關鍵

或許你已注意到,近期正在掀起一股全球示威潮。

持續多月的香港反送中算是導火線,接著蘇丹、印尼、伊拉克、西班牙、智利、黎巴嫩、厄瓜多爾都接連爆發大型示威。

西班牙巴塞隆納的示威除了學習香港抗議的手段,更有人直接高呼:「我們要像香港那樣做一次。」

但與其把一切歸於反送中事件,不如說香港只是催化劑,我們的社會早已處於一個緊繃的狀態,香港示威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今極端的社會讓爭鬥一觸即發,但我們的社會氛圍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呢?

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同溫層的厚度。

高端的思想催眠術,操縱你以為是「自己」的想法

台灣兩大黨多年以來培養了一群堅強的支持者,但相信在大家的印象中,藍綠兩黨支持民眾雖持有不同意見,卻依舊有交流、討論的空間,甚至多數選民的觀點並不是非黑即白,而個人的政治立場也並不影響他的交友空間。

然而,從去年開始,台灣的政治氛圍開始有了變化。

藍、綠兩派人馬的對立加劇,兩方開始互相謾罵、人身攻擊,好像跟自己意見不一的人就是沒讀過書沒有知識的笨蛋,拒絕溝通理解、討厭中間立場、堅信自己所信。

不知道你最近是否有看到「說兩黨一樣爛?那你就是在助長XXXX」或是「不想要以後活在XXX的環境下,就投給XXXX」這種類似的宣傳詞?

這代表了在某些人的眼中,不發表意見、中立,甚至是比站在對立還嚴重的事情。

但選擇不投票就是政治冷感嗎?在兩個爛蘋果中選擇一個比較不爛的一個,就比那些兩個都不選的人高尚嗎?

如果真的沒有想選的人,投廢票跟不投票在實質上是一樣的意思,相信多數沒有理想候選人者就會選擇不去投票,以節省時間成本。

那麼,這些鼓吹他們去投票的人,究竟是為了所謂「提升整體社會的政治參與度」,還是想提高自己支持者獲得選票的機率?畢竟不去投票的獲票率是0,而去投的獲票率至少能大於0。

或許提升政治參與度、堅決表示意見的想法本身並沒錯,但被大肆宣傳、渲染,不得不令人開始懷疑,其中有政治操控的可能性。

此外,政治學者艾薩克也把政治權力分成五種型態:強制、功利、操縱、合法、個人。其中操縱性就代表了政治會透過心理學上的技巧對人民做思想的控制,像是教科書也是一種例子。

有趣的是,這些呼籲硬要投票的選民,還不知道自己是被選舉操縱的一份子。別不相信!既然廣告可以操縱人心,政治沒道理做不到。

世界觀是天生,社會的兩極化卻是人為

《極端政治的誕生》這本書提及當今社會之所以呈現極端化的趨勢,除了因為個人世界觀的不同,還有選舉操縱、團體認同、同溫層厚等因素。

書中提到,生物政治學的新研究發現認為人的世界觀其實是天生的。一個人本身對危機的敏感程度會造成他世界觀的偏頗,也就是說,你的「杏仁核」可能決定了你的世界觀。

對於危機較敏感的人,比較偏向「固定」的世界觀,較為保守、不願改變,當環境劇烈變化時所受到的衝擊較小,因為其心理已對危機有一定程度的想像。

而對於危機較不敏感的人,會有偏「流動」的世界觀,對事物的看法較為開放,願意接受新的事物,但對於危機發生時情緒會較激昂,因為對其並沒有設想、也沒有預防。

然而世界觀的相左並不會早成政治的極端化,畢竟竟然是天生的,不同的世界觀就是一直存在的問題。

之所以會有如今的局勢,還有團體認同的因素。

當世界觀與團體歸屬感結,從個人想法演變成團體戰,即便是原本沒有想法的人也會因為歸屬感而想表達立場,就像兄弟之間的義氣、與他人想法契合的心有靈犀,一切不同意見在上升到團體階層後,就變成了紛爭。

此外,團體的魔力在於它一旦讓支持者相信了,就能保有他的忠誠度。一個領導者的存在、一個群體的團結力,都讓鬆散的個體更加集中。而不同陣營的各自集中,就造成了社會的分化


Read More

《素食者》:一場名為「社會 v.s. 個人」的競賽,你找到成功秘訣了嗎?
2 週 ago

《素食者》:一場名為「社會 v.s. 個人」的競賽,你找到成功秘訣了嗎?

近來,美國心理驚悚片《小丑》在台上映獲眾多迴響,引發不少知名景點拍照熱潮,或者人們終於開始注社會的種種現象,包含社會制度或精神疾病汙名。

在《小丑》的故事裡,綽號「happy」的主角亞瑟聽從母親從小的教誨,努力成為一名活潑開朗,給人帶來歡樂的小丑;但實際上他的內心飽受煎熬,從沒有真正開心過。

撇開《小丑》這部電影,不管在美國、台灣,或者全世界,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在隱藏自己。

穿上體面的衣服、露出微笑、假裝愉快、做不喜歡的事,只為了符合社會打造出的小框框。

假如你不打算照著規範走,會不會走向悲慘的人生呢?

 

 

《素食者》:替人量身打造的不合身衣服

若要探討這個問題,或許可以看看韓國作家韓江(한강)的小說《素食者》(채식주의자)。

到底要成為社會定義的正常人,還是要追求自我實現,成為被大家唾棄的異類?

小說《素食者》或許很難告訴你標準答案,但卻描繪了「成為自己」的困難之處。

除了困難,「成為自己」還有可能惹禍上身。

 

 

《素食者》的故事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講述英惠的故事。

原本只是普通家庭主婦的英惠,在「做夢」的影響下決心不再吃肉,成為徹底的素食主義者。

明明沒有影響到其他人,卻被父親、母親、丈夫等人用奇怪眼光看待。

這些人認為英惠的舉動讓她「變得不健康」,於是用各種方法強迫她吃肉,卻沒有想過「她為什麼不吃肉」,或者說,他們沒有了解的意願。

如果願意的話,我們都有機會進入英惠的內心,但可惜的是,所有人都忘了英惠擁有自己的意志和想法,一味地認定「啊,英惠病了」,想著要把她治好。

最後呢?英惠發生什麼事?

她在一連串如滾雪球般的事件中變得精神異常,和丈夫離婚,然後住進了醫院。

 

 

接著,讓我們看看第二章。

這是英惠姊夫的故事。他是一位不太得志的藝術家,從某一天開始變得沒有靈感,不管怎麼樣都抓不到所謂「靈光」的東西。

但有一天,他聽說小姨子不吃肉的事情,於是有天和老婆(英惠的姊姊)一起去看英惠,對她留下了第一印象。

接著有天,他聽到老婆談論英惠的事情,老婆說英惠的屁股上有一個藍色的胎記。


Read More

【ZEN大專欄】打敗80%的人,依舊是魯蛇?當社會不平等加劇,將招來另類的贏家詛咒
2 個月 ago

【ZEN大專欄】打敗80%的人,依舊是魯蛇?當社會不平等加劇,將招來另類的贏家詛咒

日前有則新聞,引發頗大迴響。

一位擔任在高級住宅區保全的父親,撿拾住戶不要的參考書回家,用立可白將答案塗掉後,給家裡的小孩使用。 之所以被新聞報導,是其中一個孩子申請上了台大醫科(另外一個上政大)。

在頂大無寒門的時代,這樣脫穎而出的新聞,總是能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備感激勵,不是嗎?

然而,身邊有些朋友的想法,卻不是感動,而是感慨,認為寒門上台大醫科的孩子,將來會很辛苦,因為那裏多的是成績好且家世好的學霸。沒有人脈光會讀書,要在那種高壓高競爭環境活下來並不容易。

更有人直言無諱的說,考上台大醫科又怎樣?將來還不是只能給開醫院的打工? 上述的感想雖然比較刺耳,卻也指出了一些殘酷現狀。

就算考上好大學,也不保證人生一帆風順

同樣是出身貧寒,靠努力考上頂大的張慧慈,在《乾脆躺平算了!?》一書,就大力質疑「讀書翻身論」

或許對我們的上一代來說,考上台大,那幾乎是人生一帆風順的保證,而今,充其量是拿到一張稍微比較好的入場券,剛入社會時多幾個公司可以選,薪水多個三五千塊,僅此而已。 未來仍有許多不確定的風險。

曾經有人笑說,台大畢業生就業率不如成大等其他國立大學。

這些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台大畢業之後出國深造的比例高之外,回家接家業的比例也高。也就是說,這些人的出身原本就不是受薪階級家庭,自然畢業後不太需要投身就業市場,另有其他謀生管道。

曾有學者分析台大入學新生的社經背景,分析結果震驚了社會。台大新生有10%來自台北市大安區,富人階級(所得前5%)的小孩進台大是窮人階級(所得最後5%)的六倍,超過一半台大學生來自所得前20%的家庭。

如果說,考上好學校都未必能保障未來人生,那麼連考上好學校都很困難的時代,窮人階級要怎麼翻身? 難怪張慧慈的書名會叫《乾脆躺平算了!?》。

 

即使很努力,勝出機會依舊渺茫?

《高學歷的背債世代》一書作者說的更直白,好學歷非但比過去更難拿,效力也遠不如過去。

更難拿的原因是,如今有越來越多手握資源的家長知道,孩子的教育學習培養要趁早且要盡可能給(加上孩子生得少,教育資源可以集中挹注)。也就是說,競爭變得前所未有的激烈。

窮人進不了好大學,某種程度就是社會不平等加劇的結果。

因為有錢的人知道將資源挹注在階級鞏固上,提升自己孩子未來的生存機率,讓孩子拿下好學歷是只是教養軍備競賽中的基本配備,還有其他很多外掛得學。

為何當今時代神童輩出?林書豪可以出身名校,籃球又打得超好?為何十幾歲就躍升國際頂尖運動選手或演奏家的青少年越來越多?表現與成就越來越高?

不正是因為多數有能力栽培孩子的父母都知道,要盡可能早的開始挹注大量資源,系統性的培養,找最好的教練,讓孩子反覆《刻意練習》,盡早達到一萬小時理論的基本要求嗎?

當老虎伍茲的父親說他兩歲就開始訓練孩子打高爾夫,你想,以後想讓孩子進高爾夫界的父母,能不借鏡嗎?

資源集中頂層,不論2%或99%都同為失敗者

曾經有個名人在一場大學的畢業典禮致詞上說,他覺得只要願意稍微努力一下,要贏過一半的人並不難。 我也覺得並不難,這番勉勵之詞聽起來也很熱血。


Read More

不只是販毒!你所不知的販毒集團產業鏈!
2 個月 ago

不只是販毒!你所不知的販毒集團產業鏈!

By  •  社會

 

首圖來源:amctv.com.br

《絕命毒師》(Breaking Bad)續作《續命之徒:絕命毒師電影》即將在今年10月11日於Netflix隆重登場,倒數一個月,想必有廣大劇迷非常期待。

不過在這個《絕命毒師》已成為許多人心目中第一神劇的時代,當我們提到毒犯、毒梟時,腦中浮現的往往是戲劇中場景:美墨邊界、人煙罕至,製毒師和他的夥伴開著巨大露營車,一路來到荒郊野外,升起炊煙開始製毒。

這些膾炙人口的經典畫面,假如搬到現實,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儘管《絕命毒師》的故事向我們提供了部分事實,譬如販毒集團大本營確實位於美墨之交;

不過,戲劇終歸戲劇,假如《絕命毒師》的「老白」是個真實存在的人物,那麼,販毒集團可要頭大了!

由湯姆・溫萊特所寫的《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就是一本以經濟學角度觀察現實生活毒犯企業的書。

湯姆・溫萊特是記者,他以另類角度觀察這些看似「逞兇鬥狠」的毒犯,並且嘗試告訴我們:毒犯生態就像國際企業。

 

認真販毒就像經營企業!你所不知的販毒集團產業鏈!

怎麼說呢?《毒家企業》向我們揭示了一些驚人的事實,譬如「毒犯生態」其實和「公司生態」頗像的。

其中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違法」與「合法」的差別了。

有些人會以為販毒集團像一個巨大且自成一體的大系統,自己種植、自己煉製、最後自己販售,但實際卻不然。

在《毒家企業》中,作者很用心地拆解販毒集團的「產業鏈」,很特別的是,販毒集團並不自己種植作物,他們用來提煉毒品的原料,其實都是向農夫買來的。

拿古柯鹼的原料古柯葉來說,種植古柯樹的農人,大部分是一般農民。

這些種植古柯的農民,大多位居於哥倫比亞、玻利維亞等國家。

農民選擇種植某樣作物,只因這項作物的利潤較高,僅此而已,而這些都是為求溫飽的求生方式。

書中也寫到「假如其他作物的利潤更高,比如番茄、香蕉或咖啡,農民未嘗不可轉行,只是要投入成本」。

這就表示,供應鏈上游的農民,其實和我們認知毒犯產業鏈的「十惡不赦」成見有所落差。

值得注意的是,當政府打算掃毒,於是大規模撲殺古柯樹,古柯鹼原料減少,價格理應上漲,實際卻不然。

作者指出,販毒集團就像大型企業,它們壟斷市場,即使原料減少,它們也不改變向農民收購的價格。

農民不能不賣,只能自行吸收損失。

同時,這些販毒集團,猶如「氣球效應」般地四處逃竄:哪國政府開始掃毒,它們就往別國跑。

另外,販毒集團也拚服務、經營多角化,他們的營運模式,簡直像家跨國企業。

 

老調重彈的真理:人才是最重要的!

剛才我已經指出,假如《絕命毒師》中的主角老白是個真實存在的傢伙,那麼他可能會令販毒集團相當頭大,或者在他們頭大之前,老白就被幹掉了。


Read More

《人蟲》:傳說中的富人玩具、思想控制競賽,極權社會下虛實界線在哪裡?
3 個月 ago

《人蟲》:傳說中的富人玩具、思想控制競賽,極權社會下虛實界線在哪裡?

什麼是人蟲?

人蟲,是先富起來的人玩的遊戲──買來的嬰兒將其困在封閉的空間,以自己對文化的興趣,對其進行單一的特殊教育,待其有獨立生存能力之後在將其帶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中丟掉。

而後在觀察其在社會中的生存、自救能力,以比較自己認同的文化對社會制度的適應程度,並由此判斷這種文化在此制度下的好壞。

 

汪建輝的《人蟲》是一部虛與實、幻與真、過去與未來不斷交錯的小說,飄忽不定的時間線、一個個看似熟悉的陌生角色,藉由一個故事,多個角色觀點,觀察在專制社會下每個人的生活。

隨著越深入閱讀,離故事的核心越近,越對這個生病的專制社會感到恐懼。

被當作人蟲養大的女主角「芳鄰」,於她而言,世界的邊緣是豪宅的大門,她的大海是游泳池,她的海攤是沙坑。在被丟棄在戶外後,她才慢慢猜測到自己經歷過什麼。

為了理想,她逃跑過;為了自由,她掙扎過;為了生活,她墮落過,然而最終就如同她那瘸了腿的瘋子老公,逃不過命運的追殺。

她從豪宅裡人工打造的虛幻世界走入現實,她才發現過往的一切,都只是巨大的囚牢。

人蟲類似人寵,兩者區別是,飼養人蟲不帶絲毫感情,目的只是為了觀察將其丟棄之後的命運軌跡。

如果有天你也發現,現實是一個巨大的囚牢,你有勇氣逃離嗎?

在中國,人們沒有出版、言論自由,於是有很多不能說不能寫的,沒人敢碰,很多真實,都被忽略。

像是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反送中,你會發現大部分中國人與多數外界人的觀點是衝突的,其實不是他們愚忠,而是他們不知道。就像幼稚園殺手唱的:「中國的說法,中國有中國的說法。」。

他們不知道正確的訊息,因為他們收到的資訊不一定是真的;他們覺得反抗是胡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擁有的自由,其實只是放在展示櫃中精美的糖果,看的到吃不到;你覺得他們什麼都不懂還是一直大放厥詞,因為他們真正懂的人都不能發聲。

自由到底是什麼,或許擁有的你早就視其如空氣般自然而不以為意,然而沒有自由,就如同空氣一點點的被抽去,慢慢的失去思考能力,慢慢的被現實侵蝕,慢慢的服從命令。

這本《人蟲》有著不斷轉換的時空,其實不易閱讀,但在困惑與不解中,這本書就像一個巨大的謎團,引誘你讀到最後,像智力大考驗一樣,把所有碎片都連接成一個完整的現實。

最後你會發現,不只在專制社會,自稱民主國家的我們,也常發生一樣的現象。

或許你會情不自禁的想問:「我也是人蟲嗎?」

 

〈那個人〉:文化道德的桎梏,天涯海角追捕他的逃犯

其中一個短篇故事的開端,是由一份手稿開始的,那是一份村子首富在富起來前寫的文學作品。

〈那個人〉描述女孩為了躲避虛偽的社會而逃到海邊,在與一名男孩相遇後,以「母子」的關係互相扶持生活下去。從文明社會逃出的女孩避開了制度的綑綁、人性的邪惡,卻躲不開腦海裡被「文化」刻下的道德觀念。

在與代表「自然」的男孩平安共度十多年後,卻因為男孩的成長成人而自然產生的「慾望」、女孩腦中「倫理道德」的束縛,最終不得不離開這個她心中的「理想國」。

在海岸邊成長的男孩,過著日復一日單調的日子,穿著簡樸的衣服,沒有外界的物質誘惑,也享受不到這花花世界的五光十色。然而他是開心的,他乾淨爽朗的微笑,他用汗水換來的生活,他對外界的無知,都造就了他對目前生活的滿意。

這就好似我們看到一些在專制社會下成長的人們,多虧網路的發達,我們常在社群網站中看見與我們不同群體的人們在發聲,有些言詞句句在理,有些字句荒誕不經,但他們卻對自己的立場堅信不移。

你幸福,是因為不知什麼是幸福。


Read More

【ZEN大專欄】得網路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3 個月 ago

【ZEN大專欄】得網路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獨裁者的進化》一書明白告訴世人,過去的獨裁者以強力禁止言論、壓制人民的聲音作為思想管制的手段,類近歐威爾《一九八四》裡的老大哥與真理部。

然而,近化後的獨裁者,改弦易轍,以大量發送各種垃圾噪音類的訊息來掩蓋真正重要的訊息,將重要的訊息稀釋,或以大量雜訊干擾,使人們無法接收或就算接收到也不認為重要,從而淡化關鍵訊息的影響力,達到實質控制思想發展流傳的意圖。

早在希特勒時期,就已經發現一味打壓人民想法的效果有限,還不如提供人民想要的流行音樂或文化,使其順利接受後再植入自己想要灌輸的思想(反猶)來得有效。

日後不少關於洗腦與行為心理學研究也都揭示了此一現象,說服他人改變想法最好的方法不是禁止,而是取代,用新的取代舊的,用靡靡之音取代真正重要的聲音。

資訊戰開打!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網路上的資訊戰,應用的正式大量提供訊息以干擾、掩蓋真正重要訊息被聽見,從而達成對人們的思想與行為決策進行箝制的手法。

雖然還有些人不相信,不過,世界公認承受最多資訊戰攻擊的地區,就是台灣。《2019年網路安全報告》指出,台灣承受的網路攻擊次數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其中有六成的網路攻擊都來自對岸。

每天打點網路上的新聞媒體,稍微觀看新聞底下留言,充斥著帶風向的假帳號,以及來自對岸的網軍。

有些人比較樂觀,認為那些言論擺明是複製貼上,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對岸思想的言論,非常容易辨認,自己才不會上當,因此,沒什麼好擔心。

這種觀點,有點像詐騙電話大多聽起來很蠢,自己才不會被騙,沒什麼好擔心一樣。都是在個人層次或許成立,放到群體層次卻未必成立的事情,否則台灣不會每年仍有許多人被詐騙集團所騙。

實際上,那種明顯可以分辨的假帳號與言論,只是資訊戰發送的其中一種,另外有一些言論看起來很真實,且發言者看似理性可討論,只是意見跟自己未必一樣。

從資訊戰的角度來看,網路上的任何言論都是有其「定錨」框架與將人群分類的價值

是非善惡不重要,重要的是「分化」群眾

不同的言論針對不同的族群進行鎖定,與許多人直覺想法不同的是,在資訊戰的世界裡,言論的對錯是非好壞善惡根本不重要。

上述各種不同觀點的訊息發送可以來自同一個單位所預先設定的不同類型帳號,為的是要將所攻擊之地區的人群有效的分類,掌握其數量與表述狀況。

資訊戰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網路上某些經常附和你的言論,跟你有同樣見解的帳號,未必就是你的同路人,也有可能是發起資訊戰者所安插的暗樁。

這些人透過與你類近的言論取得你的信任,加入你的網路社交圈,取得更多資訊,方便背後的資訊戰發動者進行解析。

資訊戰滲透的並非只有政治或新聞領域,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都是資訊戰滲透的對象

好比說國際美人鍾明軒成天在影片中要大家關掉的抖音,許多人上網購物都會逛的滔寶,追劇看漫畫都會上的盜版網站,市面上的流行音樂與暢銷書,都可能是資訊戰的一部份,只是負責完成的功能不同。

資訊戰下,人們對於議題事件看法的對錯毫無意義,關鍵是使用不同觀點的對決將人分類並且分化,瓦解社會連帶。

所以,挑起方會找人散佈各種意見,深入各種群體,激化各種對立,讓人不再信任彼此。

往往那些想吸睛的,覺得自己最道德無暇的,小眾群體的意見領袖,往往容易了淪為資訊戰利用的對象,甚至不用發動資訊戰方自己派人出手。

在資訊戰中,從議題的挑選乃至觀點的論辯,都是發起方設定好的五指山,我們只是在其中翻跟斗的孫猴子。

 

網路可以賣東西 也可以洗腦人民

《讚爭》的作者說,只是民主派先學會使用網路而非網路屬於民主派,如今的獨裁政權也很擅長使用網路。


Read More

網路戰將成為軍事主流?從阿拉伯之春到蘇丹暴動,看網路在革命中扮演的角色
4 個月 ago

網路戰將成為軍事主流?從阿拉伯之春到蘇丹暴動,看網路在革命中扮演的角色

By  •  社會, 歷史, 科普

在台灣媒體集中關注香港反送中的同時,世界的其他角落,正發生著更加殘忍、血腥的悲劇。

6月3日,在喀土木廣場示威抗議的蘇丹民眾,遭受軍隊血腥爭壓,超過100多人死亡,700多人受傷,蘇丹當局更直接向鎮守街頭的軍官下令虐待、性侵女人,作為鎮壓的手段之一,光是醫院公布的官方數據就有70多件性侵案。

犯下讓全世界譁然的暴行,臨時軍政府甚至是宣布全國斷網,與世界脫節,外界不知道任何後續,民眾也無法聯絡親人、組織抗議。

蘇丹22歲女記者Alaa Salah,被視為這次反巴席爾政權運動的標誌畫面 / 圖片來源:Twitter: @lana_hago

其實相同的手法在阿拉伯之春也曾被使用,埃及在當時為了阻礙革命的進行,同樣進行為期8天的全國斷網;而今年6月衣索比亞爆發的政變,政府也毫無預警的中斷全國網路。

網路在革命中,到底扮演了何種角色,讓各國都如此懼怕他的威力?

現在,我們從被歷史學家認定在國際關係中,與「蘇聯解體」有同樣重要地位的「阿拉伯之春」,來看近代革命中,社群媒體所帶來的影響。

圖片來源:Sherif9282 via Wikimedia

埃及2011革命

《遙遠的目擊者》這本書,作者安迪·卡文遠在美國,卻如同身歷其境般,完整的與革命者們共同經歷了這阿拉伯之春一切偉大的改變,正是因為-Twitter。

 

抗議者一手拿著石頭、一手拿著智慧型手機。

 

從突尼西亞、埃及兩國革命的成功不難發現,Twitter扮演了人民重要的溝通橋樑,他們不但可以在上面組織活動,更能直播現場讓更多人關注,也讓事實被世界看見。

 

Twitter等社交媒體網路是美國「極為重要的戰略資產」-美國國防部部長羅伯特蓋茲

 

在看《遙遠的目擊者》書中的埃及篇時,我感受到推文了的威力。曾經在埃及讀書過一年,也拜訪過開羅不少次,當看見那些抗議者發的推文,一幕幕的場景毫無違和的浮現在我的腦海,是比電影還真實的臨場感

「改革派佔領了自由廣場,一直延伸到埃及博物館,上了十月六日橋與親總統派對峙,親總統派騎上駱駝與馬匹,像騎兵般攻入自由廣場,兩方互相丟擲汽油彈,一片火海、大規模燒傷,還有為了抗命而飲彈自殺的坦克車長,一片血流成河。」

我完全可以想像到當時的樣子。其實在埃及生活,會有一種他們不太惜命的感受。

在台灣蓋房子用鷹架,他們用簡陋的梯子,也沒有防護措施;台灣不能穿越鐵軌,他們可以在鐵軌間賣水果,坐在火車尾的連結上。台灣人覺得危險的事,他們覺得稀鬆平常。

後來生活久了才明白,大概,他們是覺得,只要活下去就好了,其他都是多餘的,畢竟無奈太多,無法改變

於是當想到平日亂中有序的埃及變得混亂不堪,只吵架少動手的他們開始不要命的打架,有一股不要命但想活下去的他們真的開始玩命般抗爭,可想而知,這是真的被逼到絕路了,已經看不見希望的他們,可能連明天在哪都看不到了


Read More

翻轉主流教學!全人中學的「實驗教育」做到了什麼?
4 個月 ago

翻轉主流教學!全人中學的「實驗教育」做到了什麼?

By  •  社會, 其他

近年來,台灣教育改革的議題甚多,從義務教育到十二年國教,或是最近的新聞「板中服儀解禁」,這些變革的趨向,都指向「希望讓教育擁有更多元的實踐方式」。

不過,這些訴求與願景,並不是近年才出現的現象。早在一九九零年代,台灣教育界對教育體制的不滿,便一度熊熊燃燒,眾多「實驗教育」如雨後春筍般崛起。

在旁人眼中,也許會想問:「什麼是實驗教育?

 

體制內的異音,實驗教育起點

實驗教育強調「學生為主體」,提供異於體制教育的教學方法,讓不同個性、需求與潛能的學生獲得多元及彈性的學習資源

由衛城出版的《成為他自己:全人,給未來世代的教育烏托邦》,講述的正是「實驗教育」的實踐過程。作者劉若凡的父親,是「全人中學」的創辦人之一,他最初受到四一〇教改的影響,對教育懷抱憧憬。

於是,他與一群朋友,在苗栗創立了全人中學,開始了實驗教育的艱辛路途。

 

不是「應該要」怎樣,而是「不應該」怎樣

現名「全人實驗學校」的全人中學,自一九九五年創立至今,秉持「以人為本」的核心理念,追求不同於體制內教育的自由民主精神,歷經數年風雨,逐漸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最初的創辦人,老鬍子、立群、若凡的父親,認為教育不應是威權式,老師對學生的上下關係;而是尊重對方,透過討論創造共識,屬全新的教育方法。

它們不是辦好學校等著學生來讀,而是等著學生一起來把學校辦成他們想要的樣子。

創辦之初,全人中學連校規也沒有,僅定下三大天條:「不可打電動」、「不可使用暴力」、「不可發生性行為」。

假如觸犯天條,就必須上「學生議會」,透過程序進行老師與學生的辯論,裁定處罰方式;另外,若發生其他不當事項,學生也可以透過議會,將加害人「告」上議會。

看似有趣的做法,其實是在培養學生思辨、批判與表達的能力。

全人中學的處罰方式,多半是「讓學生理解錯在哪裡」,進而避免再犯,而非當時體制內學校的體罰。

還有一點有趣的是,全人中學不硬性要求學生上課,培養學生自主學習;同時,透過開設各式各樣的選修課程,讓學生依興趣選擇喜歡的課。

看似美好的烏托邦,卻在人心與現實的作用下,逐漸走向崩壞。

 

實踐理想的多重阻礙

創辦一所實驗學校絕非易事,作者劉若凡花了整本書的篇幅,訴說全人中學如何在失敗中找尋出路,一步步改革,平衡「自由」與「規範」兩者。

我們先來看全人中學的問題。

從上述可知,全人中學的自由民主風氣,基本建立在「信任學生」和「相信人天性好學」上。

不過,全人中學的愛與關懷,抵不過人的惰性與同儕間的猜忌、慾望和比較。

最初的問題是男女同床。

儘管全人中學明訂法律「不可發生性行為」,卻難以阻止青春期男女對異性的好奇。

 

學生為了躲避老師的追查,使出各種招數不讓老師捉到。在沒有明確證據的情況下,老師似乎也束手無策,僅能規勸學生。

但調皮、熱血的青少年,怎管得了老師的苦口婆心?


Read More

沒定性是種優勢!檢視自己是否具備多重價值+收入潛力
7 個月 ago

沒定性是種優勢!檢視自己是否具備多重價值+收入潛力

 

「沒定性」真的可以成為一種優勢嗎?

美國心理學家艾蜜莉霍布尼克大膽提出這樣的想法,他認為沒定性其實代表這類型的人,是多重潛能者。

像她本身是一位演說家也是一位職涯諮商教練,身兼部落客跟領導人,更創辦了多重潛能公司,幫助這群人如何整合興趣,開創自己與眾不同的人生,以此為題的TED Talk更累積了六百萬次的點閱率,這樣概念其實又廣泛被稱為「斜槓」。

但,隨著觀念普及,越來越多人想成為斜槓,或者把自己定位成斜槓,沒有人具體定義斜槓究竟是什麼,好像「同時做很多事情,就是斜槓」。

但其實斜槓再深沉一點的定義是,「將興趣變成收入」;

找尋自己的多重價值與多重收入,甚至在沒有收入時,也能持續做的一件事。

不過很多人還處於「我真的算斜槓嗎?」、「我也可以斜槓嗎?」等等對自己定位不清楚的迷惘階段,導致容易失去信心,更會對自己鑽牛角尖。

覺得好像什麼事情都會一點就是很平庸,想嘗試做些什麼事情,卻又因為在意外界眼光,反而不去實行。

 

 

關於平庸,在《沒有定性是種優勢》這本書裡寫道,「表現不達頂尖,不等於表現平庸」,多工潛能者知道很多事情,但也代表只要足夠精通某些領域,就能將不同領域的技能與創意結合在一起。

而書中也提及了五種「多工潛能者」的超能力,分別是整合力、快速學習、適應力、大局思考與聯想溝通。

 

整合力:《哈佛商業評論》曾報導「參與解決問題的人越多元,問題就越容易解決」

因為多工潛能者擁有不同領域的知識,因此面對同一件事情時,他們可以從不同角度去解決一件事情,因此一個人就可以完成。

 

快速學習:多重潛能者可以迅速掌握許多技能;

因為我們很常重新開始,很熟悉如何克服「新手期」、對自己所著迷的事情充滿熱情,因此不論換到何種領域,只要是自己有興趣,便能快速上手,也會不斷為自己找教材學習。

 

適應力:多重潛能者因為習慣轉換不同角色,因此換到不同的環境、面對不同人群與領域,都可以處之泰然。

這個特色也可以說心態彈性,具備接受不穩定、願意忍受不安,一種現代優勢。

 

大局思考:當多重潛能者嘗試去了解新事物時,會結合自己本身所會的領域;

如何產生關連、如何相互作用,並發現大面向系統性的問題,而且可能是單一領域專家可能會錯過的事情,就像把鏡頭拉遠,多重潛能者可從廣角思考整體問題、洞見未來。

 

聯想與溝通:天生具備串接事物的能力; …
Read More

【ZEN大專欄】一篇文幫你搞懂,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
7 個月 ago

【ZEN大專欄】一篇文幫你搞懂,萬世一系的日本天皇

2019年4月1日上午,日本政府公布了即將繼任新一任天皇的德仁親王未來的年號「令和」,不只日本國民關切,台灣乃至中國和全世界都很關心。

之所以需要事先公布新年號,起因於2016年8月8日,今上天皇陛下(凡在位天皇均稱之為今上天皇,不能以年號貫之)發表了《關於作為國家象徵的公務》,對全日本國民表達希望能夠在生前就卸下天皇責任的想法。

講話發表後,幾次的媒體民意調查均有高達九成民意支持,因而內閣緊急召開會議協商,最後定下朝2019年元旦就讓新任天王接任,讓今上天皇卸任的目標。雖然最後的結果是2019年5月1日才進行新舊交接。

 

重啟封印兩百餘年的「生前讓位」

根據蒼山滿的《日本天皇,原來如此!》一書,「生前讓位」在過去的歷史中,有一段時間並不罕見,許多天皇做一段時間就讓位,自己當起「上皇」。

但約莫兩百年前左右,此一作法就已封印,不再有天皇「生前讓位」。

因此,今上天皇表達希望「生前讓位」的意願,是兩百年來的頭等大事,所幸並非沒有先例可循,加上國民也大多支持,因此,應該得以順利推動。

在日本皇室的行事規則,乃是尊古,從古代既有文獻或事例中尋找可引用之前例,並將不遵循前例而另闢新法的做法稱之為新儀法,且視為不祥。

其實,在日本的會社或日常生活中也到處可見這種遵循前例而不推崇新儀法的思維,可以說是日本社會的文化慣習。

也因此,當此次新年號公布後,頗引起了一些注目,雖然台灣的媒體沒有大幅報導,但也有人看出了一些端倪與背後的象徵。

此次年號令和,乃是第一次選用日本典籍(《萬葉集》),而非遵循先例,挑選從古代中國典籍中所選出之字,也引發了部分中國網路鄉民的抨擊。

直指別以為這樣就能夠去中國化(雖然我不知道作為獨立國家的日本,為何不能去中國化)?!擴大來解讀的話,也許中國網路鄉民的抨擊態度,有可能真的揭露了日本此次選年號的深層意涵。

 

從走向中華學習到逐漸放下中華

《日本史的誕生》作者岡田英弘便認為:

日本國的初次形成,是為了區別自己與大唐帝國的關係。

日本的創世神話故事,可以看見創世神話的部分有相當程度乃是參考了中國創世神話的筆觸的再創作,一種承繼之東亞上古共同遺產但要走自己的路的意圖,隱約浮現。

第二次日本國的形成,也就是當代日本的誕生,毋寧是黑船來襲後的日本開國,幕末與接著而來的明治維新,奠定了當代日本社會的基礎。

日本逐漸擺脫中華典儀,脫亞入歐,從原本的中華秩序轉進西伐利亞條約建構的萬邦體系,知識取得也從中國改為蘭學。

為何特別指出這兩個時間點,因為,這兩個時間點中的日本天皇,對日本一百多位萬世一系的天皇存在,格外重要。

前者是萬世一系的源頭神武天皇(據傳是西元前六百年在位),後者則是明治天皇(大政奉還)。兩者都是採行新儀典而沒有遵循先例而成功的案例。

某種程度上來說,日本一千多年來走的路是先向中華學習,而後逐漸放下中華。

若承襲此一脈絡來觀察,選擇日本典籍中的文字建立年號,不遵循先例而採用新儀法,的確是去中國化,也就是要回歸日本自己,走日本自己的路,完成尚未完成的脫亞入歐,為此一歷史開啟新的章節。

因為日本需要天皇,所以天皇存在。

曾經有學者說,一切的歷史都是當代史,某種程度上我們也可以這樣看日本天皇史。無論從神話時代(約2600年)開始或是從可信的時代(約1400年)開始算起,當今人們所相信的萬世一系,深入到日本史中去審視,會發現,其之所以成立是靠後人的解說所完成。

好比說,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日本同時有兩個天皇,以南北朝的方式並存。


Read More

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