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社會

被忽略的「異見者」,受主流打壓的少數派聲音
6 天 ago

被忽略的「異見者」,受主流打壓的少數派聲音

By  •  社會, 心理學

最近武漢肺炎防疫時期,各大媒體不停宣導勤洗手的重要性。洗手,這個在我們學齡前就常被教導實行的衛生步驟,對一般台灣人來說應該都熟到不能再熟了。但你知道洗手可以消除病毒這觀念,在距今大概 170 年前,還是天方夜譚嗎?

170 年前,當時的醫療界還沒有清洗手上的病菌這樣的觀念,醫師在幫病患治療傷口時,經常有病菌透過傷口進入病患體內,造成感染死亡,這種情形在婦科尤其常見。當時的婦女分娩時,傷口被醫師沒洗淨的雙手碰過,對於分娩中的婦女來說是很致命的。

那個年代,因為醫護人員不洗手,導致接生以及外科手術的死亡率居高不下,病人寧願待在家煎熬也不願意進醫院。

當時有一名匈牙利婦產科醫師,名叫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Ignaz Semmelweis),他提出了讓醫生在看診之前,先將雙手洗淨消毒的觀念,可以殺死病菌的觀念,以降低病患死亡率。

這個說法一發佈,醫學界一片譁然,這等同於是在說病患的死亡是醫生間接造成的,並影射醫生不衛生、不專業,一夜之間塞麥爾維斯成了同行中的過街老鼠,人人罵人人打,而至於他提出的洗手說,更不可能在業界被實行。

等到醫學界認同他的學說,並推動勤洗手的做法時,已經是他死後幾十年,大約 1880 年前後的事了。

塞麥爾維斯初次發表學說是在 1850 年,以現今的 2020 年來看,還算是近代發生的事。你是不是感到不可思議,這麼一個簡單正常的觀念,推行為何受到這麼大的阻礙?洗個手也不會讓醫生掉一塊肉的事,在當時為何沒有一個人願意去嘗試?

很簡單,因為「多數人」都不認同他,所以即使有少部份的人覺得這方法似乎可行,也不敢貿然去挑戰群眾的力量。

像塞麥爾維斯醫師這樣,發出與主流價值不同的聲音,我們稱之為「異見」(dissent),這類人通常有兩種下場,一種是一夕成名,一種是人人恥笑唾棄,很顯然的,他屬於後者。

異見者是相當容易受打壓的一群人,早期的社會封閉保守,太過大膽的主張或個人風格,容易被當作異類。當群體都做著同一件事,若有人提出不同看法,為了維護團體的「正常運作」,就會強制要求異見者跟著服從主流價值,別以為你的與眾不同會讓你變得很酷,俗話說槍打出頭鳥,你的特別會變成標靶,最顯目的攻擊目標。

 

無處不在的主流意識

別說 170 年前封閉的社會,就連現代人如你我,都可能當過打壓異見的那個主流派。

舉個簡單的例子,在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班上同學會將寶特瓶飲料罐放在桌子邊上一角,平時上課不喝,也會擺在那裡,沒飲料的則會放上自己的水壺(別問我為什麼,小學生的潮流現在的我無法理解),幾乎全班都這麼做,老師也從來沒阻止過。但班上在校內評比的整潔分數一直都很差,有天我們班上的一名李同學,在班會跟老師提出:「讓大家把桌面上的飲料收下去,看上去會比較乾淨整齊。」

老師採用了,當場叫所有人把寶特瓶收下去。班上同學一邊收,一邊嘀咕碎念:「很煩欸,都他啦,要收起來,不能放了。」

全班都無法理解李同學為什麼要做這麼「害大家不方便的事」,那陣子李同學被班上的一夥小圈圈帶頭欺負,他們欺負他的理由就是他在班會上打了這個報告。而那時沒有人幫李同學說話,因為全班都認為他做了讓大家不方便的事,他就是罪人。

即使李同學講的並沒有不對,依照規定,上課時桌面本來就不該放任何零食飲料,在這之前只是老師默許。但李同學依然成為被打壓的對象。

再舉個例子好了,幾年前我跟一票朋友約在某人家裡聚會,到了晚上大家聊說晚餐要吃什麼,於是提議叫外送。多數人都提議要吃麥當勞,因為外送費用好均攤(那時 …
Read More

瘟疫蔓延的緊急狀態,如何做出正確抉擇?
3 週 ago

瘟疫蔓延的緊急狀態,如何做出正確抉擇?

為什麼市場上買不到口罩?

「你今天買到口罩了嗎?」毋寧成為今年新春最多人彼此問候的一句話!

我有個大學同學,家裡開小診所,過年期間就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消息擴散後,每天得想方設法上街找口罩買,因為診所開張就需要用,而年節期間斷貨,為此而焦頭爛額!

雖然政府很快地推出一系列的應變措施,像是限制口罩出口、限制帶出國門的口罩數量,釋出備用物資,徵收民間口罩工廠的口罩統一發送配置,甚至決定加開口罩生產線…,卻還是很多人抱怨買不到口罩。

為什麼政府做了那麼多,卻還是有很多人買不到口罩?

彼得聖吉在《第五項修練》一書中,提到一個他每次帶工作坊都會讓大家玩的訂購啤酒遊戲。這個遊戲大意是說,平常在零售商店穩定銷售的啤酒,突然間被買光了,怕沒酒可賣的零售商增加了訂貨,但是,製造商趕不出從市場上用入的大量急單,所以每次都無法給足足購貨量。

拿不到足夠或的零售商們,不去追問銷售突然飆升的原因,只是一味的拉高訂單;製造商則因為一直收到過多於能消化的訂單,決定增設生產線增加產能。

沒想到,開始可以追上訂單時,突然飆高的啤酒銷售量又回歸常軌,最後,門市堆了一堆賣不出去的庫存,開始反向砍單,製造商投資設備之後卻用不上,白白浪費錢!

彼得聖吉說,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身處系統中的零售商與製造商都沒有去了解市場需求突然暴增的原因。

口罩缺乏也是類似的原因,過年期間工廠與物流停工,武漢肺炎消息擴散後人心惶惶,手邊沒有口罩庫存或對庫存量不夠安心的人紛紛上街搶購口罩,一下子就把市面上的口罩庫存全都掃光。

即便政府開始挹注口罩到市場,卻不足以填滿市場的恐慌性購買,可以說每天出貨多少就都被市場搶購一空,所以,怎麼補貨都會有人買不到。

雖然政府未必不知道加開生產線到最後會落得一堆庫存,但是,口罩的生產與流通分配還與人民的安心感有關,不能以一般情況論之,即便知道最後疫情結束會有剩餘物資,也還是得增加產能提供給市場。

雖然很多人批判政府的口罩統一徵收與配給銷售作法,不過,我個人認為這已經是比較好的做法了。如果不進行市場約束管制,肯定有人趁機哄抬物價與囤積貨品甚至寄出國販售牟取暴利(國外缺口罩的情況更加嚴重)!

黑天鵝 + 灰犀牛 = 衝擊系統穩定

回到源頭,市場上之所以瘋搶口罩,是因為去年底武漢出現了一隻黑天鵝,且出現之後,知道問題嚴重性的單位擺爛拖延,其他人則繼續過日子,直到這隻黑天鵝的威力不斷增強,攪動了全球秩序,造成許多人不安心。

塔雷伯提出的《黑天鵝》說,想要探討的是「如何及早發現最不可能發生但總是發生的事情?」黑天鵝是人們以為不會發生的事情卻發生了,且對世界帶來嚴重的衝擊與影響。好比說 911,正因為人們想不到所以才會發生。

 

然而,武漢肺炎也是人們想不到所以才發生的嗎?

許多人回頭去看,去年就已經有此一病毒的資訊出現,只是每次要冒出頭就被管制與打壓,以至於訊息沒能盡早流傳出去,直到疫情壓制不住才爆炸開來。

按照渥克的說法,造成武漢肺炎流行的真正原因是灰犀牛,就是明知道繼續這樣下去會釀成大禍卻依然故我,放在武漢肺炎事件來看,是中國政府慣性壓制壞消息造成資訊不透明的治理方式,過去已經數次釀成災禍(如去年流行起來的非洲豬瘟),卻始終不願意面對自己的治理問題,依然故我的結果。

在我看來,如今黑天鵝與灰犀牛經常攜手合作,黑天鵝將人們難以預料到的發生機率微小但後果嚴重的事件召喚來到世界,再加上人們始終堅持以錯誤的行為方式處理危機,讓原本可以在火苗發生之初就被控制的事件,最終擴散成衝擊系統穩定的龍級災難!

網路上有人嘲諷,這次武漢肺炎乃是「武昌起疫」,共產黨即便能壓制人民的異見卻不能壓制病毒的擴散,是以近年來中國始終無法杜絕各種瘟疫的擴散流行。

 


Read More

沒跟到「2019年度回顧」的風嗎?這些流行音樂到底是在流什麼?
2 個月 ago

沒跟到「2019年度回顧」的風嗎?這些流行音樂到底是在流什麼?

By  •  社會, 音樂

 

相信大家對這個畫面都不陌生吧!

這是2019音樂年度回顧,根據使用者這一年收聽的音樂,替你計算出你最喜歡的歌曲和歌手。

不管你用的是KKBOX、Spotify、Apple Music,或今年備受關注的Youtube Premium,都可以找到方法替你計算專屬你的「年度回顧」。

除此之外,根據Spotify近期發布的「2019 台灣總回顧榜單」,我們也可以看到幾個有趣現象。

像是今年異軍突起的高爾宣 ,以《#osnrap》獲得最多次數收聽的專輯,甚至把蔡依林的 《怪美的 Ugly Beauty》給擠了下去。

還有歌手部分,除了周杰倫獲得第一名以外,韓國男子團體防彈少年團緊追在後,還拿下團體歌手第一名,可見韓流旋風聲勢居高不下。

最特別的是,今年撥放次數最高的歌曲,是茄子蛋的〈浪流連〉,比高爾軒充滿現代風格的〈Without You〉得到更多播放次數。

這些現象代表什麼?這些歌手和歌曲代表我們的心聲嗎?

 

流行音樂是在「流行」什麼?

如果你對美國六零年代熟的話,不難發現在他們那個時代,搖滾樂流行起來的盛況。

知名樂評人張鐵志曾寫過一本書叫《聲音與憤怒》,告訴我們流行歌的秘密。

為什麼搖滾樂會在六零年代爆紅?其實都跟社會氛圍有關。

當時美國社會動盪不安,戰爭頻傳,很多人沒辦法抒發煩悶的心情,但這個時候,搖滾樂出現了。

透過搖滾樂狂放嘶吼的歌詞和輕快的曲風,年輕人終於可以用音樂吐苦水抒發心情,於是搖滾樂就這樣紅起來,一路狂飆到七零年代。

搖滾樂的流行跟社會氛圍密切相關,當然,很多音樂都是如此。

那麼台灣也是這樣嗎?

歷史學者曾慧佳回顧台灣音樂歷史,寫了一本《從流行歌曲看台灣社會》,這本書用不同年代的流行音樂對照台灣社會,想找出兩者關聯。

 


Read More

你知道嗎?日本製的抹茶食品也不是全都用「真抹茶」
3 個月 ago

你知道嗎?日本製的抹茶食品也不是全都用「真抹茶」

 

日前在書店看到日本百年老店辻利監修的《抹茶BOOK:日本百年老舖「辻利」傳授!抹茶的30+種品味方法》推出中文版,隨即入手。

本書原文版是由日本主婦之友社出版,書中除了介紹坊間常見的抹茶點心(如抹茶鬆餅、抹茶生巧克力、農抹茶冰淇淋、抹茶磅蛋糕…)的作法,

還介紹了一些抹茶入菜的食譜(如,抹茶油義大利冷麵、抹茶優格醬、抹茶奶油等等),以及造訪東京與京都時必去的名店。

可以說居家旅行兩相宜的一本好書。

如果您和我一樣也是抹茶控的話?

我們家有位廚藝高手,能夠將食譜上的餐點幻化為真實。

好比說自從曾經吃過《京都午茶時光!日式抹茶幸福甜點:26種口感細膩、風味濃郁的手作點心》書上的濃抹茶冰淇淋與磅蛋糕配方做成的甜點後,總覺得坊間的糕點店的食物不夠精彩(因為我家趕下重本買好的抹茶粉來製作甜點)。

 

 

《京都午茶時光!日式抹茶幸福甜點:26種口感細膩、風味濃郁的手作點心》(京都丸久小山園監修),是台灣最早出版抹茶點心專門食譜出版。

該書出版七年後之後,終於有另外一本由日本名店監修的作品問世,將食譜的介紹範圍從點心擴充到餐點,深化了抹茶的應用。

某種程度上來說,如此熱門的主題,竟然相隔如此之久才又有相關的著作出版。

這是熱衷翻譯出版日本作品的台灣出版界來說,相當不可思議的事情。

雖然在兩書之間,也有一些食譜書作家推出過幾本關於茶葉入餐點或甜點的食譜書,像是《極品抹茶:甘醇微苦的深邃魅力》、《濃韻抹茶菓子特選:大人風的洋菓子と和菓子~全品圖》。

但是,對比近年來台灣社會對抹茶加工食品的追捧與誤解,不得不說,這樣的出版數量是相當不足以回應市場期待的。

而且據我所知,在這一波數量不多的抹茶食譜書中最早的一本作品,也就是小山園監修的《京都午茶時光!日式抹茶幸福甜點》,其實是本超級長銷書,出版以後不斷加印。

為什麼我會說,出版界應該多出一些抹茶相關的作品?

實在是,台灣坊間市面上充斥許多掛名「抹茶」,實則跟抹茶毫無關係的商品

 

 

利用抹茶這個「品牌」拉高產品售價,賺大錢之餘,還讓不知道真抹茶滋味的台灣消費者誤會,真的是讓我等抹茶控相當不能接受。

早先幾年,我就曾經在自己當時的專欄寫過一篇「台灣抹茶攏是假」的文章,踢爆台灣市場上假抹茶商品氾濫的情況。

當時文章引起不小回響,後來也果恩有一些食品大廠開始和日本知名老店聯名開發抹茶商品,不再拿台灣的綠茶粉充數。

我不是說台灣的綠茶粉沫製品不好,好不好姑且無論,但這就像有人拿非阿里山產的烏龍茶,卻騙你說這是阿里山烏龍茶,還賣你真阿里山烏龍茶的價格,著實不能接受。

台灣各種食品符號的借用、錯用與濫用情況相當嚴重(另一大宗是橄欖油與醬油),常讓一些不肖廠商可以透過資訊不對稱的資訊落差,大賺不該賺的暴利。

雖然最近幾年,台灣坊間使用日本來的抹茶製作加工商品的比例提高。

不少店鋪都還會告知自己是跟哪個日本品牌合作,然而,不容諱言,抹茶的市場知名度也變得更高,而假抹茶之名推出的各類抹茶商品也的確仍然普遍存在。


Read More

堅持己見是社會分裂的主因?若主流是被操縱的假象,「異端」才是改變關鍵
3 個月 ago

堅持己見是社會分裂的主因?若主流是被操縱的假象,「異端」才是改變關鍵

或許你已注意到,近期正在掀起一股全球示威潮。

持續多月的香港反送中算是導火線,接著蘇丹、印尼、伊拉克、西班牙、智利、黎巴嫩、厄瓜多爾都接連爆發大型示威。

西班牙巴塞隆納的示威除了學習香港抗議的手段,更有人直接高呼:「我們要像香港那樣做一次。」

但與其把一切歸於反送中事件,不如說香港只是催化劑,我們的社會早已處於一個緊繃的狀態,香港示威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今極端的社會讓爭鬥一觸即發,但我們的社會氛圍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呢?

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同溫層的厚度。

高端的思想催眠術,操縱你以為是「自己」的想法

台灣兩大黨多年以來培養了一群堅強的支持者,但相信在大家的印象中,藍綠兩黨支持民眾雖持有不同意見,卻依舊有交流、討論的空間,甚至多數選民的觀點並不是非黑即白,而個人的政治立場也並不影響他的交友空間。

然而,從去年開始,台灣的政治氛圍開始有了變化。

藍、綠兩派人馬的對立加劇,兩方開始互相謾罵、人身攻擊,好像跟自己意見不一的人就是沒讀過書沒有知識的笨蛋,拒絕溝通理解、討厭中間立場、堅信自己所信。

不知道你最近是否有看到「說兩黨一樣爛?那你就是在助長XXXX」或是「不想要以後活在XXX的環境下,就投給XXXX」這種類似的宣傳詞?

這代表了在某些人的眼中,不發表意見、中立,甚至是比站在對立還嚴重的事情。

但選擇不投票就是政治冷感嗎?在兩個爛蘋果中選擇一個比較不爛的一個,就比那些兩個都不選的人高尚嗎?

如果真的沒有想選的人,投廢票跟不投票在實質上是一樣的意思,相信多數沒有理想候選人者就會選擇不去投票,以節省時間成本。

那麼,這些鼓吹他們去投票的人,究竟是為了所謂「提升整體社會的政治參與度」,還是想提高自己支持者獲得選票的機率?畢竟不去投票的獲票率是0,而去投的獲票率至少能大於0。

或許提升政治參與度、堅決表示意見的想法本身並沒錯,但被大肆宣傳、渲染,不得不令人開始懷疑,其中有政治操控的可能性。

此外,政治學者艾薩克也把政治權力分成五種型態:強制、功利、操縱、合法、個人。其中操縱性就代表了政治會透過心理學上的技巧對人民做思想的控制,像是教科書也是一種例子。

有趣的是,這些呼籲硬要投票的選民,還不知道自己是被選舉操縱的一份子。別不相信!既然廣告可以操縱人心,政治沒道理做不到。

世界觀是天生,社會的兩極化卻是人為

《極端政治的誕生》這本書提及當今社會之所以呈現極端化的趨勢,除了因為個人世界觀的不同,還有選舉操縱、團體認同、同溫層厚等因素。

書中提到,生物政治學的新研究發現認為人的世界觀其實是天生的。一個人本身對危機的敏感程度會造成他世界觀的偏頗,也就是說,你的「杏仁核」可能決定了你的世界觀。

對於危機較敏感的人,比較偏向「固定」的世界觀,較為保守、不願改變,當環境劇烈變化時所受到的衝擊較小,因為其心理已對危機有一定程度的想像。

而對於危機較不敏感的人,會有偏「流動」的世界觀,對事物的看法較為開放,願意接受新的事物,但對於危機發生時情緒會較激昂,因為對其並沒有設想、也沒有預防。

然而世界觀的相左並不會早成政治的極端化,畢竟竟然是天生的,不同的世界觀就是一直存在的問題。

之所以會有如今的局勢,還有團體認同的因素。

當世界觀與團體歸屬感結,從個人想法演變成團體戰,即便是原本沒有想法的人也會因為歸屬感而想表達立場,就像兄弟之間的義氣、與他人想法契合的心有靈犀,一切不同意見在上升到團體階層後,就變成了紛爭。

此外,團體的魔力在於它一旦讓支持者相信了,就能保有他的忠誠度。一個領導者的存在、一個群體的團結力,都讓鬆散的個體更加集中。而不同陣營的各自集中,就造成了社會的分化


Read More

《素食者》:一場名為「社會 v.s. 個人」的競賽,你找到成功秘訣了嗎?
4 個月 ago

《素食者》:一場名為「社會 v.s. 個人」的競賽,你找到成功秘訣了嗎?

近來,美國心理驚悚片《小丑》在台上映獲眾多迴響,引發不少知名景點拍照熱潮,或者人們終於開始注社會的種種現象,包含社會制度或精神疾病汙名。

在《小丑》的故事裡,綽號「happy」的主角亞瑟聽從母親從小的教誨,努力成為一名活潑開朗,給人帶來歡樂的小丑;但實際上他的內心飽受煎熬,從沒有真正開心過。

撇開《小丑》這部電影,不管在美國、台灣,或者全世界,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在隱藏自己。

穿上體面的衣服、露出微笑、假裝愉快、做不喜歡的事,只為了符合社會打造出的小框框。

假如你不打算照著規範走,會不會走向悲慘的人生呢?

 

 

《素食者》:替人量身打造的不合身衣服

若要探討這個問題,或許可以看看韓國作家韓江(한강)的小說《素食者》(채식주의자)。

到底要成為社會定義的正常人,還是要追求自我實現,成為被大家唾棄的異類?

小說《素食者》或許很難告訴你標準答案,但卻描繪了「成為自己」的困難之處。

除了困難,「成為自己」還有可能惹禍上身。

 

 

《素食者》的故事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講述英惠的故事。

原本只是普通家庭主婦的英惠,在「做夢」的影響下決心不再吃肉,成為徹底的素食主義者。

明明沒有影響到其他人,卻被父親、母親、丈夫等人用奇怪眼光看待。

這些人認為英惠的舉動讓她「變得不健康」,於是用各種方法強迫她吃肉,卻沒有想過「她為什麼不吃肉」,或者說,他們沒有了解的意願。

如果願意的話,我們都有機會進入英惠的內心,但可惜的是,所有人都忘了英惠擁有自己的意志和想法,一味地認定「啊,英惠病了」,想著要把她治好。

最後呢?英惠發生什麼事?

她在一連串如滾雪球般的事件中變得精神異常,和丈夫離婚,然後住進了醫院。

 

 

接著,讓我們看看第二章。

這是英惠姊夫的故事。他是一位不太得志的藝術家,從某一天開始變得沒有靈感,不管怎麼樣都抓不到所謂「靈光」的東西。

但有一天,他聽說小姨子不吃肉的事情,於是有天和老婆(英惠的姊姊)一起去看英惠,對她留下了第一印象。

接著有天,他聽到老婆談論英惠的事情,老婆說英惠的屁股上有一個藍色的胎記。


Read More

【ZEN大專欄】打敗80%的人,依舊是魯蛇?當社會不平等加劇,將招來另類的贏家詛咒
5 個月 ago

【ZEN大專欄】打敗80%的人,依舊是魯蛇?當社會不平等加劇,將招來另類的贏家詛咒

日前有則新聞,引發頗大迴響。

一位擔任在高級住宅區保全的父親,撿拾住戶不要的參考書回家,用立可白將答案塗掉後,給家裡的小孩使用。 之所以被新聞報導,是其中一個孩子申請上了台大醫科(另外一個上政大)。

在頂大無寒門的時代,這樣脫穎而出的新聞,總是能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備感激勵,不是嗎?

然而,身邊有些朋友的想法,卻不是感動,而是感慨,認為寒門上台大醫科的孩子,將來會很辛苦,因為那裏多的是成績好且家世好的學霸。沒有人脈光會讀書,要在那種高壓高競爭環境活下來並不容易。

更有人直言無諱的說,考上台大醫科又怎樣?將來還不是只能給開醫院的打工? 上述的感想雖然比較刺耳,卻也指出了一些殘酷現狀。

就算考上好大學,也不保證人生一帆風順

同樣是出身貧寒,靠努力考上頂大的張慧慈,在《乾脆躺平算了!?》一書,就大力質疑「讀書翻身論」

或許對我們的上一代來說,考上台大,那幾乎是人生一帆風順的保證,而今,充其量是拿到一張稍微比較好的入場券,剛入社會時多幾個公司可以選,薪水多個三五千塊,僅此而已。 未來仍有許多不確定的風險。

曾經有人笑說,台大畢業生就業率不如成大等其他國立大學。

這些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台大畢業之後出國深造的比例高之外,回家接家業的比例也高。也就是說,這些人的出身原本就不是受薪階級家庭,自然畢業後不太需要投身就業市場,另有其他謀生管道。

曾有學者分析台大入學新生的社經背景,分析結果震驚了社會。台大新生有10%來自台北市大安區,富人階級(所得前5%)的小孩進台大是窮人階級(所得最後5%)的六倍,超過一半台大學生來自所得前20%的家庭。

如果說,考上好學校都未必能保障未來人生,那麼連考上好學校都很困難的時代,窮人階級要怎麼翻身? 難怪張慧慈的書名會叫《乾脆躺平算了!?》。

 

即使很努力,勝出機會依舊渺茫?

《高學歷的背債世代》一書作者說的更直白,好學歷非但比過去更難拿,效力也遠不如過去。

更難拿的原因是,如今有越來越多手握資源的家長知道,孩子的教育學習培養要趁早且要盡可能給(加上孩子生得少,教育資源可以集中挹注)。也就是說,競爭變得前所未有的激烈。

窮人進不了好大學,某種程度就是社會不平等加劇的結果。

因為有錢的人知道將資源挹注在階級鞏固上,提升自己孩子未來的生存機率,讓孩子拿下好學歷是只是教養軍備競賽中的基本配備,還有其他很多外掛得學。

為何當今時代神童輩出?林書豪可以出身名校,籃球又打得超好?為何十幾歲就躍升國際頂尖運動選手或演奏家的青少年越來越多?表現與成就越來越高?

不正是因為多數有能力栽培孩子的父母都知道,要盡可能早的開始挹注大量資源,系統性的培養,找最好的教練,讓孩子反覆《刻意練習》,盡早達到一萬小時理論的基本要求嗎?

當老虎伍茲的父親說他兩歲就開始訓練孩子打高爾夫,你想,以後想讓孩子進高爾夫界的父母,能不借鏡嗎?

資源集中頂層,不論2%或99%都同為失敗者

曾經有個名人在一場大學的畢業典禮致詞上說,他覺得只要願意稍微努力一下,要贏過一半的人並不難。 我也覺得並不難,這番勉勵之詞聽起來也很熱血。


Read More

不只是販毒!你所不知的販毒集團產業鏈!
6 個月 ago

不只是販毒!你所不知的販毒集團產業鏈!

By  •  社會

 

首圖來源:amctv.com.br

《絕命毒師》(Breaking Bad)續作《續命之徒:絕命毒師電影》即將在今年10月11日於Netflix隆重登場,倒數一個月,想必有廣大劇迷非常期待。

不過在這個《絕命毒師》已成為許多人心目中第一神劇的時代,當我們提到毒犯、毒梟時,腦中浮現的往往是戲劇中場景:美墨邊界、人煙罕至,製毒師和他的夥伴開著巨大露營車,一路來到荒郊野外,升起炊煙開始製毒。

這些膾炙人口的經典畫面,假如搬到現實,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儘管《絕命毒師》的故事向我們提供了部分事實,譬如販毒集團大本營確實位於美墨之交;

不過,戲劇終歸戲劇,假如《絕命毒師》的「老白」是個真實存在的人物,那麼,販毒集團可要頭大了!

由湯姆・溫萊特所寫的《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就是一本以經濟學角度觀察現實生活毒犯企業的書。

湯姆・溫萊特是記者,他以另類角度觀察這些看似「逞兇鬥狠」的毒犯,並且嘗試告訴我們:毒犯生態就像國際企業。

 

認真販毒就像經營企業!你所不知的販毒集團產業鏈!

怎麼說呢?《毒家企業》向我們揭示了一些驚人的事實,譬如「毒犯生態」其實和「公司生態」頗像的。

其中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違法」與「合法」的差別了。

有些人會以為販毒集團像一個巨大且自成一體的大系統,自己種植、自己煉製、最後自己販售,但實際卻不然。

在《毒家企業》中,作者很用心地拆解販毒集團的「產業鏈」,很特別的是,販毒集團並不自己種植作物,他們用來提煉毒品的原料,其實都是向農夫買來的。

拿古柯鹼的原料古柯葉來說,種植古柯樹的農人,大部分是一般農民。

這些種植古柯的農民,大多位居於哥倫比亞、玻利維亞等國家。

農民選擇種植某樣作物,只因這項作物的利潤較高,僅此而已,而這些都是為求溫飽的求生方式。

書中也寫到「假如其他作物的利潤更高,比如番茄、香蕉或咖啡,農民未嘗不可轉行,只是要投入成本」。

這就表示,供應鏈上游的農民,其實和我們認知毒犯產業鏈的「十惡不赦」成見有所落差。

值得注意的是,當政府打算掃毒,於是大規模撲殺古柯樹,古柯鹼原料減少,價格理應上漲,實際卻不然。

作者指出,販毒集團就像大型企業,它們壟斷市場,即使原料減少,它們也不改變向農民收購的價格。

農民不能不賣,只能自行吸收損失。

同時,這些販毒集團,猶如「氣球效應」般地四處逃竄:哪國政府開始掃毒,它們就往別國跑。

另外,販毒集團也拚服務、經營多角化,他們的營運模式,簡直像家跨國企業。

 

老調重彈的真理:人才是最重要的!

剛才我已經指出,假如《絕命毒師》中的主角老白是個真實存在的傢伙,那麼他可能會令販毒集團相當頭大,或者在他們頭大之前,老白就被幹掉了。


Read More

《人蟲》:傳說中的富人玩具、思想控制競賽,極權社會下虛實界線在哪裡?
6 個月 ago

《人蟲》:傳說中的富人玩具、思想控制競賽,極權社會下虛實界線在哪裡?

什麼是人蟲?

人蟲,是先富起來的人玩的遊戲──買來的嬰兒將其困在封閉的空間,以自己對文化的興趣,對其進行單一的特殊教育,待其有獨立生存能力之後在將其帶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中丟掉。

而後在觀察其在社會中的生存、自救能力,以比較自己認同的文化對社會制度的適應程度,並由此判斷這種文化在此制度下的好壞。

 

汪建輝的《人蟲》是一部虛與實、幻與真、過去與未來不斷交錯的小說,飄忽不定的時間線、一個個看似熟悉的陌生角色,藉由一個故事,多個角色觀點,觀察在專制社會下每個人的生活。

隨著越深入閱讀,離故事的核心越近,越對這個生病的專制社會感到恐懼。

被當作人蟲養大的女主角「芳鄰」,於她而言,世界的邊緣是豪宅的大門,她的大海是游泳池,她的海攤是沙坑。在被丟棄在戶外後,她才慢慢猜測到自己經歷過什麼。

為了理想,她逃跑過;為了自由,她掙扎過;為了生活,她墮落過,然而最終就如同她那瘸了腿的瘋子老公,逃不過命運的追殺。

她從豪宅裡人工打造的虛幻世界走入現實,她才發現過往的一切,都只是巨大的囚牢。

人蟲類似人寵,兩者區別是,飼養人蟲不帶絲毫感情,目的只是為了觀察將其丟棄之後的命運軌跡。

如果有天你也發現,現實是一個巨大的囚牢,你有勇氣逃離嗎?

在中國,人們沒有出版、言論自由,於是有很多不能說不能寫的,沒人敢碰,很多真實,都被忽略。

像是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反送中,你會發現大部分中國人與多數外界人的觀點是衝突的,其實不是他們愚忠,而是他們不知道。就像幼稚園殺手唱的:「中國的說法,中國有中國的說法。」。

他們不知道正確的訊息,因為他們收到的資訊不一定是真的;他們覺得反抗是胡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擁有的自由,其實只是放在展示櫃中精美的糖果,看的到吃不到;你覺得他們什麼都不懂還是一直大放厥詞,因為他們真正懂的人都不能發聲。

自由到底是什麼,或許擁有的你早就視其如空氣般自然而不以為意,然而沒有自由,就如同空氣一點點的被抽去,慢慢的失去思考能力,慢慢的被現實侵蝕,慢慢的服從命令。

這本《人蟲》有著不斷轉換的時空,其實不易閱讀,但在困惑與不解中,這本書就像一個巨大的謎團,引誘你讀到最後,像智力大考驗一樣,把所有碎片都連接成一個完整的現實。

最後你會發現,不只在專制社會,自稱民主國家的我們,也常發生一樣的現象。

或許你會情不自禁的想問:「我也是人蟲嗎?」

 

〈那個人〉:文化道德的桎梏,天涯海角追捕他的逃犯

其中一個短篇故事的開端,是由一份手稿開始的,那是一份村子首富在富起來前寫的文學作品。

〈那個人〉描述女孩為了躲避虛偽的社會而逃到海邊,在與一名男孩相遇後,以「母子」的關係互相扶持生活下去。從文明社會逃出的女孩避開了制度的綑綁、人性的邪惡,卻躲不開腦海裡被「文化」刻下的道德觀念。

在與代表「自然」的男孩平安共度十多年後,卻因為男孩的成長成人而自然產生的「慾望」、女孩腦中「倫理道德」的束縛,最終不得不離開這個她心中的「理想國」。

在海岸邊成長的男孩,過著日復一日單調的日子,穿著簡樸的衣服,沒有外界的物質誘惑,也享受不到這花花世界的五光十色。然而他是開心的,他乾淨爽朗的微笑,他用汗水換來的生活,他對外界的無知,都造就了他對目前生活的滿意。

這就好似我們看到一些在專制社會下成長的人們,多虧網路的發達,我們常在社群網站中看見與我們不同群體的人們在發聲,有些言詞句句在理,有些字句荒誕不經,但他們卻對自己的立場堅信不移。

你幸福,是因為不知什麼是幸福。


Read More

【ZEN大專欄】得網路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6 個月 ago

【ZEN大專欄】得網路聲量者得天下,網路聲量決定人類未來

《獨裁者的進化》一書明白告訴世人,過去的獨裁者以強力禁止言論、壓制人民的聲音作為思想管制的手段,類近歐威爾《一九八四》裡的老大哥與真理部。

然而,近化後的獨裁者,改弦易轍,以大量發送各種垃圾噪音類的訊息來掩蓋真正重要的訊息,將重要的訊息稀釋,或以大量雜訊干擾,使人們無法接收或就算接收到也不認為重要,從而淡化關鍵訊息的影響力,達到實質控制思想發展流傳的意圖。

早在希特勒時期,就已經發現一味打壓人民想法的效果有限,還不如提供人民想要的流行音樂或文化,使其順利接受後再植入自己想要灌輸的思想(反猶)來得有效。

日後不少關於洗腦與行為心理學研究也都揭示了此一現象,說服他人改變想法最好的方法不是禁止,而是取代,用新的取代舊的,用靡靡之音取代真正重要的聲音。

資訊戰開打!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網路上的資訊戰,應用的正式大量提供訊息以干擾、掩蓋真正重要訊息被聽見,從而達成對人們的思想與行為決策進行箝制的手法。

雖然還有些人不相信,不過,世界公認承受最多資訊戰攻擊的地區,就是台灣。《2019年網路安全報告》指出,台灣承受的網路攻擊次數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其中有六成的網路攻擊都來自對岸。

每天打點網路上的新聞媒體,稍微觀看新聞底下留言,充斥著帶風向的假帳號,以及來自對岸的網軍。

有些人比較樂觀,認為那些言論擺明是複製貼上,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對岸思想的言論,非常容易辨認,自己才不會上當,因此,沒什麼好擔心。

這種觀點,有點像詐騙電話大多聽起來很蠢,自己才不會被騙,沒什麼好擔心一樣。都是在個人層次或許成立,放到群體層次卻未必成立的事情,否則台灣不會每年仍有許多人被詐騙集團所騙。

實際上,那種明顯可以分辨的假帳號與言論,只是資訊戰發送的其中一種,另外有一些言論看起來很真實,且發言者看似理性可討論,只是意見跟自己未必一樣。

從資訊戰的角度來看,網路上的任何言論都是有其「定錨」框架與將人群分類的價值

是非善惡不重要,重要的是「分化」群眾

不同的言論針對不同的族群進行鎖定,與許多人直覺想法不同的是,在資訊戰的世界裡,言論的對錯是非好壞善惡根本不重要。

上述各種不同觀點的訊息發送可以來自同一個單位所預先設定的不同類型帳號,為的是要將所攻擊之地區的人群有效的分類,掌握其數量與表述狀況。

資訊戰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網路上某些經常附和你的言論,跟你有同樣見解的帳號,未必就是你的同路人,也有可能是發起資訊戰者所安插的暗樁。

這些人透過與你類近的言論取得你的信任,加入你的網路社交圈,取得更多資訊,方便背後的資訊戰發動者進行解析。

資訊戰滲透的並非只有政治或新聞領域,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都是資訊戰滲透的對象

好比說國際美人鍾明軒成天在影片中要大家關掉的抖音,許多人上網購物都會逛的滔寶,追劇看漫畫都會上的盜版網站,市面上的流行音樂與暢銷書,都可能是資訊戰的一部份,只是負責完成的功能不同。

資訊戰下,人們對於議題事件看法的對錯毫無意義,關鍵是使用不同觀點的對決將人分類並且分化,瓦解社會連帶。

所以,挑起方會找人散佈各種意見,深入各種群體,激化各種對立,讓人不再信任彼此。

往往那些想吸睛的,覺得自己最道德無暇的,小眾群體的意見領袖,往往容易了淪為資訊戰利用的對象,甚至不用發動資訊戰方自己派人出手。

在資訊戰中,從議題的挑選乃至觀點的論辯,都是發起方設定好的五指山,我們只是在其中翻跟斗的孫猴子。

 

網路可以賣東西 也可以洗腦人民

《讚爭》的作者說,只是民主派先學會使用網路而非網路屬於民主派,如今的獨裁政權也很擅長使用網路。


Read More

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