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社會

不是說少子化,為什麼房價越來越高、房子越蓋越多?
3 週 ago

不是說少子化,為什麼房價越來越高、房子越蓋越多?

前一陣子,搭公車回家路上,隔壁坐了一對父子在聊天。

一開始是閒聊晚餐內容,大概是車行路過新店高中,看到一整片的房子正在興建,話題突然轉向房子,跟小孩說起人口與房屋數量的事情。

那個父親說,二十幾年前,台灣也是兩千三百多萬人,現在也是,然而,過去二十年來,卻多了好多房子?這些房子真的都有人買,有人住嗎?

這話直覺聽起來好像有道理,實際上,忽略了時序變化的影響。

人口總數不變,需求卻大大不同

先不說房子,先說人口規模。

確實,台灣人口總數號稱兩千三百萬,已經好一段時間。

然而,就以我為例,二十幾年前的我,還是學生,還在學校讀書,住的要不是大學的宿舍,不然就是鳥籠式的分出雅房,至於戶籍,則是掛在家裡。

二十幾年後,雖然我沒有買房,還是租屋,但是,租賃的是獨自一戶的公寓式住宅。

也就是說,人口數量雖然沒變,但是,需要的房屋數量卻可能成長。因為孩子從原本住在家裡,轉變成外出獨立居住,或租賃或買房。

若再以我為例,1976年出生的我,同年出生的人口有四十二萬多人,是戰後出生人數最高的一年。二十幾年前就買房或搬出老家獨自居住的人口比例,應該是遠少於現在。

若再考慮如今的五六七年級生大多從原生家庭獨立、自立門戶,成家立業,不難想見,在總人口規模數沒有太大變化的情況下,市場需要能容納這些成家立業的五六七年級生的房屋數,得增建多少才夠?

猶記得大學時代的女朋友,當時家住淡海,周末偶爾陪她回家吃飯,當時才剛開始的淡海新市鎮,大多只有房子,沒有什麼住戶。

今年四月,熟識老師邀約,到他位於淡海的家中錄製播客。此番再前往,驚訝的發現,大多數社區都住滿了人,且有輕軌行經。

除了淡海,林口新莊三峽,台中乃至各縣市的重劃區,都有類似現象。

房價不下跌,只是時候未到

這幾年經常有人發出質疑,不是說台灣已經邁入高齡化少子化社會型態,為什麼房價沒有下跌,房子還繼續不斷興建?

上述簡單的說明分析,應該可以略窺一二。

因為,少子化與高齡化固然是不可逆的趨勢,影響卻還未及於房屋租賃或買賣。

反而不如說,如今是台灣戰後房屋需求最高的一個時期,因為,戰後出生率最高的世代,都已長大成人,陸續成家立業,買房置屋,搬出老家。

網路上有不少台灣人口統計的圖表,2020年的現在,台灣的人口金字塔圖形呈現中間胖而上下兩端相對瘦的橢圓形。

過去在人口學教科書裡,這個階段通常被視為過渡階段,不怎麼花時間討論,人口學者更關心的是2040~2060年時,人口結構呈現倒金字塔型的階段,對就業、消費市場,社會福利與稅收的衝擊。

少子化與高齡化對社會的負面衝擊,目前只衝擊到《高教崩壞》的階段,就業市場與房屋交易市場的衝擊,還需要十年到二十年左右的時間,才會出現供給遠大於需求的現象。

因為現在這個階段的台灣,擁有戰後最多的就業人口、同時擁有最多的消費人口,維持家庭運作的支出仍維持在高檔,需要承擔的照護部分仍相對低。

上面的老父母們,多半還有其他手足一起幫忙奉養(戰後嬰兒潮世代多半會生育數名子女),且父母那一輩本身就受惠於戰後經濟成長,累積了足以安養天年的財富與房產者不算少。

此外,現階段的中壯年世代,卻未必有子女需要照顧,因為不婚晚婚與不生育數,逐年攀升(台灣新生兒出生率在1998年之後已經迅速跌到二十萬上下)。

日本少子化問題,作為台灣未來借鏡

台灣目前的階段,需要照顧與教養的人口數相對少的時期,賺的錢都能拿來自己花用,很像二十年前的日本。


Read More

跨越階級界線,《地下紐約》揭開疫情前的紐約黑暗面
2 個月 ago

跨越階級界線,《地下紐約》揭開疫情前的紐約黑暗面

 

「他們想多擁有一點什麼,不怕一路都要冒險。」

 

Coivd -19 在 5 月肆虐台灣,隨著疫情爆發,連帶著將台灣社會底層的困境浮出檯面。但其實,不論在任何國家,社會底層常常是經濟與健康照護上,最弱勢的族群。

即便繁華如美國紐約,生存於底層的居民,也未必能享受經濟福利帶來的好處。從事地下經濟養家活口,還可能遭受暴力威脅,而危及生命安全。

社會學家蘇西耶透過《地下紐約》,帶你以其他的視角來看紐約。他拋開只著重數字的田野調查,走入紐約的地下經濟,以旁觀者的角度寫下這些人的故事。

紐約是夢想的舞台,富裕與貧困、多元膚色共存。性工作者、性產業經理人、毒販,他們的人生像來自四面八方的線,短暫交錯後又分道揚鑣。

這些被作者記錄下的人們,他們的故事或者讓人心痛,也許讓人感到驚嘆,透過這本書,紐約底層人物的靈魂都被深刻記錄。

 

性是一本護照,也是一把雙面刃

十八歲該是什麼樣子?準備迎接夢幻中的大學生活,或者離開原生家庭,享受真正的自由。但這些都與生存在紐約底層的少女無關。皮膚黝黑、性感又狂野,這是卡拉抓住眾人目光的本錢,尤其是男人。這些與生俱來的特質,讓她能在地下經濟中無往不利。

 

 

初踏入性產業,卡拉善用她的魅力賺取不少金錢。而能言善道的特質,也讓她取得通往中產世界的通行證。看似一切都如預期般地順利發展,但一切都在一次性交易中變了調 ── 卡拉在性交易的過程中,差點遭到殺害,這件事在她的人生中留下陰影。

「性」在紐約的地下經濟中,像是一本護照,讓許多需要資源、想要改變處境的女性,遊走在上流與底層之間。但它同時也是一把雙面刃,侵蝕身心、將自己暴露在暴力與犯罪之間。

不只卡拉,作者紀錄中的底層社會,多數從事性交易的女人,幾乎都在無法受到法律保障的情況之下賺取收入,每一次的性交易,就像是在賭博,拿著自己的安全豪賭。

 

「沒有人會去尋求警方協助,你只能靠自己解決問題」

 

作者在書中提到,這種靠自己解決問題的方式,讓直覺性的武力反抗成為本能,但其實就以社會學來說,「肢體衝突」是一種必然會在檯面下發生的「社會規範」。


Read More

比《魷魚遊戲》更加殘酷的街頭,那些無家者面臨的困境 —— 專訪芒草心社工李佳庭
3 個月 ago

比《魷魚遊戲》更加殘酷的街頭,那些無家者面臨的困境 —— 專訪芒草心社工李佳庭

By  •  十月主題, 社會

你知道嗎?話題韓劇《魷魚遊戲》,劇中男主角的人生經歷,其實改編自 2009 年韓國雙龍汽車工廠裁員事件。

那年,約有 2646 名員工同時被無預警解僱。中年突然失業,毫無轉職能力的他們,根本難以撐起一個家庭。最終約有 30 幾名的工人與其家屬,無法承受來自生活與精神上的壓力而走上絕路。

在影劇中,中年遭到裁員的男主角,老婆帶著女兒改嫁,最終因為母親病重,湊不出醫藥費,逼得他只能參加「魷魚遊戲」。為了奪取最後的高額獎金,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保住他母親的健康。

 

圖片來源:NETFLIX

 

而在沒有魷魚遊戲的冷酷現實中,這些人沒有其他選擇,最終只能流浪街頭,透過打臨時工度日。

 

流浪生活的起點

 

遊民並不是一開始就變成遊民的,他都是從大家的同學啊、鄰居啊、親戚開始的。」

 

鏡頭前的李佳庭戴著口罩,透過視訊軟體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變化,卻能從她急促的語速中,感受到她起伏的情緒。

 

圖片來源:李佳庭作家提供

 

遊民一開始也是一般人啊!進入街頭的原因,哪天都有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可能是憂鬱、生病或是人生遇到重大打擊。也可能只是能做的工作逐漸減少,薪水又不夠支付房租時,就會發現一般人與無家者之間的分界,並不是那麼地清晰,而貧窮從來就離我們不遠。

在李佳庭的書籍《你不伸手,他會在這裡多久》中,甚至有一位無家者曾赴美國做裁縫,累積了一筆財富後才回台灣,卻因為成衣廠興起、訂製西裝產業落寞。最終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妻離子散,自己也只能流落街頭。

他並非個案,同樣遭遇到人生巨變而難以應對的人很多,我們都難以保證,自己在同樣的狀況下,是否能快速振作,重新被社會接納。

 

為了糊口,只能省下房租

李佳庭表示,除了大部分人能想得到的個人因素,如精神狀況不佳、失業以外,還有不容忽視的社會因素,如社會住宅不足、福利供給漏洞、就業機會減少等等。

最近高雄「城中城」大樓發生大火悲劇,反映出只能負擔屋況糟糕的居所、或是高風險建築的人們,在這個社會中絕非少數。同樣瀕臨貧窮邊緣的,還有一個月平均收入勉強只有五千多塊錢的遊民。對他們來說,就算是想租到最便宜的房子,也是天方夜譚。

就算想租屋況極差的房子,也可能因為房東坐地起價,又或是知道無家者們選擇不多而哄抬價錢。根據李佳庭的觀察,在萬華要租一間雅房至少也要四、五千起跳。當房租幾乎與一個月的薪水相同時,眼前只剩下露宿街頭這個選擇。畢竟要生存下去,人生不只有住宿問題,每天都還有三餐費用與其他生活開銷需要解決。


Read More

從日本《女性貧困》看《魷魚遊戲》:參賽者難以面對的現實世界
4 個月 ago

從日本《女性貧困》看《魷魚遊戲》:參賽者難以面對的現實世界

 

看了魷魚遊戲第一集後,心裡最先冒出的想法是:這個遊戲好殘忍。

失敗即死亡的規則,在社會上處處可見,但當它被以槍擊、爆血呈現在觀眾面前,一切似乎變得身歷其境,不自覺也跟著進入角色心境。

「為什麼還那麼多人要參加?」是第二個拋出的疑問。看到最後才知道,這個遊戲提供了「公平的規則」、「巨額的獎金」還有「翻身的希望」。當社會的保護網斷裂,深陷貧困的人們無處可逃,也許拿生命賭一把翻身的可能,會是他們能抓住的最後希望。

遊戲中反覆提及「我們沒有強迫任何人來參加遊戲。」每個參賽者表面上看似有選擇權,實際上是被生活逼的走投無路下的決定。

「我出來後發現,外面世界更像地獄。」

「反正我無家可歸,在這裡我至少還有希望,要是出去的話我一無所有。」

在參賽者眼中,這個社會比起魷魚遊戲更加殘忍,更看不到未來。

 

現實中的魷魚遊戲:捲入性產業中的女子們

韓國影視點出貧困者的處境,日本則是有 NHK 電視台特別採訪小組,透過採訪做了一系列的社會報導。在書本「女性貧困」中,受訪來賓鈴木女士指出「性產業接手了社會保障的功能,在支撐著她們。」性產業就如同魷魚遊戲,在大眾眼中看似荒謬不堪,卻提供這些被生存追著跑的人們,另一種快速賺錢的選擇。

 

 

這種一餐沒一餐的生活,是否很難想像? 但其實貧窮比你以為的還要更靠近一般人的生活。 NHK 特別採訪小組將採訪內容集結出版《女性貧困:負貸、漂流、未婚單親,陷入惡性循環的貧困女子》。書中指出,根據統計,處於工作年齡二十至六十四歲的單身女性,每三人當中,就有一人陷入貧困

 

你可能會好奇,到底是遇到什麼樣的問題,怎麼會有這麼多女性願意投身性產業?

 

一間前景看好、正在拓展分店的性服務派遣公司老闆,不假思索地說出了七種原因。其中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是,現在的女孩子普遍不介意進入性產業。更從國高中開始,就開始透過網路、朋友介紹,進行陪男客人散步、按摩等服務。

因為沒有實際的性行為發生,大大降低了接觸性產業的心理門檻。

在《女性貧困》裡會發現,貧困存在社會中,並非與我們侷限的想像相同,一定要居無定所或是衣衫襤褸才叫做貧困。這些女性與我們外表上並無差異,同時這也是他們最後的尊嚴。對她們來說「過普通的生活」是奢侈,實際上,光是最低限度的「正常」活著,就已經耗盡她們的力氣。


Read More

「樊登的十堂表達課」帶你洞悉溝通本質,突破無效溝通(下)
6 個月 ago

「樊登的十堂表達課」帶你洞悉溝通本質,突破無效溝通(下)

 

三、提高成效的溝通關鍵:傾聽與提問、肢體語言與心理暗示的應用

提問可以促使對方進行深入思考,喚醒對方的內在動機、努力去改變自己;傾聽則是能滿足對方表達自己的需要,又能鞏固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透過提問,確認對方請教的真正意圖

在生活與工作中,我們經常會被不同的人詢問。比方說

「老師,這個問題該怎麼處理?」

「主管,我不知道怎麼做,才能滿足你的期待?」

這時候,你會如何做出應對?給出建議、直接告訴對方怎麼做?我相信大部分人在給出建議時,都是真心想要幫助對方的。但是,在對方看來,這些「建議」聽起來可能很刺耳,或者說更像是批評與譴責。

很多時候,對方並非真的需要你的建議。

只是需要有個人聽他說話,藉此重新梳理自己的思路;或是尋求對自己想法的肯定,如果你的建議不符合他的想法,那麼他可能會試圖說服你、或是再去找別人支持自己的想法。

那麼,如果對方主動來請教我們、找我們溝通,該如何應對呢?

樊登的做法是:提問。

比起給建議,更好的方式是透過提問,來引導對方自己找出答案。

提問,是為了引發思考,而不是要將自己的答案直接告訴他人,以展示自己的分析和做法有多麼厲害。所以,哪怕你心裡有更好的答案也不要急著說出來,而是藉由巧妙的提問讓對方自己先說出答案。

事實上,許多高效溝通者都清楚:在溝通的過程中,別人更在乎你怎麼對他說、如何請他說,而不是你在說什麼。

這時候,你需要的是做出「啟發式提問」來喚醒對方的內在動力,引導對方對問題進行深入的思考與梳理,自己找出答案。怎麼做?

就如同解決問題時,要先釐清目標與現況,然後找出縮短落差的方法和路徑。啟發式提問,也是透過三個問題的提問:

  1. 詢問目標:別急著進入對方的問題,先幫助對方釐清他的目標是什麼?
  2. 詢問現況:幫助對方理清當下的狀況,比方說有哪些困難、哪些阻礙?
  3. Read More

你還在用傳統的行銷模式嗎?《行銷5.0》揭科技行銷與數據分析成未來主戰場
6 個月 ago

你還在用傳統的行銷模式嗎?《行銷5.0》揭科技行銷與數據分析成未來主戰場

 

對於行銷與品牌領域的職人來說,被譽為「現代行銷學之父」菲利普.科特勒的著作《行銷 5.0:科技與人性完美融合時代的全方位戰略》,可說是令人引頸期盼的新書。

科特勒從 2014 年的「行銷 3.0」、2016 年的「行銷 4.0」,再到今年偕同陳就學、伊萬.賽提亞宛共同出版的「行銷 5.0」,每本著作都向世人揭露了面對現今趨勢的行銷新走向,屢屢被讀者稱為「行銷聖經」。

以下是我的讀書筆記,能夠作為預習的導讀,也能夠作為大家讀後複習與交流的用途。

 

科技趨勢下的行銷大演進

直接看比較,來認識行銷的五個時代吧!

行銷 1.0

時空背景為美國 1950 年代,服務對象為富裕的嬰兒潮受眾。當時科技發展、人民有錢、消費主義興起,因此許多嶄新的產品接連問世,試圖攻佔開起步的消費市場。

主張以「產品」為核心的行銷策略,通常「功能」為其主要宣傳的重點。

行銷 2.0

時空背景來到 1960-1970 年代,正值美國冷戰與韓戰期間,年輕人喜歡嬉皮風格與大麻,市場迎來反文化、反消費主義的趨勢。

因此,產品「有多少新鮮功能」不是重點,而是在迎合這些不同市場區隔的消費者(嬰兒潮受眾年齡漸大、嬉皮年輕人)。

至此,「顧客為中心」成為行銷策略導向,重視客戶的情感面向。

行銷 3.0


Read More

【Zen大專欄】拒絕遠距工作的溝通誤區,從大量練習精準文字力開始
6 個月 ago

【Zen大專欄】拒絕遠距工作的溝通誤區,從大量練習精準文字力開始

 

五月頒布三級警戒之後,陸續開始有人在家辦公。不能出門拜訪客戶,沒辦法面對面開會,一切只能借用數位科技。

視訊通話、視訊會議等線上活動量,增加了不少,就連培訓課程也都轉為線上教學。

有些人可以無痛接軌,有些人卻備感艱辛,差別在於,是否熟悉數位平台的使用機制,以及使用數位平台必須的能力。

前者相對簡單,只要跟著實際操作過幾次,不管是參加線上會議還是線上課程,都能駕輕就熟。

然而,後者卻是未必。或者說,達到只是堪用的程度不難,要精通確是不容易。

舉個例子,把實體會議搬到線上來舉辦,真的只是讓大家時間到了,全部都坐在電腦前,連線上網,打開鏡頭跟麥克風就可以了嗎?

那可能會像年初時在台灣迅速崛起又快速沒落的Clubhouse一樣,某些「房間」出現參與者不受控,主持人控不了場,亂成一團,各聊各的狀況。

場控,或是主持,就算在實體現場都不容易,更別說搬到數位世界上來操作。這也是為什麼好的主持人價碼不便宜?

再好比說,線上課程,雖然軟體系統有麥克風功能可以提供參加者發言,然而,如果參與人數多,發言舉手必須有順序,不可能每一個人都發言不說,更重要的是,發問與練習,都必須使用文字寫成文章或短篇敘述,張貼在聊天區。

 

學習用文字為我們精準表達

或許你會說,寫文章有什麼難?

對某些人來說並不難,對過去只有某些人承擔起文書作業的承平時期來說,文字書寫能力不會是個人人都必須具備的技能。然而,當防疫升級,人跟人不能輕易見面時,文字使用量大增,每個人都得使用文字表達想法,處理商務事宜時,毋寧就是一個考驗。

舉個例子,以往的餐廳,可能將社群平台上的文案外包給小編,偶爾發一篇就可以了。訂位之類的,將表格系統設計好,讓消費者自己填寫,再確認就可以了,工作中並不需要透過文字處理大量的訊息。

三級警戒之後,餐廳只能做外帶外賣或冷凍調理包生意,實際上也很多餐廳開始透過社群平台發送相關訊息。

然而,仔細查看一下發文底下留言,會發現,店家自以為表達清楚的敘述,在讀者眼中卻滿是問題,也的確丟出了不少問題,請店家回答。

或許你會說,那就回答阿?

對於平日不需要或不擅長使用文字回答問題的人來說,還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日常面對面的口語表達,有聲音腔調、身體語言,臉部表情作為輔助,善意情緒與不滿情緒,透過聲音就能表達。舉個例子,同樣一句「歡迎光臨」,聲調與肢體語言不一樣的時候,聽者的感受就不同。

因此,若改以文字表達,不能只是單純地寫下「歡迎光臨」,就覺得對方一定讀得懂我們的意思,還必須再加上一些輔助性修辭協助傳達情緒。

要能透過文字訊息精準傳達情緒,其實需要大量練習,掌握特定字彙與書寫規則。沒有練習的情況下,常常自以為是善意的留言,卻被對方解讀成態度差也所在多有。

為什麼有些人上網發言會變無禮?

一部分人是真的沒禮貌,另外一部分人是無意識,不覺得自己寫下的文字訊息讓人讀起來無禮。

總而言之,當大量的訊息溝通轉而只能靠文字表達時,能否精準使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與情緒,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

所以網路上的溝通,常常出現各說各話,越解釋越糟糕的情況。

我想說的是,文字表達能力不再是少數特定職業的人(如作家、文案寫手、媒體公關、行銷企劃或社群小編)才需要練習的技能,而是每一個人都需要具備的能力,否則,未來在數位平台上開展商務活動時,會不小心折損很多生意而不自知。

線上以文字互動時,不能直接將口語的文字化,還必須幫所欲說明的文字加上必要的輔助性文字,好比說略為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多一些客套的禮貌性修辭等等。


Read More

【超級Y專欄】從政府發布的「移工禁足令」看疫情引爆外籍移工人權探討
7 個月 ago

【超級Y專欄】從政府發布的「移工禁足令」看疫情引爆外籍移工人權探討

 

當世界看見台灣

六月初,台灣電子大廠移工爆發群聚感染,蔡英文總統5日在臉書上發言,說要「全力守護區域內所有人的健康」,也鞏固國家重要產業的安全防線。但6月7日,苗栗縣長徐耀昌下令:「全縣外籍移工禁止外出」,這項規定被社會各界指責是侵犯人權,但是徐耀昌卻回應「命都沒了,哪來的人權」。

這種處理方式讓台灣登上了各國新聞媒體版面。

6/11英國《衛報》報導「台灣工廠強迫移工回宿舍。移工受到限制,但卻不適用於台灣人。台灣仍處於三級警戒,允許集會和行動自由」(註1); 6/23 《金融時報》報導「台灣科技集團被指控禁足移工」(註2); 6/25 英國 《每日電訊報》報導「台灣晶片製造商將移工囚禁在工廠」、「移工被禁止刷牙而且被告知如果確診而死就會被火化,不會被家人見到」(註3); 這幾天在Reddit 掀起討論風波,讓外國人驚嘆不已,原來防疫還有分國籍,有網友表示:「我們應該對這個從事奴隸勞動的國家進行制裁!」(註4)

好啦,現在全世界都看見台灣了。但是台灣人似乎不太關心此事,至少不像他們關心鮭魚之亂登上德國電視節目那樣。Taiwan can help. But can Taiwan help its migrant workers? 我希望能藉此機會談談台灣人對移工的歧視心理、疫情與資本主義的關係、還有改善移工處境的必要性。

 

台灣人歧視移工的根源

不只台灣,對東南亞移工的歧視普遍存在於中、港、日、韓等東亞社會中,但是東亞國家的人對歐美的外籍勞工卻不會存在這種認知。因此必須問,這種歧視是怎麼被生產出來的?

社會學者藍佩嘉發現,這是1990年代台灣開放東南亞移工來台後,被台灣新聞媒體、公共輿論建構出來的形象:東南亞國家的衛生落後、移工不會自主管理而需要被管、缺乏工作倫理而愛偷東西,這些形象強化了雇主對移工的控制,而難以忍受的控制又反過來增加了移工想逃的可能。

相反的,歐美外籍人士因為在文化上、經濟上的優越性,使他們可以做體面的白領工作,如補習班教英文、外商公司。此外,東南亞移工的出現讓台灣人投射出了一套社會的象徵秩序:這些人是骯髒的/不道德的/落後的外來移工,是劣等的他者,而我們跟他們不一樣,所以我們是乾淨的/道德的/進步的。

在移工來台之前,這個劣等他者的角色是由台灣原住民負責擔任。藍佩嘉把這種象徵秩序稱作「階層化的他者」(註5),可以讓台灣人形塑某種自我認同,這反映在台灣人的日常用詞中:我的待遇連外勞都不如!我怎麼好像外勞一樣!


Read More

宅居生活壓力好大!3個學習重點讓你找回安心的生活圈
7 個月 ago

宅居生活壓力好大!3個學習重點讓你找回安心的生活圈

 

五月十五日,雙北宣布防疫升到第三級之後,學生全面停課、餐廳暫停內用,公共服務暫停,八大行業與非緊急必要之產業也多半暫時歇業。不少國人開始自主減少非必要外出,有些公司開始讓員工居家辦公⋯⋯。

半個月下來,網路上充斥著各種哀號。

煮飯變不出新花樣、宅居在家都不動就胖了、爸媽跟小孩乾瞪眼、在家工作反而比去公司還忙,網路上各種資訊戰與假消息亂噴,存款一點一滴地減少卻不知解風降級日何時才能到來⋯⋯。

三級警戒,毋寧是對你我過往習以為常的生活型態,按下了暫停鍵。

許多人可能以為,暫停鍵取消後,我們可以繼續回歸過往的生活。

說實話,可能回不去了。

從目前全球疫情走向來看,富裕國家雖然疫苗施打率逐漸提升,然而,還有許多國家分不到疫苗且染疫狀況嚴重,變種病毒的傳播力一隻比一隻還強。

未來有可能流感化,重症率下降,卻存在人類社會頗長一段時間,必須定期施打疫苗⋯⋯。

若果真走上這一步,那麼,短時間內,世界要回到疫情爆發之前的頻繁國際交流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也就是說,各國仰賴的觀光產業,可能面臨產值大幅萎縮的情況。

其次,就算施打過疫苗,出門仍要繼續維持防疫的新生活型態,會讓隨時戴口罩、噴酒精,勤洗手成為新常態。

雖然這並非壞事,去年疫情爆發之後,台灣因為勤加推動防疫新生活,不只罹患流感人數大幅減少,就連腸病毒也少了很多。

確實執行公衛政策,預防重於治療的觀念,若能深植下一代,人類或許將會得到最強的群體免疫系統(正確的防疫觀念)!

總之,疫情過後的新時代,很多事情都跟過去不一樣了。

後疫情時代的社會發展,在之前的文章中提過,暫且不在重述。本文要來談一談的是,三級警戒的宅居生活,除了追劇、耍廢、叫外送、上網吵架、玩貓狗,跟小孩大眼瞪小眼之外,還可以做一點什麼事情?

 

養成好習慣,就趁三級警戒居家防疫

習慣學說,同樣的事情重複連續做21次到180次左右(端視須養成習慣之事情的難易),就能內化成新習慣。

趁著宅在家這段時間,不妨想一想,自己過去一直以來,覺得很重要但沒時間可以做的事情?

找幾本習慣學的作品來讀,像是《打造理想人生的習慣大全》、《原子習慣》、《設計你的小習慣》,利用習慣學的方法論,將你打算養成的新習慣,融入新生活中。

習慣學的重心放在用好的新習慣取代壞的舊習慣,而非傳統觀念的戒除壞習慣。

《關於大腦的七又二分之一堂課》一書中,作者提到人腦的功能是分配身體使用的能量。

當我們將某些能量分配在舊習慣上,如果突然取消不做那件事情,多出來的能量無處可去,最後往往又回去做原本的事情(慣性使然)。

但如果我們給這筆能量預算一件新任務,那麼,當新任務成為新習慣,融入生活中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就會安住下來。

如果你不知道該培養哪些新習慣?

我很推薦讀書、上課、運動、記帳、寫作這幾件事情,若對個人生涯發展有更上一層樓規畫的朋友,不妨試試看經營粉絲團或部落格,每天寫點東西發表在網路上。

 

盤點個人資產,做好財務規劃

這一陣子的防疫宅居生活,你是過得膽戰心驚,還是游刃有餘?


Read More

當防疫放大和家人之間的「爭執」與「糾結」,究竟該怎麼面對?
8 個月 ago

當防疫放大和家人之間的「爭執」與「糾結」,究竟該怎麼面對?

 

防疫這段時間,我們待在家裡的時間長了、和家人相聚的時間也長了。

我們或多或少開始在社群媒體上看到各種討論, 有些人討論的是,孩子都待在家,究竟該做什麼⋯⋯有些人討論,和長輩們同住的不方便,老人家對疫情不夠重視⋯⋯ 有些人則是,關注在居家工作效率、工作儀式感⋯⋯還有人是,開始花更多時間烹飪啊、自製飲品點心等等⋯⋯。

我覺得自己蠻幸運的,因為早已習慣在家工作了,所以日子對我來說差別不大,反而是因為防疫,許多實體或動轉為線上舉辦。線上討論呀、線上講座這些,都變得更容易接觸、也更活躍了。

然而,在這段防疫時期裡,我也很驚訝地注意到一個極端的現象。

身邊有一些朋友們怡然自得的待在家中,和家人一起看劇、下棋、用心煮飯、烤點心、玩桌遊,甚至是高效率提前完成正職工作,有了更多時間做副業的進展。光聽他們提起就是興緻盎然,悠遊開心得不得了。

但是,也有另一種極端的存在, 就是很痛苦需要和家人長時間待在一個空間,自己試著看劇、看電影避免不必要的對話和溝通,不然就是躲在房間裡工作。

試著在買菜時,在外面多繞繞、多晃晃。而且靜不下心來做以往習慣的閱讀啊、學習,更是著重在想辦法忘掉「外在環境」。

說到底,防疫讓我們全都聚在家裡,少了出門、少了轉換心情, 家人互動間有沒有愛的流動,就是我們感覺天差地遠的一大關鍵因素。

對於某些家庭來說,這是和家人難得的、少見的、也是珍貴的相聚時光。 然而,對於另一些家庭來說卻是把彼此之間不願面對的掙扎、矛盾,全都聚集在同一個時節爆發。

總而言之, 「防疫在家」似乎像是一面放大鏡,把和家人之間的不論緊密或緊繃,全都一次放大呈現。

其實工作效率方法分享再多,但是一個環境裡的氛圍,才是對我們影響最大的,影響我們的工作狀況、生活步調、思維方式。

這讓我想起最近在讀的書,也想和你們分享一些體悟。

 

和家人的糾結與不滿,源自於我們不愛自己?

這段時間,我買了《即見如來:章成老師文章精選》套書,放在書桌前隨性翻閱。

這系列套書是集結作者章成在 Facebook 粉絲專頁多年來累積的好文整理,分成人生中的四大主題去分類出書。

作者章成在書中講到很多日常情境,搭配佛法運用上的解套與轉念,很容易讓人跟著脈絡去理解、去用一個新的角度看待原本卡關的人生課題,我很喜歡!

老實說,這套書中有四本,分別是:《愛得聰明,對我們都好》、《有佛法,就有辦法》、《讓我的功課,變成我的精采》、《放過自己,正能量就來了》。

但是拿到書以後,我一下就把《讓我的功課,變成我的精采》、《有佛法,就有辦法》這兩本看完,收穫很多。

不過等不及讀,也不過就是直覺覺得這兩本書名看起來會「比較有用」,因為我想得是「這大概會給我一些事業上的幫助」吧!


Read More

[jetpack_subscription_form title="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subscribe_placeholder="輸入正確電子郵件位址" success_message="訂閱成功!我們剛才已傳送訂閱確認電子郵件,請在Email中按下「啟用」開始訂閱。" subscribe_button="讓知識豐富你的生活" show_subscribers_tota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