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每月選書

時間去哪了?新的一年,優化效率的書單都在這!
3 週 ago

時間去哪了?新的一年,優化效率的書單都在這!

各位讀到這篇文章的時候,2020年的一月已經過了一半,也就是新的一年,已經過了二十四分之一,4%多一些。

然而,想必還有不少朋友,還在執行上一年的年度結算,或是等著領年終獎金和月底的農曆年。

執行新年新計畫這件事情,應該有不少人內心想的是,「今年一月又是選舉又是農曆年,乾脆等二月再開始好了?一月就好好放假休息!」

當然,休息未必不可以,只要有好好規劃行程,只不過,不少人應該只是單純的不想安排行程。

如果您也是二月再開始派,那麼,已經少了8%的時間來完成自己的新年願望。或許這是為什麼,我們每年都訂新年新希望,卻極少能夠實踐的原因?

執行新年計畫,請先認真盤點自己清醒時的剩餘時間相信應該沒有多少人,認真地坐下來將自己的每年可支配時間計算出來吧?

 

我們對於實踐新年願望所需耗費的時間心力的認知太稀薄,以至於個人的年度生活行程規劃與時間使用方式太散漫,不知覺間浪費了一大堆時間在無助於達成目標也不能讓身體好好休息的事情上,結果當然無法順利完成年度計畫!

不妨讓我們來算一下,每年可以有多少時間用在執行個人年度計畫上?

除了閏年,每年每個人都有8760個小時(建議大家記住這個數字),扣掉睡眠與基本生活作息所需的時間(通常是40%),每個人只剩下8760X0.6=5256小時,相當於每周有100個小時清醒時間。

問題是,我們多數人的清醒時間不是用來上課就是上班,還有通勤,再扣除這些行程後,所剩恐怕只剩50個小時(假設每天工作加通勤往返需要10個小時,一周就要50小時)。

這50個小時的時間,得陪伴或照顧家人朋友,運動健身進修學習娛樂乃至加班,全部都扣除之後,還有多少自己的時間可以用來執行新年新希望呢?

恐怕所剩無幾,而且就算有剩,品質應該也不會太好?不是時間太零碎,就是自己的注意力已經無法集中,對吧?

光是時間管理還不夠,須將生活系統化針對上述現象,坊間有一些作品,協助有志於從忙碌的既定行程中奪回可使用時間的作品,過去統稱為時間管理,像是知名的番茄鐘法則(《間歇高效率的番茄工作法》)、《80/20法則》,都是時間管理的經典。

 

優化時間行程管理的作品並不是不好,只是過去閱讀時的經驗是,感覺只是教我們優化既有行程的執行效能,或是優化行程安排方式,善用零碎時間等等。

目的則是增加可量化的產能效率,達成工作上的績效。

 

很多方法我也都試過,結論是,產能的確能夠優化,工作績效的確能達標,但是身體的疲累與壓力卻無法解除,且這些績效未必是自己真心想要達成的目標。

此外,一旦採用了提升行程執行效率式的時間管理計畫,感覺就好是將每天塞滿行程且不斷優化執行成果,往往不自覺的會落入目標達成號。

下次再制定更高的目標,鼓勵自己挑戰在同樣的時間行程內塞入更多事情與達成更高的目標的迷思中。

這種無止境追求成長式的時間管理做法,遲早會讓人抵達物理上的限制,至少是自己體能上的極限,或壓垮身體。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近幾年出版的管理時間的作品,不再一味強調優化客觀意義時間與工作行程效率的提升,而是開始建議讀者向內自我觀照,找出自己的人生目標。

據此發展自己的生活系統,像是《時間都到哪裡去了》與《生時間》就是從系統論的角度,協助讀者重新省思人生目標,先搞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標與追求,分清楚各種事情的主次關係,再來分配時間的使用方式。

以我自己為例,當年從職場離開,決定以寫作為自主工作後,首要目標就是靠寫作賺取維持生活開銷的必要收入。

因此,生活行程最優先項目就是把最精華的時間安排給寫作,以及支持寫作的必要活動(如閱讀、寫筆記、逛書店,拜訪出版社等)。


Read More

為何叛逆人才受人尊敬,不守規矩反而讓你快樂?
1 個月 ago

為何叛逆人才受人尊敬,不守規矩反而讓你快樂?

我前幾天去參加《商業思維學院》的導師尾牙,為了讓學員找到跟自己契合度高的導師,所有Mentor都做了「RiTE測驗」,這是我第一次做,感覺還蠻新鮮的。

測驗中有個維度是:「客觀性」,客觀性並不是代表你對世界的客觀程度,就像講師在堂課上提到的:「性格,不等於能力。」就算你本性容易受到情緒影響,你也可以透過後天修煉讓自己沈穩。

那客觀度高代表什麼呢?

答案是:客觀度高,代表你對世界有一個認知框架,現實的掌握程度高,客觀度低,代表你容易想東想西,不受規矩的拘束,容易用直覺做決定。

每個性格,你都可以從正面或負面解讀,而我觀察到最近有一系列的暢銷書,都是從正面的角度來解讀傳統意義上的負面個性。

像是:《亂,但是更好》,談的就是混亂如何讓人有創造力。有上過我們直播的Jill,她寫的暢銷書:《內向是你的超能力》,是一本內向的人在職場上其實如何發揮優勢的書。

今天介紹的這本書:《莫守成規》,副標題是:哈佛教授教你跳出框架,避開慣性陷阱,工作與生活都更出色。顧名思義,本書將讓你明白,為何不守規矩,正在流行。

廣告一下,活動期間只要到生鮮時書粉絲團的活動貼文上,轉貼分享此文,並留言,就有機會抽中這本書,共兩名喔。

好,接下來讓我們用五分鐘的時間,來說明不守規則的好處。

 

穿著隨便的教授,在學生心中的地位更高?

有一個實驗是這樣的,《莫守成規》的作者到米蘭的奢華品牌精品店,針對一大群店員做調查。

她給店員看兩張照片,一張是年約35歲的女子,身穿毛皮大衣和洋裝,另一張也是35歲的女子,但是身穿運動服,然後透過一系列的問題,請店員判斷兩張圖的女子,誰買東西的比例較高。

相信聰明如你也猜到了,精品店的店員根據經驗判斷,強烈認為,穿運動服的女子買東西的機率比較高。

相信這跟一般人的認知,相去甚遠,為什麼會有這個結果呢?


Read More

想在2020突飛猛進?你需要黑馬思維:「不必知道目的地,也能成功」的微動力求職術
2 個月 ago

想在2020突飛猛進?你需要黑馬思維:「不必知道目的地,也能成功」的微動力求職術

誠品書局2019年的關鍵字是「做自己」,觀察這半年來各出版社邀請我掛名推薦的書籍:

「未來最需要的新人才」、「轉職思考法」、「用一張紙設計你的未來」、「不上班賺更多」、「個人品牌」、「職場會傷人」…

這些書都圍繞了一個相同概念,就是「了解自己」。

這代表整個世代對於「自我」有越來越多的渴求,越來越重視自己內心的聲音,急於想找到一條路,解放自己。

 

先談談作者陶德羅斯,他從小就被診斷成是過動兒,也是師長與家長眼中的問題兒童,高中甚至輟學,20歲前就有兩個小孩。

他為了養家所以兼差打工10多份工作,但後來卻成為了哈佛大學人類發展博士。

這本書則是他在哈佛內執行的「黑馬計畫」,訪談了上百位的成功人士,歸納出這些人的成功路徑,都回歸到遵循內心的聲音。

了解自己的力量有多龐大?我每次看黑馬思維都會有發自內心的體悟。

這本書主要分享的是「那些原本不被看好的人,是如何獲得耀眼成就?」、「原本不起眼的人如何橫空出世」。

書中分享四個步驟,包含:

  • (一)知道你的微動力
  • (二)清楚你的選擇
  • (三)了解你的策略
  • (四)忽略你的目的地

這四個點,全部都圍繞在「自我」。

你是一個了解自己的人嗎?面對這個問題,我可以非常確定的說,「我很了解我自己」。

但多次與人分享後,我才發現,有很多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

 

 

即使他們已經工作多年,還是對於探索自己充滿茫然與懷疑,而這些懷疑其實來自於環境給予的影響。

甚至可以說,你真正的想法、熱情與所選擇做的事情和外部環境因素都息息相關。

唯有改變其中一個因素,才有辦法重拾自我。

就以書中提到的策略,來談談我自己的故事吧。

稍微簡介一下,我跟作者一樣大學都是讀私立大學夜間部,後來我考上了國立大學的研究所,就讀期間到韓國留學半年,一直到碩士四年級才畢業。

等於大學應屆畢業的同學晚了三年出社會,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有同學早已當了主管,我卻剛起步。


Read More

錢包除了存錢還能吸錢?富豪告訴你,比賺錢更重要的,是「養」錢
2 個月 ago

錢包除了存錢還能吸錢?富豪告訴你,比賺錢更重要的,是「養」錢

有錢人真的都用長皮夾+零錢包嗎?

假設某一天,逛書店時,在新書平台上躺著一本《為什麼有錢人都用長皮夾?》,

你會覺得「這未免也太荒唐!」然後走掉?還是認為「這本書有點意思」而拿起來讀讀看?

顯然我是後者,我不僅在書店站著看完了,出了續集《為什麼有錢人都用零錢包?》時,我也找來讀了。

不僅如此,我還遵循了書裡的一些「教誨」,真的跑去買了長皮夾,目前所使用的已經是第二個長皮夾。

至於零錢包,原本我是沒有的,但幾年前我送母親的母親節禮物剛好就是零錢包,她說她已經有了用不到,就回送給我,於是我也有了自己的零錢包。

如果您問我,是否有錢人都用長皮夾跟零錢包?

我的答案是NO

書的價值,不只在於紙上文字

就我近身觀察到的一些確實資產殷厚的老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用零錢包跟長皮夾,甚至有些人根本不用皮夾,使用短夾或錢夾,甚至直接把錢對折放在口袋裡的也不少。

那麼,這類型的書,豈不是騙人的嗎?

這個答案,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只是我認為,找書來讀這件事情,有時候就是得抱持一點受騙上當也無妨的心情,親自嘗試看看,才能知道究竟是書裡所說的是瞎扯,還是真的有道理?

從文案的角度來看,書名就是一種吸引人目光的工具,是否書名所說一定百分百為真,才可以當成書名是一回事,就算書名所說的百分百為真,不相信的人還是不相信,不是嗎?

對於這類型的書之所以聳動書名吸引人,我比較樂意從善意的角度解讀,作者與出版社毋寧是為了增加一分幫助到需要幫助者的可能性。

錢包除了「放」錢,更應該「養」錢

回來說這兩本書的內容給我的感受。

大體上來說,書裡談的觀念,正面的居多。像是存錢這件事情,作者認為,不要因為自己的手頭很拮据就不存錢,不要替自己的無法儲蓄找理由。

再窮,每天只存一塊錢也好。因為,我們儲存的其實是幸運,比存多少錢更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我們是否能夠持之以恆的維持「存」這個動作

就算未必是真的,但是我願意選擇相信的也不少。

例如,作者說,錢會吸引錢,而錢喜歡住在舒服的地方,所以,想要吸引錢,得讓錢能夠在錢包裡住的舒服,不想離開,還想呼朋引伴一起來住。

為此,當有錢要放到錢包中時,應該上下左右對齊,按照紙幣面額大小順序排列,且攤平放好。如果可以的話,盡量存放新鈔在錢包裡。

雖然新鈔舊鈔的購買力都一樣,但是,作者說,當人們收到新鈔時就是會比較開心,而我們看到新鈔時也會心情愉悅,這種好心情是很重要的。

《錢包之神》的作者也有類似的觀點,並且後來我再看日劇或日本綜藝節目時發現,的確有不少日本的藝人或名流的錢包,都是按照這些書所說的方法在管理。

例如,不少藝人錢包裡都會直接放著一百萬日幣的新鈔,那是因為新鈔可以養錢包的聚集金錢的能量。 其他還有,錢包不應該塞滿太多與錢無關的東西,像是發票、收據、名片、集點卡與零錢,不該讓錢包 承受過分沉重且與金錢收納無關的東西,甚至反客為主的佔據了原本是錢應該休息的空間。


Read More

堅持己見是社會分裂的主因?若主流是被操縱的假象,「異端」才是改變關鍵
3 個月 ago

堅持己見是社會分裂的主因?若主流是被操縱的假象,「異端」才是改變關鍵

或許你已注意到,近期正在掀起一股全球示威潮。

持續多月的香港反送中算是導火線,接著蘇丹、印尼、伊拉克、西班牙、智利、黎巴嫩、厄瓜多爾都接連爆發大型示威。

西班牙巴塞隆納的示威除了學習香港抗議的手段,更有人直接高呼:「我們要像香港那樣做一次。」

但與其把一切歸於反送中事件,不如說香港只是催化劑,我們的社會早已處於一個緊繃的狀態,香港示威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今極端的社會讓爭鬥一觸即發,但我們的社會氛圍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呢?

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同溫層的厚度。

高端的思想催眠術,操縱你以為是「自己」的想法

台灣兩大黨多年以來培養了一群堅強的支持者,但相信在大家的印象中,藍綠兩黨支持民眾雖持有不同意見,卻依舊有交流、討論的空間,甚至多數選民的觀點並不是非黑即白,而個人的政治立場也並不影響他的交友空間。

然而,從去年開始,台灣的政治氛圍開始有了變化。

藍、綠兩派人馬的對立加劇,兩方開始互相謾罵、人身攻擊,好像跟自己意見不一的人就是沒讀過書沒有知識的笨蛋,拒絕溝通理解、討厭中間立場、堅信自己所信。

不知道你最近是否有看到「說兩黨一樣爛?那你就是在助長XXXX」或是「不想要以後活在XXX的環境下,就投給XXXX」這種類似的宣傳詞?

這代表了在某些人的眼中,不發表意見、中立,甚至是比站在對立還嚴重的事情。

但選擇不投票就是政治冷感嗎?在兩個爛蘋果中選擇一個比較不爛的一個,就比那些兩個都不選的人高尚嗎?

如果真的沒有想選的人,投廢票跟不投票在實質上是一樣的意思,相信多數沒有理想候選人者就會選擇不去投票,以節省時間成本。

那麼,這些鼓吹他們去投票的人,究竟是為了所謂「提升整體社會的政治參與度」,還是想提高自己支持者獲得選票的機率?畢竟不去投票的獲票率是0,而去投的獲票率至少能大於0。

或許提升政治參與度、堅決表示意見的想法本身並沒錯,但被大肆宣傳、渲染,不得不令人開始懷疑,其中有政治操控的可能性。

此外,政治學者艾薩克也把政治權力分成五種型態:強制、功利、操縱、合法、個人。其中操縱性就代表了政治會透過心理學上的技巧對人民做思想的控制,像是教科書也是一種例子。

有趣的是,這些呼籲硬要投票的選民,還不知道自己是被選舉操縱的一份子。別不相信!既然廣告可以操縱人心,政治沒道理做不到。

世界觀是天生,社會的兩極化卻是人為

《極端政治的誕生》這本書提及當今社會之所以呈現極端化的趨勢,除了因為個人世界觀的不同,還有選舉操縱、團體認同、同溫層厚等因素。

書中提到,生物政治學的新研究發現認為人的世界觀其實是天生的。一個人本身對危機的敏感程度會造成他世界觀的偏頗,也就是說,你的「杏仁核」可能決定了你的世界觀。

對於危機較敏感的人,比較偏向「固定」的世界觀,較為保守、不願改變,當環境劇烈變化時所受到的衝擊較小,因為其心理已對危機有一定程度的想像。

而對於危機較不敏感的人,會有偏「流動」的世界觀,對事物的看法較為開放,願意接受新的事物,但對於危機發生時情緒會較激昂,因為對其並沒有設想、也沒有預防。

然而世界觀的相左並不會早成政治的極端化,畢竟竟然是天生的,不同的世界觀就是一直存在的問題。

之所以會有如今的局勢,還有團體認同的因素。

當世界觀與團體歸屬感結,從個人想法演變成團體戰,即便是原本沒有想法的人也會因為歸屬感而想表達立場,就像兄弟之間的義氣、與他人想法契合的心有靈犀,一切不同意見在上升到團體階層後,就變成了紛爭。

此外,團體的魔力在於它一旦讓支持者相信了,就能保有他的忠誠度。一個領導者的存在、一個群體的團結力,都讓鬆散的個體更加集中。而不同陣營的各自集中,就造成了社會的分化


Read More

《素食者》:一場名為「社會 v.s. 個人」的競賽,你找到成功秘訣了嗎?
4 個月 ago

《素食者》:一場名為「社會 v.s. 個人」的競賽,你找到成功秘訣了嗎?

近來,美國心理驚悚片《小丑》在台上映獲眾多迴響,引發不少知名景點拍照熱潮,或者人們終於開始注社會的種種現象,包含社會制度或精神疾病汙名。

在《小丑》的故事裡,綽號「happy」的主角亞瑟聽從母親從小的教誨,努力成為一名活潑開朗,給人帶來歡樂的小丑;但實際上他的內心飽受煎熬,從沒有真正開心過。

撇開《小丑》這部電影,不管在美國、台灣,或者全世界,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在隱藏自己。

穿上體面的衣服、露出微笑、假裝愉快、做不喜歡的事,只為了符合社會打造出的小框框。

假如你不打算照著規範走,會不會走向悲慘的人生呢?

 

 

《素食者》:替人量身打造的不合身衣服

若要探討這個問題,或許可以看看韓國作家韓江(한강)的小說《素食者》(채식주의자)。

到底要成為社會定義的正常人,還是要追求自我實現,成為被大家唾棄的異類?

小說《素食者》或許很難告訴你標準答案,但卻描繪了「成為自己」的困難之處。

除了困難,「成為自己」還有可能惹禍上身。

 

 

《素食者》的故事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講述英惠的故事。

原本只是普通家庭主婦的英惠,在「做夢」的影響下決心不再吃肉,成為徹底的素食主義者。

明明沒有影響到其他人,卻被父親、母親、丈夫等人用奇怪眼光看待。

這些人認為英惠的舉動讓她「變得不健康」,於是用各種方法強迫她吃肉,卻沒有想過「她為什麼不吃肉」,或者說,他們沒有了解的意願。

如果願意的話,我們都有機會進入英惠的內心,但可惜的是,所有人都忘了英惠擁有自己的意志和想法,一味地認定「啊,英惠病了」,想著要把她治好。

最後呢?英惠發生什麼事?

她在一連串如滾雪球般的事件中變得精神異常,和丈夫離婚,然後住進了醫院。

 

 

接著,讓我們看看第二章。

這是英惠姊夫的故事。他是一位不太得志的藝術家,從某一天開始變得沒有靈感,不管怎麼樣都抓不到所謂「靈光」的東西。

但有一天,他聽說小姨子不吃肉的事情,於是有天和老婆(英惠的姊姊)一起去看英惠,對她留下了第一印象。

接著有天,他聽到老婆談論英惠的事情,老婆說英惠的屁股上有一個藍色的胎記。


Read More

新世代文壇私心十強!十位《讀曆書店2020》一句入魂的台灣新作家
5 個月 ago

新世代文壇私心十強!十位《讀曆書店2020》一句入魂的台灣新作家

你最近認識的台灣新作家是哪一位呢?

《讀曆書店2020》是一款由生鮮時書團隊推出,以推廣台灣作家為理念,的創意日曆,每當你撕下日曆,就能透過一句精選金句,認識一位台灣作家和一本書。

今年《讀曆書店2020》的主題是,推廣「台灣新人作家」,我們收錄上百位新人作家,褪去時代的包袱,為大家帶來嶄新的文壇風貌。

無論你是等著收到商品,還是正在猶豫要不要下單,或許你可以看看這篇文章,跟著我一起搶先看,節選《讀曆書店2020》最值得期待的10位台灣新作家(文學類)!

 

  • 謝子凡

後起新秀謝子凡,做了十多年廣告業後,決心轉職,現在專職寫作。

她擅長觀察生活大小事,由於出身廣告業,因此總是能觀察到每件事情最小的細節。因此她總是用敏銳的眼睛看見,再用細膩的文字寫下。

從2015年起,她在許多大型文學獎留下足跡,寫下一篇篇雋永溫柔的散文。

這些作品經過累積,終於在去年集結出版,這就是九歌出版的《我和我追逐的垃圾車》。

 

 

今年,讀曆書店不只收錄謝子凡的著作,更邀請她主講時書與蔦屋書店合作的新活動「閱讀私室」。

如果你也對謝子凡感到著迷,絕對不能錯過今年的讀曆書店。

 

 

  • 羅士庭

1987年生,來自花蓮的羅士庭,畢業於東華大學華文所創作組。

他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惡俗小說》一出版就好評不斷,更讓作家吳明益驚豔寫下推薦語:「如此這本小說已顯露羅士庭作為一個年輕小說家的數種可能性。」


Read More

《人蟲》:傳說中的富人玩具、思想控制競賽,極權社會下虛實界線在哪裡?
6 個月 ago

《人蟲》:傳說中的富人玩具、思想控制競賽,極權社會下虛實界線在哪裡?

什麼是人蟲?

人蟲,是先富起來的人玩的遊戲──買來的嬰兒將其困在封閉的空間,以自己對文化的興趣,對其進行單一的特殊教育,待其有獨立生存能力之後在將其帶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中丟掉。

而後在觀察其在社會中的生存、自救能力,以比較自己認同的文化對社會制度的適應程度,並由此判斷這種文化在此制度下的好壞。

 

汪建輝的《人蟲》是一部虛與實、幻與真、過去與未來不斷交錯的小說,飄忽不定的時間線、一個個看似熟悉的陌生角色,藉由一個故事,多個角色觀點,觀察在專制社會下每個人的生活。

隨著越深入閱讀,離故事的核心越近,越對這個生病的專制社會感到恐懼。

被當作人蟲養大的女主角「芳鄰」,於她而言,世界的邊緣是豪宅的大門,她的大海是游泳池,她的海攤是沙坑。在被丟棄在戶外後,她才慢慢猜測到自己經歷過什麼。

為了理想,她逃跑過;為了自由,她掙扎過;為了生活,她墮落過,然而最終就如同她那瘸了腿的瘋子老公,逃不過命運的追殺。

她從豪宅裡人工打造的虛幻世界走入現實,她才發現過往的一切,都只是巨大的囚牢。

人蟲類似人寵,兩者區別是,飼養人蟲不帶絲毫感情,目的只是為了觀察將其丟棄之後的命運軌跡。

如果有天你也發現,現實是一個巨大的囚牢,你有勇氣逃離嗎?

在中國,人們沒有出版、言論自由,於是有很多不能說不能寫的,沒人敢碰,很多真實,都被忽略。

像是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反送中,你會發現大部分中國人與多數外界人的觀點是衝突的,其實不是他們愚忠,而是他們不知道。就像幼稚園殺手唱的:「中國的說法,中國有中國的說法。」。

他們不知道正確的訊息,因為他們收到的資訊不一定是真的;他們覺得反抗是胡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擁有的自由,其實只是放在展示櫃中精美的糖果,看的到吃不到;你覺得他們什麼都不懂還是一直大放厥詞,因為他們真正懂的人都不能發聲。

自由到底是什麼,或許擁有的你早就視其如空氣般自然而不以為意,然而沒有自由,就如同空氣一點點的被抽去,慢慢的失去思考能力,慢慢的被現實侵蝕,慢慢的服從命令。

這本《人蟲》有著不斷轉換的時空,其實不易閱讀,但在困惑與不解中,這本書就像一個巨大的謎團,引誘你讀到最後,像智力大考驗一樣,把所有碎片都連接成一個完整的現實。

最後你會發現,不只在專制社會,自稱民主國家的我們,也常發生一樣的現象。

或許你會情不自禁的想問:「我也是人蟲嗎?」

 

〈那個人〉:文化道德的桎梏,天涯海角追捕他的逃犯

其中一個短篇故事的開端,是由一份手稿開始的,那是一份村子首富在富起來前寫的文學作品。

〈那個人〉描述女孩為了躲避虛偽的社會而逃到海邊,在與一名男孩相遇後,以「母子」的關係互相扶持生活下去。從文明社會逃出的女孩避開了制度的綑綁、人性的邪惡,卻躲不開腦海裡被「文化」刻下的道德觀念。

在與代表「自然」的男孩平安共度十多年後,卻因為男孩的成長成人而自然產生的「慾望」、女孩腦中「倫理道德」的束縛,最終不得不離開這個她心中的「理想國」。

在海岸邊成長的男孩,過著日復一日單調的日子,穿著簡樸的衣服,沒有外界的物質誘惑,也享受不到這花花世界的五光十色。然而他是開心的,他乾淨爽朗的微笑,他用汗水換來的生活,他對外界的無知,都造就了他對目前生活的滿意。

這就好似我們看到一些在專制社會下成長的人們,多虧網路的發達,我們常在社群網站中看見與我們不同群體的人們在發聲,有些言詞句句在理,有些字句荒誕不經,但他們卻對自己的立場堅信不移。

你幸福,是因為不知什麼是幸福。


Read More

如何突破同溫層建立人脈?透過信任,讓關係跨越物理到心理的距離
6 個月 ago

如何突破同溫層建立人脈?透過信任,讓關係跨越物理到心理的距離

 

這半年深深感受到「社群」與「人脈」的重要性,一個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平台、空間,一個則是與之連結的資源。

有人會認為要認識其他人,怎麼會需要方法?真心以待人脈自然就會來,的確真心以待是一項準則,但是人脈不見得自然會來,如果你的生活圈很類似,那其實是看似開放實屬封閉的狀況。

在《突破同溫層的社群人脈學》當中,拋出了「柯尼斯堡七橋問題」來支撐人脈建構,

小島與河的兩岸有七條橋連接。在所有橋都只能走一遍的前提下,如何才能把這個地方所有的橋都走遍?

後來證明,沒有辦法用一條路線走完七座橋。

因為,當有個節點是通過的路線是奇數的的話,一定會有另外一個節點也是奇數點,因此在圖形中奇數點是無法單獨存在的。

這個理論雖然是數學論證的題目,但是我認為作者想表達的是,當社群無法由自己(個人)作為核心出發,繞成一個圈,形成循環,那人脈會成為不同的節點,因此難以成為持續擴大的社群。

書中也拋出「結構洞」理論,強調人際網路中存在的結構洞可以為處於該位置的組織和個人帶來訊息和其他資源上的優勢。

這個論點是出自1992年博特在《結構洞:競爭的社會結構》一書中提出了「結構洞」理論(Structural Holes),研究人際網路的結構形態,分析怎樣的網路結構能夠帶給網路行動主體更多的利益或回報。

所謂「結構洞」就是指社會網路中的空隙,即社會網路中某個或某些個體和有些個體發生直接聯繫。

但與其他個體就會斷掉聯繫,即無直接關係或關係間斷,從網路整體看好像網路結構中出現了洞穴。

如果想要將「填補缺洞」則透過社群網絡,認識越來越多想法接近的人,就可以將洞縮小。

比較實際的例子是,在我個人經驗上,會有許多陌生人加臉書好友,或者我主動加他人好友。

過去我認為這是一件不太合理的事情,因為這些人沒有必要關心自己的生活,但年紀越長、工作歷程久,才逐漸發現許多人很少在社群上分享私生活,反而是多是展演自己的專業與學習。

當我轉念以後、開放心態開始接受這樣的模式,將心裡話轉換到其他私密社群上。

臉書則多是自己產出的作品或者想法,對於好友篩選也沒有這麼防備,反而有超過10個共同好友,就會不考慮的同意,或者加入完也會私訊對方自我介紹,期待未來某一天有可能激出的火花。

花半年時間觀察下來,我與一位互聯網的好朋友,從原本共同朋友3位,到現在有60位以上,共同話題也越來越多。

看到這裡應該會想說,這本書太理論了吧,這樣我怎麼可能學得會,其實我翻開前幾章閱讀也有這樣的感覺,後來才體會到,原來我正走在實踐理論的過程中。

我過去的個性是比較不交新朋友的,第一因為覺得麻煩,還要維持關係,第二是因為總懷疑陌生人想認識自己的目的性到底正不正當。

這樣的封閉想法,也讓我過去的交友圈、人脈,停留在媒體圈或者同學,這些朋友很有共同話題,也可以知道自己彼此生活或工作的困難點和狀況,可以紓壓與給予互相建議。

當然大家會有個刻板印象是「記者不就是到處認識人,怎麼會人脈圈很小?」,的確我們的通訊錄裡面有各式各樣政商圈的電話,但其實大部分的人都只會停留在工作上的資源。

當你要說出「我是XXX的記者,有事想請教你」對方才會把你當作一回事。

這,並不是人脈,至少不是我個人的人脈。

其實長達2到3年下來,我一直覺得自己處於停滯期,對於不是同個生活圈的人,被問到職業,基本上也會有點避諱承認「我是記者」。

舉例來說,辦銀行卡要填寫個資,寫到職業我通常只會寫「媒體業」,但是對方通常都會追問:「是媒體業的什麼工作啊?」


Read More

你的孩子還是你的孩子嗎?從《上流兒童》看崩壞的親子關係
8 個月 ago

你的孩子還是你的孩子嗎?從《上流兒童》看崩壞的親子關係

「媽,不要再這樣情緒勒索了,我也愛妳,但是我不一定聽妳的話。」──第30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Leo王

從金曲30最佳男歌手Leo王的得獎感言,到先前火紅的電視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們不難發現,近幾年,親子議題重新被關注。

甚至,當社會試圖重新界定親與子的關係時,有不少討論方向都趨近於鼓勵孩童發展自我,拋棄「父母命不可違」的傳統價值觀。

這麼說或許過於抽象,那麼,讓我們以文學書舉例。

以吳曉樂來說,二零一四年,她出版第一部散文集《你的孩子部是你的孩子》。四年後,吳曉樂在二零一八年出版第二部作品《上流兒童》,這是本以第三人稱寫成的小說。端看這兩本著作,不論虛構或非虛構,均是吳曉樂以自身補教經驗加以轉化寫成,探討家庭中箝制孩童成長的無形之手。

而那雙看不見的手,正是我們的父母。

本文暫不討論《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以及後續改編劇的效應。把注意力集中在小說《上流兒童》。雖說《上流兒童》在情節上不免有些誇大,同時又屬虛構;不過,也正因為虛構,才能藉「真實世界不存在」的事件,影射「真實世界存在」的種種事件。

「下游」媽媽的「上流」小孩

簡單來說,《上流兒童》的主角陳勻嫻,自小家境普通,長大逐漸欣羨上流社會的豪奢生活,於是,在與丈夫楊定國結婚產子後,將所有「對上流社會的渴望」加諸於兒子楊培宸身上。

明明自身負擔不起,卻硬讓孩子上了貴族小學;明明沒有錢,卻因渴望晉升名流,將錢花在非必要處。這些故事中的誇張行徑,先別評斷對錯,倒是可以想一想,處在真實社會的我們,是否也有類似的症狀?

接著,回到孩子本身,《上流兒童》所說的那位「上流」兒童,正是陳勻嫻的兒子楊培宸。他就讀昂貴私立小學,生日時開豪華party,還要在母親的逼使下認真念書、準備補習。

「你千萬要保持住這個名次,不要枉費媽媽對你的栽培。」──《上流兒童》

可以了解的是,楊培宸當然不喜歡這一切;但,特別的是,楊培宸在故事中的年紀尚小,未有足夠抵抗的反擊能力。楊培宸做的被動反擊,幾乎都是被壓迫後的言語抱怨,大多時候並不嚴重。

不過,隨故事進行,仍可見母子關係的緊繃狀態,終於達到臨界的瞬間,宛如巨大的泡泡「啵」一聲地破碎。想當然,最後,什麼也不剩。

不得不說,《上流兒童》作為一部小說,以美學標準來看,意圖強烈,易中斷讀者涉入感;但若反過來,從功能性來看,本書確實起了作用。

當然,一味怪罪父母是無用的。最大的問題不是父母本身,而是社會塑造的價值觀。

我們必須重新反思,究竟是什麼導致上述提及的「父母命不可違」?而今,鬆動「父母命不可違」的又是什麼?

被綑綁的道德

這讓我想到,二零零六年,周杰倫的專輯《依然范特西》,裡面收錄了一首當時非常紅的歌曲〈聽媽媽的話〉。

在當時,幾乎沒有人會質疑,這些歌詞有什麼「怪」的地方。比如副歌不斷重複的:「聽媽媽的話/別讓她受傷/想快快長大/才能保護她」。

〈聽媽媽的話〉將社會對母親的刻板印象放大,像是「媽媽的辛苦不讓你看見/溫暖的食譜在她心裡面」,先是預設媽媽是「辛苦的」,接著,因為媽媽很「辛苦」,所以長大後的我必須「保護她」。

這很明顯遺忘了某些「不辛苦」的失能母親,也未考慮母親到底「需不需要被保護」的多元面貌,且將母親概括為同一種形象。

本文的並非指責〈聽媽媽的話〉,而是要指出,這些問題通通顯示著過去,那些綑綁我們的傳統價值觀。

不是單一誰的問題,而是社會在千萬年不斷藉由傳遞想法,形成共識,創造出今日的某些道德觀。我們從不少常見經文找出例子,譬如現代小孩常念的《弟子規》:

「父母呼 應勿緩 父母命 行勿懶」──《弟子規‧入則孝》


Read More

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