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心理學

解夢不求人,4個步驟全面剖析你不敢面對的自己
1 週 ago

解夢不求人,4個步驟全面剖析你不敢面對的自己

 

你還記得昨天晚上做了什麼夢嗎?

很多人說夢境只是一團混亂想法的集散地;也有人說夢境反映著現實生活中的逃避。

夢,它到底想和我們說什麼?

自從《全面啟動》(Inception)向我們揭示夢境世界後,「夢」就成了熱烈討論的話題。

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從榮格心理學看待夢境的角度出發,還真有幾分貼切。

根據榮格心理學的說法:夢是自然的、具調節性的心靈歷程,類似身體上的互補機制。

每個人多少都做過從懸崖上跌落、高空墜落的夢,書上也簡單地告訴我們,反映的是你日常的壓力。

但隨著夢境的劇情完整、細節繁複的時候,又該怎麼看待充滿寓意象徵的夢境呢?

夢境雖然稍縱即逝,但夢境確實可以作為良藥解方,提供線索好讓我們面對內心恐懼。

透過夢境,我們有機會開啟心靈深處,探尋未知的自己。

在此之前除了需要先瞭解夢,我也會運用《療癒夢工廠》(Healing the Nightmare, Freeing the Soul)裡提到的小技巧,教你學會如何解「自己的夢」。

 

我們為什麼做夢?

與其說是談夢,不如讓我們聚焦談「惡夢」。相信很多人都有做過「惡夢」的經驗,直觀上我們也會認為是不好的經驗。

事實上,惡夢反映出現實你所不敢面對的自己。

惡夢除了清楚顯示情緒與精神的痛苦,還蘊藏著治療的種籽。

榮格心理學將人格結構分為意識、潛意識(無意識)以及集體潛意識,就像冰山理論所示,我們能接觸的意識範圍僅有10%,剩下的90%都是潛意識。

而夢境就像是在協助你從潛意識提取資料進入意識的一種演繹方法。

身體機制為了保護我們,會將我們不想面對、有過創傷、極力逃避的部分收納進潛意識。但收進抽屜的,不代表不存在。

為了不用激進的方式讓我們去面對,夢境會將討厭的人事物轉換成不同的象徵符號,將劇情打散,重新安排成另一齣劇。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睡醒後總摸不著頭緒,夢境與現實到底有何關聯的原因。

《療癒夢工廠》中就提到:「在某種層次上,惡夢的確真實反映你某部分的生活——也許是一種隱喻。」


Read More

比科技冷漠,你根本不是我對手:是時候用聆聽創造積極的雙向互動
3 週 ago

比科技冷漠,你根本不是我對手:是時候用聆聽創造積極的雙向互動

 

我們時常認為自己有在「聆聽」對方說話,但實際上「聽」與「聆聽」是不同的兩件事。

人類天生下來就懂得「聽」(hearing),但「聆聽」(listening)卻是需要後天學習練成的。

你可能不曾想過「聆聽」是一件重要的事,大概也想問,「聆聽」稱得上是一門技巧或學問嗎?

實際上,在科技奪走我們注意力的時代,「聆聽」反倒成了一門很珍貴、稀有的人際技巧。

追求效率的日常生活,讓我們也在與人相處的過程中,尋求高效的溝通。

卻忘記人與人之間是需要透過面對面的對話來進行交流。

人類天生就有想要與他人腦袋同步和產生連結的渴望。

不管是在結交朋友、尋找伴侶,甚至是表達意見和談戀愛,我們都在「等待對接連線的一刻」。

身為《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作者凱特・墨菲(Kate Murphy)花了兩年的時間,一邊採訪,一邊鑽研聆聽相關的學術研究,寫下了《你都沒在聽》(You’re Not Listening: What You’re Missing and Why it Matters)。

將這個主題放大來看,社會集體的傾聽或缺乏傾聽,也對政治、社會和文化影響深遠。

凱特・墨菲想藉由這本書為大家釐清,傾聽過程涉及的生物力學與神經生物學,以及心理和情緒對我們的影響。

 

我們寂寞寂寞就好?

缺乏傾聽的世代,寂寞開始在我們的生活中蔓延。寂寞創造疏離感,疏離感造就了集體憂鬱。

專家稱寂寞為公共衛生危機,孤立感與疏離感會增加早夭的風險,也會讓肥胖和酗酒的人口增加。

甚至比一天抽十四根菸的負面影響還大。

世界衛生組織指出,近四十五年來,全球自殺率增加60%。

在日本,Family …
Read More

【Zen大專欄】為什麼我們害怕不一樣?:不可不知的社會群體動力學
1 個月 ago

【Zen大專欄】為什麼我們害怕不一樣?:不可不知的社會群體動力學

 

前一陣子,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影片,影片中有位重機騎士,當他將機車駛入一群正在等紅燈的電動車群後不久,卻突然把自己的車熄火,還貌似抱歉地向四周的電動車騎士點頭致意。

重機騎士並沒有違規,為什麼卻將自己的車子熄火?

因為旁邊其他車輛全都是電動車,停等紅燈時,安靜無聲,僅只有他的重機引擎轟隆作響,顯得十分突兀而與眾不同。

駛入電動車鎮的引擎車騎士,不想讓自己顯得與眾不同,於是熄火。

即便他完全沒有錯,只因為不想跟大家不一樣,感受到空氣中的群體一致性,於是試圖讓自己能夠跟上其他人已融入那個的群體(即便只是等一個紅燈的時間)所保持無聲狀態,因而熄火。

別說你才不會跟影片中的騎士一樣,現實生活中,我們往往不自覺地出現大量的從眾行為。

當年我在公司上班時,每天都帶便當的同事,有時候會因為其他人都要一起去吃飯而放棄便當,跟大家一起出去吃!

不想掉隊或顯得不合群而改變自己原本的行為,配合群體中的多數,其實也是從眾。

不少廣告或企業,就是利用人的渴望群體認同的從眾性心裡,讓其所欲推廣的觀念或產品出現流行風潮,引發跟隨。

 

無形的社會規範與從眾秩序

人是群居的《社會性動物》,人的體能並沒有比其他物種強卻能活下來,靠的就是結成群體、互相幫助,一起合作,不掉隊,才能在地球上存活下來。

長年的互助合作與群體生活,讓人不自覺地尊崇群體為大,將群體的一致性視為必須遵守的法則,人就是會在意且配合其他人的言行舉止,因為渴望融入群體、渴望被群體認同!

比起遵守法規、道德是非,人們總是更看重當下的群體所發出的訊號,以此為準則(即便日後我們跟這個群體不會再有關係)。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青少年會出現偏差行為,許多父母會覺得都是其他人帶壞自己小孩的原因!

當一群人決定做某件事情,同儕間會出現某種規範秩序,無形中浮現一股巨大的社會壓力,不想承受同儕壓力、不想被視為不合群或排除在外的人,除了配合並遵守群體決策,別無他法。

銀行會被擠兌、股價會被推升到不合理的高點;因為細故卻出現聚眾圍毆,莫名地出現某種流行現象,背後都有從眾的因子在推動。

 

整合正面經驗與幸福感的群聚效應

人們群聚在一起,並不總是失控或造成暴動。

雖然學者一開始是從群眾暴動開始研究群眾行為,那是因為群眾發起的暴動,破壞性較強,讓人產生群體暴動是非常不好的直覺感受,《烏合之眾》問世後,讓人們錯以為群聚或從眾的負面效應多於正面。

《失控的群體思維》一書的作者引述較新的群體心理學研究發現,多數時候,人們群眾時,更多的是團結一致與利他行為,常常會在群體中展現互助合作的團結態度。

為什麼五月天每年舉辦演唱會,卻仍能場場爆滿?

為什麼大型宗教集會的效果好像比小場子來得好?

為什麼在電影院跟一群人一起看電影,比一個人在家上網看的感受強烈?

滿座的電影好像比稀稀落落的電影好看?

為什麼很多人排隊的餐廳,會讓更多人願意排隊等候,即便隔壁餐廳都沒人,馬上就能夠吃?


Read More

「以愛為名」的不安全感,錯了嗎?:正視脆弱,讓關係不再只有疼痛
2 個月 ago

「以愛為名」的不安全感,錯了嗎?:正視脆弱,讓關係不再只有疼痛

「如果,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傷口,碰一下,你可能只有微微的感覺,不會覺得痛,也不會有很大的反應;但是,如果你身體的某些部分已經受傷,一直都沒有癒合,只要別人輕輕碰一下、撞一下,你可能就會痛徹心扉,甚至可能會因而對別人生氣,覺得都是別人造成、讓自己這麼痛。」

出版《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而聲名大噪的周慕姿心理諮商師,在此書席捲全台後,發現讀者對「情緒勒索」的理解,反而造成兩派聲浪。有些人認為這本書在「挑起社會對立」;有些則是覺得「擺脫情緒勒索」就是要讓「關係決裂」。

而《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就是要帶大家理解「情緒勒索」背後的根源,提起勇氣面對不安全感,才有機會療癒自身。

 

不安與焦慮的共振效應

「由不安伴隨而來的焦慮,使我們做出了不理智的行為。」

多數時候我們也曾經有這樣的經驗,因為不安而帶來的焦慮感,使我們做出一些強迫行為,逼得我們想掌控所有不確定因子,讓那份不安與焦慮減緩,我們才可以回到假性安全的軌道上,催眠自己這世界在自己的掌握下,已不具威脅性,暫且可以安心地前行。

可偏偏世道沒那麼容易放過我們,不論是職場同事、好友閨蜜、親人家屬,都是我們不可控制的個體,那份無法掌握一切的不安與焦慮,隨時都在挑動我們的神經,企圖瓦解我們努力維持內在的世界平衡。

本書用偌大的篇幅,來和讀者探討這份「不安全感」所造成的影響,當我們將不安全感投射在他人身上時,得到的情境反饋,會讓我們變成連自己都不認識的樣子,而這就是邁向「情緒勒索」,同時也讓關係互動落入遍體鱗傷的第一步。

我也曾經在關係中,像隻困獸緊抓著受傷的情緒不放,而傷害重要的人。

當他人無心觸碰到往日傷痕,那股來自深處的不安全感,傾刻會使你退縮回自己內在世界,關起門來,試圖與全世界為敵。

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早蛇。過往埋下的創傷經驗,在物換星移的日子裡,即便人事時地物條件各不相同,那份痛感仍可以輕易被他人挑起,像顆埋藏在深處的不定時炸彈,隨時等著被引爆。炸傷別人也苦了自己。

 

 

關於愛情,我們這樣修復

「愛情的美好不在於你好我好,而是在於接納彼此的不好。」

你也曾經遇到以下困境嗎?總覺得另一半什麼都不說,等到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之時,才明白原來另一半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或是,明明感情非常穩定,但內心總有深深的不安全感,覺得這麼幸福美好是對的嗎?自己真的是值得被好好對待的嗎?

關於愛情,我們談論的從不是愛情帶來的正向益助。我們銘記在心的皆是痛徹心扉、寂寞痛苦的情緒記憶。將記憶化作了經驗,經驗路上設置了警鈴,一但有人誤踩禁區,我們便警鈴大響,一次次地跌入不安所營造的谷底。

根據心理學家約翰・鮑比(John Bowlby)提出的「依附理論」,在成人之愛中,可以略分為以下三種:

一、安全型:認為自己是安全的,有愛人的能力,也覺得自己值得被愛。

二、焦慮型:在關係中需要確認彼此的感受與關係。

三、迴避型:較相信自己過往的經驗,不習慣求助與表達脆弱,對他人較不信任。

關係皆是在這三種型態下的配對組合,不同類型的人有相互對應的療癒方法。

焦慮依附者的安全感練習:

用心理學溝通法突破職場人際困境--專訪諮商心理師Ashley陳雪如
3 個月 ago

用心理學溝通法突破職場人際困境--專訪諮商心理師Ashley陳雪如

人的一天中有二十四個小時,其中有八到九個小時(甚至是更久),都是在工作中度過的。而這段漫長的工作時間中,又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與人進行互動、溝通。

等於我們一整天的生活中,有大半的時間都在處理職場上的人際往來、工作討論。

職場關係十分重要,畢竟人人都需要飯碗,但飯碗都不好捧,一個不小心就會得罪業界的誰,或是讓同事對你心有芥蒂,接著摩擦越來越大,輕則私下碎嘴,重則人言可畏,除此之外還可能丟掉各種升遷機會或福利。

因此可以說,只要懂得處理職場人際關係,你就能舒心地度過大多數的時間。

但職場問題豈是易事?若是三兩下就能輕鬆解決,又哪來一堆陷害、利用、排擠等各種事情呢?

善於洞察人心、溝通的諮商心理師--陳雪如,學員們叫她 Ashley,就對此相當有心得,並於時報出版著作《你的溝通必須更有心機》,榮獲博客來心理勵志暢銷書,將大家都會遇到的各種大小難題,結合她的心理學專業,研究出一套獨門的溝通戰略。

真正的溝通,遠在開始之前,就已經開始

坊間已經有許多教導溝通與職場同儕交流的課程,有些是依靠自己多年閱人無數的經驗去歸納一套交際法則;有些人則是用自己領域中常見的例子去教授學員怎麼應對。

身為諮商心理師的 Ashley,跟其他講師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她是運用心理學,去教你怎麼面對各種人,就算不是身在職場中,也受用無窮。

「溝通」這件事,背後是種種心理學與人類行為學的脈絡,要在溝通這件事情上無往不利,首先當事者不能只用感性的直覺去表達,真誠說好聽一點,是很坦率,說難聽點,是沒站在對方立場,考量對方聽到的感受,我們自以為真誠,對方卻認為自私。

溝通,尤其職場上的溝通,要理性地去思考一舉一動背後的意義,包含表現情緒這件事,都能在謹慎考量過,在對的時機場合刻意展現,而非一直壓抑,希望大家學會「正視情緒並善用情緒,而不是被情緒所挾持」Ashley說。。

「其實我是理組的。」Ashley 笑笑,面對我的訝異她毫不意外,說道:「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大學是唸心理系,而不是諮商輔導學系。心理系是理組的,因為除了諮商輔導的理論,我們還要多學大腦神經科學,研究大腦對心理的影響,做實驗、用統計分析實驗數據等等。」

因為這樣的背景,也讓 Ashley 在授課的時候,非常強調理論根據、將十多年的心理學知識與實務經驗,整合成一套系統化的步驟方法,讓學員容易吸收理解,更強調可以實際應用在生活中,而不是學了卻不知道怎麼應用。

在職場上,我們可能對行銷、會計、法律、設計、攝影、烹飪等等的專業,都可以很客觀地去判斷對方是否做得好。畢竟專業能力的好壞很明顯,只要有努力,基本上都會有變化。

但「溝通」這種無形的能力,就不容易被看見了。

我們頂多會用「人緣真好」、「很會說話」、「很圓融」去形容一個人在人際關係上的成功,但真要在職場上做得人見人愛,背後可是要花不少功夫。

在工作場合上,大家都是來謀生的,因此只要跟個人的利益產生衝突,就容易演變成各式各樣的人際問題。

若是和一、兩位同儕之間有這樣的問題,那或許還算好解決,最怕的是遇到一對多的狀況。

當你隻身一人,面對許多和你意見相左的人,導致你在開會過程中不順利,處處被刁難,這樣的狀況該如何是好呢?

Ashley 說,會議溝通並不是從會上開始的,真正的會議溝通,早在會議開始前就開始了。

如果當你的意見不被重視,那就在會議外的地方找尋你的援軍,譬如在會議開始前,可以找一些同事當樁腳,先讓他們認同的你想法,他們就會在會議上挺你。

但找誰當樁腳,這也是一門學問。最好是找跟你利益一致的人、有決策權的人。

不要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直接硬碰硬,在一對多的狀況下,最好先各個擊破


Read More

職場是一個大型的心理遊戲,你在裡面中計了嗎?
4 個月 ago

職場是一個大型的心理遊戲,你在裡面中計了嗎?

作者:陳雪如 Ashley

◎ 本篇文經作者授權轉載,更多內文請見Ashley心理科學苑

最近,有學員問我,如果自己的長官遇到事情就把黑鍋推給你、要你扛,或是同事背叛過你,但自己仍然待在這樣的環境中,每天過得很不開心,但又不得不待下去,該怎麼讓自己好過一點?

事實上,在職場中存在著「受害者」、「拯救者」、「迫害者」,在心理學中稱作「卡普曼戲劇三角」。在這樣的心理遊戲中,當你陷入了其中一個角色,就會很難跳脫循環。

 

一、職場中的「受害者」:這位子其實是你自己選的

每天怨天尤人的過下去,其實是「自己選擇」待在一個受害者的位置。為什麼你不願意離開一個你不喜歡的職場工作環境?可能因為薪水不錯、可能因為工作內容是自己想要的、可能因為未來有發展性、也可能期待害你的長官同事會比你早離職,在比看誰撐得久。

如果選擇了要待下去,那就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繼續待在一個「受害者」的位置,不但不會讓自己比較好過,還會對這心理遊戲上癮,無法脫離。

例如當你認為自己是受害者,自然對長官同事有心防,認為他們是「迫害者」,於是,你冷漠疏離他們、處處跟他們作對,這樣的互動方式,就算原本中立的同事,也因為「畢馬龍效應」產生心想事成的力量,將中立的同事推上「迫害者」的位置。

發現打破盲腸的部分了嗎?不是因為別人迫害了你,你才成為受害者。而是因為你對同事人設了一個「迫害者」的形象,才順利讓自己待在一個「受害者」的位置。

如何跳脫出職場「受害者」的角色?

要改變的唯一方式,就是先幫助自己跳脫「受害者」的位置。如果你很執著自己是個受害者,表示你心理受的傷還很大,可是,要對方看到你的傷口、跟你道歉,是不太實際的。對方已經造成你的傷害,不需要揪住傷口不放,讓對方傷害你更多、影響到你跟職場其他人的關係。

可恨的他人,並不會哪天就變得善良。只有自己能對自己溫柔。

如果你還是沉溺於受害的情緒當中,沒關係的,你可以正視自己的受傷,思考「要怎麼幫自己」才會讓自己感覺比較好過?只有開始為自己行動,才能帶來改變。例如,不再將焦點放在這位陷害你的人身上,而是去跟你認為比較信任的對象相處、建立關係,獲得自己的小團體,這些小團體會幫你發揮影響力,抵抗對方的黑函攻擊,壯大自己勢力。

花時間在你可以經營的對象,而非將精力投注在對你有成見的對象。

二、職場中的「迫害者」:形成不健康的職場文化

課程中有學員提到,有些公司喜歡用「衝突管理」的方式管理員工,這是一個好的管理方法嗎?雖然有人說,衝突也是溝通的一種,但衝突不見得是為了要好好溝通。

有些長官會刻意引發下屬間的衝突,讓大家彼此互相競爭,互相打彼此的小報告,為得是讓自己好管理,破壞下屬之間的信任與凝聚力,下屬才不會團結起來對抗長官。

待在這樣的組織中,其實學到的是扭曲的做人處事方法,一個會領導的上司,應該是建立團隊間的信任感,讓團體成員一起解決問題而非將心力放在彼此對立上,因為我跟你有仇,所以你的提案我都反抗到底,找小團體排擠對方,試問,還剩下多少心力能夠專注於工作中?

通常,迫害的背後,是自卑。

許多加害者,都是曾經的受害者。好不容易掌權了,特別需要倚靠權力讓自己黃袍加身,有了護身符,從受害者變成迫害者。但過度依賴權力,下屬雖表面看似懼怕,暗地裡其實每個人都討厭著上司,風水輪流轉,誰知道哪天下屬不會成為你的上司?在職場中,多得罪一人,以後被人處心積慮陷害的風險就大一分。會做事,更要會做人。


Read More

美國掀起「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從種族主義歷史看解放政治
4 個月 ago

美國掀起「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從種族主義歷史看解放政治

五月底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掀起的「黑人的命也是命」 (Black Lives Matter,簡稱BLM)運動蔓延至今,參與人數已高達2600萬人,幾乎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場社會運動。

台灣未牽涉歐美國家種族主義的歷史糾葛,導致此議題往往難以引起台人共鳴,但我認為任何關注解放政治、反對壓迫的人,都應藉此機會去理解非裔美國人受壓迫的歷史與現況,因為透過觀察不同群體如何抗爭、與什麼抗爭、為何抗爭,有助於啟發我們思索社會解放的各種可能性。

這篇文章希望梳理出反種族主義的路線之爭、種族主義的歷史,以及目前BLM運動的矛盾。

 

以心理學來看種族歧視

種族歧視的心理學解釋哪裡有問題?

當今的歷史研究者在爭辯:是先有對黑人的種族歧視,還是先有黑人奴隸制?換言之,是種族歧視的觀念產生了不平等的制度,還是不平等的制度產生了種族歧視的觀念? (種族主義的定義:認為某一種種族族群,在任何方面比另一個種族族群低劣或優越的任何觀念,註1)

認為種族歧視的觀念先出現才導致不平等社會的這派人,通常採取一種社會心理學的解釋:對不同群體差異的無知、偏見,導致歷史上的歧視、仇恨。

這種心理可以找到演化生物學的解釋:原始人在部落中傾向優待同一團體的人,認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種「部落主義」是人類祖先演化出的優勢,卻在離開部落社會後繼續留在每個人心理,成為了歧視。

這種立場可以稱作種族觀念論(Racial Idealism),認為人們的觀念改變,種族問題才會改善。這派人的抗爭路線通常是改變下一代的觀念、消除種族刻板印象、潛意識的種族厭惡、影視媒體再現的污名化。

這就是社會心理學家強納森‧海德特(Jonathan Haidt) 在他的新書《為什麼我們製造出玻璃心世代?》裡採取的立場,他批判強調多重身分加乘效應的交織性理論(如同時是黑人又是女人的人,會遭受比黑人、女人更嚴重的歧視),認為左派學者過於強調這些身份的認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會加深部落主義,可能使下一代人活在「我們/他們」的對立中。

相反的,化解對立的方式是「訴諸共同人性」,例如有次BLM遊行剛好遇上川普支持者集會(自由派與保守派的對立),但川普支持者Tommy Gunn竟邀請BLM遊行的黑人領袖Hawk Newsome上台表達他們的訴求,當Newsome強調「我們要讓美國再次偉大」時,雙方原本的衝突瞬間化為團結力量。(註2)

然而,根據海德特的論述,BLM不能夠叫「黑人的命也是命」,因為這會加深黑人與白人的對立,應該叫「美國人的命都是命」(不要分那麼細,我們都是XX人),這忽視了當前美國警察對黑人執法過當的種族不平等現狀,無異於用民族主義掩蓋種族主義。並且,如果種族觀念論正確,它也無法解釋為何受反種族主義教育長大的美國人民觀念改變了,但美國的種族問題卻仍根深蒂固。

 

以歷史來看種族主義

與種族觀念論對立的另一種立場「種族唯物論」(Racial materialism),認為種族主義是被發明來捍衛不平等的體制。

如美國歷史學者伊布拉.肯迪 Ibram …
Read More

面試三分鐘,就決定了你是否錄取?如何打造最佳的第一印象
4 個月 ago

面試三分鐘,就決定了你是否錄取?如何打造最佳的第一印象

點我看「打造最佳的第一印象」影片 >> https://bit.ly/38HuZdb

初次見面的第一印象非常的重要,但怎麼打造完美的第一印象,這是一門重要的學問。

根據科學研究證實,人跟人在互動的時候,口語內容其實只佔了整體印象的7%、語調和語速佔了38%,其他的非語言訊息(肢體動作、表情等)卻佔了55%!大部分的人,會注意自己所說的內容,卻 往往忽略了自己的肢體語言。

從以上的科學研究顯示,我們必須更加注意自己的肢體語言,會為自己打造一個什麼樣的第一印象。

舉例來說,很多公司主管在邀請新人到公司面試前,已經從所有的書面資料中,挑選出能力經歷都比別人優秀的第一人選,但是到最後,主管錄取的往往不是當初心中設定的第一人選。你一定很好奇,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讓主管完全地改變了心意呢?

第一印象決定了你是否錄取

第一印象的重要性

根據愛荷華大學管理組織學副教授——葛雷史都華的研究顯示,面試官其實在最初的兩三分鐘之內,就已經決定是不是要錄取那個人。

有的面試者,雖然擁有優秀的學經歷背景,但是在面試時卻無法展現出落落大方的氣質,甚至是畏畏縮縮、整個人身體抱在一起;或是不敢跟面試官有眼神的接觸,一直看桌上,加上不斷地抖腳。這些肢體語言,都呈現出了一個人的「焦慮不安」,當然也會讓面試官覺得「你是不是對自己有點沒自信」。

想像今天你要面試的是一個「高階管理職位」,如果你在面試時表現出上述提到的那些肢體動作,你覺得面試官會有什麼感覺呢?恐怕會讓面試官覺得你的抗壓性不足,不僅很難成為一個大將之才,更可能缺乏領導的能力。那麼,最終你便很難有機會得到這樣的職缺。

用「握手」建立良好的第一印象

握手的秘訣

人們在見面的時候,經常會握手致意。其實,對方對你的第一印象,從握手就已經開始了。握手的訣竅,在於「角度」和「力度」。標準的握法,是將手伸出並垂直於地面,虎口對虎口握住。最恰當的力道,可以想像你握住一顆水蜜桃而不把它壓傷。

握手時,伸出的角度不同,帶給對方的感覺也會不同。有些人握手時,會將掌心朝下,這樣子的握手會帶給對方一種「被壓制」的感覺,還沒開口說話,彼此的敵意就已經形成了。而這樣子的人,往往也代表著「需要權威鞏固自己的自信或地位」,同時也害怕權威,下意識就顯示出了不安跟害怕。

另外有一些人握手時,會將掌心向上,表現出討好對方的感覺,讓自己的的地位瞬間弱化。其實,面試一份工作的時候,彼此雙方的關係應該是對等的,老闆在面試你,而你也在面試老師,應該是一個平等的狀態,特意討好對方也不見得會讓面試過程變得更容易、或讓面試官對你的印象更好。

除了握手,你還需要注意你的身體姿勢

什麼是「輸家姿勢」和「勝利者姿勢」?

你觀察過你等人的時候,你的身體姿勢是什麼嗎?大部分的人,在等待的時候都會「滑手機」。可是,當對方遠遠走來,看到你這樣滑手機,就已經覺得你是輸家了。你一定很不解,滑手機這麼日常的動作,會有什麼問題呢?當我們在滑手機的時候,因為雙手藏在手機後面,比較容易看不到我們的雙手;另外,雙手交叉在胸前、緊貼身體內側,再加上低頭和肩膀下垂,這些動作恰好符合了所謂的「輸家姿勢」。

哈佛大學心理學家Amy Cuddy,寫了一本書叫做《姿勢決定你是誰》,其中便提到「輸家姿勢」和「勝利者姿勢」的差別,以及這兩種姿勢帶給他人的感覺。「輸家姿勢」的特徵,就是「看不到雙手、身體佔據空間小、雙臂交叉在胸前、緊貼身體內側、低頭、肩膀下垂」。

 

 

勝利者姿勢的重點

相反地,「勝利者姿勢」,必須要「讓身體要盡量佔據比較多的空間、讓他人看見雙手、雙臂跟支幹之間要保持一點距離、肩膀自然下垂並往後挺」。典型的代表姿勢就是電影神力女超人所擺出的姿勢,讓自己頂天立地、雙手叉腰、抬頭挺胸。研究顯示,只要短時間內擺出神力女超人的姿勢,大腦就會就會分泌一種皮質醇,它是一種壓力荷爾蒙,可以讓你在面談的時候表現更好,讓你勇於承擔風險,也更能保持冷靜、面對壓力。


Read More

多位諾貝爾獎得主盛讚的《情緒賽局》:談談為什麼未來是理念時代?
5 個月 ago

多位諾貝爾獎得主盛讚的《情緒賽局》:談談為什麼未來是理念時代?

近期讀了兩本新書《情緒賽局》、《理念崛起》,同時再次回顧了我真愛多年的一本書《越環保,越賺錢,員工越幸福!:Patagonia任性創業法則》,頗有收獲,感到非常的興奮。

在這篇文章中,我會先講結論,然後在文章裡舉出神奇的實驗證明,也搭配精彩的動物影片。

結論是:網路中消息看似風起雲湧沒有一個意見關鍵性的決定一切發展,但實際上最終會弭平人們對於「善意與公正」的差異性看法。不論是為人處事、企業價值、生活理念,也因此『善意版的雪球』會更快速的越滾越大,在社會上獲得發展。

這裡指的「善意版的雪球」意思是初衷是利他利己,為了更遠大的理念著想,一切都是由此出發。 接下來在這篇文章中我將融合在多本書中的實驗、理論或是故事,相信會是很有趣的閱讀體驗。

首先,在上面這個結論中,有 3 個關鍵點需要被驗證: 1. 人們對於「善意公正」的看法有一致性為什麼重要? 2. 網路時代的消息繁多,為什麼「善意版的滾雪球」才會越滾越大? 3. 這一切真的會發生嗎? 聊聊「人造花實驗的啟示」

 

1.人們對於「善意公正」的看法,有一致性為何重要?

「人確實會對不公平的行為感到噁心,能夠判讀公平訊號的能力,是理性情緒的重要特質之一。」-- 摘錄自《情緒賽局》

著名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賴因哈德.澤爾騰,曾經和他的學生維爾納.古斯一起做了一個叫做「最後通牒賽局」的簡單實驗。

簡單來說,兩位玩家可以瓜分一筆由主辦單位提供的錢(100美元),玩家A可以提議要給玩家B多少(1-100美元)都有可能。然後玩家B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受,如果雙方都接受,主辦單位才會提供100美元,否則就拉倒,兩方都拿不到半毛錢。

實驗的結果很有名,就是如果玩家B覺得玩家A不公正,分給他的太少、太貪心,玩家B會寧願拒絕這個提議,讓兩方都拿不到錢。

理性上來說,原本玩家B和玩家A就是沒有這筆錢,所以不論玩家A提出什麼方案,對於玩家B都是「多」得一筆錢。但是因為人們不喜歡不公正、貪心自私的事情,所以如果玩家A讓玩家B覺得不公平,那玩家B就寧願拉倒也不要拿錢。

這個實驗有趣的是,玩家A也會去預測什麼樣的分攤比例是玩家B會願意接受的。因為如果玩家B不同意,玩家A自己也拿不到錢。所以玩家A為了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會試著預測對方的反應,找出對方能夠接受,而且不會引發報復行為的最低金額。

也就是說,玩家A會理性思考提出一個對方會接受、也覺得公平合理的金額方案。

而這時候不同文化背景就開始發揮影響,跨文化的實驗結果尤其驚人。

《情緒賽局》中寫道:「我們從這個實驗得到的結論是,怎麼樣才叫做公平,是相對文化背景而決定的。在日本或以色列被認為是公平的提議,在美國可能會被解釋為低得離譜。相反地,在美國算是很正常的提議,在以色列可能會被視為太過慷慨(甚至是「幾乎傻瓜」的提議)。」

「提議者『非常神奇地』知道自身文化對於公平的認定標準,會嘗試提出回應者很有可能會接受的最低金額提議,他們的行為十分符合玩家自私理性的假設。」

然而,更有趣的是,因為網路的普及化以及全球性的經濟發展,加速了跨文化交流的步伐,導致人們對於公平性、公正性越來越有一致性的看法。


Read More

行前思考只是個假象,你的行為早就被大腦決定好了
6 個月 ago

行前思考只是個假象,你的行為早就被大腦決定好了

By  •  心理學, 其他

有人說:「你再怎麼會騙人,但是最騙不了的是自己。」

但其實不然,有時最會騙自己的那個人,就是你自己。而且每次被騙你都會上當,就因為騙你的是你自己,你會對這個假象更深信不疑。

我們會相信自己的難受是因為被親近之人背叛、會相信自己做出這個決策是因為你考量了合作團隊的每個優缺點、會相信自己之所以購物是出自於各種需要。

套句海濤法師說的:「假的!都是假的!」

《思考不過是一場即興演出》這本書,內容即是在探討,人類的知覺其實是平面的,我們只有當下片段的感受,是大腦根據你的環境與記憶,去拼湊出你的喜怒哀樂,讓你相信自己有之所以如此行動的理由。

 

不存在的內心世界

人們常常在說要「探索」自己的內心,用探索這個詞本身就很弔詭,以一個平凡人類的身體來說,我們並不具有一個名叫內心世界的構造,平時沒事可以用來內省、審視,好像可以我們還可以自由掌控這個構造的變化一樣。

這是不可能的,人確實可以內省,但內省靠的不是知覺,而是創造。

我們必須要先理解,人是一種動物,動物會有生理激動,你受傷覺得痛你就是會哭,你累了你就會睏。

你的種種行為只不過就是生理反應,但問題就在於,人是有記憶的生物,人會根據常識跟記憶,從各種經驗角度去解釋自己和他人的所作所為。

就算多少有謬誤,也會認為整體來說沒有錯。

如果有人做了什麼,比方說有人在公共場合之下突然大哭,旁觀者會想:這個人一定是因為分離、失望、恐懼等各種原因,才突然這樣,但如果那人自己也說不清楚,是不會有人相信的,他們歸咎於他的內省做得不夠徹底,才會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做。

書中強調一個觀點,我們自以為的內在的信念跟動機,都是虛構的想像力。那些乍看之下能詮釋自己和他人行為的說法,全都是無中生有的。

根本不存在內心世界,我們後天學習而來的意識跟經驗就是構築思維本身最大的素材。

人類的心智很擅長即興表演,它們會先創造出行為,之後再創造信念與慾望去解釋這個行為。過程很自然,總體來說,你不會感到有什麼不對勁,但各自拆開來解讀,卻又搭不起來。

就像一盤散沙,遠看是一盤完整的圓,近看才發現各自分散,但乍看之下還挺有那麼一回事。

 

為何人容易被受騙?

如果我說人是一種矛盾的生物,大概沒什麼人會反對,但有人去理解過這些矛盾從何而來嗎?你可以先將這個說法記在心裡,這是作者得出的答案:「人會矛盾,就是因為這些想法都是假象。」

人因為信仰與文化等原因,我們會深信我們的內心某處,擁有一個將所有動機、價值觀、規劃完整連貫的世界,我們拼命尋找思想的真相,認為只要內在足夠強大,我們就可以把矛盾的性格弭平。

所以我們會追求哲學、宗教,將各種常識超譯解讀,越來越複雜。

這時我們還會衍伸出一種異想天開的想法,覺得自己的思維跟行為混亂矛盾,是因為有許多自我彼此衝突,像是「有意識的自我」、「無意識的自我」。

作者認為,我們的大腦裡有個「內心靈媒」,它是一位出色的說書人。它擅長編造,把人騙得團團轉,內心靈媒可以根據不同的人事時地物,去詮釋眼前的世界,這方面還會依照個人想像力的強弱度,呈現出不同精密的謊言。

為什麼會說人擅長編造故事?就像電腦無法完全複製人的思想組織方式--或許可以做得很像,但運作方式卻不一樣,這就說明了人類的自由、創造力,無法被計算出來。

既然內心靈媒很會說故事,那它是怎麼獲得說故事的素材的呢?

先從我們最常接觸到的視覺感官開始說起。

已經有無數研究證實,你的眼睛是會欺騙你的,像是著名的視覺錯覺圖,直到今天還在網路上流傳,隨便幾張就能讓你陷入視覺的騙局。


Read More

[jetpack_subscription_form title="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subscribe_placeholder="輸入正確電子郵件位址" success_message="訂閱成功!我們剛才已傳送訂閱確認電子郵件,請在Email中按下「啟用」開始訂閱。" subscribe_button="讓知識豐富你的生活" show_subscribers_tota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