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心理學

什麼!駭客任務與佛學有關係?你會選紅藥丸還是藍藥丸?
1 個月 ago

什麼!駭客任務與佛學有關係?你會選紅藥丸還是藍藥丸?

 

上一篇愛吃垃圾食物不是你的錯,一切都是「錯覺」惹的禍!我們談到,佛學中的苦,可以解釋成:「不滿足」,佛陀說世界充滿苦難,其實代表世界的一切都是不滿足的。

本書的作者羅伯・賴特認為,這是因為演化過的大腦,為了讓人不斷追逐愉悅感,進行吃喝跟性交,順利讓基因傳遞下去,所以讓快樂只短暫地存留在我們的腦中。

今天想談的話題,更大一些,讀了本書我才發現,演化不只讓快樂會消失,還帶給我們很多錯覺。

聽起來很詭異對吧?讓我們從一部經典電影說起:《駭客任務》

《駭客任務》,對我來說是史上最具深意的科幻電影。

電影的開頭,是基奴李維飾演的主角,尼歐,他發現自己一直存活的世界,不過是一場夢,是虛擬的,而真正的他活在一個培養槽中,被「母體」這個大機器人當成電池給餵養著。

當然,電池只有一顆是不夠的,所以有成千上萬的人,被母體困在夢裡,活在沒有選擇的虛幻之中,而尼爾跟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有選擇。

他可以選擇,要吞下一顆藍色藥丸,繼續活在虛幻中,享受現在擁有的一切,還是…要吞下紅色藥丸,一覺醒來,去面對真實的人生。

 

Read More

「簡單的思想校正,你會發現生命中的小人真的沒有那麼多。」——專訪藏傳佛學家 羅卓仁謙
1 個月 ago

「簡單的思想校正,你會發現生命中的小人真的沒有那麼多。」——專訪藏傳佛學家 羅卓仁謙

 

對擁有三十萬Youtube頻道粉絲,創辦快樂大學的熊仁謙,同時也是藏傳佛學家的羅卓仁謙來說,這些頭銜對於他來說,他或許更願意稱呼自己只是一名虔敬的「佛弟子」。

大眾僅以為佛教就是佛教,卻不太清楚佛教其實還有細分為「南傳佛教」、「藏傳佛教」與「漢傳佛教」,然而其他人怎麼看羅卓仁謙做推廣佛學的這件事?

羅卓仁謙笑說:「因為我用很新穎的方式做佛教推廣,傳統佛教圈的朋友,他們都會開玩笑說我是『網傳佛教』。」

他和我們說明,其實所有的知識都在哲學的範疇裡,包括宗教學。只是宗教學的部分會跟人的信仰產生重疊,以現在的佛學來說,這是一門包括信仰、心理訓練的綜合學問。

而佛學最源頭就是以釋迦摩尼・悉達多為核心發展出來的系統。

現代佛教裡頭,有許多是佛陀為出家人所設計的學問,有些是為一般人所設計的,但因為出家人擁有知識話語權,提供給一般人的佛學知識就日漸減少。

看到這個知識破口的羅卓仁謙,決定要以自己的方式補上缺口,讓更多人明白佛學之於生命的可驗證性以及佛學能為心靈所帶來的寧靜。

透過時下傳播速度最快的行銷工具,建立起推廣印度哲學與佛學的他,在這三年裡經歷許多的嘗試與創新,終於找到佛學與大眾對話的窗口。

 

推廣佛法是人生的一場實驗

身為西藏噶瑪噶舉派大寶法王,十七世噶瑪巴的弟子,羅卓仁謙從11歲出家,13歲在印度學習藏傳佛教,90後的他是為了佛教轉型才走上推廣佛法一途。

說起推廣佛法的背後是否有人推那一把,或者是帶有何種信念時,羅卓仁謙大笑:「這是責任感使然,因為沒有人做。如果有其他人做,我就去做別的事。」

事實上,背後的原因也是佛學在台灣普及的數據逐年下降,讓他決定走出來,把佛學拓展到大眾的生活裡。

「現在用輕鬆的方式推廣佛教的人不少,我雖然採用比較特別的方式,但也不算是推廣的極少數。」

多數推廣者都像是在放煙火,有了一波話題熱度,但熱潮過後並沒有實際的為大眾留下些實際有用的東西。

所以,對他來說,從熊仁謙到羅卓仁謙,都是他的一場實驗,去嘗試能不能從這個過程中更理解大眾市場對佛學來說的各種可能性。

當許多人覺得佛教給人「離苦得樂」的信仰價值,但是對羅卓仁謙來說,佛教傳授給他最深刻的反而是對苦難無常的生命篤定感。

「我們所經驗的苦難,經驗的一切都是無常。」

不論今日經歷的是喜是悲,一切都會過去,一切都是無常。

他覺得佛學有趣的地方在於,佛學中的各種生命驗證並不僅限於在佛弟子身上,是普世大眾都能夠經歷的生命價值。

羅卓仁謙有個親密友人曾與他分享,自己在生活感到困頓時,會將心情寫在日記裡作為紓解,過了一兩天回頭再看,就會發現那個情緒已經不見了。

「人每天會變嘛。但他從這個過程中會油然產生一種篤定,就是說,我現在就算感到很難過,可能明天就不會這麼覺得,人生也會因此感到更加的自信。」

這其實就是佛陀所說的:苦難是無常的驗證。

他認為這是佛陀對事實、對世界的觀察和闡述,所以他會無時無刻出現在你的生命中,你生命的每一刻也都能體會到佛陀的教導。

當羅卓仁謙的生命歷程也如佛陀觀察般的一在被驗證,更讓他內心產生強烈的篤定與使命感,促使他去思考要如何把佛教轉型做得更好。

 

不要迷失衡量的那把尺

在佛法轉型的路上,羅卓仁謙坦言對他來說最困難的不是推廣與執行,而是不能在過程中迷失自己。


Read More

愛吃垃圾食物不是你的錯,一切都是「錯覺」惹的禍!
1 個月 ago

愛吃垃圾食物不是你的錯,一切都是「錯覺」惹的禍!

 

聽到「佛學」這個詞,你會覺得離自己很遙遠嗎?

我想跟大家聊一本書:《令人神往的靜坐開悟》,副標題是:「普林斯頓大學受歡迎的佛學與現代心理學」。這幾個標題放在一起,我想你聽完可能會感覺很疑惑,佛學?心理學?美國著名的普林斯頓大學也教佛法嗎?

我想這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關聯,正是這本書的魅力。

這是一本談佛學的書,但講的不是佛教的超自然體驗,而是佛學中偏向哲學跟心理學的部分。本書的作者是:羅伯·賴特,他是社會生物學跟演化心理學的先驅,而他雖然是一名西方人,但卻對佛學有深入的研究。

他甚至在書中提到,大多西方人接觸的佛法,是沒有六道輪迴跟多神信仰的,是以靜坐、冥想跟哲學思考的佛學。

 

作者也說,其實並沒有「一種佛教」,而是擁有各種教義的佛教傳統,我想在西方這種偏向靜坐冥想的佛教,有種唐三藏從西方取經,融合成屬於東方的佛教之後,又再被西方人取走,變成自己的佛教。

當然,這只是一個比喻,唐三藏那時的西方,跟我們現在所指的西方,是不同的西方。

而關於這樣諧音梗,甚至有點偏向說文解字的狀況,也是這本書有趣的地方,今天的話題,讓我們先從一個佛學中常提到的一個字說起,這個字就是:「苦」。

在佛教的修行中,最基礎的一個思想是,活著就是受苦。如果你有聽過一句話:「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這句話就是出自佛經。

Read More

4招拿回專注力,《專注力協定》帶你看分心怎麼在你人生裡闖禍
2 個月 ago

4招拿回專注力,《專注力協定》帶你看分心怎麼在你人生裡闖禍

 

在時間碎片化的時代,分心成了一種常態。要靜下來閱讀一篇長文,僅僅5分鐘的事情都顯得格外困難。

還記得村上春樹在《關於跑步,我想說的是⋯⋯》裡頭提到,作為一個職業小說家要說有什麼和上班族一樣的地方,就是他也需要上班(寫稿)8小時。

這8小時他得專注在桌前構思與創作,但他也發現這過程執行的困難處:專注力不夠。

他透過長跑來訓練自己的專注力。在練跑的時間裡頭,只有自己與當下身體的律動。藉此,將這股力量轉換成長期專注寫稿的動能。

由此可知,專注力並不是天生就寫在基因裡的,是需要後天訓練而成的。但在理解專注力是需要被訓練之前,我們可以先探討,為什麼人類容易分心?

 

不被滿足才是人生常態

「分心只是大腦試圖處理痛苦的另一種方法罷了。」

尼爾・艾歐和李茱莉合寫的《專注力協定》中告訴我們,要處理分心的問題,得先處理我們內在的不適感。

然而,這份不適感是從哪來的?為什麼我們總是不滿足於各種事物?不滿足於日常的慣性、需要非日常的刺激。若我們想要擺脫這種不適感,作者在書中跟大家說抱歉了,可能沒有這回事。

人類可能終其一生都無法被滿足,「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的故事情節是不存在於真實世界的。因為人類的基因裡就被編寫著這種不適感的基因序列。

你可能會想問,那些我們曾經擁有過的快樂、興奮與激情呢?當然都是真實的,但也是短暫的。這些感受無法長久且持續的陪伴我們,因為這樣的特性不利於物種進化。

正是因為我們天生有這種不被滿足的特質,才能促使我們在人生中不斷的追求、不斷的進步,卻也在這樣的過程中不斷的感受到痛苦。

換句話說,訓練專注力的過程,同時也是在處理你的痛苦。

大腦的預設值就是不滿足和不適應感,但是我們可以讓這些特性成為我們的動力,而不是將我們擊敗

 

審視分心的念頭

為什麼我們習慣分心打開通訊軟體找人聊天、或是點開購物網站看一堆根本沒有想買的物品,卻遲遲不肯去處理某些正經事。

時常計畫起了個頭,卻沒有相對的意志力堅持下去,而導致計劃中斷,或直接分心開啟新的計劃,接著在同樣的循環裡頭打轉。

這都是我們企圖逃避「困難」帶來的苦痛感受。

你一定聽過這個實驗,當有人叫你不要想粉紅色的大象(或任何你想替換的動物都行),你的腦海裡就會不停地浮現出粉紅色的大象。

社會心理學家丹尼爾・韋格納將這稱之為「白熊效應」。我們很難說不分心,就不分心。有時候連番茄鐘工作法都救不了你。

《專注力協定》提供了一套方法,可以重新聚焦分心背後的「痛苦」,為痛苦找到堅持的誘因:

步驟一:尋找開始分心之前的情緒

步驟二:把內在誘因寫下來

步驟三:帶著好奇心,而非鄙視的態度探索負面感受


Read More

從現在起,你不需要成為更好的別人:破解慣性原始碼,創造你喜歡的自己
2 個月 ago

從現在起,你不需要成為更好的別人:破解慣性原始碼,創造你喜歡的自己

在看過創下日本電影票房3天突破46億的《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後,深深的感覺這是一部尋找自我信念之路的動畫。

主角竈門炭治郎因為家人被鬼殺害,只留下了自己和變成鬼的妹妹禰豆子,為了拯救禰豆子,讓他順利變回人類,兩人便開啟了從沒想過的人生。

2019年動畫在台灣上映後廣受好評,成為繼海賊王之後,下一部開創新紀元的大作。

劇場版有趣的是,派上一個能夠操控夢境的鬼當作主軸來接串故事。

要拋開過去的你,就如同竈門炭治郎陷入敵人設下的夢境循環,要逃脫夢境的束縛,只能砍殺夢中的自己。

這似乎也在揭示著這時代我們對自身的徬徨、對自我潛意識的探索。

同時也反映著近期的台灣書市,多數暢銷書的內容不外乎教你如何去「做自己」,「相信自己」。

試問,我們到底在什麼時候不小心把「自己」給弄丟了?接下來要從周梵的書裡,去探尋我們能在哪裡找回自己。

 

呼喚你內在的渴望

成長路上我們跟隨著爸媽的腳步、社會的規矩,慢慢的把別人想要的,當作自己想要的。

小時候爸爸告訴我,當老師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為了做完美小孩,逢人就說我的志願是當老師,每個人對著我說好棒好棒。

但那時候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往後會長成的輪廓與模樣,又怎麼會曉得,志在何方。

「因為不太確定自己是誰,所以才需要從別人的評價中獲得價值感和存在感。」

周梵在《弄丟自己的你,過得有點辛苦吧》開篇非常老實的呼籲大家:「看懂自己,你的人生才真正開始。」

過去的你就像活在夢裡的你,那是很舒適的環境,縱使有那麼點不對勁,但改變後會遇上的未知,可能會更讓你恐懼。

畢竟,改變帶來的不是即時的歡愉,有時更多的是無止盡的陣痛。

從《被討厭的勇氣》開始到《這世界很煩,但你要很可愛》,我們循著一袋又一袋的雞湯,開始在「認識自己」的議題裡,喝出一點成效。

但是,在現有的社會價值體系框架中,要創造屬於自我內在最真實,服務自己的信念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刪除對別人眼光的依賴,才可以真正面對自己。」

但真正的自己,究竟被我們藏在哪裡?

 

為何總想證明自己?

根據榮格心理學的提出的概念,他將人格比喻為面具,每個人在因應社會、家庭、群體的時候會有不同的面具產生,而這些面具的總和變成為了你的人格。

這些面具的背後,潛意識裡隱藏了一個你內心的真我。

還記得剛踏入社會,我抱持著奔放自由的心跑到書店工作,有別於其他同學到公司就職,過朝九晚五的生活。

時間一久,媽媽問我什麼時候才要換到公司去工作?什麼時候才要像別人一樣週末放假,而不是輪班制。

為了再當一次爸媽心目中聽話的孩子,硬著頭皮鐵了心要自己辭了書店店員的工作,跑到一般公司上班,以為這樣子真的就距離大人口中的成功比較近。


Read More

解夢不求人,4個步驟全面剖析你不敢面對的自己
3 個月 ago

解夢不求人,4個步驟全面剖析你不敢面對的自己

 

你還記得昨天晚上做了什麼夢嗎?

很多人說夢境只是一團混亂想法的集散地;也有人說夢境反映著現實生活中的逃避。

夢,它到底想和我們說什麼?

自從《全面啟動》(Inception)向我們揭示夢境世界後,「夢」就成了熱烈討論的話題。

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從榮格心理學看待夢境的角度出發,還真有幾分貼切。

根據榮格心理學的說法:夢是自然的、具調節性的心靈歷程,類似身體上的互補機制。

每個人多少都做過從懸崖上跌落、高空墜落的夢,書上也簡單地告訴我們,反映的是你日常的壓力。

但隨著夢境的劇情完整、細節繁複的時候,又該怎麼看待充滿寓意象徵的夢境呢?

夢境雖然稍縱即逝,但夢境確實可以作為良藥解方,提供線索好讓我們面對內心恐懼。

透過夢境,我們有機會開啟心靈深處,探尋未知的自己。

在此之前除了需要先瞭解夢,我也會運用《療癒夢工廠》(Healing the Nightmare, Freeing the Soul)裡提到的小技巧,教你學會如何解「自己的夢」。

 

我們為什麼做夢?

與其說是談夢,不如讓我們聚焦談「惡夢」。相信很多人都有做過「惡夢」的經驗,直觀上我們也會認為是不好的經驗。

事實上,惡夢反映出現實你所不敢面對的自己。

惡夢除了清楚顯示情緒與精神的痛苦,還蘊藏著治療的種籽。

榮格心理學將人格結構分為意識、潛意識(無意識)以及集體潛意識,就像冰山理論所示,我們能接觸的意識範圍僅有10%,剩下的90%都是潛意識。

而夢境就像是在協助你從潛意識提取資料進入意識的一種演繹方法。

身體機制為了保護我們,會將我們不想面對、有過創傷、極力逃避的部分收納進潛意識。但收進抽屜的,不代表不存在。

為了不用激進的方式讓我們去面對,夢境會將討厭的人事物轉換成不同的象徵符號,將劇情打散,重新安排成另一齣劇。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睡醒後總摸不著頭緒,夢境與現實到底有何關聯的原因。

《療癒夢工廠》中就提到:「在某種層次上,惡夢的確真實反映你某部分的生活——也許是一種隱喻。」


Read More

比科技冷漠,你根本不是我對手:是時候用聆聽創造積極的雙向互動
3 個月 ago

比科技冷漠,你根本不是我對手:是時候用聆聽創造積極的雙向互動

 

我們時常認為自己有在「聆聽」對方說話,但實際上「聽」與「聆聽」是不同的兩件事。

人類天生下來就懂得「聽」(hearing),但「聆聽」(listening)卻是需要後天學習練成的。

你可能不曾想過「聆聽」是一件重要的事,大概也想問,「聆聽」稱得上是一門技巧或學問嗎?

實際上,在科技奪走我們注意力的時代,「聆聽」反倒成了一門很珍貴、稀有的人際技巧。

追求效率的日常生活,讓我們也在與人相處的過程中,尋求高效的溝通。

卻忘記人與人之間是需要透過面對面的對話來進行交流。

人類天生就有想要與他人腦袋同步和產生連結的渴望。

不管是在結交朋友、尋找伴侶,甚至是表達意見和談戀愛,我們都在「等待對接連線的一刻」。

身為《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作者凱特・墨菲(Kate Murphy)花了兩年的時間,一邊採訪,一邊鑽研聆聽相關的學術研究,寫下了《你都沒在聽》(You’re Not Listening: What You’re Missing and Why it Matters)。

將這個主題放大來看,社會集體的傾聽或缺乏傾聽,也對政治、社會和文化影響深遠。

凱特・墨菲想藉由這本書為大家釐清,傾聽過程涉及的生物力學與神經生物學,以及心理和情緒對我們的影響。

 

我們寂寞寂寞就好?

缺乏傾聽的世代,寂寞開始在我們的生活中蔓延。寂寞創造疏離感,疏離感造就了集體憂鬱。

專家稱寂寞為公共衛生危機,孤立感與疏離感會增加早夭的風險,也會讓肥胖和酗酒的人口增加。

甚至比一天抽十四根菸的負面影響還大。

世界衛生組織指出,近四十五年來,全球自殺率增加60%。

在日本,Family …
Read More

【Zen大專欄】為什麼我們害怕不一樣?:不可不知的社會群體動力學
4 個月 ago

【Zen大專欄】為什麼我們害怕不一樣?:不可不知的社會群體動力學

 

前一陣子,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影片,影片中有位重機騎士,當他將機車駛入一群正在等紅燈的電動車群後不久,卻突然把自己的車熄火,還貌似抱歉地向四周的電動車騎士點頭致意。

重機騎士並沒有違規,為什麼卻將自己的車子熄火?

因為旁邊其他車輛全都是電動車,停等紅燈時,安靜無聲,僅只有他的重機引擎轟隆作響,顯得十分突兀而與眾不同。

駛入電動車鎮的引擎車騎士,不想讓自己顯得與眾不同,於是熄火。

即便他完全沒有錯,只因為不想跟大家不一樣,感受到空氣中的群體一致性,於是試圖讓自己能夠跟上其他人已融入那個的群體(即便只是等一個紅燈的時間)所保持無聲狀態,因而熄火。

別說你才不會跟影片中的騎士一樣,現實生活中,我們往往不自覺地出現大量的從眾行為。

當年我在公司上班時,每天都帶便當的同事,有時候會因為其他人都要一起去吃飯而放棄便當,跟大家一起出去吃!

不想掉隊或顯得不合群而改變自己原本的行為,配合群體中的多數,其實也是從眾。

不少廣告或企業,就是利用人的渴望群體認同的從眾性心裡,讓其所欲推廣的觀念或產品出現流行風潮,引發跟隨。

 

無形的社會規範與從眾秩序

人是群居的《社會性動物》,人的體能並沒有比其他物種強卻能活下來,靠的就是結成群體、互相幫助,一起合作,不掉隊,才能在地球上存活下來。

長年的互助合作與群體生活,讓人不自覺地尊崇群體為大,將群體的一致性視為必須遵守的法則,人就是會在意且配合其他人的言行舉止,因為渴望融入群體、渴望被群體認同!

比起遵守法規、道德是非,人們總是更看重當下的群體所發出的訊號,以此為準則(即便日後我們跟這個群體不會再有關係)。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青少年會出現偏差行為,許多父母會覺得都是其他人帶壞自己小孩的原因!

當一群人決定做某件事情,同儕間會出現某種規範秩序,無形中浮現一股巨大的社會壓力,不想承受同儕壓力、不想被視為不合群或排除在外的人,除了配合並遵守群體決策,別無他法。

銀行會被擠兌、股價會被推升到不合理的高點;因為細故卻出現聚眾圍毆,莫名地出現某種流行現象,背後都有從眾的因子在推動。

 

整合正面經驗與幸福感的群聚效應

人們群聚在一起,並不總是失控或造成暴動。

雖然學者一開始是從群眾暴動開始研究群眾行為,那是因為群眾發起的暴動,破壞性較強,讓人產生群體暴動是非常不好的直覺感受,《烏合之眾》問世後,讓人們錯以為群聚或從眾的負面效應多於正面。

《失控的群體思維》一書的作者引述較新的群體心理學研究發現,多數時候,人們群眾時,更多的是團結一致與利他行為,常常會在群體中展現互助合作的團結態度。

為什麼五月天每年舉辦演唱會,卻仍能場場爆滿?

為什麼大型宗教集會的效果好像比小場子來得好?

為什麼在電影院跟一群人一起看電影,比一個人在家上網看的感受強烈?

滿座的電影好像比稀稀落落的電影好看?

為什麼很多人排隊的餐廳,會讓更多人願意排隊等候,即便隔壁餐廳都沒人,馬上就能夠吃?


Read More

「以愛為名」的不安全感,錯了嗎?:正視脆弱,讓關係不再只有疼痛
5 個月 ago

「以愛為名」的不安全感,錯了嗎?:正視脆弱,讓關係不再只有疼痛

「如果,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傷口,碰一下,你可能只有微微的感覺,不會覺得痛,也不會有很大的反應;但是,如果你身體的某些部分已經受傷,一直都沒有癒合,只要別人輕輕碰一下、撞一下,你可能就會痛徹心扉,甚至可能會因而對別人生氣,覺得都是別人造成、讓自己這麼痛。」

出版《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而聲名大噪的周慕姿心理諮商師,在此書席捲全台後,發現讀者對「情緒勒索」的理解,反而造成兩派聲浪。有些人認為這本書在「挑起社會對立」;有些則是覺得「擺脫情緒勒索」就是要讓「關係決裂」。

而《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們該如何救贖自己?》就是要帶大家理解「情緒勒索」背後的根源,提起勇氣面對不安全感,才有機會療癒自身。

 

不安與焦慮的共振效應

「由不安伴隨而來的焦慮,使我們做出了不理智的行為。」

多數時候我們也曾經有這樣的經驗,因為不安而帶來的焦慮感,使我們做出一些強迫行為,逼得我們想掌控所有不確定因子,讓那份不安與焦慮減緩,我們才可以回到假性安全的軌道上,催眠自己這世界在自己的掌握下,已不具威脅性,暫且可以安心地前行。

可偏偏世道沒那麼容易放過我們,不論是職場同事、好友閨蜜、親人家屬,都是我們不可控制的個體,那份無法掌握一切的不安與焦慮,隨時都在挑動我們的神經,企圖瓦解我們努力維持內在的世界平衡。

本書用偌大的篇幅,來和讀者探討這份「不安全感」所造成的影響,當我們將不安全感投射在他人身上時,得到的情境反饋,會讓我們變成連自己都不認識的樣子,而這就是邁向「情緒勒索」,同時也讓關係互動落入遍體鱗傷的第一步。

我也曾經在關係中,像隻困獸緊抓著受傷的情緒不放,而傷害重要的人。

當他人無心觸碰到往日傷痕,那股來自深處的不安全感,傾刻會使你退縮回自己內在世界,關起門來,試圖與全世界為敵。

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早蛇。過往埋下的創傷經驗,在物換星移的日子裡,即便人事時地物條件各不相同,那份痛感仍可以輕易被他人挑起,像顆埋藏在深處的不定時炸彈,隨時等著被引爆。炸傷別人也苦了自己。

 

 

關於愛情,我們這樣修復

「愛情的美好不在於你好我好,而是在於接納彼此的不好。」

你也曾經遇到以下困境嗎?總覺得另一半什麼都不說,等到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之時,才明白原來另一半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或是,明明感情非常穩定,但內心總有深深的不安全感,覺得這麼幸福美好是對的嗎?自己真的是值得被好好對待的嗎?

關於愛情,我們談論的從不是愛情帶來的正向益助。我們銘記在心的皆是痛徹心扉、寂寞痛苦的情緒記憶。將記憶化作了經驗,經驗路上設置了警鈴,一但有人誤踩禁區,我們便警鈴大響,一次次地跌入不安所營造的谷底。

根據心理學家約翰・鮑比(John Bowlby)提出的「依附理論」,在成人之愛中,可以略分為以下三種:

一、安全型:認為自己是安全的,有愛人的能力,也覺得自己值得被愛。

二、焦慮型:在關係中需要確認彼此的感受與關係。

三、迴避型:較相信自己過往的經驗,不習慣求助與表達脆弱,對他人較不信任。

關係皆是在這三種型態下的配對組合,不同類型的人有相互對應的療癒方法。

焦慮依附者的安全感練習:

用心理學溝通法突破職場人際困境--專訪諮商心理師Ashley陳雪如
6 個月 ago

用心理學溝通法突破職場人際困境--專訪諮商心理師Ashley陳雪如

人的一天中有二十四個小時,其中有八到九個小時(甚至是更久),都是在工作中度過的。而這段漫長的工作時間中,又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與人進行互動、溝通。

等於我們一整天的生活中,有大半的時間都在處理職場上的人際往來、工作討論。

職場關係十分重要,畢竟人人都需要飯碗,但飯碗都不好捧,一個不小心就會得罪業界的誰,或是讓同事對你心有芥蒂,接著摩擦越來越大,輕則私下碎嘴,重則人言可畏,除此之外還可能丟掉各種升遷機會或福利。

因此可以說,只要懂得處理職場人際關係,你就能舒心地度過大多數的時間。

但職場問題豈是易事?若是三兩下就能輕鬆解決,又哪來一堆陷害、利用、排擠等各種事情呢?

善於洞察人心、溝通的諮商心理師--陳雪如,學員們叫她 Ashley,就對此相當有心得,並於時報出版著作《你的溝通必須更有心機》,榮獲博客來心理勵志暢銷書,將大家都會遇到的各種大小難題,結合她的心理學專業,研究出一套獨門的溝通戰略。

真正的溝通,遠在開始之前,就已經開始

坊間已經有許多教導溝通與職場同儕交流的課程,有些是依靠自己多年閱人無數的經驗去歸納一套交際法則;有些人則是用自己領域中常見的例子去教授學員怎麼應對。

身為諮商心理師的 Ashley,跟其他講師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她是運用心理學,去教你怎麼面對各種人,就算不是身在職場中,也受用無窮。

「溝通」這件事,背後是種種心理學與人類行為學的脈絡,要在溝通這件事情上無往不利,首先當事者不能只用感性的直覺去表達,真誠說好聽一點,是很坦率,說難聽點,是沒站在對方立場,考量對方聽到的感受,我們自以為真誠,對方卻認為自私。

溝通,尤其職場上的溝通,要理性地去思考一舉一動背後的意義,包含表現情緒這件事,都能在謹慎考量過,在對的時機場合刻意展現,而非一直壓抑,希望大家學會「正視情緒並善用情緒,而不是被情緒所挾持」Ashley說。。

「其實我是理組的。」Ashley 笑笑,面對我的訝異她毫不意外,說道:「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大學是唸心理系,而不是諮商輔導學系。心理系是理組的,因為除了諮商輔導的理論,我們還要多學大腦神經科學,研究大腦對心理的影響,做實驗、用統計分析實驗數據等等。」

因為這樣的背景,也讓 Ashley 在授課的時候,非常強調理論根據、將十多年的心理學知識與實務經驗,整合成一套系統化的步驟方法,讓學員容易吸收理解,更強調可以實際應用在生活中,而不是學了卻不知道怎麼應用。

在職場上,我們可能對行銷、會計、法律、設計、攝影、烹飪等等的專業,都可以很客觀地去判斷對方是否做得好。畢竟專業能力的好壞很明顯,只要有努力,基本上都會有變化。

但「溝通」這種無形的能力,就不容易被看見了。

我們頂多會用「人緣真好」、「很會說話」、「很圓融」去形容一個人在人際關係上的成功,但真要在職場上做得人見人愛,背後可是要花不少功夫。

在工作場合上,大家都是來謀生的,因此只要跟個人的利益產生衝突,就容易演變成各式各樣的人際問題。

若是和一、兩位同儕之間有這樣的問題,那或許還算好解決,最怕的是遇到一對多的狀況。

當你隻身一人,面對許多和你意見相左的人,導致你在開會過程中不順利,處處被刁難,這樣的狀況該如何是好呢?

Ashley 說,會議溝通並不是從會上開始的,真正的會議溝通,早在會議開始前就開始了。

如果當你的意見不被重視,那就在會議外的地方找尋你的援軍,譬如在會議開始前,可以找一些同事當樁腳,先讓他們認同的你想法,他們就會在會議上挺你。

但找誰當樁腳,這也是一門學問。最好是找跟你利益一致的人、有決策權的人。

不要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直接硬碰硬,在一對多的狀況下,最好先各個擊破


Read More

[jetpack_subscription_form title="輸入電子郵件,免費訂閱生鮮時書每週更新:" subscribe_placeholder="輸入正確電子郵件位址" success_message="訂閱成功!我們剛才已傳送訂閱確認電子郵件,請在Email中按下「啟用」開始訂閱。" subscribe_button="讓知識豐富你的生活" show_subscribers_tota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