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行銷

陸客救觀光?博弈救經濟?談談這全世界都想賺的觀光產業
2 年 ago

陸客救觀光?博弈救經濟?談談這全世界都想賺的觀光產業

當觀光成為產業

上個世紀中起,全世界刮起了一陣觀光財的風潮,全世界每個國家都在想辦法吸引更多的外國觀光客來自己國家旅遊消費,絞盡腦汁發掘自身國家的特色,然後砸下大筆預算努力宣傳。八〇年代後中國走向社會主義的開放政策,人口最大的國家瞬間對世界充滿好奇,前往世界每個角落探索消費,令人又愛又恨的是,中國就跟五〇年代歐洲歡迎著來自日本與美國的有錢觀光客一樣,既期待他們消費又擔心他們的文化素養與民情差異造成社會問題,只是時光快轉到21世紀,現在面對的是人口基數大更多的中國,而且全世界都面臨著相同挑戰。另一方面,某些政府以觀光救經濟之名,允許人民與財團發展博弈產業,甚至創造出一種原本不合法但在限定區域合法的 “特區經營” 形式。觀光探索本來只是一種人類活動,突然之間變成了一種 “綠金” 產業,背負著極大的使命,彷彿戴上一只拼觀光救經濟的大帽子,一切不可能的行為就變得可能了。

旅遊產業到底怎樣興起的?既然旅遊或是探索新事物這個行為幾乎可以說是人類的天性,我們重視這個產值又行之有年,應該有很多豐富的經驗等著我們閱讀。台灣今年接二連三佔據版面的話題很多都跟觀光產業密切相關,像是陸客不來,或是澎湖的博弈特區,我們有沒有值得借鏡的例子呢?

 

 

法國人:我們拚觀光的方式就是不討好觀光客!

法國身為資深的旅遊大國,一直以來都是全人類最想造訪的國家,照理說他們在拚觀光這件事情上一定下了許多苦心吧,但其實在『旅行的異義』這本書裡頭,作者訪問法國的文化部長才發現到,法國人從不針對觀光或是外國旅客量身定制任何鼓勵獎勵措施,但他們努力的將法國特有文化保存到最完整,即使在政府經濟拮据預算大砍的年度,文化部仍能享有傲視全部會的2%預算成長。

訪談過程中,法國的觀光官員不斷告訴我:「心中沒有觀光,才能有今日的成果 。」

對法國人來說,維護文化不只是文化部的事情,更是全國民的使命。想去法國生活度假的外國遊客才不是要看塞滿城市的玻璃帷幕大樓或是金碧輝煌的賭場,而是真正的法式生活。不做討好觀光客的事情才是最能吸引觀光客的方式,縱然法國跟其他國家一樣,大舉的中國觀光客進入到百年歷史的百貨公司揮霍,或是讓餐館僱用更多的中國服務生來服務一樣來自中國的遊客,但國家政策從未因此而改變,只要理解到自己的價值,並且盡全力保有最能吸引外國人的特色,法國就永遠會是觀光市場上的績優生。台灣其實也是一樣,觀光政策應該更全面更宏觀,而非只為追求短期的觀光人口成長或是消費力提高,反而忘記深耕經營台灣真正吸引人的特色。

 

 

中國人:有錢不是我們的錯!

『旅行的異義』裡也花了極大篇幅在介紹中國旅客,上世紀末中國政府剛開放自家人去世界觀光時,第一個達成開放,允許中國人前往觀光的國家就是紐西蘭,1999年開始,紐西蘭接待了大量的低價競爭中國團客,不只旅遊品質大幅下降,更重傷的是中國人對紐西蘭的印象日益下降,終於在2010年紐西蘭政府與中國政府重新達成了許多協議,拒絕那些只求短期牟利的旅行社入境許可,並且嚴格要求外國人在紐西蘭的旅遊品質,100%純淨紐西蘭這個稱號才在全世界口碑散佈開來。

二戰結束後到八〇年代,突然富有的美國人和日本人,最流行的觀光國度就是充滿文化底蘊的歐洲各國,當時的歐洲人也形容美國觀光客如蝗蟲過境,日本人則是一群滿手現金的財主,是不是跟我們現在對於陸客的印象不謀而合?但現在美日二國的觀光客,早就已經是大家心目中最受歡迎的國民了。一群剛剛接觸世界的人民本來就會對眾人產生巨大的變化,文化衝突的事件一定免不了,考驗著我們接待來自各地的客人的智慧,讓他們成為我們歡迎的客人呢?還是從此冷漠拒絕交流接觸,增加另一個陌生人?是我們值得深思的課題。

 

 

觀光賭客:我們要的比你能給的更多!

另一個值得討論話題則是澎湖的博弈特區,雖然在公投題目上被美名為觀光特區,但不難猜測這是一個誤導的做法,為什麼政府或財團總是認為博弈是門好生意呢?『旅行的異義』同樣也觀察了幾個經營過賭博觀光的國家與產業:柬埔寨政府出賣國民讓出大塊土地給財團蓋豪華賭場,當地區民只能接受薪水極低的賭場工作,還衍伸出許多未成年性產業的問題;一艘艘豪華的郵輪,只要一航行到不受各國法令約束的公海上賭場就開張,船東從第三世界運上許多未成年的低薪勞工,服侍著有錢的遊客。

不同的國度與場景,同樣的都是充滿血淚與犧牲。博弈事業來就是一場賭注極大的投資,看上眼的莊家都是滿手現金的財團,靠著政治勢力劃出一個特區的界線來經營一座座富麗堂皇的賭場,或是航行公海上的豪華郵輪,規避各種法律責任。但賭博包裝得再美本質還是賭博,背後更多的黑暗經濟在蔓延,不是只有蓋起一座賭場然後好好管理那麼簡單,鋌而走險的產業吸引來的就是挺而走險的人,世界各大知名賭場就是一個個值得借鏡的例子。

博弈事業靠的是全世界的熱錢流竄,哪裡有險冒就往哪裡去,那些滿手現金的賭客追求的是刺激與新鮮感,一旦追求虛華的建設與投資吸引賭客,這個過程就回不去了,如果澎湖這個小島和澳門、拉斯維加斯或是新加坡搶著競爭這塊市場,就是走上一條無止境的開發建設和追尋刺激的不歸路,澎湖真正的魅力是這個嗎?台灣真的有本錢做這種博弈投資嗎?

 

 


Read More

四年一次百億美元的豪賭,看奧運如何成為一場詛咒
2 年 ago

四年一次百億美元的豪賭,看奧運如何成為一場詛咒

今年奧運轉播場次相當少,可看出電視台對收視率寄望不高,沒想到發生了兩個讓台灣人無法忽視的事件,分別是:謝淑薇與網協爭執後退賽,羽協與戴資穎的贊助糾紛。

兩件事的共通點是:「利益」,無論是哪一方的利益,都讓奧運從運動的競技場,化身成利益的博弈場。這其實並非特例,當我們以小見大,把利益的角力放大到整場「奧運」時,會發現奧運舉辦國裡的利益衝突,精采程度可不輸運動場上的對峙。

 

一個國家會舉辦奧運,通常不是出自於對運動賽事的支持,而是帶有附加目的,像1962希特勒就是想透過奧運向世界展現雅利安人有多優秀,更多國家舉辦奧運帶有商業目的,想振興觀光,提升經濟,在國際上行銷國家,增進人民對政府的信心。

本意是良善的,事實卻是脫軌的。

大部分的奧運投資成果是不容檢視的,有個事實說出來你會嚇一跳,上一次賺錢的奧運要追朔到1984年的洛杉磯奧運,還是因為沒人想辦,所以國際奧會提出一切損失由他們來補償,才讓洛杉磯小賺一筆。

2017台北即將舉辦世大運,看完《奧運的詛咒》後我不禁思考,這場賽事會讓台北陷入詛咒之中嗎? 接下來,讓我們透過這本書來了解運動賽事的最高殿堂是如何變成修羅場的?

 

 

詛咒一:奧運帶來的經濟提升是假的

《奧運的詛咒》的作者是運動經濟學領域的學者:安德魯.辛巴里斯多,他企圖以簡單的文字與理性的分析,讓不是經濟學家人也能輕鬆了解奧運背後的利益糾葛。

他在書中提出一個有趣的觀點.我們常看到奧運舉辦國對內外宣稱,奧運會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像2012倫敦奧運時,主辦方透過顧問公司對外宣稱創造了一百七十億美元的產值以及一千個工作機會。

但這些數字並非事後的調查比對,而是採用事前評估-先假設觀光客人數與消費支出,再透過國民經濟的產出來計算,這樣的估算帶有到許多盲點!例如,為了避免人擠人,本來會前往該地區的觀光人口反而會避開該時段,當地人也會因此出國旅遊,使得城市消費不增反減。

圖片來源:藝術家Charis Tsevis 2012倫敦奧運Yahoo廣告

2008北京奧運與2012倫敦奧運就是此結果,整體觀光人數下滑,北京奧運期間的出國人數還增加了12%,大媽們反倒跑去國外消費。

而奧運期間的旅客大多是為了比賽目的來到該城市,鮮少特別安排其他活動,還會能遇到交通擁擠等問題,無法產生良好的旅遊口碑,對觀光的推動效益其實不大。

 

 

詛咒二:奧運的遺產是昂貴的白色大象

奧運虧損的回復期相當長,史上虧損最嚴重的1976年蒙特婁奧運就為蒙特婁人帶來了30年的負債,這些債務往往也抵掉奧運期間創造的經濟收入。

在所有花費裡,場館的建設往往是最鉅額的一筆帳。

圖片來源:北京國家體育場官方網站

以08年北京奧運為例,花了35億人民幣打造的「鳥巢」在賽事過後成為北京最大蚊子館,每年還要花3億人民幣維修,簡直是債留子孫的活招牌!

1998長野冬奧的主場館雖然在賽後被規劃成棒球場,但人口僅僅有十萬人的長野,連一個職業棒球隊都沒有,場館的使用率屈指可數。

除了帳面上花費外,場館座落的土地本來可能是醫院、商場、大眾運輸工具或其他更有價值的設施,現在卻成了蚊子館,其中的機會成本難以估算。


Read More

秦始皇前前前傳:秦人創業史教我們的三件事
3 年 ago

秦始皇前前前傳:秦人創業史教我們的三件事

秦始皇贏政最顯人知的事蹟,就是他建立中國史上第一個大一統王朝,剩下的印象,往往來自於他的暴行,像是「焚書坑奴」,更正面一點的,會想起他為防範匈奴,把各國長城連結成萬里長城,或是建立「車同軌,書同文」,這些為中國歷史打下文明基底的傑作。

但說到底,他一個人怎麼就這麼厲害,能完成前無古人的統一大業呢?

 

深入分析,你會發現雖然是秦始皇完成這項KPI,但到他當政時,六國早是秦國囊中物,這霸主之位是秦人祖先不折不饒的奮鬥成果。

因此要探討秦朝的建立,得先從秦始皇前前前傳,也就是秦始皇的祖先開始說起!

不說你不知道,當時秦人祖先在其他國家看來,根本是蠻夷之邦,從沒想過有天他會飛上枝頭變霸主。

商朝末年,秦人祖先在商周戰爭中選錯邊,他們選擇支持商紂王,抵禦當時革命黨:周國人,所以當周朝建立時,秦人祖先立即被清算,流放到遙遠西方。

當時西方是個蠻荒之地,鄰近外患西戎。秦人被強制搬去跟西戎當鄰居,可以看出周天子對這個曾經大唱背叛的秦人不太信任,要把他們當成對抗外族的砲灰!

也因為這個起源,儘管後來秦人在多次爭戰中趕跑了西戎,有了自己的領土,依然被其他國家認為是「未開發國家」,有點看不起他們。

從秦人一開始的處境,對比之後的統一大業,我想你不禁想問,秦人究竟是怎麼從一個魯蛇國家,轉型成霸主之國,最後統一天下呢?

 

歷史沒有錯,錯的是我們學歷史的方式!

在探討秦人如何變身賽亞人之前,我想先介紹一下本月《生鮮時書》要推薦給大家的書,由台大歷史學博士呂世浩教授所寫的「秦始皇: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帝國掘起: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三本歷史的思辨之書。

作者呂世浩教授不虧是PTT上被台大學生譽為「四年修不到,成終生遺憾」的教授,從他幽默生動的文字可以想像他教課時的精彩程度。

他的書不像一般史書著重於歷史考究,要說的話,更像是管理學案例分析。他在書中探討歷史人物在他當下環境中所做的各種選擇,從中找出我們可以練習思辨的部分。

一談到歷史,腦中總會浮出年代與大事紀,我們在求學其實是透過背誦重要事件,來通過是非題與選擇題的考驗。

呂世浩教授認為:「歷史真正的學習,是思辨!」

唯有深入當時的歷史情境,去琢磨古人的每個選擇,透過換位思考,假想我們是當下的歷史人物,我們會怎麼做,更進一步套用生活情境裡,解決我們當下的難題,達到「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的境界,這才是歷史真正的作用!

 

秦人崛起到底教我們哪三件事?

前面講了這麼多秦人起源,以及研讀歷史的態度,接下來終於要進入正題,讓我們根據呂世浩教授的著作以及我個人意見,來探討一下秦國人究竟怎麼從砲灰轉型成霸主,而我們又能從中學習到什麼!

 

1.人才,是一切強盛的基礎

如果你還記得國中歷史課本,你會記得秦國除了秦始皇之外,還出過一位知名人物,也就是春秋五霸之一的秦穆公。

秦穆公是個軍事天才,一上位就御駕親征,殲滅茅津,他還展露外交長才,娶了鄰近晉國公主,穩定大局,為兩國聯姻開啟先例,後世也有了「秦晉之好」這句成語。

秦穆公除了本身能力嚇嚇叫外,更知人善任。

他一聽說當時正逃亡楚國的奴隸「百里奚」相當賢能,不計較他身份,也不計較他當時已七十多歲高齡(古代醫藥技術沒這麼發達,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可說是隨時處於掛點邊緣。)依舊把國政都交給他處理,史稱「五羖大夫」。

而百里奚果然是個不出世的賢才,我相信你一定想像不到,他一就職不是像柯P一樣嗡嗡嗡地大舉推動改革,而是馬上向老闆推薦一個比他更厲害的朋友:騫叔。

兩位賢臣開啟了一段秦國盛世,讓秦穆公得以殲滅鄰近大國晉國。而此時內外兼備的秦穆公,離霸主之位,只剩最後一塊拼圖,也就是另一位危險鄰居:西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