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社會

【ZEN大專欄】一人只能投一票的多數決,是最好的選舉方式嗎?
3 天 ago

【ZEN大專欄】一人只能投一票的多數決,是最好的選舉方式嗎?

By  •  社會, zen大專欄

相信沒有人不覺得,我們身處的社會是民主國家吧?

畢竟民主國家是透過人民直接投票選出代替國民執行國家機器的代理人,已經是人人都認可的常識。而投票結果,少數應該服從多數,接受多數選出來的人選,也是國民公認的價值。

不過,關於投票,是否只能每個人投一票?一人一票的多數決選出來的人選就是最好的結果嗎?

 

一人只能投一票,雖然合法,但合理嗎?

雖然在台灣,一種選舉一個國民只能投一票,否則將成為無效廢票。

《理性選民的神話》一書則告訴我們,多數選民並不理性也不客觀,因為早有諸多行為經濟學研究成果告訴我們,人的思考有著系統性的偏誤,常因捷徑思考的偏誤而做錯選擇。

這樣個別不理性且不客觀的選民集合起來做出的選擇,真的對國家是最好的嗎?

(圖片出處:https://www.pinterest.com/pin/79868593375540348/?lp=true) 《理性選民的神話》作者更直指許多擁有投票權的國民根本沒有基本的政治或人文素養,對複雜的國際乃至政府財政問題也毫無清楚認識,選舉時又容易受到廣告文宣乃至個人價值偏好干擾,毋寧認為讓公民普選不是最好的選舉投票方式。

《反民主》的作者認為,如果我們生了病不敢隨便找沒有證照的外行人看病,蓋房子會希望找擁有合格建築師執照的人處理,那麼政治也應該交給專業政治精英而不該讓不懂政治複雜專業的普通人民來決定。讓專業政治菁英接手團隊,好過聽任對政治外行的人民的投票結果。

在《專業之死》一書中寫到,正是當前民主國家的一人一票且票票等值的觀念深植人心,讓不少外行人覺得自己的意見跟專家一樣重要,造成專業被輕看,專家被忽視。

《民主是最好的制度嗎?》一書作者更直接提出質疑跟挑戰,認為今天諸多民主國家的問題,不都是被選出來執政的政黨非但無力解決原本的問題甚至製造了更多問題嗎?

民粹主義的警鐘

這些年世界上各民主國家盛行民粹主義,說穿了不就是因為長期以來,國家的主要政黨無論誰當選,都不能解決普羅大眾的經濟與生活困境。

Read More

【超級Y專欄】現代人的精神困境(上):精神醫學已經信任破產?
7 天 ago

【超級Y專欄】現代人的精神困境(上):精神醫學已經信任破產?

10月時我在我的YouTube頻道發佈了《瘋狂簡史:誰定義了瘋狂》的說書影片,沒過幾天許多精神科醫師留言指責影片內容偏頗、誤導觀眾,加重精神科醫師都愛亂開藥的刻板印象。

為了明確表達我的觀點,我分別寫了三篇文章,在第一、二篇文章裡,我要指出目前試圖處理現代人精神困境的三個領域:精神醫學、正向心理學、心理治療與自助文化。

儘管它們「承諾讓人們過得更好」,但實際上沒有解決問題根源,反而成為了問題的一部分。

而在第三篇文章裡,我將指出我們的生活被這套「承諾讓人們過得更好」的神話系統耽誤了,我們應該重新校正我們談論憂鬱與心理健康的語言框架與錯誤觀念,從個人式的思考模式跳脫出來,看看過去40年來全球各地的社會轉變如何影響人們的心靈,找出憂鬱的社會因素,才可能梳理出一套新敘事。

 

如果你根本就沒有樂樂?

在電影《腦筋急轉彎》裡,擬人化的情緒角色樂樂與憂憂在一場爭執中意外離開大腦總部,導致女主角萊莉開始喪失快樂的情緒,而遺留在大腦總部內的怒怒、厭厭、驚驚無法駕馭萊莉的生活,樂樂的離去使萊莉開始與身邊的人一一喪失聯繫。

在這一連串的敘事中,《腦筋急轉彎》反映了當代精神醫學對憂鬱的觀點:不快樂是源自大腦中某種元素的匱乏:血清素(serotonin)不足。

在這一連串的敘事中,《腦筋急轉彎》反映了當代精神醫學對憂鬱的觀點:不快樂是源自大腦中某種元素的匱乏:血清素(serotonin)不足。

血清素不足是憂鬱的起因已經越來越被人們當成常識。然而,這種神經傳導物的解釋等於是在告訴那些憂鬱的人:「你的大腦天生就沒有樂樂」,這是一種病,只能靠後天吃藥來補充。

我們因此可以想像《腦筋急轉彎》的精神醫學版結局:萊莉逃家後到醫院看診,醫生診斷萊莉的不快樂是因為腦部化學失衡,開了一盒抗憂鬱藥「百憂解」,萊莉吃下後產生了新的樂樂,從此以後過著固定吃藥的日子。

如果要為這個結局設定一個彩蛋的話,那便是:萊莉忘了自己失去原本的樂樂的外在因素:被迫離開自己的家鄉明尼蘇達而遷往舊金山。

在《腦筋急轉彎》的例子裡,我們看到了神經傳導物假說的問題:就算憂鬱有神經生理上的體現(neurologically instantiated),也不等於說明了憂鬱的因果關係,因為神經生理的顯現可以是心理問題的結果,而非原因。這就像電腦軟體出問題而造成硬體的電池大量失電,電腦工程師卻堅持電池是問題的原因,而不曉得電池其實是問題的結果。

另外,它也無法解釋一個驚人的事實:根據WHO的統計,在1950年代,只有0.5%的人有憂鬱症,到了2018年,卻有3.5億的人受憂鬱症所苦。如果憂鬱是源於化學物質天生失衡,為何半個世紀的時間,憂鬱症會大爆發?這代表一定有某些大腦以外的原因。

 

精神醫學界內部的批評聲音:

對於憂鬱症大爆發的現象,近年來已有許多精神醫學界的學者看不下去,出面著書批評,我將這些書的論點整理為五項主要批評:

(1)自相矛盾的診斷標準:

根據《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第五版(DSM-5),憂鬱症的診斷標準為:

1.大部分時間快樂不起來 2.興趣減少 3.體重或食慾下降 4.失眠或嗜睡 5.整天思考遲滯 6.整天疲累、沒活力 7.覺得活著沒價值或有罪惡感 …
Read More

【ZEN大專欄】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2 個月 ago

【ZEN大專欄】專業「無」價,因為專業已被民主至上的網路口水淹死…

By  •  每週時書, 社會

最近幾年,每隔一陣子,媒體就會拿物價議題出來打,只要有企業敢漲價,打!

例如,連鎖小吃鬍鬚張每次要調漲滷肉飯價格時,都會被媒體修理。媒體總愛拿小吃店的滷肉飯才賣多少錢,來指責鬍鬚張的價格不合理。網路上也一堆鄉民附和,說鬍鬚張難吃,沒資格漲價!

那好,挑家人人都說好吃的店來看一下。就說鼎泰豐好了,鼎泰豐原本有一道醬油炒飯,因為加醬油下去炒要多五十塊,被媒體狠狠修理了一頓,覺得不過是幾滴醬油而已,成本才多少錢,竟然敢索價五十元?瘋狂狠打的下場是,負得起也願意付的老饕,再也吃不到這道美味,因為鼎泰豐不願犯眾怒,取消了這個服務,以後不賣這款菜色。

這兩個案例都很經典,經典在於,媒體自以為進行「專業分析報導」的時候,將別人的無形專業方面全都懸置,不許計價。

計算價格只從看得見的原物料成本來評估,其他像是中央廚房的設置、人員實際薪資和手藝訓練等等造成的成本差異,乃至因為專業而訂出較高價格一事,也狠狠被打臉了。

鬍鬚張的員工薪資和路邊的小吃攤的薪資是一個等級嗎?

有興趣了解的朋友可以投履歷去試試看,台灣不少小吃單聘請的都是計時臨時工不說,沒有勞健保且薪資遠低於政府公布的最低薪資,因為這些小吃攤的競爭力就在於削價求售,薄利多銷。薄利多銷的背後就是薪資乃至專業手藝被剝削。

好比說,炒飯加幾滴醬油下去炒看似成本沒多多少,但想過沒,加了醬油的炒飯要炒得好吃美味的技術,且這個技術得要讓全部門市的師傅都同樣繼承,需要付出多少成本?

 

這是一個以無知為榮,否定專業的時代

罔顧專業有價一事,不只餐飲業,各行各業都在發生。好比說設計業,一堆設計師都有被「隨便幫我畫兩下」、「只是畫兩筆竟然收這麼貴?」言論激怒過吧?

一堆自稱社會大學的人,抨擊真正科班訓練出身的公共政策專家的政策。經過異常艱難國家考試審查通過的法官或律師,被網路上只看媒體殘缺報導的犯罪事件抨擊為不專業…

在台灣,專業不僅不被重視,甚至還被反過頭來踐踏與嘲諷。

坊間有本書《專業之死》,認真而不失幽默的討論了專業之死的問題。

作者認為,這個時代有股以無知為榮的氛圍,知道自己無知不以為恥反而覺得很了不起。

之所以會讓人產生無知很棒的感受,作者認為,是民主社會的票票等值觀造成的結果。

相信人人平等的無知者,相信自己的意見和學者專家一樣等值,一樣該被重視。更要命的是,當自己的意見被否證時,這樣的人不覺得自己錯了,竟然產生專家的意見只不過是另外一種意見罷了?

公共議題的討論最常見,不少連個具體論證都說不出來的鄉民,卻以為自己成功打臉官僚系統所出台的公共政策。

社群網路的崛起更助長了每一種意見都能夠平等的發聲的機會,結果就是大量的普通人的非專業意見占滿了社群媒體與版面,專家的意見反而被淹沒不說,還很難被看見。

因為來自專業的意見常常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完,且往往並不簡單,需要專門解釋,而願意耐心閱讀與理解的人並不多。

如果有在逛網站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在某些專家或意見領袖的文章底下經常會出現某些並不專業的外行人說著自以為打臉專家的外行話,還沾沾自喜。

 

專家之錯,有時並非專業之錯

還有一點也很致命,那就是扛著專業之名的專家,並不總是對的。

由於現代社會的議題日漸複雜,專家就算秉持專業進行分析還是可能錯判,甚至有一些操守或能力不足的專家刻意護短而做出錯誤判斷,這些來自專家的錯誤,透過媒體被放大之後,輿論逐漸形成一種專家也沒什麼、也沒比我強的心態,專業卻順勢被鄙視了。

專家引用專業可能出錯,但不代表專業本身是錯的,但兩者卻很容易被混淆。

人們樂於引用專家所犯的錯誤來否證專業的可信度,一方面也是為了拉抬非專業的自己在發表意見時的合理性。

好比說投資理財領域最常見,的確不乏一些專業知識不足或是為了私利而推薦錯誤資訊給客戶的理財專家,但未必表示理財一事沒有專業,或是投資專家全都是騙人的。

 

知識的普及,讓人開始鄙視專業
Read More

女性們,勇敢發表自己的看法,坐在主桌旁,舉起手來! 
3 個月 ago

女性們,勇敢發表自己的看法,坐在主桌旁,舉起手來! 

 

*原文出自:坐在桌旁,女性們!

七月時參加了臺灣網路治理論壇 TWIGF 2018,在其中「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就業機會與未來」場次擔任與談人(我從網路走到實體了啊!)(我在實體世界真的存在的不是二次元XD),我們主要討論幾個題目:

  • 如何鼓勵女性加入 ICT 產業或創業?
  • 如何鼓勵女性在社群中公開發言、分享?
  • 如何提升台灣女性在 ICT 產業中的地位?
  • 一定要再提供一個女性平台或女性保障名額嗎?

其他會議相關的內容可以參考YingChu Chen的會議摘要(投稿至國際組織的版本,所以是英文的)。

除了這份紀錄之外,我想來記錄一下我在會議中的一些想法與衝擊。這四個問題其實都是大哉問,我分享了在PM職涯角色上的一些女性經驗如下:

產品經理職涯的女性經驗 PM職涯起始

一開始探索PM職涯可能時,在PTT科技業版上因為提到「小妹今年要畢業,想請問PM這個工作 xxxx」,鉅細靡遺描述了我的生涯規劃和目前的專業能力,希望尋求更多建議,得到的回應卻是

「只要是女的就沒問題啦!」、「小妹加一百分」、「要正」、「要會ㄋㄞ會撒嬌」*當初的文章當然不是這一篇,截圖出處ptt tech_job版

大家根本沒看我的文章,只看到前兩個字「小妹」啊!而且這樣的觀點其實不是鼓勵,而是對女性的侮辱加上對PM專業的侮辱,是雙重戰文啊!(還是我認真就輸了?)

我的韓國經驗

韓國是個超重男輕女的國家,我記得我剛上任時特地飛到韓國與當地業務討論商業計畫,邀請10個人參加會議,結果居然只有兩個到場!

怎麼辦呢?我老闆說,就是要跟他們喝酒!我不會喝酒,但當天晚上真是豁出去了!要像個男人一樣加入他們!


Read More

我們認識這個世界,是憑感覺而非思考?
4 個月 ago

我們認識這個世界,是憑感覺而非思考?

今年五月底接連發生情殺、分屍案件震驚社會,新聞媒體天天都在報導相關消息。你可能會聽到類似「現在治安不好」、「台灣犯罪率又上升」等言論,但其實警政署的數據顯示,近十年犯罪率及犯罪案件數皆年年下降。

你覺得社會,甚至這個世界正在變糟嗎?《真確:扭轉十大直覺偏誤,發現事情比你想得更美好》這本書便探討世界正在逐漸變好,然而人們傾向認為它正在變糟──因為人們擁有某些直覺偏誤,讓我們以錯誤的認知看待世界,進而抱持著相較於現實悲觀的世界觀。

舉例而言,上述所談到的例子即可用「負面型直覺偏誤」來解釋。

「負面型直覺偏誤」指人們傾向留意壞的而非好的,會被不尋常的事情所吸引。負面消息,比起正面消息更加引人注目。

最直接聯想到會影響我們並強化這種偏誤的即是媒體。不久前臺北市長柯文哲所說的話被記者斷章取義,「貪婪老人」這句話引起一陣「標題殺人」的新聞風波,而緊接著「鄉下就該有鄉下的樣子」一樣被媒體大作文章。

現今媒體變得越來越自由,訊息能更方便地傳播,新聞散播也越來越快,導致有些人不在乎事實為何,以自己的意思解釋獲得的訊息。例如媒體或利益團體可能基於自己的訴求或目標來「帶風向」,試圖影響人們的想法及行為。

 

媒體如同一把雙面刃

不可否認媒體有時會過度渲染報導內容,但試想今天有兩個新聞:〈一名男子無法承受壓力而隨機殺人〉及〈台北市約有270萬人今日皆無發生意外〉,你會想看哪則新聞?

顯然後者不會出現在新聞中,因為人們將活下來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生活環境太過安全,對於死亡、災害或戰爭等不尋常的事情會更加注意。

有朋友問過一個有趣的問題:飛機與汽車,哪個交通工具比較危險?大多數人會回答飛機,但其實汽車事故率遠高於飛機失事率,因事故而死亡的人數也是汽車較多。然而飛機失事通常伴隨幾百人傷亡、牽涉較高賠償及各式重大損失,而且媒體一定會沒日沒夜地報導,讓全國人民都知道有架飛機掉下來了。

這兩個例子皆顯示經過媒體大肆報導後,更容易擴大壞消息在人們心中的影響,產生類似「現在這個世界很危險」這樣的想法。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想像你生在一個極為貧困的家庭,家裡必須辛苦地跋涉才能取得不乾淨的水源;成年後生活改善,家裡有水龍頭,但你的小孩仍得拼命工作才能養得起孫子;等到孫子成年,識字與閱讀變成一件稀鬆平常的事,過著現在正閱讀這篇文章的你能夠想像的「正常生活」。

覺得這樣的例子很誇張嗎?這是《真確》作者的真實例子。

作者是瑞典人,從他的祖母成年至他成年,瑞典持續在進步。作者將人均所得分成四個等級,瑞典由接近赤貧的一二級提升至最富有的第四級。事實上有許多可信數據證明,所有的國家都在進步,以脫離貧窮為例,過去的20年間,全球貧窮人口比例已經幾乎減半。

 

我們認知這個世界,是憑感覺而非思考

對於經歷過的人來說,或許能體會到驚人的進步,但當那些習慣於較富裕生活的人,遇到新問題及煩惱時,便會忘記過去成功克服的困難,或是美化對過去的記憶,嘆著今不如昔。

對於沒有經歷過的人,自然更難體會到這些進步,因為他們會從已經接收到的資訊來解釋這個世界。

《真確》一開始便提出關於世界的問題,例如「現今全球的平均壽命為何」?正解為70歲,書中分析這個問題的答錯的受測者們,反而是高學歷、受過良好教育的人答錯率較高(他們大多認為是60歲)。

因為他們獲得的資訊較多,負面型直覺偏誤又被媒體加深,亦有可能是由於教育者的認知並未更新,將不符合現實的認知傳遞給學生,擴大人們對世界的誤解。

這個世界、這個社會有許多好事及使我們進步的事情持續發生,只是因為這些進步太緩慢也太分散,即使積累起來也離我們較為遙遠;而壞的事情打開電視就能看到,相較起來離我們較近且較能明顯感受。

當我們站在長長的歷史之路上,放遠目光望向過去幾十年的生活,會發現人類在近幾十年間有著多麼驚人的成長。

用正確的世界觀看待世界

如何避免直覺偏誤,對世界不再有誤解?作者建議我們都應擁有「求真習慣」:壞的固然該關心,但好的事情也確實在發生。

強調好的事情並非樂觀主義的表現,也不是鼓勵媒體應該以正面新聞沖淡負面新聞。問題仍然存在,凶殺案、空難一樣會發生,仍有人苦於飢餓與貧窮,地球仍在暖化……這些問題讓我們應該關心世界並為解決而努力,但若我們將各方面的正面進展視而不見,便如同將問題視而不見般不合理,也落入了負面型直覺偏誤。


Read More

【Evonne專欄】這本書告訴你,你對世界的理解應該全面更新
4 個月 ago

【Evonne專欄】這本書告訴你,你對世界的理解應該全面更新

你相信自己的判斷力嗎?你相信自己對周遭社會的認知嗎?試著回答下面幾個問題吧!

1)你覺得2017年1-9月(警政署找得到的最新統計資料),台灣最主要受詐騙的族群,年齡層是幾歲?

a.17歲以下

b.30-39歲

c.40-49歲

d.50-59歲

(第一項年齡區間不是很平均,但警政署真的是這樣統計的><)

2)你覺得2017年1-9月,台灣最主要「受詐騙」的族群,男女比例最接近如何?

a.男40%:女60%

b.男50%:女50%

c.男60%:女40%

d.男30%:女70%

3)你覺得2017年1-9月,警察機關受理的道路交通事故,汽機車駕駛人過失以及行人或乘客疏失的比例最接近如何?

a.駕駛人40%:行人與乘客60%

b.駕駛人60%:行人與乘客40%

c.駕駛人80%:行人與乘客20%

d.駕駛人90%:行人與乘客10%

 

====我是防雷分隔線,以下是答案====

 

 

答案:

  1. B(受詐騙的人當中,最多是30-39歲,佔21.02%)
  2. Read More

縱使剩下你一人,你也能堅持信念始終如一嗎?
4 個月 ago

縱使剩下你一人,你也能堅持信念始終如一嗎?

今年又是選舉年,各黨祭出「青年牌」,無論你是某某人的兒子、女兒或者是姪子都可以搭上世代交棒,讓年輕人來的列車,亦或派出一些各領域的有志青年,希望一展抱負為社會出力。青年從政可以為政壇帶來新的聲音、觀點或者是處事方式,這些固然值得期待,但是參與之後,「堅持信念」才是未來幾十年要面對的關鍵課題。

前幾天,我在台灣創立的紀錄片平台Giloo紀實影音上看了一部紀錄片《活在三里塚》,這部片講述1966年日本為了興建成田機場強制徵收三里塚地區土地引發當地農民激烈抗爭的45年後。

這些殘存的抗爭者,他們現在的生活、對當初這場抗爭的反思,配樂用著時而緊湊的小鼓和變調的弦樂,時不時在背景起降的飛機,對比著他們蒼老的模樣,他們有人後悔,但也有人堅持至今,看見的是歷史過去的唏噓,也更看見了一種對自我信念追逐的坦蕩和踏實感。

Giloo紀實影音 《活在三里塚 The Wages of Resistance: Narita Stories》 from Giloo紀實影音 on Vimeo.

.

 

請堅持到粉碎機場的那一刻

「他希望我們一直生活在這裡,自己卻選擇最輕鬆的那條路」– 柳川秀夫 前青年行動隊隊長。

「他」指的是抗爭運動中自殺的三之宮文男,自殺時年僅22歲,是當時青年行動隊中最具領導性的人物,《活在三里塚》裡面最動容的一段敘述,是三之宮的母親娓娓地說「他自殺的那一晚,我依稀記得他站在床尾對我叫著媽媽、媽媽,我分不清楚那到底是夢還是真實的」

隔天早上,三之宮的爺爺在他的書桌上發現抗爭用的安全帽還有一封遺書,三之宮寫下一千八百字的遺書,除了和自己的親人朋友道別之外,也說了:

「我贈恨機場來到這個世間,請大家繼續努力,我已失去了繼續抗爭的力氣,請堅持到機場粉碎的那一刻…國家的威權實在太可怕了…我走的時候請用旗子覆蓋我的棺木,讓大家一起送送我。」

他成了抗爭中的殉道者,更成了重新點燃整場抗爭的火種,讓這把火延燒了五十多年直到現在。

紀錄片拍攝的當下已經是2013年,大多數的抗爭者都已經過世或是無力再支持下去,唯有柳川秀夫到今年都還會舉辦著三里塚抗爭的研討會,他說「這無關對錯,而是必須要做的,我們不接受的是政府的漠視人權。只要這個政府氛圍沒有改變,我也不會改變。」

現在的三里塚,早已物換星移,剩下當初用來抗爭的團結小屋還有鐵塔,轟隆隆的飛機每天呼嘯而過,不變的是他們希望生活在這裡的決心,現在他們知道無力粉碎機場,但可以爭取的是在土地上生活的權利,他們繼續耕種、開墾,讓土地活化,留下生活的足跡,轉換成延續信念的方法,即使只剩一人,也能帶著「努力生活在三里塚」這樣的信念,走向人生的最後一刻。


Read More

【ZEN大專欄】未來不是左右或統獨之戰,而是菁英與民粹的對決
6 個月 ago

【ZEN大專欄】未來不是左右或統獨之戰,而是菁英與民粹的對決

By  •  每月選書, 社會

日前,從臉書上的一個知名的評論類粉絲團上的貼文發現,某個我在太陽花時期認識的覺青,竟然重新回歸他原本脫離的政黨陣營,投入地方議員的黨內初選。

由於這位年輕人在過去幾年投入不少精力於解殖與營救陳水扁前總統,結識不少泛綠陣營的有力人士或知名網路人士,因此,此一消息曝光後,蠻多曾經的同志不甚諒解,也有一些人立馬切割、表示唾棄。

我自己倒沒有生氣的感覺,只是有點遺憾。然而,深思過去幾年與這位青年朋友的互動,以及從他那裡聽到的訊息。我在想,或許他會這樣選擇有其不得已而為之的無可奈何,這些無可奈何是屬於菁英光譜端的人無法理解的吧?

更深入一層想,也許這位青年改宗再改宗的背後,其實竟是印證了《民粹時代—這是邪惡的存在,還是改革的希望?》一書所談的東西。

 

當覺青遇到絕路 

這位重新回歸藍營,曾經因為太陽花兒「覺醒」的青年,是非常草根而基層的年輕人。高中畢業就投身軍旅,服志願役。退伍後在南部的一家網咖工作。

在網咖裡,他看見了我們這些相對菁英階級的人所看不見的底層世界的真實運作方式,看見了新聞報導中所謂的慣老闆如何壓榨員工(曾有努力工作且達到業績目標的員工,竟然只得到五百元的微薄獎勵且還不是每次都有),更看見許多社會底層青年的翻身無望。

我不免在想,像他這樣擁有滿腔熱血與正義感但卻沒有家世背景學歷的青年人,雖然有幸短暫抓住了時代洪流的機運,雖然也曾經努力把自己的寶貴青春全都投注於他所相信的改革,到最後卻因為欠一張文憑而連成為自己原本支持的政黨的議員的助理都沒辦法,更別說根本打不進由原本菁英把持的政治場域時,很想有一番作為的他,若又有另外一邊陣營的人招手時,再度轉換陣營,想來也是可以理解的。

當留下來抗議卻沒有機會看到改變的發生時,忠誠將會消失,原本留下的人也將叛離,到市場上選擇其他機會。

在赫緒曼的《叛離、抗議與忠誠》一書中提到,當留下來抗議卻沒有機會看到改變的發生時,忠誠將會消失,原本留下的人也將叛離,到市場上選擇其他機會。

當從基層、草根與民粹的角度來看,無論統或獨藍或綠都是由上層精英說了算時,那底層的人民怎麼辦?只能乖乖追隨嗎?不能奮力一搏嗎?

要繼續待在沒有半點機會往上爬的陣營,還是選擇願意給自己一次機會放手一搏的陣營,也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得出此一答案的理由,不應該只是簡單的二元對立式思考。

批判或與青年切割的人,有認真想過這樣一個曾經覺醒的青年為何又重新回到那個他當初選擇離開的陣營嗎?

 

翻身無望  你選擇「憤怒」還是「奮力一搏」

《厭世代》中無力靠學歷人脈家世翻身的社會底層青年,被低薪過勞等困境困住但想要有機會有所作為的青年,有時候很難讓手段與目的都服膺社會規範,不得不破格思考,放手奮力一搏。

畢竟,《當收入只夠填飽肚子》時,道德阿正義阿什麼的,都比不上讓自己能夠活下來這件事情。

這位青年的再度出走,不管再次的背叛會被多少人嘲諷與批判都要想辦法替自己在想要投身的政治場域搏取一席之地的決心,某種程度上,是一種《素人之亂》,雖然未必有機會成功,很可能等在未來的是失敗且再無路可走,但還是選擇奮力一搏。

 

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很讓人敬佩的,如果只用選邊站的意識形態去看待這樣的事件,甚至用陰謀論去追溯過去所發生的事情,某種程度上是再逃避面對問題,逃避面對青年貧窮世代可能開始做出不從藍綠統獨等既有政治光譜進行選擇,而打算走民粹主義路線,招聚有志一同的草根群眾,不分際有黨派勢力,各自從自己內部向上挑戰各自的菁英階層,試圖瓦解原本的統治階級。

想想,川普都可能透過民粹的操作選上美國總統了,這個世界上不滿既有統治階級的菁英主義,想以民粹的力量拔除之,重新制定遊戲規則的力量,也許已經到了不容小覷的地步。

覺青的再度回歸既有勢力,其考量背後的結構性問題也許才是應該真正好好重視的。光是切割或開嘲諷是,無法消滅這股逐漸擴散開來的民粹力量的反撲。

 

  • 書名:民粹時代:是邪惡的存在,還是改革的希望?
  • 作者:水島治郎

  • Read More

【讀者說書】從「文大人不能當台大校長?」這句話看,你是定型心態還是成長心態
6 個月 ago

【讀者說書】從「文大人不能當台大校長?」這句話看,你是定型心態還是成長心態

作者:Askats.Yang  人資主管UP學粉絲團

現為科技業HR主管,專注闡述職場實用觀念/經驗與可操作的學習方法論(職涯思考x職場學習x溝通回饋),幫助人們有技巧地作出改變,發揮正向的影響力!

(圖片來源)

日前教育部駁回台灣大學聘任管中閔擔任校長一案,此舉引發「政治力介入,干預大學自治」與「大學自治不能無限上綱」的正反方論戰。

正當「教育部拔管案」引起社會高度關注之際,因管中閔為文化大學畢業,一位身為台大校友的吳姓學者語出驚人:「我只反對中國文化大學的人來當台大校長」,一席「戰學校」言論立即激起了輿論撻伐。據報載,吳姓學者後來表示,「認為校長遴選案不該再拖,為了轉個風向才說出類似言論」,隨後也在個人臉書發文道歉:「文大的人意外受傷,我是真的願意表達歉意!」

相較於「拔管案」的議題持續發酵,社會正反聲浪不斷,這位學者的失言風波,不但激起網友一面倒的批評,就連藍綠議員也難得地齊聲表達不妥。

更有前中央部會官員表示:「……以出身、身分來決定一個人的未來,這很可怕,跟納粹言論相似,台灣教育竟然教出這樣的人,一定哪裡出了問題,教育部真要好好檢討。」

教育到底哪裡出了問題?這真是個大哉問,我想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回答的。不過,人們在面對問題的言行舉止確實可以反映個人的心態與思維模式!

 

心態,定義你的行為

我想起前陣子讀的一本書,由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卡蘿‧杜維克( Carol S. Dweck)所撰寫的《心態致勝》(Mindset: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

卡蘿‧杜維克與其研究夥伴作了一個又一個的心理學實驗,研究了成千上萬名的學生之後,她在此書中歸納出人們普遍具有兩種心態,而人們傾向以哪一種心態面對問題與挑戰,將會是影響人們是否能持續成長的關鍵思維。這兩種心態分別為:

定型心態(fixed mindset):認為聰明才智是與生俱來,難以改變的。

成長心態(growth mindset):相信聰明才智是可以經過後天加以培養的。

「定型心態者」相信,所有的智力和能力已經是天生註定,不管多努力都無法改變其素質。對於「定型心態者」來說,只重視目標,專注讓自己看起來比他人聰明,不大願意面對批評,常忽略有益的回饋。

「定型心態者」在生活中遇到了問題,容易歸咎、批評與找藉口。當這類人身處高位時,往往只想證明自己的偉大,選擇忽視警訊,最後慢慢讓組織深陷危險之中。

而「成長心態者」認為,聰明才智可以經過學習而培養,相信人有發展的潛力。對於「成長心態者」而言,專注努力的過程與策略遠比達成目標重要,不會貶抑別人來抬高自己,勇於接受他人批評並從中學習。

「成長心態者」遇到了問題與挫折,選擇擁抱挑戰、堅持到底。當這類人身為領導者時,常注重人才培養及員工發展,建立傑出的管理團隊,往往能帶領組織邁向卓越,不斷成長。

即便我們都知道「成長心態」的重要性,但是社會的價值觀與學校的教育方式卻往往不自覺地讓人們傾向發展「定型心態」。

比方說,如果我們常引導孩子只重視考試結果、專注考出好的成績,然後再大肆宣揚他們的才智與天份,就容易讓孩童們認為結果才是重要的,只有達到目的時才能獲得讚美,這樣的作法會強化「定型心態」,削弱了小孩的內在動機與自信心。


Read More

臉書中的民主?  從《黑鏡》Arkangel思考劍橋分析事件與反同婚公投
7 個月 ago

臉書中的民主? 從《黑鏡》Arkangel思考劍橋分析事件與反同婚公投

這個四月發生了兩件事。

一,臉書5000萬用戶個資數據遭劍橋分析公司取用,並利用這些數據與川普競選團隊合作,操作了2016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祖克柏為此出席美國聽證會受詢並道歉。

二,中選會通過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的三項公投案,包括「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若三項提案達28萬人連署,將正式進入全國公投。

這兩件事應該被視為某個更隱性問題所衍生的社會徵兆。在什麼意義上?在它們共有的社群網路中的政治性上。前者戳破了臉書作為民主中立的公共平台的幻象,後者揭露了臉書作為民主溝通的討論平台的困境。

臉書如何製造民主中立的公共平台幻象?

在《黑鏡》第四季的Arkangel裡,母親找回失蹤的女兒後帶他到Arkangel公司植入家長監控設備,這個設備有兩個主要功能:監控與濾鏡。

一方面,母親能看到女兒眼中的畫面,另一方面,所有家長認為兒童不宜的物件都會在兒童眼中自動產生馬賽克。劇情轉折於監控設備開始產生反效果,母親在墓碑前的哭泣被馬賽克,上學路上有攻擊性的狗被馬賽克,就連外公發病暈倒在地的樣子也被馬賽克,導致延遲就醫。

監控設備使家長看見小孩所見的一切,小孩自身卻再也看不見社會現實。

在這裡,家長、Arkangel公司、小孩的三角關係,不就像祖克柏、臉書、用戶的三角關係嗎?一方面,為配合廣告營收,演算法盡量讓你看見你想看見的,這必須以用戶過往的所有資訊(貼文、通話紀錄、瀏覽紀錄)為基礎,這也是劍橋分析事件之所以可能的前提。

另一方面,為配合特定意識形態,演算法會過濾他們不想讓用戶看見的內容,如前陣子臉書封鎖發表批評中國言論貼文的帳號,或者查禁含有自殺訊息的貼文,這裡沒有真正的言論自由。

你看到的一切,是你想看到的以及他們想讓你看到的,這是臉書的監控與濾鏡。

劍橋分析事件進一步暴露了臉書說的與做的不同。祖克柏最常說的一句話是:「讓世界更開放、連結更緊密」(Making the world more open and connected)。但如果我們檢視祖克柏從臉書創立至今(2004-2018)的論述演變,就會發現,臉書創立初期的自我定位不是連結全球公民,而時提供大學生一個可以尋找親朋好友的平台。

用祖克柏自己的說法,臉書是線上通訊錄(online directory),而不是社群網路(social network)。然而,從2009-2010年開始,祖克柏對臉書的立場大幅轉變,目標用戶從大學生改為全球性事業,社群被召喚了出來,更重要的是,祖克柏往後的論述開始頻繁使用分享(share)、開放(openness)、參與(participation)、連結性(connectivity) 這類自由民主的修辭,試圖使人們相信,臉書不只是一家科技公司,更是一個社會的民主討論平台。(註一)

(註一:Anna Lauren Hoffmann, Nicholas Proferes, Michael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