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每月選書

【Zen大專欄】我應該繼續累積職涯資本?還是該辭職逐夢?
1 個月 ago

【Zen大專欄】我應該繼續累積職涯資本?還是該辭職逐夢?

By  •  每月選書

這幾年台灣似乎很流行翻譯國外知名大學的畢業典禮致詞,每到六月鳳凰花開的畢業季,網路上就不斷有人分享這些影片。

畢業致詞如果要做關鍵字搜尋排行榜,「熱情」與「夢想」兩個字,肯定能上前三名,台上的成功者總是迫切的鼓勵台下的準社會新鮮人聽從內在聲音,「追隨自己的熱情」、「勇敢逐夢」…

鼓勵勇敢追夢的畢業致詞很常見,在職涯規畫或成功學類型的作品中更是常見。然而,追隨熱情,勇敢逐夢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嗎?

 

追隨自己內在之聲與熱情的人,都成功了嗎?

暢銷書《深度工作力》的作者卡爾﹒紐波特在其另一本著作《深度職場力》(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 一書中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紐波特認為,比起遵循熱情勇敢追夢,更重要的是做好眼前工作,好好累積自己的職涯資本,唯有職涯資本才是你日後轉換跑道的交易籌碼。唯有好好工作累積職涯資本的人,未來才有可能成功。

卡紐特舉了一個非常精彩的案例來說明他的立論。

卡紐特說,那個曾經再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上致詞時,鼓勵畢業生找尋熱情、熱愛所做的事情的賈伯斯,彷彿成功是因為自己有找到自己熱愛之事的賈伯斯,年輕時根本沒想過要改變世界,只是跟朋友合夥做了一批電路板打算拿去賣掉,下班後幫自己賺點外快而已。

只是賈伯斯運氣非常好,他們適逢個人電腦即將崛起的時機,加上他們做的東西很不錯,且接受通路商的追加訂單建議做出了通路商想要的產品,且品質又很好,於是獲得源源不絕的訂單,於是賈伯斯才認真思考把這個當成正職做,於是才跟人合夥一起創業。

卡紐特認為太多名人的擁抱熱情假說毋寧都是事後諸葛的歸因,或者說是人成功之後的確感受到熱情與事業之間的關聯,因而巴不得更多人能夠體會其中的美妙。

 

熱情,也來自手上工作的成就感

追隨個人的熱情固然很美好,但卡紐特無情地宣告,光是擁抱熱情並不足以讓一個人成功,能讓一個人成功的並不是趁年輕時就找到自己的熱情與志趣之所在,更不是為了熱情不顧一切的投入。

Read More

【ZEN大專欄】未來不是左右或統獨之戰,而是菁英與民粹的對決
2 個月 ago

【ZEN大專欄】未來不是左右或統獨之戰,而是菁英與民粹的對決

By  •  每月選書, 社會

日前,從臉書上的一個知名的評論類粉絲團上的貼文發現,某個我在太陽花時期認識的覺青,竟然重新回歸他原本脫離的政黨陣營,投入地方議員的黨內初選。

由於這位年輕人在過去幾年投入不少精力於解殖與營救陳水扁前總統,結識不少泛綠陣營的有力人士或知名網路人士,因此,此一消息曝光後,蠻多曾經的同志不甚諒解,也有一些人立馬切割、表示唾棄。

我自己倒沒有生氣的感覺,只是有點遺憾。然而,深思過去幾年與這位青年朋友的互動,以及從他那裡聽到的訊息。我在想,或許他會這樣選擇有其不得已而為之的無可奈何,這些無可奈何是屬於菁英光譜端的人無法理解的吧?

更深入一層想,也許這位青年改宗再改宗的背後,其實竟是印證了《民粹時代—這是邪惡的存在,還是改革的希望?》一書所談的東西。

 

當覺青遇到絕路 

這位重新回歸藍營,曾經因為太陽花兒「覺醒」的青年,是非常草根而基層的年輕人。高中畢業就投身軍旅,服志願役。退伍後在南部的一家網咖工作。

在網咖裡,他看見了我們這些相對菁英階級的人所看不見的底層世界的真實運作方式,看見了新聞報導中所謂的慣老闆如何壓榨員工(曾有努力工作且達到業績目標的員工,竟然只得到五百元的微薄獎勵且還不是每次都有),更看見許多社會底層青年的翻身無望。

我不免在想,像他這樣擁有滿腔熱血與正義感但卻沒有家世背景學歷的青年人,雖然有幸短暫抓住了時代洪流的機運,雖然也曾經努力把自己的寶貴青春全都投注於他所相信的改革,到最後卻因為欠一張文憑而連成為自己原本支持的政黨的議員的助理都沒辦法,更別說根本打不進由原本菁英把持的政治場域時,很想有一番作為的他,若又有另外一邊陣營的人招手時,再度轉換陣營,想來也是可以理解的。

當留下來抗議卻沒有機會看到改變的發生時,忠誠將會消失,原本留下的人也將叛離,到市場上選擇其他機會。

在赫緒曼的《叛離、抗議與忠誠》一書中提到,當留下來抗議卻沒有機會看到改變的發生時,忠誠將會消失,原本留下的人也將叛離,到市場上選擇其他機會。

當從基層、草根與民粹的角度來看,無論統或獨藍或綠都是由上層精英說了算時,那底層的人民怎麼辦?只能乖乖追隨嗎?不能奮力一搏嗎?

要繼續待在沒有半點機會往上爬的陣營,還是選擇願意給自己一次機會放手一搏的陣營,也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得出此一答案的理由,不應該只是簡單的二元對立式思考。

批判或與青年切割的人,有認真想過這樣一個曾經覺醒的青年為何又重新回到那個他當初選擇離開的陣營嗎?

 

翻身無望  你選擇「憤怒」還是「奮力一搏」

《厭世代》中無力靠學歷人脈家世翻身的社會底層青年,被低薪過勞等困境困住但想要有機會有所作為的青年,有時候很難讓手段與目的都服膺社會規範,不得不破格思考,放手奮力一搏。

畢竟,《當收入只夠填飽肚子》時,道德阿正義阿什麼的,都比不上讓自己能夠活下來這件事情。

這位青年的再度出走,不管再次的背叛會被多少人嘲諷與批判都要想辦法替自己在想要投身的政治場域搏取一席之地的決心,某種程度上,是一種《素人之亂》,雖然未必有機會成功,很可能等在未來的是失敗且再無路可走,但還是選擇奮力一搏。

 

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很讓人敬佩的,如果只用選邊站的意識形態去看待這樣的事件,甚至用陰謀論去追溯過去所發生的事情,某種程度上是再逃避面對問題,逃避面對青年貧窮世代可能開始做出不從藍綠統獨等既有政治光譜進行選擇,而打算走民粹主義路線,招聚有志一同的草根群眾,不分際有黨派勢力,各自從自己內部向上挑戰各自的菁英階層,試圖瓦解原本的統治階級。

想想,川普都可能透過民粹的操作選上美國總統了,這個世界上不滿既有統治階級的菁英主義,想以民粹的力量拔除之,重新制定遊戲規則的力量,也許已經到了不容小覷的地步。

覺青的再度回歸既有勢力,其考量背後的結構性問題也許才是應該真正好好重視的。光是切割或開嘲諷是,無法消滅這股逐漸擴散開來的民粹力量的反撲。

 

  • 書名:民粹時代:是邪惡的存在,還是改革的希望?
  • 作者:水島治郎

  • Read More

臉書中的民主?  從《黑鏡》Arkangel思考劍橋分析事件與反同婚公投
3 個月 ago

臉書中的民主? 從《黑鏡》Arkangel思考劍橋分析事件與反同婚公投

這個四月發生了兩件事。

一,臉書5000萬用戶個資數據遭劍橋分析公司取用,並利用這些數據與川普競選團隊合作,操作了2016 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祖克柏為此出席美國聽證會受詢並道歉。

二,中選會通過下一代幸福聯盟所提的三項公投案,包括「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若三項提案達28萬人連署,將正式進入全國公投。

這兩件事應該被視為某個更隱性問題所衍生的社會徵兆。在什麼意義上?在它們共有的社群網路中的政治性上。前者戳破了臉書作為民主中立的公共平台的幻象,後者揭露了臉書作為民主溝通的討論平台的困境。

臉書如何製造民主中立的公共平台幻象?

在《黑鏡》第四季的Arkangel裡,母親找回失蹤的女兒後帶他到Arkangel公司植入家長監控設備,這個設備有兩個主要功能:監控與濾鏡。

一方面,母親能看到女兒眼中的畫面,另一方面,所有家長認為兒童不宜的物件都會在兒童眼中自動產生馬賽克。劇情轉折於監控設備開始產生反效果,母親在墓碑前的哭泣被馬賽克,上學路上有攻擊性的狗被馬賽克,就連外公發病暈倒在地的樣子也被馬賽克,導致延遲就醫。

監控設備使家長看見小孩所見的一切,小孩自身卻再也看不見社會現實。

在這裡,家長、Arkangel公司、小孩的三角關係,不就像祖克柏、臉書、用戶的三角關係嗎?一方面,為配合廣告營收,演算法盡量讓你看見你想看見的,這必須以用戶過往的所有資訊(貼文、通話紀錄、瀏覽紀錄)為基礎,這也是劍橋分析事件之所以可能的前提。

另一方面,為配合特定意識形態,演算法會過濾他們不想讓用戶看見的內容,如前陣子臉書封鎖發表批評中國言論貼文的帳號,或者查禁含有自殺訊息的貼文,這裡沒有真正的言論自由。

你看到的一切,是你想看到的以及他們想讓你看到的,這是臉書的監控與濾鏡。

劍橋分析事件進一步暴露了臉書說的與做的不同。祖克柏最常說的一句話是:「讓世界更開放、連結更緊密」(Making the world more open and connected)。但如果我們檢視祖克柏從臉書創立至今(2004-2018)的論述演變,就會發現,臉書創立初期的自我定位不是連結全球公民,而時提供大學生一個可以尋找親朋好友的平台。

用祖克柏自己的說法,臉書是線上通訊錄(online directory),而不是社群網路(social network)。然而,從2009-2010年開始,祖克柏對臉書的立場大幅轉變,目標用戶從大學生改為全球性事業,社群被召喚了出來,更重要的是,祖克柏往後的論述開始頻繁使用分享(share)、開放(openness)、參與(participation)、連結性(connectivity) 這類自由民主的修辭,試圖使人們相信,臉書不只是一家科技公司,更是一個社會的民主討論平台。(註一)

(註一:Anna Lauren Hoffmann, Nicholas Proferes, Michael …
Read More

【Zen大專欄】貿易戰其實常常在打,也未必是壞事?
3 個月 ago

【Zen大專欄】貿易戰其實常常在打,也未必是壞事?

By  •  每月選書

「害怕英國製造業、景氣經常轉捩、有必要增加稅收,逼得北方採取保護主義。」

上面這句話是《貿易大歷史》的作者在談十九世紀的美國美方採取保護主義的三大因素。然而,這句話若將英國製造改成中國製造,把北方改成美國,放到眼下的美國,似乎也完全能夠成立。

許多人說,川普鐵了心要跟中國打貿易戰爭,所以祭出301條款來對中國製產品加稅。但川普自己則認為,美國在中美的貿易戰爭中早就輸了,他現在只是在收拾戰場,遏止損害擴大。

說起來,世界各國開始大幅調降關稅,甚至大搞區域同盟,不過是1980年代新自由主義崛起之後的事情。在此之前很長一段時間,世界各國都是關稅壁壘的保護主義政策,而且有一部分經濟學家認為,即便各國都搞保護主義對於各國經濟並不會有重大衝擊與影響。

而且,這一派的經濟學者認為,政府當然應該利用保護主義政策保護國內的幼小產業,免於被來自海外更大更具規模的競爭者的摧毀。

 

有一個說法,強國都希望施行自由主義,弱國才會寄託在保護主義政策。想想也蠻有道理,中國自己雖然不滿美國對其強大的製造業課徵高額關稅,但自己在偏弱的電影產業卻以限制外國電影的放映數量來保護自家市場不被侵蝕。

也就是說,也許真實的情況是,每個國家都同時在施行自由貿易與保護主義,當自家強的產業就堅持世界各國應該降低關稅令其能夠暢行無阻,但是自己弱的產業就拉高關稅阻擋國外產品進入。

若是萬一因為某些緣故不能明目張膽地拉高關稅,那就祭出補貼政策,補貼自家產業令其具有足夠的競爭優勢或免於被淘汰的風險。

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很多國家彼此之間都在打貿易戰,當我希望自己國家的產品能夠在其他國家取得壟斷或寡占,且沒有其他國家能夠迎頭趕上,為此而祭出的各種政策,都是貿易戰爭。

其實,川普和中國政府都沒有錯,他們都是為了自己國家的經濟在奮鬥,為了佔據優勢地位和其他各國進行合縱連橫。畢竟,沒有人想要在《全球化的故事》中,淪為輸家或是後進國。經濟後進國的悲劇是,被貌似有理的比較利益法則的國際分工所壓制,淪為負責製造低價或高污染的產品,卻無法分到高階製品,在全球經濟位階中區居下為。

 

多年前曾經紅極一時的《經濟殺手的告白》系列中,作者就明白指出,戰後美國為了控制並分配各國的世界經濟分工角色,以協助開發等名義大量派出顧問團到世界各國,介入各國的基礎建設之規劃。

你有想過,為什麼擁有豐沛原物料的國家都剛好被獨裁政府控制,明明原物料可以賣個好價錢幫國家翻身,卻不盡如人意?

戰後日本與亞洲四小龍之所以能夠順利翻身,也許不光是因為人民勤奮,而是美國的全球地緣政治布局需要這些國家擔任防堵共產國際跨出太平洋的第一島鏈,所以用力支援這些國家的經濟成長,沒有像培植原物料豐富的國家那樣培植極端貪腐的獨裁政權。

那個時代的美國,難道不也是在打貿易戰嗎?

如果我們真心相信景氣循環論,好比說像哈利﹒鄧特二世在《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等預測全球經濟走向的作品中那樣積極找出人口、經濟、科技發展等各種週期去推敲景氣週期循環的話,我們應該知道,眼下的世界經濟必須有一波落底,因為金融海嘯之後各國央行的貨幣寬鬆政策只是不斷地延後泡沫破滅、景氣落底的時間,卻沒有解決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

《泡沫沉思錄》一書深入探索了景氣循環與金融政策之間的關聯性,對於「善意欺騙」卻讓泡沫破不了的貨幣政策所造成的潛在金融危機提出嚴厲的批判。

如果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向來是靠景氣循環的方式來處理,景氣就像春夏秋冬,有榮景也會衰敗,衰退才能帶來熊彼得所說的創造性破壞,才能為下一波榮景復甦做好準備。

假設川普的貿易大戰真能戳破中國的大泡沫,成為二十一世紀版本的廣場協定(美國當年就透過廣場協定迫使日幣大幅升值,應是砍掉了日本的製造業榮景且讓日本落入二十年之久的衰退),啟動新一波的景氣循環,長期來說未必是壞事。

因為景氣循環論學派的學者認為,各國央行不斷做多延後景氣衰退的降臨已經過分干預市場,這會導致未來無法再延後而景氣開始潰敗時,嚴重程度只怕會比1929年的大蕭條還嚴重。

俗話說得好,危機就是轉機,如果衰退是必然的景氣循環,那麼就讓中美貿易大戰些開序幕也好過遲遲不開始,至少未來明確了,也好知道如何制定對策,不要再懸在一個不上不下的混沌不明狀態。

 

  • 書名:貿易大歷史
  • 作者:威廉.伯恩斯坦

  • Read More

多職多薪的時代來臨,想搭上浪潮該怎麼做?
5 個月 ago

多職多薪的時代來臨,想搭上浪潮該怎麼做?

By  •  每月選書

「曾經的全職職位 (job) 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愈來愈多差事 (work)。」~《零工經濟來了》

先前在媒體上曾看過「零工經濟 (Gig Economy)」這個新名詞,它和「斜槓青年」、「數位遊牧族」這類名詞常常一起出現,我先前讀過《Nomad Life 新遊牧生活》這本後,對這類型的工作與生活型態很感興趣,希望自己有天也可以實現這樣的生活,所以開始讀了這本《零工經濟來了:搶破頭的MBA創新課,教你勇敢挑戰多重所得、多職身分的多角化人生》

讀這本書之前我有幾個問題,希望在書中可以獲得解答:

  • 從全職工作轉換到零工經濟的模式,過渡期該怎麼做?
  • 收入是否會不穩定?如何避免風險?
  • 在台灣實踐的方式,有那些適用或不適用?

這些問題我在翻看在這本書中,發現都有解答到,不過有些部份需因應台灣的情況自行做調整和嘗試,我想在這一年的實踐裡來慢慢摸索出來,若有成功的話也許可以分享給更多人。

本書核心觀點:

這本書可以切成兩大個部份,一是有關零工經濟的發展和未來、個人如何改變心態,重新定義工作及對成功的看法。二是我們要怎麼發展好多角化的人生,有些具體的方法和建議。

本篇文章會針對第二部分,整理書中建議了那些好方法及注意事項。

 

一、建立工作組合

零工經濟的成功條件之一,就是要善用現有的所有技能、經驗及興趣,並建出各種工作的多樣化組合,它的好處是可以降低風險、開啟新的機會、拓展不同的人脈然發展技能。

有些活動是為了賺錢,而另一些活動是為了興趣和精神上的滿足 (像是公益活動),像這樣多樣化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可以讓你達到個人目標及專業目標,同時兼得工作、理想和務實三者平衡。

具體該怎麼組合呢?

  1. 先列出自己有那些可能性 作者在書中提到一個例子是用「桶子」來形容,你可以把組合的工作想像填滿一個個的桶子,內容包含個人和專業的目標。 例如:目前你所在的產業裡,有那些兼職工作可以做?是否有機會擔任顧問或董事類型的工作?有那些技能和知識也許可以開立課程?或自己可以在線上銷售那些與主要工作無關的產品或服務 …
    Read More
台灣人不愛舉手發問,是因為「語言」的關係?
6 個月 ago

台灣人不愛舉手發問,是因為「語言」的關係?

每次演講遇到Q&A,或是問台下聽眾有沒有問題時,總會進入一段空氣凝結的時間,我稱為「尷尬的一分鐘」,大家開始假裝寫筆記,玩手機,把頭埋進桌子裡,假裝跟隔壁討論,就是不要跟我對到眼。

當然也感受的到有人躍躍欲試,掙扎許久才把手舉起來發問,也有人看起來好像有話要說,但最後大腦成功抑制住心中的好奇心,決定不問,然後下課跑來問你問題。相信你只要去演講過,或是坐在台下聽過任何演講,你都會有如此的體驗。大多數人都是心中有問題,或不敢有問題。

為何台灣人會覺得在眾人面前發問這件事如此困難?或者更進一步問,為什麼我們會害怕問問題,甚至是被問問題呢?

 

當我們發問時,我們在想什麼?

台灣人為什麼不愛舉手發問?這個問題肯定深藏在每個台灣人心中,網路上也有很多討論,隨便搜尋一下就會看到一些說法,像是:「台灣學生不懂什麼是批判性思考。」「台灣人害怕被大家注視。」「我們害怕自己的問題或是答案被別人覺得很愚蠢。」

批判性思考的訓練是原因嗎?我認為應該不是,以我自身經驗為例,即使心中有問題,但舉手發問仍然很難,因為問題太多很可能會被視為白目。

「台灣人害怕被大家注視。」「我們害怕自己的問題或是答案被別人覺得很愚蠢。」這些答案有搔到癢處,但沒有徹底解決我的疑惑。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就這樣的一種集體意識呢?我最近看到一個說法覺得很有趣,是一位台灣作家在法國的體悟,書名叫《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擺脫思考同溫層,拆穿自我的誠實之旅》,我們先來看看書中一個有趣的故事。

 

來自法國哲學課的震撼教育

本文的主角是台灣作家「褚士瑩」,他去法國上了一堂很特別的課,他的老師「奧斯卡」,是被法國哲學討厭的老師,因為他不寫高深的哲學論文,鮮少提及偉大哲學家的理論、名字,埋頭寫老少閒宜的哲學繪本,並開設「應用哲學」課程,嘗試把哲學融入日常生活。

為什麼說是震撼教育?舉個書中例子,第一堂課開始沒多久,老師奧斯卡因為課堂上的插曲,問了一個問題:「每個人都喜歡美,這句話犯了哲學上的什麼謬誤?」

褚士瑩發現,房間裡充滿舉起的手,只有他的手是放下的,這和一般我們見到在台灣的場景截然不同。

你要知道,奧斯卡課堂上的學生,都是來自各國的哲學老師、心理諮商師、相關課系的博士生或企業顧問,在台灣要是台下聽眾是有頭有臉的人,要他們舉手發問或是回答問題可能更難。

這次沒舉手讓褚士瑩成為箭靶,奧斯卡的大忌就是有人沒參與討論課堂討論,接下來上課方向就開始認真地討論他不舉手這件事,這也是這堂哲學課令我感到很有趣的地方,當下每個發生的事,都能成為討論題目。


Read More

你家品牌,有好好利用「時間」元素跟消費者相處嗎?
7 個月 ago

你家品牌,有好好利用「時間」元素跟消費者相處嗎?

 

這兩年整個行銷圈一直強調「注意力」的重要性,因為不論資訊增加多少,科技發達誕生多少產品,人們的時間都不會隨之增加(除非真有人做出時光機),因此每個人的時間,就成為品牌必爭資源。

品牌如何透過時間維度進入消費者的生活,是這本《品牌物理學》的重點之一。

我認為這本書只要是廣告行銷相關人員,書架上一定要放一本,可以隨時翻閱,書中列舉許多物理、心理學的科學實驗,告訴你這些實驗結果是如何在消費者生活中產生作用,品牌能如何運用這些研究。

作者群獨創的「時間模型」、「空間模型」和「雅各階梯模型」,能夠讓你簡單快速地套用在客戶的品牌上,讓提案更具說服力。

當然,如果你是沒有代理商的中小企業主,或是想精進自己的大品牌從業人員,也很適合這本書,用裡面談到的模型跟理論,來檢視自己的品牌是不是好好活著。

打個廣告,你可以由此去購買75折免運的《品牌物理學》,如果還沒下定決心,可以看看我對本書其中一項要素的心得。

 

時間在品牌中扮演什麼角色?

我有位女性朋友她高中時很喜歡一個美妝品牌,隨著年齡增長,她發現雖然該品牌還是可愛粉嫩的外包裝,調性依然偏向高中女生,但她還是十分愛用,而且比起高中時期,出社會的她荷苞更滿,買起來更不手軟。

這是一個品牌跟時間交互作用下的一個好案例,她的品牌首次體驗很深刻,讓她銘記在心,年紀雖然增長,但對年輕時的品牌依然情有獨鍾。

當我們回想起某一個時間時,我們想起的並非精確的「時間」,而是「時刻」- 《品牌物理學》

品牌存在每個人生活中,隨著時間產生出不同的效應,想讓消費者帶著你的品牌穿越時空,你需要不斷設計出多種感官跟情感的體驗,將消費者跟品牌互動過程,轉化為「難忘的時刻」,當時刻不斷累積,就會成為長期的習慣與記憶。

 

廣告,正是「難忘時刻」的創造者

不是每個品牌的產品都能隨時跟消費者產生互動,「廣告」的存在正是肩負此重任,廣告能讓消費者跟品牌產生感官跟情感上的連結。

書中舉了漢堡王經典廣告Subservient Chicken(小雞侍者)為例,知道這個廣告就有點年紀了。這活動是很早期互動廣告經典案例,一個穿著公雞裝的角色站在網站前,你可以輸入各種指令,小雞侍者會根據指令產生反應,當然,十八禁的指令是不可能執行的…

小雞侍者得過坎城創意獎,既延續了漢堡王惡搞的趣味形象,也讓消費者瘋狂敲下各種指令,玩幾個小時不厭倦。

除了廣告外,我心中曾有個疑問:品牌大費周章舉辦活動,真的能提升品牌印象嗎?看完書後我就懂了,年復一年的活動與節日,其實是更高層次的廣告。

《品牌物理學》的作者認為這是一種「可持續發展出品牌參與度的模式」,並在長時間下累積感官上的互動質,在消費者的生活中創造出更多難忘時刻。

書中提到一個墨西哥的Chipotle培育節,沒聽過沒關係,可以買《品牌物理學》回家看到底這是一個甚麼節日,但這讓我想到兩個大家耳熟能詳的節日,一個是淘寶舉辦的「雙11」,另一個「Red Bull」舉辦的大大小小極限活動。

身為全球第一大能量飲料品牌,Red Bull不是汲汲營營地去找消費者,而是透過大量活動,把消費者帶到他的面前。

Red …
Read More

不懂Youtuber為何這麼賺?因為他們就是「爆紅的真相」
8 個月 ago

不懂Youtuber為何這麼賺?因為他們就是「爆紅的真相」

 

這幾天剛好跟幾位業內朋友聊過這個話題,Youtuber小玉自爆9 個月收入破 340 萬,引來酸民一陣撻伐。前陣子網紅團體這群人被合作廠商爆料,影片價碼一支130萬太貴,引來網友一陣應援,這中間的差別在哪裡?

可能是因為小玉公布的方式太惹怒人,但換個角度想,他這樣的「狂」跟「敢」,就是他82萬訂閱戶喜歡的樣子。也可能是以他22歲的年紀,賺這麼多錢嚇到大家,但在起薪只有22K的時代,年輕人能賺得如此高的收入,應該掌聲鼓勵啊!

話題繼續聊下去聊到,究竟為什麼一個Youtuber的收入能如此驚人?

我最近看了一本書,剛好可以解答大家的疑惑,而且是用意想不到的方式來解,談這個話題前,我們先來談談大眾心中的病毒傳播,是什麼概念。

真的有「病毒傳播」嗎?

病毒行銷這個名詞的出現,可以說是戳到每個廣告人的痛處!有一陣子企業主談到網路行銷就會說:「幫我拍個病毒影片,不用花什麼預算就會在網路上擴散的那種影片。」

碰到這種客戶我都想跟他說,不如我給你錢,你拍給我們吧…

一談到病毒傳播,我們都會腦補一個畫面,帶原者感冒打噴嚏,看不見的病菌從他口中飛向其他人,抵抗力較弱的人就被病毒感染,感染者再傳給身邊其他人,一個傳兩個,兩個傳四個,變成大規模傳染,喪屍片裡的病毒都這樣傳。

病毒行銷,真的會這樣傳播出去?

這本期待許久的新書名為《引爆瘋潮》,英文版剛出時就看過討論,當時覺得書中有蠻多有趣的觀念跟研究值得分享,本書作者德瑞克,是大西洋週刊的資深編輯,在經濟跟商業的涉略頗深。

作者解商業與流行這道題,不失人文韻味,而且他的舉例甚多,不會讓你覺得太空泛,沒意外的話我應該會分幾篇文來寫,將書中理論找到「接地氣」的應用案例。

書中提到一個觀點,病毒傳播的真相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但如果病毒行銷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那爆紅的消息,到底是如何出現在我們眼前的?

 

社群上只有百分之一的貼文,被轉載超過七次

人們會認為行銷如病毒般擴散,是因為我們往往難以窺見傳播的全貌,只看到身邊突然好多人開始談論某個話題,我們不知道這東西是怎麼突然流行起來的,所以我們感覺這件事突然「爆紅」

Read More

看《銀翼殺手2049》前,先來補完銀翼殺手背景知識
10 個月 ago

看《銀翼殺手2049》前,先來補完銀翼殺手背景知識

By  •  電影, 每月選書

《銀翼殺手》的作者是 Philip K. Dick,我過去就曾看過許多改編自他的作品的電影,像是 《魔鬼總動員》《關鍵報告》《命運規畫局》《攔截記憶碼》…等等,同時也常聽到科幻迷們提到後來許多知名的作品,都是深受他的影響 (很多人致敬他),例如最近的電影:《攻殼機動隊》,或過去像是 《未來總動員》《駭客任務》《王牌冤家》《全面啟動》《極光追殺令》…等等。

看過那麼多被作者所影響的電影作品,不回頭追朔源頭經典說不過去,再加上最近寂寞出版社推出了中文重譯版,同時續集電影《銀翼殺手2049》近期也要上映了,所以最近讀書會選書,我們就選了這本來拜讀。

看完小說後我也立即找了1982年的電影來看,下面內容就是閱讀小說及觀影的心得。

 

這本書的核心觀點:

這本書寫於1968年,從當年的時代背景來想像未來 (1992年) 的可能發展,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想像力,雖然有許多事物到了2017年的現代都還沒實現 (例如:仿生人、飛行車…),但人工智慧及無人車這些議題這幾年可是非常火熱,因此在閱讀這本小說時,你不會有種時代的隔閡感,也不覺得它是一部很古老的作品。


Read More

「混亂」竟然是傳奇歌手與藝術總監的創意秘招?
11 個月 ago

「混亂」竟然是傳奇歌手與藝術總監的創意秘招?

用京劇形式演出西方經典《浮士德》,找歐洲導演和歌仔戲團搭配演出,翻開臺北藝術節的節目手冊,你會發現今年的節目呈現「混搭風」,與團隊友人聊天的過程中才發現這不是巧合,而是有意為之的結果!

這個結果讓我想到這本書:《不整理的人生魔法》,書名看起來像是某種整理術,或許英文書名比較契合我的想法《MESSY:The Power of Disorder to Transform Our Lives 》,本書不只寫給房間一團亂的人看,它講的是一種擁抱混亂的人生觀,可用來解釋臺北藝術節的節目為什麼會呈現如此風貌。

想要有所突破,就要「刻意混亂」

去年逝世的傳奇歌手大衛.鮑伊(Daavid Bowie),以雌雄莫辨的形象蹤橫歌壇,他將自己的樂手稱為火星上的蜘蛛(Spiders From Mars),本人也被視為外星人的化身。

他與另一位傳奇樂手布萊恩.伊諾(Brain Eno)合作錄製了幾張大受好評的專輯《低迷》(Low)和《房客》(Lodger),我想你會想問,暢銷專輯究竟是怎麼誕生的呢?是計算好的還是自然產生?

答案是,兩者兼備。

布萊恩. 伊諾在錄製過程中會進行一種遊戲,他隨身帶著一疊紙牌,牌上寫著各種指令,例如:交換樂器、扭腰、愛怎麼做就怎麼做、調整做事的順序。

當他們遇見創作瓶頸時,伊諾就會拿出紙牌,發給樂手每人一張,要求他們錄音時照著指令做,就會發生吉他手抽到一張牌要他去打鼓,鼓手卻要在錄音室裡扔啤酒罐。

能參與大衛.鮑伊專輯錄製的樂手,都是世界知名樂團成員,他們早已習慣專業的工作流程,對這樣雜亂無章的錄製過程肯定心懷怨懟,但這些特殊指令卻令他們一再突破極限 ,創作出驚世專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