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bout Neil

INTJ
Latest Posts | By Neil
陸客救觀光?博弈救經濟?談談這全世界都想賺的觀光產業
3 個月 ago

陸客救觀光?博弈救經濟?談談這全世界都想賺的觀光產業

當觀光成為產業

上個世紀中起,全世界刮起了一陣觀光財的風潮,全世界每個國家都在想辦法吸引更多的外國觀光客來自己國家旅遊消費,絞盡腦汁發掘自身國家的特色,然後砸下大筆預算努力宣傳。八〇年代後中國走向社會主義的開放政策,人口最大的國家瞬間對世界充滿好奇,前往世界每個角落探索消費,令人又愛又恨的是,中國就跟五〇年代歐洲歡迎著來自日本與美國的有錢觀光客一樣,既期待他們消費又擔心他們的文化素養與民情差異造成社會問題,只是時光快轉到21世紀,現在面對的是人口基數大更多的中國,而且全世界都面臨著相同挑戰。另一方面,某些政府以觀光救經濟之名,允許人民與財團發展博弈產業,甚至創造出一種原本不合法但在限定區域合法的 “特區經營” 形式。觀光探索本來只是一種人類活動,突然之間變成了一種 “綠金” 產業,背負著極大的使命,彷彿戴上一只拼觀光救經濟的大帽子,一切不可能的行為就變得可能了。

旅遊產業到底怎樣興起的?既然旅遊或是探索新事物這個行為幾乎可以說是人類的天性,我們重視這個產值又行之有年,應該有很多豐富的經驗等著我們閱讀。台灣今年接二連三佔據版面的話題很多都跟觀光產業密切相關,像是陸客不來,或是澎湖的博弈特區,我們有沒有值得借鏡的例子呢?

 

 

法國人:我們拚觀光的方式就是不討好觀光客!

法國身為資深的旅遊大國,一直以來都是全人類最想造訪的國家,照理說他們在拚觀光這件事情上一定下了許多苦心吧,但其實在『旅行的異義』這本書裡頭,作者訪問法國的文化部長才發現到,法國人從不針對觀光或是外國旅客量身定制任何鼓勵獎勵措施,但他們努力的將法國特有文化保存到最完整,即使在政府經濟拮据預算大砍的年度,文化部仍能享有傲視全部會的2%預算成長。

訪談過程中,法國的觀光官員不斷告訴我:「心中沒有觀光,才能有今日的成果 。」

對法國人來說,維護文化不只是文化部的事情,更是全國民的使命。想去法國生活度假的外國遊客才不是要看塞滿城市的玻璃帷幕大樓或是金碧輝煌的賭場,而是真正的法式生活。不做討好觀光客的事情才是最能吸引觀光客的方式,縱然法國跟其他國家一樣,大舉的中國觀光客進入到百年歷史的百貨公司揮霍,或是讓餐館僱用更多的中國服務生來服務一樣來自中國的遊客,但國家政策從未因此而改變,只要理解到自己的價值,並且盡全力保有最能吸引外國人的特色,法國就永遠會是觀光市場上的績優生。台灣其實也是一樣,觀光政策應該更全面更宏觀,而非只為追求短期的觀光人口成長或是消費力提高,反而忘記深耕經營台灣真正吸引人的特色。

 

 

中國人:有錢不是我們的錯!

『旅行的異義』裡也花了極大篇幅在介紹中國旅客,上世紀末中國政府剛開放自家人去世界觀光時,第一個達成開放,允許中國人前往觀光的國家就是紐西蘭,1999年開始,紐西蘭接待了大量的低價競爭中國團客,不只旅遊品質大幅下降,更重傷的是中國人對紐西蘭的印象日益下降,終於在2010年紐西蘭政府與中國政府重新達成了許多協議,拒絕那些只求短期牟利的旅行社入境許可,並且嚴格要求外國人在紐西蘭的旅遊品質,100%純淨紐西蘭這個稱號才在全世界口碑散佈開來。

二戰結束後到八〇年代,突然富有的美國人和日本人,最流行的觀光國度就是充滿文化底蘊的歐洲各國,當時的歐洲人也形容美國觀光客如蝗蟲過境,日本人則是一群滿手現金的財主,是不是跟我們現在對於陸客的印象不謀而合?但現在美日二國的觀光客,早就已經是大家心目中最受歡迎的國民了。一群剛剛接觸世界的人民本來就會對眾人產生巨大的變化,文化衝突的事件一定免不了,考驗著我們接待來自各地的客人的智慧,讓他們成為我們歡迎的客人呢?還是從此冷漠拒絕交流接觸,增加另一個陌生人?是我們值得深思的課題。

 

 

觀光賭客:我們要的比你能給的更多!

另一個值得討論話題則是澎湖的博弈特區,雖然在公投題目上被美名為觀光特區,但不難猜測這是一個誤導的做法,為什麼政府或財團總是認為博弈是門好生意呢?『旅行的異義』同樣也觀察了幾個經營過賭博觀光的國家與產業:柬埔寨政府出賣國民讓出大塊土地給財團蓋豪華賭場,當地區民只能接受薪水極低的賭場工作,還衍伸出許多未成年性產業的問題;一艘艘豪華的郵輪,只要一航行到不受各國法令約束的公海上賭場就開張,船東從第三世界運上許多未成年的低薪勞工,服侍著有錢的遊客。

不同的國度與場景,同樣的都是充滿血淚與犧牲。博弈事業來就是一場賭注極大的投資,看上眼的莊家都是滿手現金的財團,靠著政治勢力劃出一個特區的界線來經營一座座富麗堂皇的賭場,或是航行公海上的豪華郵輪,規避各種法律責任。但賭博包裝得再美本質還是賭博,背後更多的黑暗經濟在蔓延,不是只有蓋起一座賭場然後好好管理那麼簡單,鋌而走險的產業吸引來的就是挺而走險的人,世界各大知名賭場就是一個個值得借鏡的例子。

博弈事業靠的是全世界的熱錢流竄,哪裡有險冒就往哪裡去,那些滿手現金的賭客追求的是刺激與新鮮感,一旦追求虛華的建設與投資吸引賭客,這個過程就回不去了,如果澎湖這個小島和澳門、拉斯維加斯或是新加坡搶著競爭這塊市場,就是走上一條無止境的開發建設和追尋刺激的不歸路,澎湖真正的魅力是這個嗎?台灣真的有本錢做這種博弈投資嗎?

 

 


Read More

憂鬱的邊界:從台灣移工看我們理解的國際關係
8 個月 ago

憂鬱的邊界:從台灣移工看我們理解的國際關係

By  •  每週時書, 社會

你是台中人嗎?你曾經在週休二日去過台中火車站周邊嗎?如果你有任何一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話,那你一定不會對人山人海的移工群眾感到陌生,而這些週休二日的外國面孔,都會前往一個最主要的中心聚集,或者圍繞著這個重要地標活動,那就是台中火車站附近的第一廣場。

台中市長林佳龍在選前最重要的一個政見,就是把第一廣場與週末常有的移工群眾做出更好的規劃,同時響應新上任的蔡英文政府新的南向政策,準備將第一廣場更名為東協廣場,呼應去年底剛正式成軍的東協十國,打算以此為首要政績,改善台灣與東協國家的關係。想了解第一廣場更多資訊,請跳轉:報導者

 

 

臥虎藏龍的東協十國

首先我們就來大略認識一下所謂的東協。東協十國有: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緬甸、寮國、柬埔寨、汶萊、新加坡、泰國。

在台灣的移工主要來自於四個國家:菲律賓、印尼、泰國和越南,剛好各自分屬不同宗教信仰:基督教、伊斯蘭教與上座部佛教和大乘佛教,文化與生活習慣截然不同,這四個國家在東協十國中也分佔不同的優勢:菲律賓是唯一英語系國家,對歐美的人口與文化輸出相對有利;印尼人口最多,也是世界上人口紅利最高的國家;泰國有強盛的文化輸出和觀光產業,也是東南亞國家中的軍事強國;越南每年的經濟成長率都高居東南亞之冠,社會的開放進步也令國際學者讚賞。

看看以上的簡介,是不是有種驚奇的感覺?我們一直都擁有這樣深藏不漏的外國友人,與我們一起同在台灣這個小島上生活,每個國家不論人口、國土、經濟成長數字甚至是國際能見度其實都比台灣高很多很多,但我們一直忽視他們,甚至於戴上歧視的眼鏡,不願意積極的了解對方。

台灣這麼一個弱小的國家,不能和全世界做朋友,對外政策總只投注在中國或是美國幾個少數國家,本來就是一個不健康的畸形外交政策,能夠及早看到不同國家的淺力與優勢,才是種正向的發展。

筆者在幾年前閱讀過一本很精彩的人類學作品,書名為《憂鬱的邊界:一個菜鳥人類學家的行與思》,作者阿潑靠著自己的雙腳,走過東南半島的每個國家,帶我們一起認識這些台灣的鄰居,體會既熟悉又陌生的國度。我相信是一本非常適合想要快速認識東協國家的入門書。

 

 

曖昧的邊界

本書作者用多年的時間,刻意選擇能夠深入每個國家每個城市的冷門路線,拜訪14個國家的朋友,或是在當地認識新朋友,發掘了很多有趣的事情:越南人雖然國定假日裡有許多來自中國的節日,但他們與中國的邊界上卻常有零星的衝突,反觀越南家族裡,對嫁去台灣的越南新娘有份奇特的榮耀感;泰緬邊界有很多無國籍的人民,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沒有保障但卻是最自在的一群;擁有上萬島嶼、2.5億人口的印尼擁有跟島嶼數量一樣豐富的多元文化,但卻被逼得只能有一種官方語言與官方文化;很多澳門人手中握有三本護照,但沒有一本足以完全代表他…很多關於邊界的故事,美好與悲傷的,都在這本精彩的遊記裡頭展現。

只要是旅人,對陌生的國度多少都帶有一點戒心,這份防備心其實很容易讓我們錯過許多體會陌生國度的機會,但在阿潑的故事裡,則很容易讓我們完全放開那一層防備心,讓我們跟著她的腳步走遍了東南亞十多個國家,看到各式各樣的邊界,有些是有形的邊界,搭個車上艘船默默地就經過了,有些則是無形的邊界,二個同樣生活在一個地方的民族,對彼此畫下的界線。

 

身為島國人民,對邊界的概念非常單一,要不是坐上一二個小時的船,就是坐上飛機一覺醒來到達另一個國度,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一定很難想像那種經由陸路通過邊界的感覺。筆者在年初的時候,於南美洲祕魯邊界的小鎮,前一天先經過好幾道繁複的手續,千辛萬苦取得了玻利維亞的簽證,隔天上了過境巴士,下車過海關,提交所有必備文件和費用,再徒步越過邊界,到了玻利維亞時,還要再辦一次手續,歷經大約半小時的時間,成功順利的完成自己人生第一個徒步越過邊界的體驗,抵達玻利維亞之後,趁著鬆散的軍警不注意拍下一張回望的照片。

 

之後在車上,聽起導遊說秘魯與玻利維亞的國家關係時而緊張時而友善,人民之間的交流倒不曾因為複雜的政治而少過。不免讓我想起我們台灣和鄰近國家複雜的政治關係和經濟角力,默默思考著,所謂的邊界呀,到底是保護著我們的一條線,還是圈住我們的牢籠呢?

阿潑謙虛的自稱是一名菜鳥人類學家,但我可不同意,對我來說她才是名專業的人類學家,更是個真正懂得旅行與探索的旅人。

 

旅人們,前方沒有道路,道路是走出來的。 – …
Read More

報稅日最後一天就來談談:國家偷走我的錢?
8 個月 ago

報稅日最後一天就來談談:國家偷走我的錢?

By  •  每週時書, 社會

今年的報稅就要截止了,不知道各位讀者繳稅了沒?我想應該沒有多少人對於繳稅這件事情感到心甘情願的吧?大家總是有個問題:我們繳的稅到底去哪兒了?國家到底把這些稅收用到哪裡去?還是說,根本被國家機器給偷走了呢?

 

 

為何其他人總是在你付出代價的情況下,變得越來越富有?

來自德國的二位經濟學作者菲利浦.巴古斯、安德烈亞斯.馬夸特在2014年寫成了這本書: Warum andere auf Ihre Kosten immer reicher werden,直接翻譯的意思是:「為何其他人總是在你付出代價的情況下,變得越來越富有?」這書名在全書後記中,作者自承,如果沒有取一個聳動的書名,根本沒有人對我們的內容產生興趣呀!

更有趣的是,去年台灣寶鼎出版社取得授權翻譯後,取一個更聳動的名字叫做《國家偷走我的錢》,這個名字既吸睛又切題,我也因為在書店裡看到這標題而買下了它,書中主要在闡述一種經濟學派:奧地利經濟學派,它也是這類學派的書籍中,最為淺顯易懂且輕鬆幽默的入門書。

德文原版封面

 

「國家對貨幣的整個操作史,根本就是一部連綿不絕的謊言與詐騙史。」

我跟大部分台灣人一樣,對於奧地利經濟學派其實了解甚少,網路上搜尋關鍵字可看到的文章數也不多,他們的一個重要論點是:政府不應過度干預國家金融體系,與無限制的增稅,同時反對國家壟斷貨幣制度,並直指貨幣制度正是導致貧富差距擴大的元凶!

反對政府攬權獨掌貨幣供需這個論點,在我們台灣人聽起來超級毀三關的,尤其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體系風行全世界之後,奧地利經濟學派根本沒有立足之地,可是讀過這本書之後,你會發現,原來我們生活在一個這麼脆弱的貨幣制度之下。

作者在書中虛擬了一個小鎮,原本安居樂業,沒有任何居民需要靠貨幣制度過活,以物易物的生活相當平和穩定,但是某些期待賺更多錢的人慫恿了國王發行了貨幣之後,一切就走針了!

一開始發行貨幣的目的是為了方便人民交易,但當貨幣開始脫離金本位時,中央銀行裡的錢開始無中生有,我們平民老百姓荷包裡的錢就開始慢慢縮水…富者越富而窮者越窮就是這樣來的。看不懂嗎?沒關係,以下這支影片有清楚的解釋到這個論述:

 

挑戰《二十一世紀資本論》,解決貧富差距問題,增稅是沒用的

還記得前陣子相當火紅的一本書《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嗎?這本重量級著作紅到還即將改編成電影,這部被視為當代經濟學最重要的著作,書中作者 Thomas Piketty …
Read More

你也是象牙控嗎?大象為什麼需要演化出讓人如此癡迷的門牙?
8 個月 ago

你也是象牙控嗎?大象為什麼需要演化出讓人如此癡迷的門牙?

By  •  每週時書, 社會

前陣子 BBC 報導了一則來自肯亞的新聞,並不是在台灣裡鬧得滿城風雨的電信詐欺案,而是肯亞的總統為了宣示保護非洲象的決心,燒毀政府沒收的所有庫存象牙。這則新聞吸引了筆者的目光,尤其是其中的一幅堆滿了象牙的照片,背後的火勢熊熊的燃燒著,對比遠方一位工作人員走過,成堆的巨大的象牙真的讓人感到敬畏。

我不禁懷疑,成年公象為什麼要冒著如此大的生命危險,長出這樣一副巨大、功能性不明、又看起來很笨重的門牙,難道只為了美觀嗎?若你也有相同困惑,我們手邊剛好有一本書,或許你讀過之後可以得到一點解答,這本書就是《動物的武器:從糞金龜、劍齒虎到人類,看物種戰鬥的演化與命運》

本書作者 Douglas J. Emlen 道格拉斯.艾姆蘭身為一名動物學者,對那些長有異常巨大,或形狀異常詭異的攻擊性武器的動物特別有興趣,但他厲害的點就在不只是讚嘆和欣賞武器之美而已,走遍世界各大荒野,曾經在非洲草原找尋新鮮糞便, 為的是觀察一坨糞便中龐大的糞金龜社群;或是遠到中南美雨林深處積水潮濕悶熱的環境下,凌晨3點觀察天牛交配前精彩的武裝攻擊。小到白蟻群巢穴大到非洲象等等各式各樣的生物群體,還進行無數次經典的基因觀察實驗。我敢打包票,如果你是一位冒險家,這一長串的內容絕對合你胃口,同時書中還有許多幅來自 David J. Tuss 大衛.塔斯精彩又專業的素描,讓本書更為生動,學術價值更高。

回到大象的主題上,我們從小時候看了小飛象或是各種卡通動畫,總以為大象是種沉穩、富有智慧又溫馴的動物,群體生活的他們一定很懂得如何和睦相處,甚至很親近人類。

但現實生活才不是這麼美好呢,根據觀察,大象其實是種個性相當暴戾的動物,尤其在交配的季節裡,非洲草原就上演著一幕幕血腥的求偶戰爭,一整個大象的群體往往幾十隻公象爭奪唯一一隻準備好受孕的母象,競爭極為激烈,這時候有著一副最大最長象牙的公象,就非常有優勢,根據科學家估計,每100隻公象裡只有38隻公象在這一生中有機會交配,更誇張的是絕大部分的小象,基因都來自於這38隻公象裡,擁有最強壯象牙的3隻公象。而這種篩選能力就叫做:性擇。

性擇能力之強大,可以從大象與牠們近親們看得出來,長毛象或猛瑪象這類的原始象種都擁有極其巨大的象牙,甚至有一種三公尺高的互棱齒象,象牙竟有四公尺這麼誇張,現在地球僅存二種大象雖然沒有如此誇張比例的象牙,但至少還是令人感到壯觀。

遺憾的是,就跟所有原始象的宿命一樣,打贏了所有交配競爭對手的公象們,總是鬥不贏善於製作武器的人類的襲擊,人類一直對碩大的象牙充滿興趣,那些最大最強壯的公象就成為主要目標,剛長好象牙的年輕公象,或許根本還沒有交配的機會,就喪生在人類的長矛之下。

根據科學家研究,非洲大陸上的公象群,記錄到的象牙尺寸一年比一年短,因為擁有長象牙的公象根本沒有留下自己基因的機會,這種人擇的力量在短時間之內就擁有如此大的影響力,身為人類的一份子,實在是為我們自己的力量感到恐懼。

筆者今天推薦這本書,不只在於艾姆蘭描述野性大自然的生動,他也在本書提供了許多有趣的對比,說到大象的性擇,他舉出中世紀的貴族們,想盡辦法讓自己家的兒子擁有最好的盔甲、長矛、肌肉最強的戰馬,讓他的兒子能夠從比武招親裡勝出,順利的取得女性的歡心,繁衍下一代。或者是從高聳的白蟻窩講到海洋上的航空母艦;螃蟹的螯也對應到一二戰期間歐美國家相繼開發精良的戰鬥機…等等,這些非常有趣且論點新鮮的對比,把動物武器對應到人類的軍備競賽,是這本書另一個精彩的看點。

現在的人類社會雖然擁有少數穩定的和平,但軍備競爭的力量仍然存在,世界各國在研發武器和軍艦的腳步從沒有慢過,更別說可以造成世界末日的核武器研發了,我們都承擔不起下一個世界大戰的爆發,因為那時候的武器絕對恐怖駭人的難以想像,我在這裡引用作者置於本書最開頭的名言當作本文結尾,提供所有讀者省思:

 

「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會用什麼武器, …
Read More

他們到底在打什麼?從英雄內戰看懂現實生活中的敵對
9 個月 ago

他們到底在打什麼?從英雄內戰看懂現實生活中的敵對

By  •  電影, 每週時書

鋼鐵人:「有時候我真想打爆你的一口白牙。」

漫威電影宇宙 MCU 的最新作品「美國隊長三:英雄內戰」上週於台灣在內的幾個國家先行上映.獲得了一面倒的好評,還被譽為是 MCU 最好看的作品,不僅僅是超緊湊的打鬥與精準的人物刻劃,美國隊長系列作品特有的政治諜報片定位也獲得很多成年觀眾的喜好,讓 “美三" 不只是爽片,更是相當有深度的佳作。

只是很多觀眾都會有個疑問,為什麼二個正派角色一定得打這麼一架呢?到底是什麼天大的事情不能好好談?不過好好談就沒有精彩的電影可以看了。

其實仔細想想,現實生活中藍綠惡鬥、霸佔議事台、議會肢體衝突或是戰場上武裝衝突等等看起來既不理性又不文明的手段經常在新聞報導中上演,當我們捍衛著自己認為正確的價值觀時,總覺得對方就是所謂的「壞人」「頑固」甚至是「邪惡」的角色,讓身為好人的我們不斷採取擴大衝突想要解決問題。

如果你心中有這種觀念,小心,你或許已經掉入「好人總是自以為是」的陷阱中了!

而這也正是我們今天想要推薦給大家,這本精彩的群眾道德心理學入門讀物的書名。

 

好人是什麼?可以吃嗎?壞人是什麼?該消滅嗎?

說在前面,本書由三個大章節組成,每一部份都提供一些很重要的觀念,循著作者的脈絡,依序的讀完才有可能理解他的想法,跳過某個章節就往下各章節前進,很容易誤解他的推導理論。本文因為篇幅關係,濃縮成三部分重點來講述。

 

1. 直覺先來,策略推理後到

你曾經想過人類的道德觀怎麼建立的嗎?是先天遺傳帶來的嗎?還是後天學習?其實都不是,作者認為人的直覺其實才是最強大的,就像操控大象的騎象人,引導著龐大的道德觀前進(就像大象),並且帶領牠做下錯誤或者正確的決定。

書中作者提出一個概念:直覺先來,策略推理後到,也就是說想跟與自己反面意見的群眾溝通,採用激烈手段是沒有用的,那只會引來身為直覺的騎象人反抗,把群眾帶往更不理性的地方。

如果你想要改變對方的想法,就必須跟對方的大象談一談,引出新的直覺,而非新的論據。

 

2. 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要先知道腦袋裡評論人的好壞依據到底怎麼來的,作者總和了過去道德學家的理論,提出一個叫做道德母體的概念,當你在評斷他人之前,腦袋會把他的行為舉止先送進這個母體掃描一遍,而母體裡有六大受體,分別評斷他人在這六個項目裡的分數:關懷、公平、忠誠、權威、聖潔,以及最有爭議的自由,自由這一部分本文先不談。

前二項道德指標幾乎所有左翼或右翼人士心中都有相同的份量,算是很有共識,不過左派人對於公平的解讀是比例上的公平,先天或後天上沒有達到平等就要加以干預,並維持人人機會均等;右派的人則認為凡事皆平等,我沒有的別人也不能有,拿我繳的稅去補助窮人?這才不是公平!

至於在忠誠、權威、聖潔這三個項目裡,才是雙方最頭大的歧見,屬於改革自由派的左翼對這三項沒那麼有感覺,不,根本是超級厭惡,就好像你跟時代力量的支持者講忠誠他就想到二蔣時代,講權威他就理解成特權分子,講聖潔他就以為你要跟他傳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