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bout 張軒綾

生鮮時書小小實習生
Latest Posts | By 張軒綾
時書幕後(2):實習生的觀察日記 – 出發後,你自然會知道自己欠缺什麼
3 週 ago

時書幕後(2):實習生的觀察日記 – 出發後,你自然會知道自己欠缺什麼

By  •  時書幕後

嗨,我是生鮮時書的實習生,我叫軒綾。(圖左)

這集時書幕後想跟大家聊聊實習到現在的一些心得。

大概在去年10月左右,朋友推薦給我一個叫做「小人物大時代」的計畫,說很適合我。因為申請截止日快到了,看到幾個關鍵字「新媒體」、「課程」、「實習」就報名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實習生了(鮪魚說是不小心的)!

對鮪魚和小山的第一印象,是年輕又親切的兩位創辦人,和他們聊天時也常常看到他們大笑倒在桌子上,也會關心大學生比較喜歡或流行的話題等等。雖然幾乎忘記面試當時講了什麼,只記得當時和他們聊天是很輕鬆歡樂的。

感受創業團隊特有的彈性

開始實習後發現和原本想像的有點不一樣,例如這裡真的是個小小的團隊,幾乎所有事情都是兩個人包辦,雖然沒有其他實習生同事,不過直接跟他們兩位一起討論也是很特別的體驗,可以接觸到公司最前線的運作,也能明顯感受到創業團隊的活力與機動性。

例如,我通常沒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有時把任務帶回家做,遇到問題可以隨時用通訊軟體和他們聯絡討論。

也沒有固定的工作職責,我做過一些圖、寫過文章,偶爾也對時書的新企劃提點意見或從朋友那裡收集回饋等等。

先想好你要對誰說話,再決定怎麼說

雖然做得很趕,但還是好有成就感,好像完成了一場極限編程。

我的第一個任務是《時書人生攻略》這份懶人包書單,從規劃到最終做出來經歷了幾次的討論,還記得上線前是小年夜前一天,確定方向後我們三個人坐在桌子前把它一口氣趕出來,雖然做得很趕但還是好有成就感,好像完成了一場極限編程。

這次的懶人包和以往在學校課堂報告時做的簡報很不一樣,需要針對不熟悉的TA(職場新鮮人)設計,另一方面也要呈現時書原有的風格。

一開始我很頭痛,因為以往做過的設計就是自己看了喜歡就好,加上過去習慣使用明亮清新的顏色,跟呈現穩重、知性質感的時書風格天差地遠。

最後我做出了兩三種設計雛形,也將原本想要朝向大學生的風格改成步入職場後會喜歡的樣子,方向大改後原有的設計全部打掉重練,改走偏暗色調、簡潔明瞭的設計。很多朋友看到後還不相信是我做出來的,或許在設計上我成功地突破自己原有的框架了。

雖然從頭來過時有點崩潰,但也學到了在做設計前要先設定好目標對象,才能進行下一步。現在想起來之前修過的視覺設計課老師也說過,要先設定傳達對象,思考他們喜歡什麼、在乎什麼再開始設計,當時覺得是廢話,實際做過才發現原來這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啊。

不用等到準備好再出發

不如先做到六十分,再一步步修正加到一百分。

在寫《人生,是可以被「設計」出來的!》這篇文章時,大概半年以上沒寫過內容創作的長文了,擔心自己寫得不夠有邏輯或沒有貼合生鮮時書的理念,一直沒有自信。

但硬著頭皮完成後,發現與其等到都準備好、有十足的信心後再開始,先試著做看看反而能從過程中學習更多。而且我覺得很難確定你自己已經做好一百分的準備,不如先做到六十分,再一步步修正加到一百分。

例如,一開始總會自覺地朝向書摘書評的方向寫,但試著融合生活經驗後發現文章變得更貼近自己,讀者也更能從中找到連結。像是我在文章中就提到了我跟家中長輩、平常跟朋友聊天時的對話,我好像就是在寫這篇文章時終於想通了生鮮時書的理念。

另外,最初寫出來的文章我自己看覺得很普通,但鮪魚跟我說他覺得有哪些地方可以當作切入點,再深入發揮可能會更好。我原先以為很多文章都是一氣呵成的,列好架構之後一口氣寫完才能確保邏輯順暢,但後來發現,其實文章有時需要經歷多次修改後才更能將想傳達的事情傳遞給讀者。

跟著時書的新企畫一起學習

很多小細節的用心呈現整體的質感,因此也明白完成這樣的大型工作背後需要付出多少努力。

到目前為止看著時書做許多新的嘗試,例如辦課程、拍攝新的節目,很多小細節的用心呈現整體的質感,因此也明白完成這樣的大型工作背後需要付出多少努力。

例如在拍攝《請問時書》時,光布景就布了超過半小時,請到專業的攝影團隊,從收音、燈光到實際拍攝的調整全都不馬虎,更不用說後製有多用心了。

第一次看到片頭動畫時超驚豔,還拉回去重播好幾遍。也發現其實平常看YouTuber的影片都覺得很平常、製作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實際拍攝時要先準備好腳本、同一句話可能要錄好幾次,後製時也要注意如何把話剪得通順又要掌握節奏等等,一點都不簡單啊!

從不排斥對於新知識的學習,也樂於嘗試新的事物!


Read More

人生,是可以被「設計」出來的!
3 個月 ago

人生,是可以被「設計」出來的!

 

退役上校繆德生因抗議墜樓昏迷,引起各媒體關注,還有人爆出她的女兒曾是「台大十三姬」之一。 和長輩聊到這件事,他無心地說「聽說他是台大政治系的,現在在當模特兒,唉,怎麼不務正業。」 沒錯,他用了不務正業來形容。

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想是因為他在內心認定「政治系畢業的學生該從事的工作」並不是模特兒。

其實,快四分之三的大學生畢業後從事與主修無關的工作。

學測成績公布,網路上出現許多選系或選校、如何選擇科系等等文章,也總是會出現「家長逼小孩讀醫科,學生崩潰無奈」這類型的新聞。

請你想一想,當初在選擇大學科系時,是依照父母的安排嗎?或者,你只是選了別人建議你讀、聽起來還不錯的系?

我有一個朋友,對於自己想讀什麼、未來想從事什麼樣的工作毫無想法,於是就照著父母的期望讀了一個不討厭但也沒特別喜歡的系。不知道算不算幸運,他的成績還不錯,未來絕對可以順利拿到學位。但當他開始實習之後,發現看似理想的相關工作並不是他想要的。

他可以好好地完成被交付的工作,但他覺得無趣乏味,而且容易感到焦躁。

至今他都過著順利的人生,沒有遇到過什麼挫折,認為跟一般人一樣讀大學、進入工作,日子就會一如往常地美好。

但這是一個很恐怖的問題,因為他像是在活別人的人生。

如同那些被逼著讀醫科的同學,他只是照著別人的想法選擇人生的道路,從未想過自己的未來或是為自己計畫。因此當別人的計畫突然不能帶來想要的結果時,他反而會毫無頭緒,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最近看了一本書《做自己的生命設計師》,裡面就有提到許多人都有這樣的困擾。若你能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藍圖,不僅能解決這一問題,還能活出令你意想不到、興奮不已的人生。

準備好,踏上生命設計之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