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突擊隊》雖然上映前評價兩極化,但從全台週末開出一億票房的成果來看,這次又是華納與DC聯手合作的一場勝利。

這部電影之所以受人注目,跟「反英雄」背景相當有關,一群壞人被脅迫聚集成隊,執行見不得光的任務,對抗要消滅世界的各種傢伙。

過去反派大多擔任配角,主角永遠是正義的代言人,以至於《自殺突擊隊》雖然漫畫版已出版多時,卻遲遲沒拍成電影。但最近這樣的現象被反轉,反派的人氣逐漸攀升,甚至扶正成為主角,過往正邪兩立的觀念,逐漸被觀眾捨棄。

 

hannibal

反派的魅力從何而來?介紹大家一本知名影評與樂評人-馬欣所寫的《反派的力量》,裏頭講了許多反派的故事以及她對反派的獨特剖析,讓我們得以從書中的例子,一窺反派如何逆襲正義之士,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反派做了,我們想做卻不敢做的事

《自殺突擊隊》裡有一幕,隊員在執行任務時經過一面櫥窗,小丑女突然用球棒敲碎玻璃,拿走裡面的名牌包(肯定是置入。)被訓斥還理直氣壯地說:「We are bad guys. It’s what we do.」好一個隨心所欲又踰矩,根本超爽!

為什麼像小丑、小丑女這樣的反派角色會大受歡迎呢?因為他們在某方面,滿足了我們內心被壓抑的那一塊。看見櫥窗中的精美華服,人們想得卻難以盡得,壞人在遵從內心渴望這領域可說是翹楚,他們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而一般人呢?

正當手段是個不讓社會失控的防堵機制,我們被教育成對遵循遊戲規則創造佳績的人鼓掌,卻對衝撞體制企圖改變現狀的人扔石頭。

有趣的是,長期維持「善意的能量」是很辛苦的,就像直銷團體的佈道大會,要信徒透過吶喊口號來獲取正面力量,人只要稍有惰性,內心的惡意就會傾瀉而出,小至對於新聞報導的碎嘴,大至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每天都要對自己信心喊話,才能維持基本的善。

「黑暗面就像人心的儲藏室,每個人都有那部分,不清掃,漠視它,遲早黑暗會淹沒過來」-馬欣

對惡意的壓抑需要宣洩,電影中的反派就是這樣一個出口。

反派的演出讓我們看見人性陰暗面而有機會內自省,宣洩的過程得到一種滿足的快感或得到教化的機會,當社會壓抑自我的力量越兇,人們將會對反派產生越多的好感!

 

 

壞蛋的悲劇設定,惹人愛

《雷神索爾》中的反派洛基,雖然身為阿斯嘉神族,卻是外族冰霜巨人之子,加上他的能力如邪術一般,是作為欺敵之用,儘管在電影中多次救援眾神,在旁人眼中,他與哥哥索爾擁有一槌萬鈞的神威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4903126-6476519206-30004

身份與能力的落差,造成他在角逐王位時的弱勢,也引導他走上反派之路。

打不進阿思嘉神族,只好搞破壞求關注的背景設定,加上湯姆·希德斯頓」的俊美詮釋,讓洛基攀升成人氣要角,我們同情他的動機(當然跟他的帥脫不了關係),甚至不把他當反派看,他的存在反而讓眾神更有人性,增加劇情深度。

 

在《反派的力量》一書中,有寫個一個具故事魅力的反派,我覺得相當值得一提,就是《嫌犯X的獻身》中的石神原哲哉。

他是位不食人間煙火的數學天才,他窮極一生都關在象牙塔裡孜孜不勸,探索著數字的奧秘,其聰明的代價是內心患有尋無知音的孤獨,於是在不知活著有何用處的狀況下,他準備尋死。

而鄰居一陣敲門聲,意外地拯救石神,從此他開始為這名闖入他生活的女性:「花岡靖子」而活。

2016-08-11_024302

石神的人生前半場全奉獻給知識,在後半場突然遇見愛情(還是單戀),他決定運用他過人智商,動手殺人,毀屍滅跡,只為成為花岡靖子的代罪羔羊,為這場遲來的戀愛課程奉獻下半生。

儘管石神是反派,但因為我們認同石神對愛情的付出,讓我們在看見他被逮捕時,忍不住發出嘆息,而非鼓掌叫好。

我們常認為反派角色比正義主角更有「人性」,是因為人的組成從來就不是非黑即白,過往主角對於正義的狂熱追求,因為劇情需要被神格化而略顯無趣,擁有複雜設定的反派往往比直線條的主角更容易讓我們產生共鳴。

 

我們愛反派,因為我們學會欣賞缺陷

Kevin-Spacey-and-Robin-Wright-in-House-of-Cards-Season-3

說到受人歡迎的經典反派,除了已成為潮流元素的小丑,第一時間我想到的就是聰明優雅的食人魔漢尼拔,而近年更多是亦正亦邪,讓你根本感覺不出來他是反派還正派的角色,像《紙牌屋》的法蘭克.安德伍德夫婦,就是個絕佳的例子!

仔細想想,反派受人愛其實反映著一個社會趨勢-人們開始對完美英雄感到厭煩。

大眾開始喜歡有缺陷的人格,可以接受犯錯,但重點是真誠!看看電影裡受人喜愛的反派其實都對自己很誠實,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是什麼(即使是錯事),而不是追求一種不容妥協的正義!

 

600_phpW9aOMz

舉一個美國總統大選的例子你就能懂理解這道理,川普 vs 希拉蕊,一個不顧形象的自走砲,跟一個上流社會完美富家女。

雖然例子有點極端,但這某種程度可以說明為什麼川普明明缺陷這麼明顯,民調仍然如此高!人們逐漸意義到,人本來就不完美,刻意擦脂抹粉過的完美形象,反而給人一種偽君子的味道。

這現象不僅影響到民眾喜愛何種公眾人物,甚至可以延伸到對品牌的喜好,讓品牌在廣告與公關的策略選擇上,可以試著直視自己的缺陷,走一個真誠路線。

在反派逐漸受歡迎的時代,我們與其急著抹煞掉關於自己的所有負面消息,不如正視黑暗面,開誠布公,不用做一個人見人愛的大好人,選擇做一個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但至少自己喜歡自己的「微反派」,或許還更受大眾歡迎呢!

 

 

「人通常會選擇別人眼中正確的角色,方便行事,但那不代表他就是好人。」-馬欣

 

 

1608_反派的力量_detail

 

加入生鮮時書粉絲團,比朋友更懂台灣新聞